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62 剑控人心赤绝意

时间:2018-10-12作者:非M勿扰

    傲笑红尘与闍皇西蒙一夜血战,莫名的变故也在这一夜之中不知不觉的发生。

    这一夜之中,两人以快打快,盖世奇招恣意的挥洒。即然躲不过对手的快剑,为了胜利,便只能逼着自己更快的出剑。两人棋逢对手,你来我往之间,皆是身披万万创。

    西蒙毕竟是有嗜血者,有不死之身护体。

    傲笑红尘虽然剑法天下无双,却既没有能够克制嗜血者的功法,掌中剑也不是针对嗜血者体质专门铸造的神兵……即便傲笑红尘的功体强横,剑气生生不息,特殊的红尘剑意带有延缓治愈的效果,会不断的翻新对方身上的创口,西蒙身上之伤也在逐渐的痊愈,连体力也不见消耗。

    伤处崩裂的血液,不断被不死之身回收,西蒙身上的创口逐一平复。

    一夜苦战下来,闍城的皇者依旧是一身的华丽风度、一身的逼人气势。

    反观傲笑红尘,状况却是每况愈下。

    额头流出的汗水,伤口渗出血渍,都在不断流失着傲笑红尘身体的机能。

    再然后,傲笑红尘的身上,就只剩下一片的苍白。

    →

    那是相当诡异的情形。

    破碎的衣裳,苍白的创口,惨白的脸色,以及在汗液的浇灌下显露出病态的嫩红!

    以及一口颜色越来越血腥的剑,正是傲笑红尘的佩剑,傲笑红尘剑!

    流出的血液,在离开伤口后,诡异的消失无踪。

    原来是被剑吸收。

    无论是人吸血,还是剑吸血,都意味着变故。

    傲笑红尘剑,被剑界溢出的魔剑之灵附身后,果然是在潜移默化之中就变成为一柄魔剑了!

    若是普通人,早已发现此时傲笑红尘状态的不对,就比如说暗处隐藏的君枫白等人。还有远处隐藏的蜀道行等人,也因为知道某些内幕,而对此状况早有预料。

    偏偏闍皇西蒙,却对那些消失无踪的血液毫无察觉。

    想想也是,嗜血者对血腥气味最为敏感,因此习惯了靠这种感触去感知血液。因此,陷入了思维误区,对本因出现却未出现的血腥,反而下意识的将之忽略。

    感受到傲笑红尘的剑越来越慢,已经将近要跟不上自己的剑,西蒙觉得胜负就要分出,终于是卖个破绽,脱出了傲笑红尘的剑势,在不远处站立。

    看着东方就要升起的朝阳,闍皇西蒙不由得生出了感慨。

    他感慨着自己的与众不同,也感慨着傲笑红尘剑法修为的强大。

    之前,是棋逢对手、见猎心喜的心情,让两个绝世的剑客的心中舍剑之外再无他物,心无旁骛的激战一夜。如今,西蒙虽然胜券在握,却也清除自己比对方强出一线,凭借的是嗜血者的不死之身。除此之外,在其他方面,闍皇西蒙对比傲笑红尘,可以说全面居于劣势!

    西蒙很清楚,尽管傲笑红尘已经显露颓势,但是若不能让傲笑红尘的心境脱离那种舍剑之外再无他物的状态:那么距离真个的分出胜负,还很遥远!

    作为一个剑客,西蒙同时还是闍城的皇者,他正在为邪之子出世、嗜血者横扫天下的大事奔走。

    自然,他不能在一个地方滞留太久,更不能被一个剑客拖住脚步。

    在这样的情况下,挑拨的言辞,就显得必不可少!

    “很可惜,太阳对我构不成威胁。”西蒙如是说。若是普通的嗜血者,即便有自己的修为,也会因为与傲笑红尘的战斗被拖延到白昼,而在太阳之光的焚烧下灰飞烟灭了吧:西蒙这样想着。

    可他是西蒙,是以宁闇血辩强化过的不惧阳光的嗜血王者。

    傲笑红尘很清楚闍皇西蒙的特性,对此不置可否。

    但嗜血者的不死特性,在某些情况下,当真是麻烦!即便暂时没有什么可靠的解决之道,傲笑红尘也不愿在敌人面前露出颓势,他咬牙强撑着说道:“威胁你的,是我手中剑。”

    西蒙冷冷的摇着头:“世上没有任何事物,可以威胁到西蒙。”

    闍皇西蒙的算计,相当的有效。

    傲笑红尘的骄傲不容许他在罪无可恕的强敌之前认负。

    若是原本的剧情,傲笑红尘此时就应该怒发冲冠,然后不顾自身的虚弱状态,就强行祭起了自己的看家本领红尘轮回,要和闍皇西蒙一招决胜,结果遭遇惨败……

    可是如今,剧情已经是全然的不同!

