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55 极西之地和参禅

时间:2018-10-12作者:非M勿扰

    荒郊野外,偶遇诡异的路边摊,让化身侠肠无医的梅饮雪心生警惕。

    所以,他下意识的换个方向拖着曹袖珍就走。

    可惜没有走多远,同样的吆喝声又在前面不远处响起。

    “买不买没关系,来这里瞧一瞧,来这里看一看,所有商品一律五两金子咯……”吆喝着的,还是之前那个金色的斗篷人,他随意坐在地上,浑身上下依旧是连着地摊一起笼罩在金色的特技之下 ” 。

    梅饮雪只好停下了脚步。

    他看出来了,对方其实是冲着自己来的,貌似还早有准备的守了自己好久,想躲是躲不掉得。

    不过没有直接动手伏击自己,显然来者是别有用心,像这一类突发事件还是小心谨慎为妙。

    那么,也只好以不变应万变,去看看对方的葫芦里面卖得是什么药。

    梅饮雪心里做下决定,冷着脸走到金色的地摊前,随手摸出一锭金子丢在摆摊人面前,做出要买东西的样子,冷静而克制的说道:“那就给我来一件银鳞胸甲。”

    摆摊的神秘人于是愣了一下。“哈?还真有要的?”他低着头小声自言自语。

    那微弱的声音,却欲盖弥彰清清楚楚的传入梅饮雪耳中,让人哭笑不得。

    梅饮雪继续板着脸说:“来一件银鳞胸甲,我已经付了钱了!”

    连曹袖珍也从梅饮雪背后伸出头来插科打诨送上助攻:“不是吧,没货你也叫卖?”

    神秘人理直气壮的回答:“没了,卖光了!刚才有你们不要,现在转眼已经卖出去啦!没有啦!”

    听了神秘人的解释,梅饮雪心中冷笑几声,装模作样的左顾右盼,然后一本正经的反问:“什么时候卖出去的?我怎么没看到?你别蒙人啊,我可是付了钱了,我就要银鳞胸甲!”

    说到这里,竟然连袖子都掳了起来,一副认了死理就要干架的混混模样。

    梅饮雪风格的突然转变,甚至连画风都和以往不同了,这样的反差看得一边的曹袖珍目瞪口呆。

    连梅饮雪自己,都突然有了一种成功丢掉很多负担的清爽感觉。

    神秘人却冷静的摇摇头。

    神秘人依旧坐在地上,若有所指的反驳着梅饮雪的说法:“年轻人,眼见未必为实,耳听未必为虚,你不知道的未必就没有发生:所以很多事情一旦错过就无可挽回了,人活着终归是要向前看的……唉,我说这个干啥……”说到这里,那神秘人装模作样的摇了摇头。神秘人抬头扫视了一眼就要变脸的梅饮雪,伸手摇摆着安抚了一下,顺便伸手把梅饮雪丢下的金子收到囊中,再拿手比着腮帮子,往前探身凑过头来,用说悄悄话的语气,嬉皮笑脸的给梅饮雪建议起新交易来:“银鳞胸甲是没有了,钱我也收了,我们换个买卖如何?一样的五两金子,一样都是清仓甩卖、拿啥啥便宜买啥啥贱卖哦!”

    梅饮雪心中一紧,知道对面要步入正题了。

    “哦?”他问道,一脸期待的样子:“什么买卖?”

    就见那神秘人哈哈一笑,就从怀中摸出一本皱巴巴书来。

    “哎呀,这个宝贝我本来是没有准备现在就卖出去的。但是你这个年轻人啊,今天我一看到你啊,就哎呀不得了啊,直接就看到有道灵光从你天灵盖喷出来啊!你知道嘛,像你这样年纪轻轻的就有一身横练的筋骨,简直是百年一见的练武奇才,如果有一天让你打通任督二脉,你还不飞龙上天,……,……,……”神秘人掏出这本薄薄的小册子后,登时长篇大论叽哩哇啦的越说越离谱:“呐,正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这本武林秘笈是无价之宝,我看与你有缘,就收你五两金子,传授给你吧!你就是武林未来的希望之星啊,所以就连警恶惩奸、维护世界和平这个重要任务,我也一并交给你了!”

    登时,不只是警恶惩奸、维护世界的重要任务交出来了,连口水都交出来了!

