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33 火宅佛狱王公侯

时间:2018-10-12作者:非M勿扰

    “天无以清,将恐裂;地无以宁,将恐废;”

    “神无以灵,将恐歇;谷无以盈,将恐竭;”

    “万物无以生,将恐灭;”

    “以废为始,则废天地、灭生灵、神裂、宁清歇;”

    “天地俱废,生灵尽灭,神思催裂,宁清歇止,此是万物倾毁,大凶之境;”

    “然而以生为起,为生天地,清神灵,废裂灭,宁歇;”

    “天地得生,神灵空明,废裂已灭,宁止歇息,便是安详世界;”

    “武经十一卷,从何起,至何止,变化万千,无穷无尽,皆在一念;”

    “得之是天下太平,或者兵戈征伐,一任在心;”

    这就是兵甲武经的生之卷的总纲,同时也是那十一卷兵甲武经真正的总纲。

    以生之卷为核心,随心所欲排列其余十卷兵甲武经的顺序和意境,能够演化出无穷无尽的武道,从此天下武道尽纳胸中,颇有些”一法通则万法通”、与元天神剑相似的感觉。

    久远前,杀戮碎岛的雅狄王集合道门登仙道绝学和本身绝学,创下一门盖世武学,名为兵甲武经。

    不想雅狄王最后却为奸计所害,被囚于上天界禁流之狱。所以心生怨怼、恨天怨地,故意写下十卷兵甲武经(天、地、灭、灵、神、裂、歇、宁、清、废),将之四散流传。

    这其中,废之卷为武经总诀,威力也远超其他九卷。此外,其余九卷武经的传人,对上废之卷使用者时,内息就会紊乱失控,只能俯首称臣。且另九卷武经过于极端,长久修炼总是会形成暗伤,导致经脉尽废的危险:暗伤积累到一定程度后,若无人逆行废之卷真气定期为之压制,迟早走火入魔而亡!

    这样,就可以实现即鹿生前对雅狄王所描述的,“破坏四魌界中各势力间彼此的平衡状态,扶植出一家独大的局面、以一家压制其他,来结束这分不出胜负的长久战争,消弭仇恨,实现和平”的理念。

    雅狄王在写下十卷兵甲武经后,破囚而出。

    一声巨响下,十卷武经各奔东西。最重要的废之卷飞入杀戮碎岛,被雅狄王之女戟武王获得。

    ……嗯嗯嗯,便宜别人不如便宜自己,一家独大的还是自己人为妙……

    做完这件事后,雅狄王因为心痛即鹿之死,进行了自我流放,化作浮尸,在无间之中漂浮游荡。

    但雅狄王宅心仁厚,在无间之中漂浮了几百年后,通过不断的静思反省,终于是脱离了因爱妻之死而陷入的执迷,开始忏悔了自己的行为,担心自己为爱妻复仇的行为会连累太多无辜。

    所以雅狄王又编写了兵甲武经第十一卷,生之卷。

    生之卷,名为一卷,其实只记载了一招,名为生死动灭。其第一式,可医治所有因修炼兵甲武经而对自身造成的伤害;第二式,能破解所有记录在兵甲武经上的武学神通,使之无效;其第三式,能将前十卷兵甲武经全部的融会贯通,以前十卷兵甲武经衍化出天下所有武道!

    可以说,这第十一卷兵甲武经,才是当年雅狄王纵横四魌界的最大倚仗、才是其真传。

    来自未来的素还真,抛给萧洪的兵甲武经第十一卷,萧洪在接过的瞬间,就抛入了天书世界。

    一个泡影化身随之出现,接住卷轴就开始参详。

    而萧洪紫府之中武道元婴,已经开始初步的尝试运转此武学。

    隐没在武道元婴的武道金丹中的鸿蒙两仪灭道显化的那方磨盘中,以生之卷武学转化的特殊长生不死之气,开始取代单纯的长生不死之力。但新生的力量显然是不足矣抗衡鸿蒙两仪灭道,两面大磨相对转动间,其一方依旧是在被不断的磨损然后新生。也只是,磨损的速度,较之从前,要缓慢上一丝。

    不再是需要金蝉子副体全力运作,才能够维持鸿蒙两仪相灭之道道果的完满。

    武道元婴吐出一口浊气,然后封闭。

    另一边,萧洪也微微张开嘴唇,让武道元婴排泄的浊气,从口中吐出。

    果然没有那样的好事!

