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17 剑池剑山只手声

时间:2018-10-12作者:非M勿扰

    毁天灭地·剑廿三,一应红尘禁招·红尘轮回。

    因为始皇剑的关系,传说中的剑界感受到这两股堪称世间极致的剑意,巍然降临。

    始皇剑乘势而出,发挥其做为剑界门户的作用,神秘的剑界因此开启。

    天空云层,陡现深遽的漩涡。一股滂沱的吸引力,陡然发生。

    山顶之上本是对决的两人,身不由己的往那漩涡之中飞去。受到影响的傲笑红尘,心中本是一惊。但眼光转移,看到萧洪那安稳如泰山的表情,当下心内大定,一起的随波逐流。

    同时,月下突现一道粉红的身影,不知来历、不明跟脚、看似陌生又异常的熟悉。这身影突然的出现,冷峻不语,在如同白驹过隙般的惊鸿一瞥下,已经是率先冲入那张开的漩涡之中……

    见到如此,萧洪心中一惊,脚下凌空一点,紧随其后,也没入漩涡之中!

    傲笑红尘再抬头去看,无论是粉红的身影,还是萧洪,都已经看不见了。

    他只看到,有十数道虚影,散发着各种各样的气息、却都千篇一律的邪意冉然!这些虚影从漩涡之中惶急的冲出,要往四方飞洒。

    但阻挡于他们之前的,是依旧执始皇剑凌空漫步、早有准备的慕容紫英。

    嘛,熟知剧情的萧某某和阿紫,才不会如风云剧情中的众人一般,因为不知底细,以至于在剑界开启的瞬间手忙脚乱,造成了大损失!所以就见慕容紫英抬手挥洒,手中始皇剑已然编织为一片剑网。

    剑网,直接就阻拦住了虚影中最大、也最阴森的一团。

    听闻一声惨叫,那虚影就此裂开,化作十二道诡异的玄阴剑印,就此烙印在始皇剑之上,再也无法分开!就此,风云iii剧情中,号称当世最邪、无比深寒的玄阴十二剑剑意,入手!

    一道本来冲向始皇剑的虚影,眼见于此,不由得大叫一声,“可恼哇!”

    虚影中刚冒出个大光头,却甫一出声,就见慕容紫英剑走偏锋往自己斩杀而来,不由得心底一凛,再也顾不得其它。他化作旋风,在慕容紫英激射而来的剑气之上凌空一点,拔腿便走,消失于天边……

    那虚影,无疑是名为剑岳、也称作剑狱的存在。

    一个角色,怎么可以同时有两个名字、读音还如此相似呢?

    反正在风云iii的漫画中,这丫一会叫做剑岳,一会又叫做剑狱。

    后来,就有人在一次采访中,对老马提出了这个问题,要求解释。做为作者的老马,看看穿帮之处的截图后,摸摸他的大脑壳当即表示,这货名为剑岳、同时外号称作剑狱……

    ……那之后,大家才知道,原来风云的作者马荣成同志,使用的输入法,也是拼音输入法……

    于是乎,那次采访之后,剑岳也好剑狱也罢,这位没有出场多久的同学就此突然失踪,变成了失踪人口,估计是漏了个大馅的老马不愿意再将之提起了吧。

    像这样的结果,根本就对不剑岳同学,在出场时候,所给出的强大定位啊!

    嘛,剑岳同学,来头可不简单:那是风云的世界中,昔年始皇帝的剑法,在剑界拓印出来的剑意化形。他和剑宗大宗师的心中魔孽·魔魁同学一起,并称剑界之中,最古也最强大的两大魔剑之灵……

    据说,若是还要有谁比他们更强的话:也只有等玄阴十二剑的剑意中,也化形出魔灵吧!

    ……因为成于亘古、又太过强大,玄阴十二剑是风云中,唯一无法化出魔剑之灵的魔剑剑意……

    所以呢,在这里,剑岳会冲向始皇剑,无疑是因为,他是始皇帝的剑法被剑界拓印后,其剑意中形成的魔剑之灵。所以,才会下意识的把始皇剑视为自己的佩剑、或曰本体。

    但是,见到慕容紫英挥手间已经收服玄阴十二剑,剑岳知道目前没有形体的他,不可能是对方的对手,这才留下一句狠话后飘然远去:“你给我等着,我剑岳一定会取回始皇剑的!”