    闻听西蒙之言,傲笑红尘那病态的虚弱脸色,陡然变得兴奋,也冷静起来,“未必然!”

    这诡异的兴奋,是怒意带来的冷静,象征着某个认知的崩塌,也象征着另一个认知的崛起!

    崛起的,是魔剑。

    风云世界的剑界,因无极剑宿而成就,被剑宗大宗师以元天神剑开辟。

    无极剑宿,亦因此分裂为玄阴剑宿和天罡剑宿。天罡剑宿脱离剑界,化形为始皇剑,成为风云世界始皇嬴政的佩剑。而玄阴剑宿则化形为十二道玄阴剑印,成为了剑界中最为亘古的那一柄魔剑……

    剑界形成后,自发搜集天下剑意凝聚剑山。充满邪念的剑意因此汇聚,形成了一柄一柄的魔剑。

    这些魔剑因为其剑控人心的基本定义,有其主动性,逐的一孕化为魔剑之灵。被困于剑界的它们,养蛊似的彼此吞噬,最后成就了剑界的九大魔灵,算上玄阴剑宿,也就是十魔。

    十魔之中最为强大、资历也最老的,正是当初剑宗大宗师和始皇帝心中魔孽的具现,魔魁和剑岳。

    剑岳是始皇嬴政剑意中的魔孽化形,象征着侵吞和占领。魔魁则正好相反,象征着傲慢与偏执。

    这两大魔头的能力,也相当的有特点,说是触类旁通也不为过。

    剑岳能够侵占他人剑意,然后改变自己的能力和形态。而魔魁,因为由元天神剑成就的关系,能够以自己的剑意为根本、无视属性与特性的冲突、造成与其他剑意相同效果……

    总之两大魔头的能力相当相似,一个侵占一个模拟,都能够使用天下间所有的剑意以及剑法。也只是在细节上有所不同,剑岳是通过改变自己来千变万化,而魔魁是以不变应万变……

    有意思的是,风云世界中,本来以不变应万变的是始皇帝,剑意千变万化的是剑宗大宗师。

    但是想想剑岳和魔魁的来历,又会觉得一点都不例外。

    心中的魔孽和本体刚好相反,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嘛,貌似又扯远了。

    反正,当初萧某某和傲笑红尘一战,毁天灭地·剑廿三对上红尘轮回,无情之剑与有情之剑的两份顶级剑意灌注始皇剑中将剑界开启、某人借机成就天罡剑宿的时候,十魔也跑了出来。