    神农琉璃功和奇花八部八品神通的生生不息之道,无法与鸿蒙两仪相灭之道抗衡。兵甲武经的生之卷,应对的虽然也是绝处逢生的相生之道,同样也是境界略低,一样的无法与鸿蒙两仪相灭之道抗衡。

    鸿蒙两仪生灭大道完满的期待,果然还是应该寄托于凤凰山的七重天火鳞。

    当然,也并非就是全无收获。

    哪怕萧洪手中,并没有兵甲武经其他十卷,因此无法将生之卷第三式的妙用推送到极限。

    哪怕生之卷的第二式,也因为针对性太过明显,出了这个剧情世界就用处不大。

    生之卷第一式的效果,确实的相当不错。

    生之卷的第一式,不止能够用来治疗兵甲武经前九卷造成的暗伤。这是一门以长生不死之气作为源头、进行渡气疗伤的顶级法门,效果无疑在其他同类武学的通常水准之上。

    这填补了萧洪现在最为缺失的一个关键。

    萧某某,因为金蝉子副体,身怀道门草还丹一脉的长生不死之力。

    借助神农琉璃功和八部花品两门奇功大乘境界后的“百草发百花、百花结百实、百实生百草”循环,萧洪甚至将这长生不死之力,强化到史无前例的生生不息的境界。

    但是,在对长生不死之力的利用方面,盲人摸象般的萧某某,也只是简单粗暴的将之从金蝉子副体身上灌注入自己的武道元婴、灌注入自己的鸿蒙肉身、或是灌注入需要这份力量的其他目标体内……

    这样的手法,对长生不死之气的利用效率,低的令人发指,完全是对自身根基的挥霍。

    如今,兵甲武经入手,上面记载的武学,为萧某某指明了开发长生不死之力的道路。

    萧洪,也终于找寻到了一门适合其金蝉子副体修习的绝学。

    当年,雅狄王就是以王树精气为根基,催动兵甲武经上的绝学,从此纵横四魌界鲜有敌手。

    金蝉子副体提供的力量,为道门草还丹一脉的长生不死之力。这和太空树的王树精气一般,都是长生不死之力,出自天地灵根。金蝉子的长生不死异力,与雅狄王的盖世绝学兵甲武经之间,即便没有王树精气那样一加一大于二的兼容性,效果也不会差很多。

    兵甲武经生之卷,配合从素还真身上得来的神农琉璃功,还有在奇花八部得到的八品神通:这三者相辅相成下如今的萧洪俨然已经是这一方天地间有数的神医。

    而兵甲武经的其他卷,无疑是可以解决金蝉子副体的毫无攻击力现状。

    不过那玩意因为雅狄王的一时想不开,而到处乱飞,散步面太广,专门去搜集根本就得不偿失。

    萧洪参照生之卷的描述,仔细回忆了另外十卷兵甲武经的属性和所在。然后,他将其中钻研空间之道的裂之卷,和钻研时间之道的宁之卷,列为必须获取的目标。

    嗯,还有属于灭道、十卷兵甲武经中单论破坏力最强、地位其实和生之卷相当的灭之卷,那个属于可以用来借鉴参考,完善自身对鸿蒙两仪灭道的理解。不过也就是借鉴其对毁灭之力的使用手法完善自己的武学招式,而不会去学习灭之卷的心法萧某某,可是连生之卷的心法,都浅尝辄止后以北冥玄功废去了的。

    不然,掌握灭道的萧某某,武道元婴中也不会吐出一口浊气。

    至于其他七卷,落到眼前的自然没道理放过,得不到的也不会去强求。

    再一思索,萧洪发现,裂之卷就在眼前、就在火宅佛狱。而宁之卷和灭之卷,恰好又都在死国。

    呵呵,这可真是太巧合了,巧合的简直令人不敢相信啊!