    对此,慕容紫英神色泰然,毫不在意的任其飘然远去。

    显然,除了玄阴十二剑以外,哪怕是号称最强的魔魁和剑岳,萧某某对它们也没有任何的想法。亦或者说,就算是有什么想法,也绝不是在此将十大魔灵尽数留下……

    傲笑红尘不明就里,正惊疑于慕容紫英拦下玄阴十二剑的动作,变故又生。

    在他的猝不及防下,见那十余道虚影其中一道,本来是与其擦身而过。却等到了他背后之后,竟然在半空中拐弯折返,又笔直往他所在之处冲来,嗖的一下没入他手中傲笑红尘剑里面,消失不见。

    傲笑红尘心中一惊,就觉得要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

    不过抬起手来,却只发现傲笑红尘剑,状态并无异常,与之前一般模样。

    然后抬头四顾,四周已然是云淡风轻,之前挥洒的其它虚影,早已经是消失在天际,无影无踪。若不是确实可以看见慕容紫英手中始皇剑上,凭空多出来的十二道剑印铭文,傲笑红尘都要怀疑这异界门户开启后的异象,只是个幻觉。

    皱了皱眉,傲笑红尘终于忍不住开口,要询问慕容紫英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可惜不等他开口,慕容紫英已经是一声轻哼,没入漩涡深处。

    傲笑红尘相当无奈。不过感应到四面八方已经有很多气息,往这里极速的赶来,他也知道这里不是犹豫的地方。所以也只好纵身一跃,同样进入漩涡深处。只觉得眼前一黑有变得明亮,出现在他眼前的,已经是一个纯粹的剑之世界。

    他发现自己诡异的踏足于一片平湖水面,却不见下沉。

    左近不过数米的距离,是一个偌大的漩涡。那漩涡极速旋转,却丝毫不影响周围水面的平静。傲笑红尘站立于漩涡边际,也感应不到丝毫应有的吸引力!

    无疑,众人先前便是由此处进入的新世界。

    再四面观望,傲笑红尘发现,这一方天地乾坤,无论山水风月、天际浮云、还是花鸟虫鱼,都尽数由剑拼凑。是剑气、剑意、剑理交织起来,构筑了这一方世界!

    先进来的慕容紫英,就站立在他的身边。

    始皇剑已经入鞘,阿紫就这样捏着剑柄,任剑鞘的尖端在那火红色、隐隐约约可见岩浆烈火的平湖水面上一点,湖中央的漩涡便越来越小,最后消失!

    沟通剑界与苦境人间的门户,就此关闭。

    便是在最后关头,透过漩涡中分隔的虚空,能够发现很多直奔此处而来的身影。但迟到的乘客也只能望着远去的列车,相望惘然。

    关闭剑界的门户后,慕容紫英依旧是不说话,默默的径直往岸边走去。

    这无限长湖,不,这无限剑池,又哪里有岸!不过是为保湖心的空无一物,而把漂泊的剑海,不断地往外里辐射。于是废剑堆积起来,成就了整片的大地、以及中心圆湖的诡异的地形罢了。

    只见岸边上,有两道身影,正是萧洪,和之前突然进入内里的一抹粉红身影,正在对峙。

    与其说是对峙,不能说眉目传情。

    只是,这萧某某的眉角眼神之中,怎么就透露着那么一丝无奈呢?而傲笑红尘,一看那身影,虽然是不认识的生面孔,但很快就发现了老熟人,当下便心中无名火起、气不打一处来……

    所以,就连他说话的语气,也瞬间冲动了起来。

    “哼,欧阳上智,到了生人不可近的此处,就不要再装腔作势了,现出你得原型吧!”傲笑红尘也不和那粉红色的身影说话,直接对萧洪如此开口。

    “嗯,也好……”欧阳上智那慈眉善目老爷爷形象,萧某某顶在头上当真是一直觉得相当难受。如今没有外人,倒也不需要再装腔作势。所以他一个旋身下,天蛛血蚕衣生出感应,自动的蜕化脱落再重新编织,形象整个的瞬间大变。就见一身大红大紫的某套华服流苏、羽扇纶巾出现,再现了策梦侯清都无我的形象:“旋帝利兮流光,放志意兮寥茫,系魂神兮天香,降百灵兮纷扬!”

