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23 春秋一斩倾城恋

时间:2018-10-12作者:非M勿扰

    网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act春秋一斩倾城恋阇皇西蒙,见一套快剑不能击败对手,决意转换进攻方式,化快为强,以最强之招了结眼前敌人。

    其一身血元,顷刻间沸腾运转到极限。在天空中两轮红月奇特光芒的照射下,因为奇特天地元气的加持还要不住往极限之上的更巅峰突破!

    血元之势,顷刻间挥洒布满整个山巅。

    反观阇皇西蒙,也因为周身血元的膨胀,而显露出犬齿交错的狰狞面目。

    再看四周,紫金臂那牵引凝滞血气的特殊燥阳气场,已然被极限的血气,压缩到将近不存!

    只是,明明紫金臂的燥阳气场被压制,影响范围内的红寅却丝毫不见轻松,反而状态更差,连鸵鸟似蹲着都眼见着费力!原因无他,阇皇的气势,太过强大。

    阇皇皇者将气势攀升到自己能够承受的极限后,对着一屠勇开口说道:“好强的力量,不错!”说话间,新的强招已经在酝酿之中:“那么,再试此招如何!”

    只是,在说出此话的同时,怒目圆睁,一股不能置信之色浮上面容!

    一屠勇痞性发作,丝毫不顾及江湖规矩,趁着西蒙说话的空档,已经是欺身而上。

    嗯,高射炮是打不中蚊子的!庞大的气势形成海洋,将对手压制为沙砾,却也让沙砾得以藏身于大海,一不注意就会失去对其的感知。

    所以一屠勇的突然袭击,竟然凑效,打断了西蒙的节奏!

    不世的强招,嘎然而止,剩下的,只有一屠勇的呼声。

    “力量自然大了!”一屠勇大声说道:“毕竟,紫金臂,可是为屠龙而准备的啊……”

    话音未落,右拳已经高高抡起,然后砸下!

    强招失去先机,是不顾一切的释放出去赌运气,还是临时收招保留元气留待后招呢?

    绝大多数人也不会在这样的情况下选择赌。因为这样先机尽失的赌博,没有赢的可能,大多会输,最好的结果也就是挽回一城一地得失、之后便一直待在下风……

    赌徒心态往往会连老本也失去,王者西蒙不屑于赌,他选择了后者。

    因强行收招而带来的不适,让西蒙无力闪避一屠勇倾尽全力的扑击。好在深信自己不死之身的能为,阇皇饱提血元,决意再次硬抗一屠勇一招无名火……

    可惜以噬心魔火催运的无名火,威能已非肉血根纯阳火催动之时可以比拟!

    紫金臂那牵引凝滞血气、焚血煮脉的特殊燥阳气场,因为血石而成就。而血石,因为历代魔火教主将一身噬心魔火修为灌注其中而成就!

    噬心魔火,才是最适合催运紫金臂的火元!

    同样,为何以肉血根成就纯阳功体的霹雳战将们,修习魔火教噬心魔火,就如鱼得水一般、浑然不似魔火教众诸多顾忌?无他,柴薪够多,火势自然迅猛!

    纯阳火生机浓郁,能旺气补血、弥补因修习噬心魔火而带来的气血损耗。

    这旺气补血的火属性元气,对嗜血者来说可谓大补。噬心魔火,则决然相反!

    如此说来,西域魔火教,传承自异度魔界的噬心魔火,也是嗜血者的另外一种克制的天敌啊!

    一屠勇按照某些人战前给出的提示,先以肉血根功体的纯阳火驱动紫金臂,让西蒙麻痹于表象。之后陡然换做噬心魔火应敌,果然是一击凑效。

    邪火入身,瞬间侵略周身窍穴,眼见要蔓延开来,阇皇西蒙察觉周身血元的流逝,惊觉不妙:若让此火得逞,必定沿周身血脉而上,毁坏心脉,伤及嗜血者功体的生源根本!

    西蒙不愧为西蒙。“嗯哼!”只听阇城皇者惊呼一声,当机立断,把用来护体的一身血燄剑气尽数引爆,这才让邪火失去燃料,四射飘逝,没有让噬心魔火侵入功体,损及其根本……

    然后,其失去了护身罡气守护的肉身,就不得已,要直面一屠勇的铮铮铁拳。

    噗的一声,闷想如击败革,华丽丽的阇皇,难当一屠勇拳上巨力,当即被撞击的横飞出去,半空中打了几个旋的跌落在地。

    “可恶啊,一子落错,竟被压制到如此地步!”知道不是感慨和犹豫的时机,阇皇西蒙急忙催运血元,让嗜血者不死之身的能力发动,瞬间修复了全身上下将近粉碎的骨骼。

    之后,他一个鲤鱼打挺的站起身来,却还来不及说话,就被一屠勇的声音,吸引……

    不知何时,一屠勇,已经跃到了半空之中。

    两轮血月当空,一屠勇就在西蒙所面对的那轮血月之下,凌空跳跃。一股充满着绝对毁灭气息的玄妙气势,在精气神诸多方面,尽皆牢牢锁定了他的所在。

    这是什么气息,不妙啊!

