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48 三昧真火梵海印

时间:2018-10-12作者:非M勿扰

    恶死黄泉,是某人修炼坎离分身法的水火分身的时候,炼化五头混沌元龙成就的水分身。◎顶◎点◎小◎说,

    这个分身,如今就潜藏于葬尸江水底斑驳的阴影中,在江底的巨大诡像之中兴风作浪。

    “梵海修罗印,那可真心是个坑爹的玩意啊……”葬尸江底,萧某某借用恶死黄泉之眼,冷冷注视着岸上的动静。看着已经被神通迷阵迷惑、不断鬼打墙转着圈圈的血榜诸人,无聊之下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摸着下巴嘀咕:“话说回来,这招,貌似俺也会那么一点点啊……”

    嗯嗯嗯,萧洪还真的就浅尝辄止的修炼过梵海修罗印。

    “聚焉而为火,散焉而为气,升降循环,周天之道”,这便是道教描述中的三昧真火。

    当初,萧某某请求素还真为其编造一门适合自己功体属性的火属性绝学,好利用他那一身浩瀚强盛到失去控制的特殊火属性力量。素还真,便采众家所长,为萧洪编造了一门名为三昧真火的神功。

    在那一门斧琢痕迹明显的奇怪功夫中,素还真先以阎罗闇日潮、百气寒霜指、还有梵海修罗印,这三大绝学作为素材,去应对三昧真火中“聚焉而为火,散焉而为气,升降循环”的三昧。之后,又以其挚友,梵天一页书的代表性绝学,莲华圣路开天光,表述“周天之道”……

    四门本来是风马牛不相及的绝学糅合为一,就有了萧某某惯用的三昧真火神功。

    萧某某那一身火属性元气,至如今,也仍然惯用此心法进行运转。

    事实上,这一门三昧真火,在某一些意义上,与苦境中偶尔流传的所谓五绝神功,是一丘之貉。

    两门武学,在概念上,都是某些有能力者以己度人、蛮横霸道不讲理的将一些根本就联系不起来的武学、想当然的强行融会贯通到一起去。最后得到的东东,看起来是狂霸酷炫**炸天。正常情况下其实是除了始作俑者,就压根没有其他人能够修炼成功的!

    苦境人间的武林中,五绝神功传世数百年,也就出了一个黑白郎君,还是逆着练的。

    而素还真编造的这一本三昧真火呢?

    估计也只有专为其量身而制的萧某某,能够练得成吧!

    话又说回来了,若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普及、然后大家都可以修炼有成的武学,以所谓三昧真火神功的威力,万年不死素闲人才没有那个好心就随随便便交给陌生人呢……

    而作为其中之一、还相当重要的梵海修罗印呢?

    梵海修罗印这坑爹玩意,在萧某某这里,相当难得的没有坑人。

    那么,又是为何,其他诸人手中的梵海修罗印,会都是那么的坑呢?

    作为一门被宣扬为惊天动地、鼓吹到“一经施展就会引动天地剧变为世间带来大灾难”程度的惊世奇功,又是怎样沦落到先后“被对手打到跑路”、“被对手打到飞起”、“被对手打倒吐血”、“被对手反弹回来击晕自己”、“最后被敌人趁大招读条冲过来一巴掌拍死”的地步呢……

    说好的惊天动地呢?说好的天地变异呢?

    三昧真火,在萧洪那里,只用到第二昧,就足以焚天煮海。

    而到了第三昧火劲,升降循环,也就是梵海修罗印的时候,已经是可以直接的摧毁天体了!若是把莲华圣路开天光也用上,以周天之道开辟两仪轮回,更是能够以星星之火燎原、逐渐点燃整个世界!

    在这个意义上说,梵海修罗印,当真是名副其实的!

