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29 凶残的和最强的

时间:2018-10-12作者:非M勿扰

    拂樱斋内一角凉亭,萧洪和拂樱斋斋主凯旋侯,终于是宾主落座。>

    小免气哼哼的拎来一壶滚水一套茶器,重重拍在亭心圆桌上,斜视某人哼了一声,气鼓鼓的走了。

    若是往常,拂樱斋主说不定就已经和小免就礼仪这个问题嬉闹吵打起来。然而今天,心血来潮的拂樱斋主,只是看着小免远去的身影,脸上阴晴不定不知道在思索啥。

    萧洪在旁边羽扇轻摇,看着拂樱斋主的脸色,知道自己以末世魔眼和八品神通对其命运的拨弄,已经收到了实效。被羽扇遮住一半的脸孔,因此露出一个微微的笑容,萧某某果断的见好就收了。

    坐在萧洪对面的,毕竟是凯旋侯。

    从道听途说的旧事,就可知道凯旋侯心智,是何等的坚韧。换个说法,说成是铁石心肠也不为过。

    此次萧洪对凯旋侯的暗算能够成功,更多的原因,还是因为凯旋侯最近在苦境过了一段忙里偷闲的日子,而精神陷入松懈……屋漏偏逢连夜雨,又恰恰遭逢了本来应该是被其利用的敌人的好基友的背叛、竟然还是自己内定的老婆主动勾搭上去的……偏偏,凯旋侯他竟然发现,对那个令他又爱又恨、同时被他利用了好久的好友,竟然是满怀愧疚的打心底的真心……

    以上剧情,整个一于妈体的狗血八点档剧情,大家都爱看。

    在原本的剧情中,凯旋侯不就是没多久,就彻底被这崩坏的人际关系弄坏掉?

    黑化的凯旋侯,不是毫不犹豫对基友操起了屠刀……

    貌似锲子、也就是枫柚主人,还有个脑残粉。那是个文艺女青年,同时还是四魌界四大领主之一戟武王的妹妹,名唤孃命女。锲子乘坐天外飞石来到苦境后,尾随而至的可不止凯旋侯,还有孃命女。只是孃命女流年不利,来到苦境后出了点小意外,因违背誓言遭遇石封,化为石像。化为石像的孃命女,又把一个名为南风不竞的非主流小青年迷得神魂颠倒,而南风不竞的身后……

    当凯旋侯对锲子操起屠刀的时候,孃命女恰好脱困而出。

    我们的文艺女青年,带着一群饮食男女,恰好就加入了这个激情满满的大家庭。

    那洋洋洒洒的十数个人头中,甚至有母猩猩和公狗狗之类掺和的重口味人兽cp。

    所谓的cp,是影视作品相关的常见词,也就是g的缩写,泛指有恋爱关系的配对。问题就出现在这里,cp是恋爱而非情侣。而恋爱关系与情侣关系的错位,造成了纠纷。

    结果嘛,自然是一个甲爱上了乙,偏偏乙爱上了丙,偏偏丙爱上了丁,偏偏丁爱上了戊,偏偏戊爱上了己,偏偏己爱上了庚,偏偏庚爱上了辛、猩猩爱上了狗却遭遇爱狗人士之类的多角恋怪圈……

    这故事的结局嘛,自然是大家一起来找茬,拼着命的想要捅死情敌,最后仅有生还者一个半……

    生还的一个,正是哭着鼻子跑掉了的,眼前的小兔妖侍女,小免……

    另外半个,是已经被玩坏、就剩一口气的凯旋侯:凯旋侯被魔咩咩调教一番后,人间蒸发……

    简而言之,对这一群人之间的关系,非m俺看在眼里,也只能撇撇嘴说一句,贵圈真乱。

    贵圈真乱啊贵圈真乱……

    ……之后再悄悄补上一句:干的漂亮,不愧是ff团的编剧……

    嗯嗯嗯,贵圈真乱之类的后继剧情暂且不提。

    总而言之呢,若是没有这个心灵上的破绽,凯旋侯的心智相当坚韧。

    过于撩拨,可能会让对方发现不对,进而挣脱算计,反而不美。

    所以萧洪见好就收,果断的收起魔眼神通,停下了对其宿命因果的干涉。他只是静静的坐在对面,很有兴趣的揣摩,冷眼旁观化身为拂樱斋主的凯旋侯其眼下的状态。

    两人无疑都没有泡茶置器的打算,场面就这样彼此陷入了沉默。

    良久,茶水已凉,拂樱斋主的异样心情也发酵到合适的程度。萧洪瞅着火候差不多了,终于是干咳一声,开口打断了这份沉默:“朋友啊,……”

    拂樱斋主,应声从走神中惊醒。看着眼前这个造型酷似枫柚主人,和枫柚主人并列,还知道自己底细、不明敌我的不速之客,他没好气的出声反讽:“哈,我的朋友果然很多!”