    说是十魔,魔灵其实只有九个。

    最最亘古的魔剑玄阴剑宿,因为太过强大的关系,反而是无法幻化出剑灵……

    其中,剑岳因为其来历的关系,一直将始皇剑视作自己的禁脔、在风云剧情中也果然是附身其上。

    可是如今始皇剑被萧某某掌握,直接就集齐玄阴剑宿合成了无极剑宿。剑岳见无机可乘下,也只好放下狠话,然后飘然远去、寻找另一把能够适合自己身份的剑……

    ……嗯嗯嗯,魔剑之灵现世,必须附身剑上,然后通过剑控人心来为祸世间……

    ……别的魔灵都是选择相性与自身能力适合的剑……

    ……也只有剑岳因为能力的关系,在选择寄居剑器的时候,首先是看是否附和自己身份……

    而九大魔灵中的另一个魔头,魔魁,直接选择了当时在场的傲笑红尘。

    傲笑红尘是个骄傲的人,魔魁象征着傲慢与偏执。

    骄傲和傲慢之间,本来就只有一线之隔。

    所以傲笑红尘当时便被魔魁所影响。

    只是作为魔剑,要彻底达成剑控人心的状态,还需要满足某些条件。

    比如说,持剑者要够虚弱。

    再比如说,持剑者的心情,要能够契合魔剑之灵象征的魔念,为魔念的成长提供养分。

    或许刚刚才占据了傲笑红尘剑的魔魁也没有想到,这样的条件、这样的机会,会来的这样快。

    不过剑界开启之时在场的萧某某,却很清楚。不然也不会急赶急的就找傲笑红尘去开启剑界。因为他对魔魁的选择早有预料、也很清楚傲笑红尘在之后会因为剧情的发展会遇到什么。看来萧洪也很清楚,错过这个机会、剧情再往下进展,便是让魔魁占据了傲笑红尘剑也不会有机会发光发热啊!

    嗯,傲笑红尘的骄傲不容许他在罪无可恕的强敌之前认负。

    闻听西蒙之言,傲笑红尘那病态的虚弱脸色,陡然变得兴奋,也冷静起来,“未必然!”

    这诡异的兴奋,是怒意带来的冷静,象征着某个认知的崩塌,也象征着另一个认知的崛起!

    “哈哈,哈哈,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再多一点!”傲笑红尘的背后,一个诡异狰狞的魔像阴影,正在无声的咆哮着:“就这样,我魔魁就能将你的剑意,完全彻底的取代了!”

    陡然之间,傲笑红尘变得格外不同。

    “红尘轮回!”手掐剑诀,以一招御剑术,轻轻将傲笑红尘剑释放。

    剑上蕴发的剑意爆炸开来,傲笑红尘释放了格外与众不同的一招。

    嗯,不是扔,不是砸,更不是用脚踹……

    傲笑红尘并没有发现,他那对剑来说向来恶意满满的用剑习惯,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改变。

    心志被魔魁迷惑的傲笑红尘,更没有发现,他释放的剑招,根本就不是红尘轮回。

    魔剑的影响,潜移默化。在傲笑红尘那被逐渐蒙蔽的认知中,他这招决胜一击,就是红尘轮回,无论路数还是施展的方式,都与从前,并无不同!

    一剑击出,剑意爆发。

    本就裂痕密布的傲笑红尘剑,剑身上面的裂纹,陡然之间变得越来越多,密密麻麻!

    这次的裂痕,较诸往昔,亦是格外的不同。

    傲笑红尘剑,跟随傲笑红尘多年,并肩作战,早已经有了自己的灵性。

    灵剑有感之下,以前的每一剑,每一道裂痕,都充斥着坚定的意志,是身残志坚、宁可损坏自身也要为主人披荆斩棘的剑之意志。如今,伴随着剑痕传达给诸人的,却只剩下无力回天的哀痛与悲鸣!

    这一切的一切,傲笑红尘置若罔闻。

    一招似是而非的红尘轮回,一轮似是而非的红尘虚影!

    隐伏暗处的君枫白突然发现,在红尘虚影中,他竟然感受不到熟悉的识界!

    红尘轮回,号称终极的剑意,是凡尘纷扰之剑。它不似一般剑意只专注于七情六欲中的单一某情某欲,而是把七情六欲照单全收,尽数收纳于一招之中。到极致处,红尘轮回能成就红尘的轮回,斥满七情六欲,这也是红尘轮回背后的红尘虚影可以沟通识界的根本原因。

    感觉不到识界,也就是说,眼前的红尘轮回,根本就不是红尘轮回。

    或者说,驱动这红尘轮回的剑意,不再是红尘剑意!

    必然是傲笑红尘的剑意,发生了变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君枫白,眉头深深皱起,只能主观上判断发生了什么。作为识界先锋,为了识界现世的大计,他不能容忍傲笑红尘的身上出现这等变故,他必须得采取行动。很快就做下了决定了的他,果断的撤退了,往玄机门方向而去。

    而再看傲笑红尘,再看闍皇西蒙……

    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便是闍皇西蒙,也被傲笑红尘身上的诡异气势,陡然的震撼。

    在剑界之中困居千年的不甘于寂寞,今朝如鱼得水,自然是酣快淋漓的释放,惑乱对手的心志。

    像这样的招数,之于魔魁来说,无疑只有一次的机会,足以动摇闍城皇者将近铁石一般的心境!

