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04 舍利摩诃有无量

时间:2018-10-12作者:非M勿扰

    封闭的时空通道,被开山斧真言镇压着。

    一颗以舍利子幻化成的佛陀金身在封闭的另一端横冲直撞,燃烧全部佛气进行全力的打击,只为破开这多出来的封镇,进入神柱空间来达成某些目的。

    只是,似乎是用力过猛了。

    以至于在封镇破开的一刻,佛陀金身依旧是去势不减,收不住身形,直杀而入。

    当然了,也存在着懒得收力的可能性,就这么冲进去正好混个先声夺人。

    所以,就见那数人高的巨大金身以一副猴子偷桃的诡异姿势,在从时空门户中飞出后,恰恰好直冲着黑天而去,正大叫着出声:“阿弥你个陀佛,撞着人!快闪开,贫僧秒速七十码,懒得闪!”

    即便是黑天,闻言也不由得眉尖微微抖动。

    太嚣张啦,就这一点点修为,怎么能够表现得比黑天大爷还嚣张呢?这么想着,黑天完全无视了直飞过来的佛陀金身,抡起开山巨斧,拍苍蝇一样的横着一拍,正中目标。

    这并不是拿苍蝇拍拍苍蝇的拍。

    而是拿苍蝇拍拍着麻雀。

    但这一拍,太过力大无穷,还有着四两拨千斤的妙法,更是将黑天的无穷力量也灌注进去。

    于是,佛陀金身在一个猛然的转折变向后,向另外的方向,以更加迅猛的速度冲刺而去。

    在那之后,轰隆隆的音爆,才如雷贯耳、传遍全场!

    那是佛陀金身闯入神柱空间时发出的声音。

    在众人诧异间,一瞅那倒飞出去的佛陀金身,又齐齐大惊失色。

    因为佛陀金身赫然呈现崩裂征兆,显然是承受不住被黑天在随手一拍间灌注进去的巨大力量。巨大的金身,皮肤上开始出现挣裂的划痕,不稳定的佛元在裂口中显露,有要爆发出来的征兆。

    但这些都不是问题。

    问题是,佛陀金身,此刻飞行而去的方向,赫然是神柱!

    在场众人,虽然是不认为这突然闯入了佛陀金身,有能力破坏神柱。

    但是即然被黑天搭了一把手,那就是谁都心里没底了!

    “光头,快撒手!你倒是撤招啊!”见金面道人对此场景依旧是冷眼旁观,俨然已经是剩余轮回者临时首脑的中性人只好站出来,出声提醒。

    然后他就听到了那大光头,也就是佛陀金身的自言自语。

    “阿弥你个陀佛,救不了了,救不了了,这金身是救不了了!”

    那金身连说了三声救不了了。

    众人本以为是金身无力抗拒黑天的怪力。

    但是一听这最后一句,登时都气了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在场的,可没有人关心佛陀金身还有救没救!

    大家关心的,明明是神柱来着……

    “算了算了,什么救不救的,一切随缘吧!这撒手收力也是麻烦,太麻烦了:招出到一半突然收力,万一被反噬、万一伤了佛心怎么办?”金身又如是说。

    然后duang的一下子,这金身已经是撞在了神柱之上。

    众轮回者齐齐无语。

    他们又能够说什么呢?

    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这和尚的佛光异能竟然是催眠!?

    便是某中性人也只能恶狠狠的说出一句,“死光头,我算是记住你了,以后别让我碰到!”

    双重的巨力,金身狠狠撞在神柱上,整个苦境人间顿时因为这撞击,发生了大震动。本来平静的大地,顷刻间地动如雷,而天上电闪雷鸣,隐隐约约现出天资裂痕!

    因果对法则碰撞,顷刻间胜负分出。

    佛陀金身在神柱的抵抗下,一层层的粉碎,化作金色的光雨,往来处喷溅而去。

    最后,仅剩下一颗作为金身核心的舍利子,孤零零镶嵌在神柱之上。其周围的神柱部分,都因为巨大的碰撞力呈现焦黑死灰征兆,裂痕因为余震不断的涌现、被修复、再涌现……

    佛陀金身的粉碎,佛元的爆发,对神柱的伤害,赫然比之前黑天的若干猛击,加起来更加的严重。

    至少之前黑天对神柱的破坏,只是引发了天象上的星相变动、以及大量死气的外泄。

    但佛陀金身的自爆,直接让苦境人间的神州沃土,地动山摇、天地震荡!