    萧洪摇摇头,淡淡的摆手否认:“朋友这种东西,并不需要太多,有两个就够:一个得有钱,很有钱,还肯借给你钱,很多钱;而当他问你要债时,你的另一个朋友肯把他给打死……”

    拂樱斋主听完,愣了一愣,就问:“这样么?却不知你是借我钱的那个、还是打死人的那个?”

    萧洪摇摇头:“虽有并列之说,本侯却从未承认此说,自然也不是枫柚主人的朋友。”

    就这样,两人都是顾左右而言它,却又对彼此所说之事,心里有数。拂樱斋主,也更加确认眼前之人知道自己底细,还别有用心潜伏自己身边好多年……

    若是这心事落在萧洪眼里,也只会大声反驳。错觉,这是错觉,有很多人在关注我那可是朋友圈或者微信圈里面的人生十大错觉之首啊!

    但错觉却在继续。

    “唉,原来在策梦侯心里,本斋主是那个借钱的角色:没想到啊没想到,这好好的斋主,怎么就变成债主了呢?!”拂樱斋主嘴上如此说,心底的杀机亦愈发的蓬勃……

    对这份压抑不住的提防肃杀之意,萧某某洞若观火:“诶,莫要担心。正因为本侯不是枫柚主人的盟友,所以你完全不用担心我会突然出手打死你。”只见萧洪点头晃脑,如烧火童子耍蒲扇一般的快速摇动羽扇,嘻皮笑脸的说:“就算你做出什么事情,让我不快,策梦侯也保证不打死你!”

    ……嗯嗯嗯,保证不打死你的,是策梦侯,可不是傲来国的太上元皇始帝洪武……

    ……真有那个时候,顶多先挂策梦侯的皮、给你打个半死再说……

    萧洪话音刚落,拂樱斋主就发现了不对。他迅速把心态平静下来,冷哼一声:“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其脸色,却愈发的难看。

    他开始怀疑他先前的心神动摇,是眼前之人,以似是而非之言、配合迷阵神通进行的刻意挑拨。

    凯旋侯在苦境潜伏,已有六十余年,足足一个甲子的时间。

    这一个甲子的时间,凯旋侯化名拂樱斋主,以拂樱斋主人的身份,搜罗馆藏了与苦境中原有关的海量野史轶闻。在这其中,西武林奇花八部的神通迷阵,在海量藏书中,也只见到只鳞片爪的描述:那份祸乱心智的能力,被描述为令苦境正道三教之一的天佛原乡也要慎重对待的可怕!

    见拂樱斋主对自己的怀疑神色,萧洪并不在意。因为拂樱斋主永远都不会知道,奇花八部祸乱心智的神通秘术,因为一些说不出的原因,在他萧某某这里,强度不知道强化到了多少倍!

    就算是知道了又如何?一些东西,已经是如同附骨之蛆般,在裂缝中生根发芽。

    而在刚刚,萧某某早早的收起魔眼神通,更是令这些附骨之蛆潜伏下去,难以察觉。

    凯旋侯再怎么防备,这些东西要在合适的时间爆发开来,终归是难以避免。

    所以,对拂樱斋主脸上的提防之色,萧洪毫不在意。他只是,从之前的嘻皮笑脸,变回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怎么?你的魂,终于收回来啦?”看到拂樱斋主默默不语,又呵呵一笑:“斋主你与我相交,却左顾右盼,答非所问,神在天外,此非礼也!”