    闍皇西蒙被魔魁蓄积了千年怨念的一击夺了心志,陷入了一瞬间的恍惚。

    在这一个瞬间之中,魔魁也终于是成功的实现了剑控人心。

    嘛,魔剑之灵寄生剑器之上,自然不是为了定居其上改行做剑灵,而是为了剑控人心。

    寄生的剑器,对魔剑之灵来说,只是一个过渡。

    一旦剑控人心的机会出现,魔剑之灵就会毫不犹豫的舍弃它们寄居的剑体,进入人体之中,以本身替代剑客的剑意,与剑客合体为一,进而控制和影响剑客的意志……

    风云的世界中,在魔剑之灵剑控人心后,魔剑之灵将在被控制者的不知不觉中,和被控制者轮流的控制身体,就如同双重人格一般,人睡着了魔剑之灵就会接管身体……

    ……这样的控制,或者称之为寄生更加的合适……

    ……当然了,即便人没有睡着,魔剑之灵也能影响被控制之人的意志和感官……

    ……毕竟,魔剑之灵是不需要睡觉的……

    总之,傲笑红尘剑上的裂痕,在一瞬间绽放到极限,之后寸寸碎裂。

    一道饱含了傲笑红尘流出气血的红芒,在傲笑红尘剑的碎片中掀起一阵炸雷,再在傲笑红尘本人的不知不觉中钻入其眉心深处,反哺其身。

    瞬间,就恢复了平静。

    仿佛之前的红芒,只是个错觉。

    魔魁,就在这不知不觉中,彻底压制了傲笑红尘的剑意和功体,取代了傲笑红尘的意志。

    本已虚弱到极限的傲笑红尘,赫然已经恢复满了气血,精气神无一不是曾经的巅峰状态!

    在风云中,被魔魁剑控人心了的蓝武称为魔魁蓝武,被剑岳剑控人心的赤练称为剑岳赤炼。所以眼前的傲笑红尘,姑且称之为魔魁傲笑红尘吧……

    似是而非的红尘轮回,依旧在继续。

    首当其冲,便是闍皇西蒙。

    闍皇西蒙,终于从魔魁千年怨念的冲击中回过神来,就不得不面对这似是而非的一招。

    魔魁,因为由元天神剑成就的关系。所以魔魁的剑意,出自元天神剑,能够以自己的剑意为根本,无视属性与特性的冲突、驱动其他剑意、造成与其他剑意相同效果……

    也就是说,在本质上,这货就是个万用型驱动。

    红尘轮回,无疑也在被驱动的范围。

    但红尘不再是红尘。

    而是……

    傲笑红尘背后的红尘虚影中,一尊魔神仰天咆哮。

    傲笑红尘手中之剑,早已在魔魁的金蝉脱壳、剑控人心之中,碎做碎片。

    可是傲笑红尘却置若罔闻,仿佛手中依旧有剑一般,就那样抓着空气,冲刺。

    似乎,他手中,本来是有一柄剑的。

    这绝不是所谓手中有剑心中无剑或者手中无剑心中有剑的境界!

    见到此景,西蒙不禁暴怒,认为他王者的尊严收到了蔑视!不再有要收服傲笑红尘的心思,手中邪之刀扬起,来自闍城的皇者要将眼前的手无寸铁之人一刀两断!

    可是,惊悚的感觉惊现。

    西蒙无法控制自己的行动,身体本能的避开了傲笑红尘的空手。“究竟发生了什么,竟然让我产生这种不受控制的危机感?”闍皇西蒙面色数变,危机的意识迫使他再看向傲笑红尘空空的手掌……

    西蒙他看到,傲笑红尘本来空空的手心,竟然……

    那是一柄剑!

    赤红色的火焰,在燃烧中拼凑的晶体,凝聚成为了一柄剑的形状!

    遥远的剑界之中,一座巍峨的剑山,在燃烧!

    那赫然是,象征赤火神功的、赤绝剑意!

    原来,傲笑红尘释放的,是赤火神功的赤绝剑意。

    赤绝剑意,被魔魁的天生异能所模拟,然后用来催动红尘剑招。

    因此,才释放出了眼前这似是而非的红尘轮回。

    若是萧某某在这里,必然会感慨一声,不愧是魔魁!

    魔魁直接就选用了剑界之中,能够对嗜血者的不死之身能够造成最大效果的剑意!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