    这究竟是机缘,还是某些存在另一种形式上的补偿?萧洪突然觉得,自己这趟死国之行,被蒙上了一层阴影。他有这样的预感,和浮光海市一样,他又要无功而返。

    然后,关于为什么会无功而返,偏偏又想不出个所以然!

    烦躁啊!诸事不顺的烦躁,在萧洪的心里咆哮。

    眼角的余光,一路监视着拂樱斋主缩在水袖中的手隐秘的做完某个小动作、给某个地方发完某个信号。萧洪面上的表情,却丝毫未有变动,依旧是春风得意。

    其心里的杀意,已经被那一份烦躁,燃煮得沸腾起来!

    “啊,看来是偏离的方向,那我们下一步如何是好?”拂樱斋主紧张的瞄了萧某某一眼,发现对方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小动作,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松了一口气。

    萧洪却连看都不看他,只是看着素还真消失而去的方向回答说:“哦,此事无妨:我们可以先去四魌界,然后从你们当初发射天外飞石的地方,再往苦境而去。”

    萧洪的神色未见有异,拂樱斋主却不由得心里发寒。

    他忍不住的和萧洪对视一因为心虚和骇然而很快闪开。然后就只能在心里暗自祈祷,希望自己这次的行为,没有做错……

    拂樱斋主以引航的信物,重新为萧洪指明了四魌界的方位,果不其然是素还真消失的方向。

    萧洪也不言语,鸿蒙巨龙再现,应龙展翼,扑腾而去,声势浩荡,搅动一路混沌。

    等到一株参天大树眼前,萧洪也懒得麻烦。罩住三人周身的鸿蒙气罩一个猛烈的颤抖,法相天地形成的应龙化身随之一声咆哮,往着巨树根部、罩住四魌界世界壁障横冲直撞而去!

    轰隆一声,再现玄黄破裂之相。然后附近的壁障开始流动,把空缺填满。

    应龙法相消失不见,一片地火熔岩的地狱之中,萧洪、富江、和拂樱斋主三人露出身形,出现在地面。不过站稳脚跟后,拂樱斋主猛然往后一个大步的倒退,在一片紫黑色的樱花落地异象中,已然是移去了曾经拂樱斋主的一身行头,换上了一身墨绿色的披挂行头。

    火宅佛狱战无不胜的大元帅,凯旋侯,重新出现在火宅佛狱这一片大地上了!

    而这时候的萧洪,则挽着富江的手,一个挪移,闪避开了横空轰杀而至的一道掌劲。

    但萧洪,只是异常平静的问:“是何方鼠辈,敢在此偷袭伤人?”

    便又有两道身影,从空中落下,人未落定声先闻。

    “吾,咒世主!”直面萧洪之人,是一个目露阴狠之色的大光头。黑色的战衣下,露出他如枯枝般腐朽的躯骸,连手中所持有的,也是一对腐朽的骨质利刃:“吾代表火宅佛狱!”

    来者,无疑正是当下火宅佛狱的王,咒世主。

    另一人却是女子,凤冠霞帔,不怒而威,正是太息公。只见她身着暗紫色长袍,落地后虽然不发一言,杀意确有如秋风扫落叶般,往中间的萧洪和富江两人席卷而来!

    眨眼之间,咒世主,太息公,还有凯旋侯,三人三个方向,配合预先设伏的阵法,已经将萧洪和富江团团围住。

    “哼,不知死活!”一股怒气,在萧洪的心里浮现,哪怕萧洪的肉身,其实是正在沉睡之中。

    这,很不正常。

    好在那一丝愤怒,并未有影响到萧洪的判断。

    关于四魌界的战斗力,该怎么说呢?