    思来想去,到最后,萧洪还是觉得,这是功体方面的原因。

    梵海修罗印,毕竟只是一门心法,是运使内元丹气的法门,而不是内功。

    再高明的运气心法,也得有档次足够、兼容性也够赞的内元丹气作为根本,才能够显露其威力。这个道理,就像是好枪必须得配上好的子弹一般浅显。

    若是子弹内里填充的火药性能不达标,再好的枪估计也发挥不出威力,甚至沦落到哑火的地步。

    近现代史上枪械科技发展的风向标,从来都不是所谓铸造技艺的进步、也不是枪械设计理念的进步,而是子弹使用的火药从黑色火药进步为无烟火药、甚至未来将会出现的更加厉害的火药!

    ……仅仅是因为火药的威力更强了,于是旧有的工艺体系不堪重负……

    ……所以与战争有关的一切一切都被迫的紧跟着进步、否则的话落后就要挨打……

    ……于是各式各样的新枪械、以及用来加工这些枪械的机械、雨后春笋般出现了:仅此而已……

    某人本来就是一副强大的火属性的根骨,再与傲来国的气运金龙合一达成应龙变后,更是晋级为超越普通第三档次的刑火,那才是梵海修罗印在萧洪手中如此名副其实的原因。

    再想想习得梵海修罗印的其他人,无论是未来的破匣求禅,还是眼前这个劫夺佛顶冥塔的梅饮雪。

    借恶死黄泉的眼,萧洪观察着血榜诸人。而这个时候,血榜诸人,也发现了不对。

    时间,已经是到了子午交替的时刻。

    在不断的循环怪圈中行动的血榜诸人,也都停下了脚步。

    化妆为权倾天的梅饮雪,心底里一阵咯噔。察觉到不对的他,陡然在眼前的一株巨树上,看到树干上那一个异常醒目的印记。那本来是专属于血榜统领、也就是专属于自己的标记。

    所以他停下脚步,心中觉得很是滑稽。

    然后,浮躁的心理,出奇的安稳下来。

    “唉,这标记,是有意要我权倾天死于此树之下么?”心态逐渐安稳的梅饮雪,竟然有了打趣的兴致:“也不知这万箭齐发的招数,是掌握在谁人手里!”

    然后,他就理所当然的听到了一连串的长笑。

    话说回来了,也不知道是谁规定的,在这种场景这种剧情下露面的神秘人,就是应该大笑着登场。

    据说要的就是那个feel,做不到的统统都260了……

    萧某某当然无意挑战这个与钟国殿究竟是不是屎有关的潜规则。

    “善恶分两边,生死一线间;血榜箓名客,黄泉葬骨来!”

    恶死黄泉哈哈大笑的卷起身影,一边表明其身份,一边化为一片溶解入江水中的昏暗。岸上的血榜诸人应声望去,就看到视线所在的范围内,整个葬尸江都变成了一片漆黑如墨!

    黑色的光芒从江面往天上放射出去,有诡异的扭曲了光线的路径,最后汇聚起来。

    等葬尸江的江水恢复了原本鬼影憧憧鬼哭狼嚎的惨绿色,天上的黑幕已经凝聚为一个人影。

    那是一个漆黑如墨的人影,浑身裹在一片漆黑的幕布之中。除了高大挺拔的身姿,再也看不到其他可以印证其身份的线索,仿佛其存在本来就是个虚幻。唯一的真实,也仅剩那一双鸟瞰众生、不带一丝人世感情的眼瞳:在其中,隐隐约约能看到黄泉之水的流淌与安息!

    毫无疑问,某人的分身之一,恶死黄泉,显露形迹了。

    与恶死黄泉那双瘆人的眼瞳对视后,梅饮雪不知为何心底一虚,便喝问:“你究竟是谁!”

    “哈哈哈哈,五百年后,老夫终于是脱出囹圄,重见江湖啦!而重现江湖后老夫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重拾对血榜杀手的领导权!”恶死黄泉说完,一掌往地上一拍。地面被那无色无形的隔空掌力,显现出一个血榜的记号,血榜诸人正好站立在那个记号的中心。留下记号后,恶死黄泉继续说:“至于老夫是谁?哈,本座就是血榜的建立者,十真掌天殿两大执首之一的恶死执,恶死黄泉!”