    看到这身华丽的行头,向来以质朴为尚的傲笑红尘,心情更加恶劣。

    所以他又没好气的大声问:“你究竟是谁!?”

    萧洪却把手中朱雀羽扇慢慢摇动,不紧不慢温吞吞的回答:“莫恼莫怒,傲笑红尘啊,凡事要心平气和。话说,你得君子养气之道呢?至于区区不才嘛,本来是西武林神秘门派奇花八部之梦花主宰,策梦侯清都无我是也。只是嘛,因为最近突然感觉闷得慌,就跳槽了,正带着几个小弟跟着素还真寻死觅活,不不不,是打算为武林正道出工出力坐等死而后已呢……”

    喂喂喂,这是什么话?这话究竟是在夸奖谁还是在讽刺谁呢!

    傲笑红尘下意识的,就往萧某某身后那个粉红色的身影望去。

    只见那人脸色依旧毫无改变,看不出一丝的情绪波动,更看不出喜乐。所以傲笑红尘心里,不由得暗骂一声老奸巨猾厚脸皮。然后在看向萧某某的眼色中,才稍微有了那么一丝的认同感。

    这时候,傲笑红尘才举目四顾,看了看四周,比较心平气和的问萧洪:“那么你得目的,就是这一个特异境界了?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为何有这么多似幻似真的剑?”

    无数剑山,将此间围绕做盆地。盆地内里,是废剑堆积成的平原。平原正中,是整圆的中心湖……

    还有天上,那火红燃烧的火烧云……

    像这样的景观,并不算是罕见。

    但一切都由剑组成,就不得不让傲笑红尘,怀疑此地的虚实。

    萧洪点了点头,表示这个揣测正确:“对,约你来此,就是为了开启此界。这个世界,名为剑界,是一个识界。而所谓识界,便是由众生意志汇聚而成的世界,介于虚实之间。像喜怒哀乐悲伤离合之类,只要是众生意念的一种,理论上都能够形成识界。当天地众生所有习剑者的理念汇聚起来,便形成了眼前的剑界。这剑界,有无穷妙用:但凡人间有一种剑法形成剑意,剑界中就会生成一柄与之相对的剑,把那剑法拓印,漂流到剑池之外。久而久之,剑越来越多,就形成了眼前的壮观景象。”

    傲笑红尘闻言,从地上随便拔起一把剑,以自身剑诀与之交流,再闭目参详。

    片刻后,就见他神色怪异的把那柄剑远远的丢弃,一副再也不愿意触碰此剑的样子……

    怪异的景象,让萧洪登时变成了好奇宝宝:“咋啦?”

    傲笑红尘眉角跳动了好久,才用一种类似便秘的表情,咬牙切齿的回答:“奸夫淫妇剑……”

    呃……

    强忍着捧腹大笑的冲动,萧洪沉默了片刻,这才回答:“呃,我忘记说了,虽然说只要有剑意就会形成剑,但剑意也分三六九等。上等的剑意,会按照因为正邪理念属性等等因素,自发成群结队的集结起来,形成剑山!”说到这里,萧某某拿手中朱雀羽扇,往四周连绵不断的群山指去:“就像远处的那些。所以啊,留在这里的,都是最底层的废剑……”

    好好的说着说着,说到这里,傲笑红尘突然的眉头一皱,打断了萧洪:“这天地间,每一柄剑都有其存在的意义,也要有其发挥意义的所在。或许会有不懂剑的人,却绝不会有废剑!”

    一时间,万籁俱寂,似乎是这剑界万剑,都在赞许傲笑红尘的说法。

    也只有萧某某,继续的不以为然:“这样啊,那你证明给我看如何,比如说出去后,就用刚才的奸夫淫妇剑,大杀四方如何?”

