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36 水上云间永旭峰

时间:2018-10-12作者:非M勿扰

    黑白郎君截住追杀,分化为黑龙与白狼两个分身,堵住西蒙追杀照世明灯慈郎的道路。

    极招碰撞过后,两人身形错位。

    与黑白郎君背身而立的西蒙,掸掸衣襟上的灰尘,被幽灵魔刀割裂的伤害同样消失不见。

    黑龙与白狼,也在西蒙的身后合体,重新变成黑白郎君。

    然后西蒙邪之刀留下的伤害,瞬间恢复。

    看到黑白郎君的身上,与自己一般毫无伤痛,西蒙的脸色有些惊怒!好在身后之人虽然能够免疫自己的伤害,却不具备伤害自己的能力,令西蒙勉强接受了其存在……

    “奇异的招式!报上名来:你之名字,有资格被王者铭记!”沉默了有一息时间,闍皇西蒙开口招呼。在其温和的面貌下,隐藏着**狠绝的独裁,和睚眦必报的决心。

    黑白郎君却哈哈大笑:“哈,孤陋寡闻,竟连我大名鼎鼎的黑白郎君都不认识,你这半辈子算是白活了!不过现在认识也不算晚:记住了,我乃是黑白郎君南宫恨!”

    西蒙淡然回应:“哼,若是你以为凭借这一份奇异,便足以与闍城争锋,那就大错特错:你的功体虽然奇异,仍然奈何不了黑夜中的王者。你有的,仅仅是令王者愉悦的资格!!”

    “哈哈哈哈,愉悦?别人的失败,才是我的快乐啦!”黑白郎君丝毫不理会闍皇西蒙的话语,自顾自的大声说话。幽灵马车随之出现,带走了黑白郎君……

    马蹄声响,黑白郎君渐渐远去。

    现场只留下一阵放肆的狂笑,回响不绝。

    闍皇向来处变不惊的脸上,终于露出怒色。

    因为西蒙终于知道,与他自己不同,黑白郎君压根就不在意这一战的胜负。

    黑白郎君南宫恨,仅仅是来找乐子的,只要能够破坏自己对慈郎的追杀,他便高兴……

    而西蒙自己,无疑已经成为失败者、给黑白郎君带去快乐的失败者。

    再看天边,已露出鱼肚白,还有火红的朝霞。

    无疑,昼夜交替的时刻,就要来临。

    太阳升起后,只有以宁闇血辩解码过的嗜血者,才可以在日光下行动,其他统统都要灰飞烟灭。

    无疑被黑白郎君南宫恨这么一阻,照世明灯·慈郎带着秦假仙三人,已经跑远。嗜血者们,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在太阳升起前,再次追上慈郎等人、并将之击杀!

    作为唯一一个解码过的嗜血者,西蒙必须为手下的生命考虑。但是就这样放过对嗜血者一族而言的大威胁、照世明灯·慈郎,西蒙又觉得有些不甘心。

    “提摩,你带领众人,去黑暗道落脚修正,并安排人手进行占据!”片刻的思虑,闍皇西蒙当机立断,做下决定:“我再追照世明灯一路,看有没有机会除此大患!”

    于是嗜血者兵分两路,冰爵提摩带领嗜血者们往黑暗道去,躲避日光照射。西蒙,则闭目感应他之前趁击伤慈郎的时机、留在其伤口的血燄剑气,顷刻间找准方向,继续追杀。

    ……

    另一边,一整宿的南来北往、全速赶路、还有夺路逃奔,让秦假仙三人气喘吁吁,已是不堪重负。

    好在有照世明灯慈郎这个生力军加入,搭了把手,这才没有累趴下。

    所谓望山跑死马,秦假仙看着前面不远处的一座孤峰,终于是忍不住了。他放缓脚步,喘着粗气问慈郎说:“喂,我说慈郎啊,跑了这么远,剩下还有多远?也该到地头了吧?”

    荫尸人却突然大叫起来:“哎呀不好,那大红袍又追来了,快跑!”

    秦假仙回头,果然就看见闍皇西蒙的身影,又追了过来。

    本来落在最后的业途灵,看到西蒙又追过来,登时火冒三丈。

    就听见业途灵大叫起来:“我们这么多人,他竟敢独自一人就追过来,还追得这么明目张胆!岂有此理,他这是看不起咱啊!我业途灵跟他拼了!看我的火龙金魔体!”