    神秘人脸上的金色面纱就没有一点的阻挡作用,肯定也是加了特效的!

    呃,好像非关注的注目点有点不同。

    反正梅饮雪被这长篇大论的口水一阵冲洗,登时就丢失了一切与表情有关的东西。

    他手往背后一伸,就从背后的剑卷之中,把三柄利剑之一的下驷之剑拔了出来。

    “唉唉唉,年轻人沉住气,莫动怒,莫冲动……”坐在地上的神秘人一看梅饮雪拔刀了,登时手舞足蹈的劝阻,又伸出双手来把手中的所谓神功秘笈双手捧住高高的举起:“还有这个,这个可是旋空斩的秘笈哦:怎么样,吃惊不吃惊,意外不意外?”

    冷静,杀气!

    闻言后,梅饮雪心念急转。

    这时候什么都有可能出现,就是旋空斩不该送到自己面前!

    他拿袖子一把抹去脸上的口水,手捏剑诀,用看死人的眼光怒视眼前神秘人:“你,究竟是谁!”

    这问题,无论得到怎样的答案,都不重要。因为无论前之人如何回答,梅饮雪都要在对方说完回话后换气松懈的时候,一剑斩去对方的首级!

    可是那神秘人却不按常理出牌,搜的一下子把手中秘笈往梅饮雪身上扔去。

    这时梅饮雪才发现,神秘人本来坐在地上的动作,是假象。

    在那金色斗篷和长袍的掩饰下,神秘人的身体其实是蹲着的,就像是压紧的弹簧一般。在丢出秘笈的同时,自己也泥鳅似的一弹,一飞冲天的落在远远的地方!

    “哈哈,钱货两清,交易完成,慨不退换!”那神秘人还大笑着,如是说到:“欲取肉血根,先上通天柱;要上通天柱,必须旋空斩:梅饮雪,这笔买卖你可是赚大了!”

    意外的被叫破真身,梅饮雪的心中却没有他料想中的愤怒和难以容忍。

    看了看站在一箭之地以外的神秘人,他的心中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失去了一切的杀意与敌视。

    “你,究竟是谁!”冷静下来的梅饮雪冷冷的注视着神秘人,继续询问其真实的身份:“难得相交一场,朋友,你好歹得留下个万儿!”

    “哈哈哈哈哈,”那神秘人闻言,也洒脱的放声大笑起来:“吾乃是万恶的罪魁,藏镜人也!”

    梅饮雪混迹武林多年,自然也是听说过苗疆罪首藏镜人的凶名。

    陡然知道对面的身份,梅饮雪心里也不由得一惊。因为他很清楚,藏镜人向来混迹西武林,血榜杀手却东武林的乱党:他和藏镜人之间的关系,应该是那种八竿子也打不着的毫无关系!

    “哈,原来是西疆罪首。”梅饮雪心思百转,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又问道:“那不知罪首为何不在西疆好好的待着,非要来趟这血榜的浑水?”

    藏镜人摇摇头:“藏镜人,也是欧阳世家的人。”

    梅饮雪很是疑惑,欧阳世家又何血榜有何关系?

    而藏镜人,很快就解答了他的疑惑。

    “欧阳世家的现任当主屈仕途一线生,本来是圣狮帝国金阳圣帝座下十真掌天殿的善生执。金阳圣帝持有的至宝,血角三青的龙珠,可以用来修炼内涵三种属性剑气的龙气剑。”说到这里,藏镜人顿了顿,看了看面无表情的梅饮雪,继续说道:“而欧阳世家的印记,正是三阴泰指的三指剑印。”

    听完藏镜人的话语,梅饮雪不由得苦笑起来。

    看来某人为自己执掌血榜而编造出来的谎言,连梅饮雪这个最不能相信之人,到这里也不得不相信了。他依旧是并没有相信那个说法,却不得不相信这个说法,至少要便显得像是相信了一般……

    在收下了藏镜人的好处后,他再也没有立场去像人揭露那个早已失去了一切人证物证的谎言。

    他已经溶解入了由这个谎言编造的环境,连自己也成为了那环境的一分子。除非是拿出能够证实真相的铁证,否则的话,任何与这环境相悖的言辞在众人眼中都将变成异端、变得不再可信……

    奈何,他本身在那个真相中的角色,就是处在一个不可信的地位啊!