    舍利子滴溜溜的转动着,似乎是被撞了个晕头晕脑。

    然后,又从神柱上,转遛着想要挣扎出来,似乎是想要离开。

    但黑天却不会同意。

    “住手!”轮回者门在一瞬间的愣神后,就发现了黑天接下来的动作。所以他们纷纷手口并发,在大叫着住手的瞬间,再度默契合一的以最强之招对黑天攻击而去。

    出人意料,这次黑天并没有躲闪,也没有反击。

    他赫然硬吃了众人的最强之招。

    遮住他瘦小身形的斗蓬,已经在各式气劲的轰击下,化作碎片灰飞烟灭。

    但那包着骨头的黑瘦皮肤,却在风吹雨打下不见一丝皱动!

    “呵呵,即然是随缘而来,那就给老子永远的留下,以后都不要走了,”骨瘦如柴的身形,对着那颗滴溜溜的舍利子,恶狠狠的说话。转眼间就变得高大起来,却是吸收了众人的攻击后,如气球充气一般的膨胀,变成了肌肉猛︶男:“喝!开山一斧,倒斩幽冥,横击穹天:给老子开!!!”

    语毕,鸿蒙之气涌动,开山斧应声而变。

    在紫色与青色的喷涌之间,神秘的巨斧,显露出了前所未见的极端状态。

    一声炸雷过后,就见远在天边的巨斧划过,瞬间划开了舍利子,紧随其后轰击神柱。

    于是鸿蒙与死气充塞了空间,安稳如泰山的神柱首见激烈的连番震颤。

    更要命的,是那颗被切开的舍利子,一瞬间就溃散,化为大量最为精纯的佛元。

    其间风起云涌、雷霆自生,竟然是契合大道,有着生生不息的摩诃无量之兆!

    佛元与死气,本就是不共戴天的天生大敌。

    最为精纯的死气与佛元,在失去控制后,拥挤在一个狭小的空间之中,若是不能适当的加以引导让其转化为两仪,那么结果便只有一个、迎来一场惊天动地的大爆炸!

    理所当然的一声巨响,大爆炸就此发生。

    只见虚空挣裂、洪荒破碎,神柱,断裂!

    神柱断裂,因为神柱而成就的神柱空间开始崩溃,裂解为最最原始的虚无。

    就见到黑天哈哈狂笑着,一头撞破本就开始崩溃的空间壁障,扎入无限混沌之中,消失了身形。

    以黑天的修为,自然是足够畅行无间,不虞会迷失在万法具寂、时空不辨的无间之中。

    现场,突然便有一个失去理智的轮回者,开始质问金面道人。

    四根神柱,哪怕只是眼前的一根,都是好大一笔财产。其对大多数轮回者的吸引力,就如同地处老北京中部的一栋摩天大楼对长在天朝普普通通一小民的吸引力一般。

    神柱就在眼前被破坏,也难免有人会失去理智。“为什么不出手阻止!我看你拒绝是假,暗中已经和那个黑天联手了是吧!”站在金面道人的面前,那轮回者质问道。

    失去了理智的他,浑然不觉他的同伴们已经是离他远远的站开了。

    金面道人闻言,却只是皱皱眉,淡淡的说道:“你算是什么东西,也要和我说话?”说完,连冷笑都没有,金面道人转身就走,也在一瞬间就消失了踪影。

    现场留下的,只剩一具气息全无的尸体。

    那尸体,浑然不觉自己已经死亡的事实,依旧挺立着、保持着质问的姿态!

    ……画面,已经定格!

    ……

    神柱破裂,天崩地裂。

    本来一**的轻微地震,陡然加剧。

    人间开始显露末日景象。

    有地陷山崩,裂开的巨大裂缝吞噬着人类的生命。

    有天雷触地,雷火成片的焚烧生机。

    还有天灾**,有古灵精怪,有肆无忌惮!

    平静的世间,本来就暗流涌动,如今更是陷入彻底的混乱!