    话虽然这么说,脚步却没有停下。

    火龙金魔的全力运转,只是让业途灵跑得更快。

    只见业途灵的两条小短腿冒着火光,哧溜哧溜往前扑,很快就超过了荫尸人,追上了秦假仙……

    然后秦假仙小腿一横,就把业途灵给绊倒在半路上……

    “很好很好,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业途灵,这个机会没有人跟你抢:你放心,逢年过节,我一定记得给你烧纸钱!”秦假仙一边加速一边说。

    等业途灵爬起来,发现自己又落在了队伍的最后面。“大仔,我只是说说而已你别当真。还有,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啊!!!”他也只好急忙的大步跟上,边跑边嚎。

    可是闍皇西蒙已经迫近跟前,手中邪之刀一摆,当头往业途灵的脖颈斩去!

    好在连慈郎也看不过去这场闹剧,佛光一卷,救下了业途灵。

    救下业途灵后,慈郎对众人说道:“快到了,前面就是水上云间。那名剑金锋的主人名剑无名,和他的后辈道真三辉,就是隐居在此!”

    秦假仙闻言,终于长舒一口气:“啊,那个灯下黑,就住在这里?太好了,终于不用逃命了!”

    荫尸人边跑边问:“什么是灯下黑?”

    秦假仙回答:“慈郎不是说,名剑无名倦收天有一柄很亮很亮的剑,一拔出来就要白天变黑夜,这都不是灯下黑什么是灯下黑:还是个超级super的灯下黑!”

    荫尸人就问:“大仔,苏帕是什么?”

    秦假仙异常骄傲的卖弄:“这是音格力士,就是超级的意思,你不懂!”

    业途灵又翘起来了:“大仔,我想说你发音很不标准,还把汉语拼音和英语搞混了……”

    业途灵话说的有理,但若是就此的话,秦假仙也不是秦假仙了。

    果然,就听秦假仙大声哼哼:“业途灵,你就给我抬杠是吧,三天不打,我看你这是欠教训!”

    这时候,天已放亮。

    伴随着朝阳,万里云海之上,一轮红日正在缓缓升起,显露出一番别有气象的日出奇景。

    一行人追赶打闹间,一座别致的小院在望。

    秦假仙三人和慈郎二话不说,直接闯了进去。

    即便是闍皇西蒙依旧的紧追不舍,众人也不由得长舒一口气,似乎是觉得生命从此有了保障。

    而这一连串的响动,也理所当然惊动了主人。

    一个鹤发童颜的白眉毛老道,从院内迎了出来:“何人擅闯水上云间?”

    认得来人,慈郎面上一喜:“错江生,是我,慈郎。后面有人追杀,名剑无名可在?”

    错江声,道真三辉之一,虽然个性老成恬淡,常游行云水之间,同时却也性格刚烈、急公近义。

    他一眼认出来人是慈郎,又听说有人追杀,当即大怒,拔剑便往门口走去:“慈郎勿慌,此事也不用惊动前辈,有道是杀鸡焉用牛刀:小道倒要看看,何人敢在水上云间放肆!”

    嗯嗯嗯,这个世界不能以常理揣测:看起来显老的,往往修为要比不显老的低;而修为低的原因,又通常是因为入门较晚;入门较晚,自然辈份也低下去了……

    白发苍苍的老道士错江声,之所以要之称小道,无疑是因为这水上云间还居住有三个少年郎……

    而慈郎呢?

    听得错江声话语,当时就暗道一声不好。

    “哎,错江声,不可啊!”他急忙劝阻,却因为之前的疏忽,哪里拦得住!

    嗯嗯嗯,这也很正常,剧中的老年人相比少年郎,往往因为年纪太小、历练不足等多方面原因,而显得锋芒毕露、一身傲骨、容易冲动:没办法,年轻人嘛,都这样……

    其中脾性不好的,说是二愣子也不为过、根本就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也不懂得遇事三思而后行!