    此言一出,便是拂樱斋主,也不由得老脸一红。

    不安的挪了挪身子,他从亭心小桌上提起水壶,想要奉茶一杯,缓解下尴尬,却发现壶水早凉。

    水壶提在手中,茶壶端在手中,泡也不是,放也不是,于是越发的尴尬了。

    萧洪摇摇头,对着拂樱斋主手中水壶,屈指一弹。

    一道诡秘的火属性元气应声而出,妖艳的酡红中泛着些许黄色浪泽,射中目标。拂樱斋主,只觉得手中水壶一烫,茶水已然再度滚沸!

    拂樱斋主很想要问,你确定这不是要反客为主?像这种小事,俺根本就不需要你帮手!俺只是觉得,既然水冷这回事没有不动声色的掩盖下去,那么当面烧水也显得很尴尬来着……

    可是在这么想的瞬间,拂樱斋主他又惊觉不对。

    他终于想起来,在发现壶水冷却后,他是为何没有将壶水加热。

    或者说,为何在拎起水壶、下意识就要不动声色加热壶水的同时,又将那份下意识的动作阻止。

    因为他要做到这件事,就必须动用自身隐藏已久的,来自火宅佛狱的特殊火属性元功。这,与他一直展现人前的武学根基不同,落入外人眼中,就可能会成为令其身份暴露的铁证。

    可是,这眨眼之前的一个小动作,为何在自己心中还要回忆才能想起、似乎是发生在久远之前?

    看着萧某某那似乎是别有意义假笑着的脸,拂樱斋主浑身上下一个激灵,三尸神暴跳,也顾不得掩盖功体真相,暗红色火焰从周身窍穴喷涌而出,很快就发现了自身神源之上那斑斑点点的异状!

    然后邪火掠过,将这些异物一扫而空,拂樱斋主登时觉得浑身上下一阵清爽,说不出的痛快,宛若拨开云雾见晴天一般,尘霾尽去!

    “哼,策梦侯,好一个策梦侯!”治疗自身神源隐疾后,拂樱斋主怒火燃烧,喝问萧洪道:“我待你如友,你却施手暗算于我,若是……”

    见状萧洪呵呵一笑。

    以为这样就没事了么?凯旋侯,这下你才算彻底的入我彀中啦!

    能强制过载硬件导致超频造成硬件物理损毁的电脑病毒,号称最凶残,却远远称不上是最强。最强的电脑病毒,可是格式化硬盘后把自己写入引导区再给自己加个写保护的类型啊!

    毕竟,奇花八部的凶名在那里。

    萧洪可不相信,等自己走后,拂樱斋主会不仔细审视自身状况。若是对陌生人连那样的警惕之心都不具备,火宅佛狱的凯旋侯,也不配称之为凯旋侯、称之为常胜不败。

    等萧洪走后,拂樱斋主全神贯注的审视自身状况,萧洪施下的暗手,九成九得暴露。

    所以萧洪为壶水加热那道气劲中,迸发出来了一些惑人心智的心理暗示。

    这些心理暗示,就像电脑病毒中的凶残之物。它们以八品神通为源,不过是为了掩饰一些东西,掩饰之前萧洪双管齐下以魔眼神通配合八品神通在拂樱斋主神源中种下的种子。

    顺便的,也可以让拂樱斋主在自疗的同时,自己对自己进行格式化,把病毒送入硬盘的引导区。

    以这样野蛮粗暴的当面暴露暗手,让拂樱斋主强行检视神源。在大敌当前的威胁下,其必然无法投入全部的心神。那为了确保效果,也只能以粗暴简单类似格式化的方式,修复神源。

    粗暴的自疗方式,不过是让种子陷入更深的泥土中,再也无法被发现!

    不过以上这事,可不能直接说出来。

    “诶,莫恼莫恼!”所以萧洪羽扇轻摇,哄骗着说道:“我来拂樱斋,可是有正事的。本侯如此施为,图的不过是个验证,同时也是为了一个保证……”

    “何谓验证?何谓保证?”拂樱斋主目露疑惑之色。

    萧洪接着解说:“验证你之能为,也保证你能答应我之要求。”

    拂樱斋主大怒,脸上怒意更甚。

    萧洪事不关己,继续说:“别生气,还是收起你的元功和火气。若不是我以神通迷阵罩住这一角凉亭,阻断他人的探查,只怕斋主你这火宅佛狱凯旋侯的身份,就要暴露无余了!”

    拂樱斋主注视萧洪数息时间,这才长舒一口气,调整好心态,周身上下敛去火宅佛狱气息,再度伪装成那个耳熟能详的拂樱斋主,冷静下来,问萧洪:“不知策梦侯,是如何得知我的真实身份?”