    冷场……

    就是他身后那粉红色的身影,眼中也开始流露出某种神色,很担心傲笑红尘会因此一怒之下拔剑掀桌,和某人大战三百合……

    傲笑红尘却出齐的冷静。

    “诚然,每一柄剑都有其存在的意义,自然也会有其发挥意义的所在。所以,我不会把该由其它剑发挥的机会,强行安排给另一柄剑。因为这对于两柄剑来说,都不公平!”出乎意料,傲笑红尘竟然是一本正经的对着萧洪说话:“倒是你,我很担心你……”

    萧洪疑惑的问:“唉?”

    傲笑红尘,却指着远处的剑山,异常严肃的告诫道:“庄子有云: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今日吾才知人力有时穷,当年初出茅庐我还曾立志要学尽天下剑法,现在看来这妄想又是何等的可笑。策梦侯啊,这万千剑山,天下剑法,举不胜举,却未必每一门剑法都适合你。若是你不能找到合适自己的剑法,那么终究要迷失在这万山之中!”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这是庄子的警世名言。

    整句话的大意就是,人的生命是有限的,而知识的海洋是无限的,拿有限的生命去追逐无限的海洋,那完全就是找死啊!所以为了活命,有见识的人都应该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不过最近的教育工作者,似乎都都喜欢只把这句话的前半段拿出来,去误人子弟……

    明明自己刚才还在调笑于他,对方却在担心自己因为剑界的存在而陷入迷惘……

    傲笑红尘此时的告诫,不由得也让萧洪心中感动,暗赞一声不愧耿直君子。

    “嗯,我之剑法,已有自己的道路。”所以萧洪收起了嘻皮笑脸,首次的认真起来。他凌空指点,指向三处剑山,非常诚恳的回答了傲笑红尘:“这三门剑法:一为元天神剑,主创造之道;一为圣灵剑法,主毁灭之道;最后是赤火神功,主因果之道,同时也是我主修的剑法。这三门剑法,本是同源而生。其指引的三条大道,也应对天地人三才,能够相辅相成,威力无穷。”

    眼前群山,据是高耸入云。群山拱卫下,虽谈不上处在巅峰,也足以傲视群峰。

    傲笑红尘点点头,又问萧洪:“对了,方才进入剑界之前,逸散而出的虚影又是什么?”

    萧洪老老实实的回答:“剑意,毕竟是人的思想付诸于剑。所以人分正邪,剑意亦然。有正气傲然、浩气冲霄的剑意,也就有邪氛凛冽、剑控人心的剑意。邪剑剑意,因为剑控人心的原因,有其存活性和主动性,所以久而久之,就会化形出魔灵,称为魔剑之灵。剑界开辟之前,诸多魔灵受困剑界,只有彼此相互做为目标。所以就有如苗疆巫术的养蛊一般,魔灵们相互吞噬融合:最后剩下的十个魔灵在剑界开启之时倾巢而出,也就是之前逸散逃出的十数道虚影:看来苦境人间,将出现十柄剑控人心的魔性之剑;同时,也难免因为这十柄魔剑,进入名为十魔乱世的乱局!”

    傲笑红尘眉头一皱,不由自主的望向萧洪身后,粉红色的身影。

    他皱着眉头小声的质问道:“素还真啊素还真,所谓的十魔乱世,你就这么看着?还是说,江湖上又要出现什么难以抗衡的大魔头,让你不得不再度的采用这种下下之策?十魔啊十魔……”傲笑红尘看了看手中之剑,不由得异常的恼怒:“呵,竟然还要算我一个!”

    只是,白发负剑的粉红身影,并没有回答傲笑红尘的问题。

    萧洪摇摇头,只好苦笑一声,上前去接过了话茬:“素还真,他正在以只手之声的剑理,配合藏锋拔剑术的窍门,凝练一股终生只能使用一次、却足以斩龙破天的极强剑意,所以现在不能开口说话。你的疑问,还是让我代为回答吧。再说,事情也没有坏到那个地步,说不定,到时候只有九魔呢!”

    (cqs!)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