    错江声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平时表现得再老成恬淡、再修身养性,也改不了那冲动的毛病……

    ……额,为啥这一段,非m总是有一种自己正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的错觉……

    反正,道真三辉战斗力本就有限。记得原剧情中,三人合力,还用了一个听名字就很是高大上的阵法占了天时地利人和,结果却连一个实力介于**oss和小boss之间的过渡boss都打不过……

    而这时候,从言辞中就看得出错江声还轻敌了……

    错江声本来就比不上**oss闍皇西蒙的三分之一,如今又犯了轻敌的致命错误!

    结局显然只有一个!

    慈郎语音未落,只见红影掠过,错江声人头落地,无头尸身倒下。

    猝不及防下,道真三辉之一,客舟凭翳·错江声,卒。

    “啊啊啊,杀人啦杀人啦!”秦假仙三兄弟抱在一起乱叫起来。

    “哈哈,照世明灯,以为逃到这穷山僻壤,就能够保住一条小命么?”今日西蒙流年不利,一夜辛劳尽做了无用功。直到此刻才干净利落屠杀了一条人命,登时让闍皇西蒙觉得心中烦闷尽去、前途一片光明。所以,难得的,他竟然对照世明灯慈郎,抛出了招揽的橄榄枝:“错,你已经中了我的血燄剑气,正在逐步转变为嗜血者!所以,你一举一动都在我掌握之中,逃不出我的手心,再怎么逃窜都只是连累无辜,不如加入黑暗的世界,向邪之子效忠:我赐你与我平起平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

    慈郎没有来得及说话,一声悲呼打断了交谈。

    “啊,师兄啊!”这是后院之人从前院的嘈杂中发现了不对,急忙来到前院,却只能看到错江声身首异处,只能迸出一声悲呼。慈郎仔细一看,却是道真三辉的另外一人,放世虹霓·斋玉髓。

    喂喂喂,是不是哪里弄错了!

    明明你看起来比较年轻来着,按惯例不是应该看起来更年轻的你做师兄么?

    算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斋玉髓,道真三辉之一,是一个蓝发黑衣的奇男子。

    江湖传言,他拥有一张看起来尖酸刻薄的面容,和一颗崇尚光明的大心脏,虽然接人待物表现的傲然冷情生人勿近,其实任何人给他的任何托付都会尽心尽力的去完成……

    当然了,无可避免的,此人也是一个战五渣。

    偏偏,作为一个战五渣,他没有渣伤的觉悟。从错江声身上移开视线,斋玉髓拔剑出鞘,视线落在闍皇西蒙的身上:“杀人凶手,偿命来!”

    西蒙见斋玉髓持剑往自己刺杀过来,不禁冷冷一笑,既要故计重施:“哼,王者的协商,怎么能被凡夫俗子打断。”语毕,邪之刀出手,眼看斋玉髓就要命丧黄泉!

    只是,已经连累了错江声毙命的照世明灯慈郎,不容他人再为自己牺牲。慈郎见西蒙毫不犹豫的对斋玉髓划下杀招,不由得长叹一声,手中日月明灯大放光明,一招白阳昊天对准邪之刀轰击而去。

    慈郎这一招,虽然是暂时救下了人。奈何斋玉髓修为终是有限,便是慈郎插入两者之间,不断的围魏救赵围点打援,也难以改变其颓势。三五招过后,斋玉髓理所当然陷入绝境了!

    眼看慈郎无力回天、道真三辉要再折一人、就听“哼!”的一声,从半空传来。

    秦假仙三人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就看到水上云间院子后面的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

    那山名永旭之巅。

    话说,说到天气,阴晴雨雪都因为降水,而降水依赖云层。

    永旭之巅高耸入云,峰顶还在云海之上,每天都可以看到日出、看到云海曙光沸腾的异象,因此称作永旭之巅,也就是”永远能够看到日出的山峰”的意思。

    这一声冷哼,便是从永旭之巅的巅峰、从云海深处传来。

    声音中,饱含愤怒、斥责之意与光明,旨在喝止闍皇西蒙手中的杀戮。

    出声示警者,正是名剑无名·倦收天,名剑金锋的持有者,道门道真一脉的顶峰。

    据传说,名剑无名傲而不骄,无心红尘盛名,亦不沾染俗世。昔年,他曾因为犯下一桩大错而沉沦于悔恨与过去,却在最后关头从曙光中找到了救赎与解脱。从此,名剑无名对曙光景致情有独钟,因此常居永旭之巅,看遍各种气候所出现的日出奇景奇景……

    现在本就是日出时分,正是名剑无名在永旭之巅陶醉于云海曙光的时候。

    照世明灯逃命,西蒙追杀,名剑无名尽纳眼中。只是紧接着的进入水上云间、错江声身亡这系列突发事件,发生的太过突然,突然到名剑无名还没有来得及行动、便已经尘埃落定!