    梅饮雪看着地下再度出现的,代表权倾天的五指旋丹手印,眉尖陡然一阵暴跳。

    昔年,野心勃勃的儒门巨擎、被尊为“太学主”的宿老点风缺,认为血榜杀手的力量值得利用。

    那时候,劫夺了佛顶冥塔的梅饮雪,见有机可乘,就与太学主一拍即合。于是梅饮雪在太学主的帮助下,暗杀了真正的权倾天,之后易容改扮取而代之,成为了血榜主宰。在那之后,血榜杀手就成为了太学主的暗棋,专门为其排除异己。后来异己排除的差不多了,梅饮雪才算是勉强掌握了血榜。

    得位不正的梅饮雪,一直担心真正的权倾天有什么重要的信息蛮着自己、会让自己身份暴露。

    如今超过五百年时间过去,心底才算是渐渐安心。

    而现在恶死黄泉的现身,还有其表明的身份……

    嗯嗯嗯,在这里,萧某某无疑是让恶死黄泉,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若是真正的权倾天,三言两语就能够把恶死黄泉的谎言拆穿。但是这里的权倾天并不是真正的权倾天,而是易容乔装的梅饮雪,那情况就不同了。

    问题主要在于,恶死黄泉在这里胡说八道,梅饮雪却并不知情啊!

    下意识的,梅饮雪竟然认为,恶死黄泉是认真的……

    得到梵海修罗印后,数百年修行,却没有得到预期的效果,梅饮雪自知挑战天刀无望,已经将血榜杀手还有不知其真正身份的妻子舒愁眉,当作是逼杀天刀的重要道具。

    如今,又如何能够容忍失去对血榜的权力?

    “胡言乱语,不知所谓!”心知不能任由眼前之人继续胡说,梅饮雪眼神示意身后跟随的杀僧不留佛、以及周围潜藏的血榜诸人,然后已经是手握刀柄,迎身而上。

    恶死黄泉,对梅饮雪的斩击过来的刀光,毫不在意。

    梅饮雪一身武学,最强的是其本身所学刀法,十方名斩,后来败给了天刀的刀龙之眼。而第二强的武学,是劫夺佛顶冥塔之后偷学的坑人奇招,梵海修罗印……这两招,都不是他现在可以动用的,因为梅饮雪就在他身后藏匿,无论使用那一招,都会使得他的真正身份暴露。

    所以梅饮雪对恶死黄泉的这一招攻击,只是虚招。

    甚至连他身后的王牌狗腿杀僧不留佛,虽然是出了全力、却也只是个幌子。

    梅饮雪已经将杀敌建功的希望,寄托在其手下头号大将,魂走九泉·下酆都的身上。

    下酆都只是作为杀手的代号,真名不详,是出生荒漠巫教的女剑手,本来是太学主的手下。即便现在做了血榜杀手,也依旧是太学主的手下,在血榜中担任梅饮雪与太学主之间的联络人。

    昔年暗杀真正的权倾天,下酆都有出过一份力。

    如今眼见梅饮雪身份要暴露,下酆都也有义不容辞的责任,去帮助梅饮雪进行掩饰。

    话说回来,下酆都也对血榜杀手的过去,同样是一无所知。所以,某个美妙的误会越来越真实……

    另一边,只看恶死黄泉那一对不包含任何人类情绪的双眼,下酆都就知道眼前敌人,必定是心智及其坚定之辈。所以出奇的,下酆都并没有使用其拿手的巫蛊媚术,趁其心智惑乱时刺杀。而是宛若有蛇一般,以巫教秘术,潜藏在梅饮雪身后的阴影中。

    梅饮雪横冲直闯,手中长刃直奔恶死黄泉面门而去。却在将要击中目标的时刻,陡然一个变相,往侧里散去。闪开的身影,露出了后面持剑猛斩而下的下酆都。

    下酆都手中这柄黑色蛇形剑,名为神舞,是荒漠巫教的法器,被附加了强大的巫咒。后来,投奔了太学主后,又被太学主以精神秘法强化。正常人一旦被此剑击中,将会陷入强大的精神攻击中,从此魂不守舍、无法集中注意力,入眼尽是重重幻象,到最后巫教诅咒发作、魂魄消散而亡,

    恶死黄泉虽然承载常世之恶,能够免疫相当程度的精神攻击。但是对被准终极boss太学主动过手脚的东西,他还是有点敬而远之、不愿过多沾惹的。

    毕竟,常世之恶被某人发现某种端倪、然后扔入世界的本源重组后,虽然变得更加纯粹,品级终归是下降了。谁知道眼前这把名为神舞的凶器,其精神攻击的强度会不会超过常世之恶能够免疫的极限?