    留下旋空斩的秘笈后,藏镜人在一阵的放声大笑中,消失。

    ……而梅饮雪在原地沉默了半晌后,也被迫对自己的未来有了新的决定。

    ……

    学海无涯,是苦境人间、儒门学子的圣地。

    那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学术组织,不止本身庞大异常,还桃李满天下,经营着一张庞大的关系网。

    儒门有六艺,礼、乐、射、御、书、数。学海无涯便以六艺为主题,开设六部太学。

    儒门主张出世,学海无涯因此也成为了儒门学子们的实习场所。

    以六部为依托,学海无涯招揽大量的儒门高手,尽皆任命为负责授课的师首与辅佐协助的儒官。除此之外,还从这些师首和儒官中,竞选出六部执令、以及负责统辖整个学海无涯事务与方针的教统……

    这层层的阶级和森严的规章下,学海无涯俨然是一个另类的朝廷……

    尤其以那教统一职,更是尊贵。无论是谁,一旦坐上了那个位置,便要被整个江湖公认为有出将入相的大才!号称是任何江湖顶尖的势力都应以宰辅首相的职位,对其虚位以待。

    但外人却不知道,学海无涯的教统一职,被类比为宰相,还有着另外的原因。

    在学海无涯的最核心处,还有一个另外的存在。

    教统并非是学海无涯的最高决策者。

    在教统之上,尚有更高级的领导者,那便是学海无涯的创始者、点风缺。

    点风缺在妖魔乱世之时,就为了人类的存续福祉,作为儒门领袖,在妖魔势力的狭缝中拼尽全力的奋斗。他从无到有,一步步的开创了学海无涯如今的庞大局面。

    正因为他开创了学海无涯,开创了学海无涯的礼、乐、射、御、书、数六部太学,为儒门也为人间正道输送了大量的人才,点风缺才被儒门中人共尊为太学主。

    太学主地位声望都如此尊崇,却人前不显,原因据说是因为他自己的淡薄名利。

    但实际上……

    嗯,沐浴着圣光、看似平静无波的学海无涯,内部争权夺名的斗争却是暗潮汹涌……

    一道紫红色的身影,视学海无涯外围森严密布的警备哨戒如无物,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不断往学海无涯最森严的禁地前进。似乎,她对此地早已约定俗成的警戒网异常的熟悉。

    在一间昏暗深层的暗室中,那紫色的身影毕恭毕敬的停下了行动,露出了行藏。

    在这死寂的屹立在暗室正中、宛若亘古未曾一动一般的昏暗身影,正是学海无涯副本的踪迹boss,太学主点风缺。学海无涯中,也只有太学主本人,才有资格站立在这禁地暗室的正中。

    而紫色的身影,正是之前被恶死黄泉从血榜杀手组织中逼退的前血榜第二杀手·下酆都。

    明明这暗室之中只有那么一条昏暗的身影,下酆都却下意识的左顾右盼,似乎是这房间中还有其他的身影存在一般。下酆都那小心翼翼的表情,亦显露出其忐忑不安与恐惧的心理。

    这份忐忑和恐惧,即因为太学主,更因为那神秘莫测的迷之存在。

    身虽不动,眼睛亦未曾睁开,下酆都左顾右盼的动作,尽数入得太学主的眼中。

    “不用看了,他不在。”太学主一开口,赫然是承认这暗室之中,偶尔也会有一些能与太学主并列的家伙存在:“你回来了,有何事?”

    下酆都便把血榜杀手们在葬尸江与神秘人越见的始末详细的讲述。

    听完后,太学主呵呵一笑:“哈,一派胡言。不过,你现在回来也好,我有事交待给你!”