    萧洪回答:“这就与本侯找你凯旋侯的正事,有很大关系了。”

    拂樱斋主,也终于是定下心来:“哦?既然这样,策梦侯的正事,凯旋侯洗耳恭听!”

    萧洪却不干了,又嬉皮笑脸起来:“你看你看,你这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你是凯旋侯,我是策梦侯,咱两谁跟谁、咱俩谁跟谁啊!一笔还写得出两侯字么?有必要那么身份么?”

    喂喂喂,听说这戏里面,但凡是做侯爷的,就没有一个好人来着,这有什么值得兴奋的!拂樱斋主只觉得眉尖抖动的厉害,好容易才强压下那一股怒气,瞪视着萧洪一字一句的说道:“说正事!”

    “哦,正事啊……”萧洪把手中的朱雀羽扇扑腾几下,才终于在拂樱斋主的怒视中言归正传:“凯旋侯应当记得,六十年前,四魌界的大文豪锲子,因为自己作死的关系,被迫流亡苦境。锲子前往苦境,乘坐的是其老友为其准备的天外飞石。然而,锲子却不知道,”说到这里,萧洪看了拂樱斋主一眼,发现他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变化,这才接着说:“然而,锲子却不知道,他的老友,为了达成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当时也藏身在天外飞石之中……”

    这时候,拂樱斋主接过话头:“你所言没错,那个锲子的老友,正是我凯旋侯!”

    萧洪又说:“锲子到了苦境,化名枫柚主人,旧病复发,继续的出书立说,专攻名人传记。而他那个老友,则在锲子不知道的情况下,化名拂樱斋主,以热心书迷的身份接近锲子,馆藏各类图书,还无偿帮锲子搜集写书要用的各种素材。但这些,却是个幌子。其真实的目的,不过是为了能够堂而皇之的搜集各种情报,诸如苦境各地的野史轶闻、天文地理、风物人情之类,为他日火宅佛狱的入侵和治理苦境,提供必须的基础情报……”

    说到这里,似乎是图穷匕见。

    拂樱斋主也不再掩饰其他的东西,对某人报以一脸的敌意:“所以,是锲子发现了不对,便让与其齐名的策梦侯,来试探昔日好友拂樱斋主的真实身份?”

    萧洪摇摇头:“枫柚主人并没有发现你的身份有什么不对。而且,就算发现了,只要还有书可以写,只要还有人可以给他喷,只要没人不让他写书,他就不会在意这些他眼中的俗事!”

    拂樱斋主摇摇头,苦笑着说道:“你倒是,很了解本侯的那位老友!”

    萧洪说:“所以我找你,不是为了枫柚主人或者说锲子,而是为了天外飞石……”

    “天外飞石?”拂樱斋主皱了皱眉头:“你这么一说,本侯倒是想起来了:千年前,天城的御天五龙为追缉邪天御武,也乘天外飞石降落苦境,从此音讯全无。难道说,策梦侯竟然与御天五龙有关,要以天外飞石助他们回返四魌界?难怪能一眼认出本侯的火宅佛狱功体,并看破本侯的身份。”

    萧洪却摇摇头,表示你想多了:“与天都罗侯一起斩杀邪天御武的御天五龙,我听说过。后来他们炸窝了。而天下封刀的主席刀无极,就是罪魁祸首,炽焰赤麟。不过我与他们不太熟。我找你,真的单纯为了你们这颗天外飞石,或者说,你们那颗天外飞石,前来苦境的路线!!!”

    嗯嗯嗯,轻轻松松卖了刀无极的身份,凯旋侯不可能不知道刀无极在御天五龙之中的叛逆身份。而以凯旋侯对火宅佛狱的忠诚,不可能不为了削弱竞争对手而拿五龙开刀……

    当凯旋侯遭遇炽焰赤麟,希望另外四只不要死的太难看,萧某某还等着趁乱黑几颗刀龙之眼呢……

    然后,看着拂樱斋主疑惑的目光,萧洪也只好说:“六十年前,你与锲子乘坐天外飞石往来苦境,半路上可是有撞到什么东西,然后听到一声惨叫?回到那个所在,才是我的真正目的啊!”

    拂樱斋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