    反正,在邪天御武被杀苦境、雅狄王自我流放外域、御天龙皇为救龙后自损功力病故、弭界主修为退化销声匿迹后,剩下的一群人就算不是战五渣,也比战五渣强不了多少。

    霹雳布袋戏,对角色的定位,大概是分为终极boss、一线**oss、二线小boss和三线战将、杂兵以及炮灰。当然了,具体的说法可能不同,但大概就是这样的分级。

    说到终极boss,自然是弃天帝、死神、波旬、天策真龙等等。而**oss,也就是雅狄王和邪天御武那样的等级。再往下,四魌界目前台面上的几个王,差不多都是小boss。然后像凯旋侯、太息公之流,都是战将以上、boss以下的过渡存在……

    至于他们的战斗力嘛……

    还是给个更加直观的描述吧!

    嗯,原剧情中,弃天帝为了其净化天下的大计,在降临苦境后,肆虐天下。后来虽然破坏了弃天帝用来降临的圣魔元胎,把弃天帝的意志送回六天之界。但苦境正道,因此损失惨重。

    苦境中原,正道最顶尖的六名高手,是有中原三台柱之称的素还真、一页书、和叶小钗,以及有三教顶峰之称的剑子仙迹、疏楼龙宿和佛剑分说。但是,在那一战中,素还真为破坏圣魔元胎而牺牲,一页书为破除弃天帝护身罡气废去根基,叶小钗入魔不久后兵解重生。最后,为了修补弃天帝破坏的四大神柱,剑子仙迹、疏楼龙宿和佛剑分说又自毁千年功力……

    总而言之,中原六大高手统统洗白,洗点重修了。

    之后没过上十年,四魌界开始入侵苦境。

    那时候的中原六大高手,身上连百年功力都没有。而本来六人中修为最低的素还真,反而因为死亡次数最多、对于洗点重修这种事很有经验、一跃成为六人中的最强者!

    而四魌界最强的几个存在,根据剧情描述,目测在四魌界无病无灾存活了一千六百年以上的咒世主等人,他们表现出来实力,也就是打平素还真,再险胜其他人,到最后连入魔的一页书都打不过了……

    这一把年纪,都tm活到狗身上去了?

    或者也是因为四魌界的格局毕竟太小,特别是杀戮碎岛的树精灵们出现后分润王树精气、导致四魌界地气不足、不足以供应所有人、让四魌界中人的无法攀登修为到更高的境界!

    ……要不然御天龙皇也不会因为中气不足病死,弭界主也不会修为倒退最后销声匿迹……

    ……雅狄王估计也是发现了这点,才会为了给四魌界减压、而进行自我放逐的……

    反正眼前就这是一群战五渣,萧某某当然对此怡然不惧。

    不过到最后,萧某某却没有动手。

    萧某某对四魌界,还有着另外的图谋,最好还是不要闹出太大的动作,引起不必要的关注。

    另外,萧某某还隐隐约约感应到,一股熟悉的气息,就在附近,关注着眼前的战场。

    是素还真……

    不知道为什么,明知道这个素还真很快就会被时间接引,回到五十年后的另一个未来时间线,萧洪也不愿意在这个素还真面前,萧洪不愿意用最为简单粗暴的方法,去解决眼前的问题!

    因为他不由得回想到了,素还真此次回到过去的目的。

    素还真真的不认识自己、认不出策梦侯这一身行头么?那么为何要把生之卷交给自己?

    那份干脆,说是干脆,不如说是逃避更多一点!

    那么时间城主让素还真回到五十年前挽救过去,要挽救的又是什么过去?

    时间城主又为何要说出“过去是无法挽回的、但是你可以挽回自己的心”这样的话语?

    而关于四魌界,素还真最后悔的、想要挽回的事情,又该是什么?

    原剧情中,素还真回到五十年前,在火宅佛狱的沿路追杀中不避刀兵加身,一路洒血的走出一条血路,将生之卷交到杀戮碎岛的时候,心中所想的,究竟又是什么?

    那时候的素还真,真的避不开火宅佛狱的追杀么?

    与不到十年后的四魌界入侵苦境不同,那时候的素还真已经是重修五十年了!

    五十年重修过后,素还真的修为至少是恢复了九成九。

    无论是单刷四魌界,还是团灭整个火宅佛狱,怎么看素还真都是一人足矣!

    !!--8554d6su9h102012-->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