    就在人间一片大乱的时候。

    北武林西佛国的一间道观,却被一股力量所保护,令其远离了正在爆发的天灾**。

    懒懒和尚重新卧倒。

    他的身前,展现了这样的字迹:“佛,不卧危墙之下。”

    看斜月道人被这句话哽的半晌没有回应,懒懒和尚又开始在地上写字了。

    “施主,你什么时候能给小僧凑齐佛门八宝?”地上如是写着。

    斜月道人见了,闭嘴长呼一口气,就问道:“光头你又怎么了!不提这事行不!你找别扭是吧!”

    地上的字迹便立刻改变了:“刚了了一桩心愿,小僧心情很清爽。但看到施主你也心情清爽,小僧的心情也就不那么清爽了……”

    斜月道人再度的暴跳如雷:“看,你果然是在找别扭是吧!”

    地上的字迹:“唉,不说了:无知果然是福,着实令小僧羡慕。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唯心主义的道理小僧本来是不信的,如今却是信了。”

    斜月道人看了,心里不由得一阵烦闷,又一阵无奈。

    你这是在损我呢、还是在损我呢!?

    偏偏,想要骂娘的斜月道人也很清楚的知道,他是肯定辨不过眼前这假和尚的。

    呵呵的干笑几声后,斜月道人也只好转移话题:“光头你说你了了一桩心愿,那是什么心愿?”

    就见地上的灰尘一抖,字迹再变:“元极摩诃无量,小僧终于是用完了。”

    斜月道人就说:“哈?摩诃无量都能用完,和尚你也是醉了,竟然故意……”

    但懒懒和尚操纵地上的灰尘,斜月道人话还没有说完,就开始反驳:“元极摩诃无量虽好,却毕竟属于达摩。那无量,也只是达摩的无量,在小僧这里却是有穷。所以小僧才要说,今日了了一桩心愿:日后小僧的摩诃,才是真正的无量。”

    斜月就问:“哦。不过,能够把摩诃无量用光,你也够厉害。快给我说说你是怎么做到的?”

    地上的字迹浮现:“小僧什么都没做,只是随缘……”

    “……”斜月道人沉默了半晌,终于是再度的爆发:“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你丫就是理直气壮的要浪费是吧!你用不到的可以给我啊!从我这里拿走了那么多东西,你却连一百块钱都不给我!”

    懒懒和尚闻言,却是相当认真的抬了抬头,打量了斜月道人半晌。

    这份严肃,让斜月道人也认真起来了。

    但就在斜月道人心里有点小激动的正襟危坐的时候,懒懒和尚又说话了。

    “施主,你我无缘!”地上的字迹这样显示着。

    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斜月道人见字,当即是火冒三丈!

    “那你跟着我做什么?”道士已经开始咆哮了。

    地上的灰尘也立刻反击:“以相对论的观点,在小僧跟着施主的同时,施主也同样跟随着小僧。佛也曾经曰过,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所以跟和不跟其实没有什么区别,些许细节施主完全不必介意……”

    “啊!!!?”斜月道人只觉得自己又要崩溃:“喂喂喂,和尚也读相对论?”

    地上的灰尘:“除了相对论以外,小僧也曾经拜读过圣经。”

    斜月道人:“……”

    嗯嗯嗯,在这种时候,斜月道人又该说些什么呢?

    场面又沉寂下去,只能够听到周公瑾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之类的乱七八糟经文,在昏昏欲睡的传递。

    唉!一声叹息传来。

    不是任何人在说话,也不知道从何处传来。

    懒懒和尚面前的地上,却因为这一声叹息,而再度开始浮现字迹。

    却不是对着斜月道人,而是对着一直在与自己的笔记本奋战中的苏樱。

    “女施主,能帮贫僧个忙么?”

    “女施主,能帮贫僧个忙么?”

    “女施主,能帮贫僧个忙么?”

    “女施主,能帮贫僧个忙么?”

    “女施主,能帮贫僧个忙么?”

    “女施主,能帮贫僧个忙么?”

    “女施主,能帮贫僧个忙么?”

    “女施主,能帮贫僧个忙么?”

    “女施主,……”

    地上的字迹不断的闪现、重组,但苏樱却没有回应。

    这能有回应么!

    苏樱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她的笔记本,又如何去看地上的字!