    太学主要交待的事情,令下酆都不喜,因为这与一个女人有关。太学主命令下酆都,从现在开始,要万无一失的贴身保护、同时也掌握一个名为一夕海棠的女子,直到他从极西之地归来为止。

    下酆都是个杀手,要一个杀手去保护人,也确实是为难人家了。

    何况要保护的对象,还是一个极富艳名的美女。

    下酆都的心理,对太学主,毕竟还是存在着很浓郁的仰慕之情的。

    只是,不喜归不喜,太学主的命令,她也只能够不折不扣的接受和执行。

    “啊,主人,你要去极西之地?”下酆都突然发现了太学主在话语中所透露的去向,有问题。

    再说了,相较于要保护一个自己不乐意保护的对象,下酆都还是更加乐意代替太学主去完成极西之地的任务。所以下酆都提出了反问。

    太学主听到下酆都的问话,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属下打探上级的去向,向来就是大忌。

    这时候,下酆都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逾矩,急忙半跪下请罪。

    而太学主,这时候却叹了口气,在昏暗的房间中下酆都并没有能够看见他难得一见的老脸一红。

    太学主似乎是有些唯唯诺诺的解释道:“嗯,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我必须要隐姓埋名,去西域的密宗,参一阵子的禅……”然后又发现了气氛上的不对,顷刻就严肃下来:“咳咳,极西之地的事情你不要管,那必须是我自己亲自去才能达成目的。倒是你,在保护一夕海棠的同时,更重要的是要发展新的杀手势力。学海无涯这么大的组织,可不能够没有自己的黑色势力。即然血榜是在你的手中失落,那你就有去填补这个空缺的责任,我会派夜孽和夜诛听命于你的!”

    太学主的身影飘忽而过,显然已经离开了暗室。

    只留下下酆都,在那里,目瞪口呆的样子,似乎是接受不能……

    下酆都很怀疑自己是产生了错觉,听错了东西。

    太学主点风缺他刚刚说了些啥?

    作为儒门宿老,太学主他要去极西之地?他要去西域密宗?他还要参参参,参禅?

    还要隐姓埋名的去参禅?

    喂喂喂,重点不在这里好不!

    作为儒门大佬,太学主这是要改换信仰么?

    太学主当然不是要改换信仰了。

    或许太学主的信仰早在这漫长的岁月中悄悄的变质改变了,却绝对不会给改成要信佛了……

    他也不可能放弃因为信仰而来的如今地位,去该改换另一个信仰。

    所以他才要改头换面隐姓埋名的前往极西之地。

    太学主要去极西之地,去西域的密宗参禅,为的是一夕海棠,或者说是为了……

    ……

    北武林,西佛国。

    某人因为算错了时间,在浮光海市和死国都无功而返。

    之后,某人的化身,刚刚也在东武林搅风搅雨,把一个假冒的血榜杀手头子梅饮雪,诱拐过来了。

    此外,貌似西武林的五绝之一,步武东皇烈颜不破也被某人轻飘飘几句话诱拐了过来。

    本来目前的北武林,在嗜血者的末世血劫尚未落下帷幕的时候,就已经暗流涌动。

    其一,是昔年北隅王朝中,一桩狸猫换太子的宫闱秘事,在有心人的散播谣言下,正在逐渐发酵。

    另外,而投身北隅王朝的星相高人地理司,以及他的不世狂人兄弟、有着长日狂阳之称的绝世刀客东方鼎立,也在为了图谋北隅王朝的龙脉力量,而策划着只属于他们五兄弟的阴谋。

    而现在,这北武林乱局中的两项关键重要之物,吸引了烈颜不破和梅饮雪。

    场面,就要更加的混乱。

    “所以说,某人东奔西走的忙乱了好半天,结果羊毛没吃到反惹了一身骚?”

    嗯嗯嗯,萧某某的本身,某十洲傲来之国的太上元皇始帝洪武大帝,偷偷摸摸的驾临西佛国了。

    西佛国的某处秘密基地中,他见到了早就潜入西佛国佛门圣地鎏法天宫中的队友们。

    简述了之前的几个大乌龙经历后,所以某人果断的被月光鄙视了。

    “喂喂喂,什么叫羊毛没吃到!本大爷会是那种盯着羊毛就不看不到肥羊的肤浅存在么?本大爷从来就不吃羊毛的好不!”萧某某当即大声的反驳。

    “啊啊,”月光却不理会萧某某的抗议,继续的打击某人:“天不孤的那句‘你已经落入死神的眼中了’,这话应该是在死神之眼之后的死神说的吧,这当真可喜可贺!话说回来了,某人这是无心之中开了大怪么?喂喂,不对呀,某人你这是乱引怪要坑死队友么?你的副本团应该是早组好了的对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