    但是恶死黄泉的身后,隐藏的血榜杀手,也在他们头领的指示下,对他发动了进攻。

    两把刀锁和一柄巨剑,已然封锁了恶死黄泉后退的每一个死角。

    恶死黄泉以灵识观察着背后的动向,见状呵呵一笑,也不在意,就往后面闪躲而去。说实话,除了下酆都的神舞剑,恶死黄泉并不认为在场的其他人、拥有能够伤害到自己的能力。

    下一刻,刀光剑影,恶死黄泉惨遭分尸,却安然无恙。

    有道是抽刀断水水更流,斩断阴影也是同样的道理。

    念头一动,恶死黄泉已经把本体融化为一滩鬼影。他顺着大树往上流动,在树顶重新汇聚为一个与之前完全一样的,包裹在重重黑幕斗篷之中的高大身影。

    看到紧随其后以一招穿心拳对自己击来的杀僧不留佛,恶死黄泉皱了皱眉头。

    他的背后,陡然出现了一个由黑雾组成的龙头。

    龙嘴一张一闭之下,发出震天吼声,正是曾经的鬼王覆天殇最擅长的绝学,地鸣鬼嚎。

    纵使杀僧不留佛一身佛门金钟罩的横练功夫了得,练得一身皮坚肉硬如铜墙铁壁。也不由得在这音波的重重爆轰下,震得浑身筋骨酥麻、虎口崩裂、步步后退!

    说时迟、那时快,恶死黄泉背后的黑色龙头,陡然凝实。

    “杀僧不留佛,尚未惹得须弥如来号令门人将你拘禁,是你的大幸,亦是不幸!”恶死黄泉如是说:“因为本座非是满口慈悲的佛门中人,不会对你手下留情,让你有再度为恶的机会!”

    凝实的黑色巨龙,变成了恶死黄泉的另一只手臂。这条手臂穿越了时间与空间的藩篱,似乎是可以无限制的拉长下去,以一招朴实无华的直击,向着远处被击退的杀僧不留佛轰击而去。

    拳头的顶端,陡然闪烁起如乳白般亮银的黏稠光芒,将这黑色的巨拳包裹,宛如拳套一般。

    那是龙口所衔之珠。

    它本来的名字,名为太阴灭绝神球,是萧洪在太阳系的边缘,攫取彗星之中的太阴天脉凝练而成。其散发的光芒,能够然被其照射之物,急冻到第二档次的绝对零度的程度。

    第一档次的绝对零度,是物质。而第二档次,则是空间,是在瞬间令空间冻结的超低温!

    杀僧不留佛的修为,虽然是达致了先天,却远远不曾入道,无意是没有抵抗太阴灭绝神球的能力。

    一个瞬间,就被彻底的冻结。

    然后灰化。

    不过在梅饮雪看来,这个瞬间已经是足够,杀僧不留佛已经完成了他的任务。

    其余的血榜杀手,已经是趁着这个空挡,重新布下阵势,再度的联手出击。

    令梅饮雪感到意外的,是天不孤和舒愁眉,这两人竟然没有响应自己的指示。这让一股莫名的不详感觉,在化身为权倾天的他心中,开始充斥起来……

    梅饮雪并不知道,本来已经拔刀的梅饮雪,已经被状态诡异的天不孤以眼神劝阻了。

    而在他眼前,恶死黄泉的背后,竟然又如之前一般,出现了四个巨大的龙头。

    然后,在他背后,是五只包裹着白色拳套的,巨大拳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