    阇皇西蒙差点大呼出声,眼角余光往旁边一闪,心中有了定计。

    而一屠勇,却也在这一个转瞬之间,将一切状态,调理到最佳!

    “哈哈,要抗龙威,得有大力!”一屠勇如是说。

    必须得大力,大力出奇迹嘛……

    但仅仅是大力,不足以屠龙。哪怕是被银骠玄解裂解了龙鳞的巨龙,也是不行:毕竟龙皮也算是天下间有数的坚韧之物,虽然比不上龙鳞,却胜过大多数先天中人、甚至道境中人的罡气金身!

    所以……

    所以,“要屠妖龙,须持利刃!”嗯嗯嗯,宝刀屠龙,点击就送啊!

    一屠勇话锋一转,手腕一翻,一口青龙偃月刀,出现在手中……

    这口刀,曾经名为天罡刀锁。但经过多次改良重铸宝具化,已经形态大变。特别是在紫金臂被完成后,更是成为了最适合一屠勇、最适合一屠勇所学绝技的兵器……

    为了纪念一屠勇在风云世界得到“两大不存人世之招”之一的始末,新的天罡刀锁,被命名为怒避邪,与在风云世界中传说的武圣关羽之刀同名……

    再看一屠勇,已经是手起刀落,宛若武圣在世,怒避邪横空划过。

    输赢一心,生死一念,春秋一斩,倾城一恋!

    极速之刀,划过不存一物的虚空,却有不知名的存在被斩断。

    然后不见一丝厚度的湛蓝色镜面凭空出现,伴随这刀锋划过的轨迹蔓延。

    这镜面的真相,是压缩到极限的噬心魔火!就如同传说中的地狱业火一般,它要将接触到的一切、包括虚空在内都焚毁殆尽,只剩残骸放逐入未知的空间!以上,正是风云世界中,在“三大破碎虚空之招”和“两大不应存在人世之招”皆有入选的奇招,名为倾城之恋。

    一轮湛蓝色的弯月划过,被嗜血者做为圣山膜拜的王者之证,竟然也要战栗晃荡,首见崩坏之相。

    其实,倾城之恋也好,噬心魔火也罢,阇皇西蒙都有绝对的把握与之抗衡并将之击败。

    但两招合在一起,程度便超出了西蒙解决问题的范围。

    从之前的失策失了先机,到如今的不可力敌之招,西蒙审时度势,明白今日已经事不可为、多留无益。眼前种种,还是等重振旗鼓后,留待后效为妙。

    去意已决的西蒙,将心一横,一个矮身,捞起地上依旧浮夸中的红寅,甩手就往一屠勇掷去。

    然后,抽身急退。

    可是……

    被投掷出去的红寅,浑然不觉自己已经做了弃子。他还以为这是西蒙设计中,针对对手设下的、双管齐下的必杀之招。所以他脸上不断不见一丝慌乱,欢快异常的张牙舞爪。

    只见红寅把足尖在另一只足尖上一点,身体异常诡异的一个凌空折返,贴着倾城之恋划过的湛蓝色刀痕,手舞足蹈的往半空中因招式用老、而无法闪避的一屠勇,扑杀而去。

    然后……

    嗯,没有然后了!

    红寅只发现,一屠勇的身形,变得越来越远、也越来越巨大。

    这种诡异的感觉,怎么可能出现:难道说,其实是我在变小!:最后的念头划过脑海,红寅已经失去了一切!他消失的,太过干脆利落。其同西蒙一般强横的不死之身,竟然连发挥作用的机会都无。

    在在场所有人略显畏惧的眼神中,贴着刀光逆行的红寅,被不可抗拒的力量牵引,不住的往那湛蓝色的刀光靠近:还要在空间的倾轧中越变越小,最后溶解于刀光之中,仿佛就没有出现过一般!

    而西蒙,在把红寅投掷出去的瞬间,就看到了红寅的消失。

    湛蓝色的弯月,吞噬了红寅之后,依旧清澈炫丽、不见一丝杀意,继续蔓延。

    看着那湛蓝的炫丽光芒,西蒙明白,眼前当真是其面世以来,所面临的最大危机!

    念头一闪,刀芒已至,便是阇皇也不由得心下一凛,抽身急退。一只胡来的左手,却在那个瞬间失去了知觉。知道此时不能犹豫,西蒙右手一横,邪之刀当肩划过……

    瞬间退后到千米之外的西蒙,就看到自己的左手,犹如红寅一般,消失在那片湛蓝之中……

    轰隆一声巨响,刀光终于触地。王者之证的山巅,剧烈的震荡起来。

    瞬息后,刀气隐没在虚空。现场,竟然留下了一条深数丈,宽寸许的刀痕,从山颠横扫划过!

    一刀之威,乃至于此!

    要知道,圣山之所以是圣山,就是因为有奇特的地脉元气加持,地面坚固更胜铁石。非入道境界、一举一动皆可以调动天地元气的巨力,不足以破坏此类山峰。

    请推荐

    找,请在百度搜索书名更多更好无错全文字首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