    还是斜月道人看不过去了,走过去轻轻推了推苏樱。

    所以……

    “啊,我忘了有毒……”斜月道人一声惨叫,躺倒在地。

    “都说了我六道邪元尚未大成,周身毒气难免泄露,不是让主人你不要碰我么!”苏樱抬头,不满的看了一眼斜月道人,又低下头去,视线瞬间锁定笔记本屏幕:“要不是你弄丢了九空无?界中的穹天之怒秘笈,我也不会在不得已下改修六道邪元:说到底这还是要怪你自己!”

    中毒在身,虚弱异常的斜月道人,也只好断断续续的说:“不,不,是,是那光头有事找你……”

    “哦,”苏樱回答的异常之快、甚至连头都没有抬:“别烦,让他加我qq,反正也是版聊……”

    斜月道人:“……”

    无语了半晌,斜月道人终于是从身中剧毒的状态中缓过气来,从身中剧毒变成轻微不适。

    一脸沧桑的看了看道观中的不靠谱伙伴,还有不靠谱从者,斜月道人也只能够长叹一声。“唉,你们这些变︶态,惹不起我还躲不起么,你们继续,我走总行了吧!”然后一脸疲惫的往道观外面走去。

    却并没有看见,他身后和尚身前地面上的字迹。

    地上的字体,是这样的:“近来时局动荡,恐有血光之灾,施主还是不要出门为妙……”

    斜月道人,就这样离开了道观,往东北方向走去,越走越远。

    也只有道观中,在良久后传来一声叹息,不知是谁所发:“阿弥你个陀佛,善哉那个善哉!”

    再接着,便是qq信息的滴滴声音。

    游戏中正开着黑的苏樱,用眼角的余光瞟了一眼屏幕右下角跳动的小企鹅。

    她轻快的点开一个页面且回复道:“死光头,有屁快放!”

    ……那整个动作,都娴熟无比,丝毫不影响其在另一个页面中的一系列操作……

    ……

    时间很快的过去。

    天边已经泛红,两轮红月也落在了另一侧的天边。

    不知不觉中,又是要天亮的时候。

    傲笑红尘的老窝,那颗倒挂着秦假仙三人的歪脖子老树,已经是在之前的地动山摇中轰然倒塌。

    大树倒塌的时候,被倒吊的三个活宝理所当然是头着地,当即就怪叫着不分先后的晕了过去。

    神柱倒塌,带来的天崩地裂征兆,遍布这苦境人间的每一个角落,自然也包括傲笑红尘的老宅。

    大危机!

    因为附近出现了地陷,裸露出地火岩浆,因此引燃了易燃物。也是老天保佑,三个活宝福缘深厚,离地陷处较远,才没有直接掉入地坑之中,被浓烟焚烧做飞灰。

    到了现在,三个活宝,才依次的苏醒过来。

    竟然不再被吊着,业途灵和荫尸人很快解脱掉了捆缚自己的草绳。

    “醒醒,大仔,快醒醒!”最先苏醒的业途灵不知道从哪里学的土方法,用他的触手拍耳光,抽打着秦假仙的脸,想要叫醒依旧没有醒来的秦假仙。

    至于荫尸人,则是在睁开眼睛后,第一时间左顾右盼!

    “哇,这是哪里,这是怎么了!”看着几乎把整座山都点着的大火,荫尸人怪叫。

    这怪叫,也惊醒了秦假仙。

    “阿妹喂!救人啊,快来救人啊,地震了,树要倒了。”思维还停留在大树倒塌时刻的秦假仙,怪叫着惊醒,跳将起来,当头把业途灵撞得跌了个跟斗。

    但是因为身上的绳索依旧存在,被捆着的秦假仙马上就被自己绊倒在地,蠕虫似的挣动。

    “你们两个夭寿货,自己没事了就不管老大了吗!还不快帮我解开绳子啊!”秦假仙怪叫着,抬起头来。于是,他也看到了在地震中地形大变的环境、看到了将近引燃了整座山的大火、看到了不远处裂开的地面、以及从裂缝往外面涌动着的岩浆!岩浆的热浪,适时被风刮来,秦假仙不由得打了个热战,忍不住的发出声来:“这是肿么了!这个世界到底是肿么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