    所以名剑无名才没有采取行动。

    嗯,虽然有人必须要为错江声的身亡给出说法,但什么也不及看日出、欣赏曙光来得重要。所以此事,名剑无名决定按照惯例处理此事:等看完日出和曙光后,再去让行凶者付出代价……

    可是随后,连斋玉髓都要死了,名剑无名也不得不破例,立刻采取行动,名剑金锋出鞘。

    名剑金锋出鞘,天象发生改变,本已经大亮的天际,再度陷入黎明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唯一可见的,就是从天空、从山巅直射下来的一道剑光,昏黄的剑光!

    “哎呀,我的眼睛,什么都看不到了!”秦假仙大叫起来:“还说这不是灯下黑!”

    嗯,炙热如火,温暖如阳,这天地间的一缕耀目的金黄,让闍皇西蒙心中的屈辱再次浮上水面,生不出一丝要与之相抗衡的心思,只能尽力的闪躲!

    却躲闪不开,无疑这招中的境界,有着与空间和时间、甚至更可怕的东西和意境存在。

    因名剑金锋而出现的一瞬间黑暗,很快就消失。

    这很正常,名剑金锋在出鞘瞬间形成灯下黑的原因,并不在名剑金锋在上。

    而是因为名剑金锋的剑鞘中,藏了另外一柄剑,一把来自妖族的极阳之剑,名为极光剑一。

    名剑金锋,本身没有任何异能。也只是在收入鞘中时,沾染了一些极光剑一的气息。这才能够在出鞘的一瞬间,形成类似灯下黑的天象变化。等名剑金锋从极光剑一上面沾染的一气息消耗完毕完,名剑金锋造成的灯下黑天象,自然便会消失……

    不过,等灯下黑的状态消失,露出来的西蒙,状态就不怎么好了。

    这还是西蒙的不死之身,第一次面对真正的考验!

    就见西蒙,浑身残破,衣衫碎裂、鲜血淋漓!

    而最为可怕的,还是太阳光的照射,让西蒙全身上下出现脓化、起烟。

    见势不妙的西蒙,不再管什么照世明灯和秦假仙,也不再管名剑金锋。他转身就走。

    西蒙这才知道,原来宁闇血辩的解码,并不是能够让吸血鬼完全免疫太阳光,而是将太阳光的危害降低到可以凭借自身恢复力可以自我恢复的地位。而名剑金锋上,从极光剑一上面沾染的一丝气息,就让西蒙重新回忆起来了太阳的可怕,让嗜血的王者原形毕露!唯一令西蒙欣慰的,便是他发现,名剑金锋上携带的力量,也与太阳有关,算是另一种类型的三光。

    这虚弱感一闪即逝。名剑金锋出鞘,带来的灯下黑异象,很快过去。当源自极光剑一的气息被消耗完,天地恢复清明,阳光对西蒙的压制也随之消失。

    没有灯下黑什么进行干扰,嗜血者的不死之身开始恢复,闍皇西蒙很快恢复了状态。

    患得患失啊,既然有这样的一件兵器,能抵消宁闇血辩解码过的嗜血者对太阳光的抗性、还能走到哪里就把阳光撒到哪里、偏偏这件兵器还被首要的敌人掌握,那未来嗜血者又如何扩张势力争霸天下?

    想想想,闍皇西蒙终于想起了一件东西,传说中助嗜血者得到天下的最重要之物。

    是的,一想到这件装备,现在困扰西蒙的一切问题豁然而解!

    预言果然不是没有道理,西蒙决定暂时放弃嗜血者正在进行的一切任务,先保证这东西的入手!

    那就是,能够以其异能”掩尽三光”的神兵,邪兵卫!

    非邪兵卫,不足以对抗名剑金锋的奇异光能,这就是西蒙现在的想法。

    或许详细的经过有所不同,末世录剧情就这样恢复到了原版剧情的进行步骤了,不是么?--320216947-->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