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65 秘窟波旬危机影

时间:2018-10-12作者:非M勿扰

    西武林,金狮壁窟之外,方圆千万里的戈壁大沙漠。

    与天地的广阔无间相比,万里黄沙之上矗立的几个人影,显得是那样的渺小。

    “旋帝利兮流光,放志意兮寥茫,系魂神兮天香,降百灵兮纷扬!”

    口诵歪诗,萧某某羽扇轻摇,带着素续缘、慕容紫英、还有富江,出现了……

    ……不怪某人那把破扇子装腔作势,而是策梦侯清都无我的兵器,本来就是一柄朱雀羽扇……

    最最顶级之木系武源、神源的交互运作,登时让御龙天与戚太祖两人决斗的战场,风貌大变!

    一阵花香扑面、暗香浮动,干燥的沙漠上开始出现植被。点缀这各色花卉植株的绿色草坪,开始以萧洪的所在为中心,向着他前进的方向辐射。

    所以,著名的西武林戈壁大沙漠,登时幻象丛生,局部化作绿洲……

    风轩云冕·御龙天与步武东皇·戚太祖,两者修习的都是极阳功体。一者,采自云间朝霞,成就紫阳;一者,出自地底熔岩,成就炙阳。都是刚猛有余的武学修为,仅仅是两人决斗中逸散激发的罡风刀气,都要在这戈壁大沙漠上,掀起万里黄沙,形成类似雾霾的蜃世奇观。

    不过,等萧洪现出身形,被两人罡风刀气所激发飞扬的万里黄沙,只瞬间,便被琳琅满目的花花草草净化吸收。本来浑浊沸腾的空气,登时为之澄清!

    更有一条诡异的藤蔓,如同扭动的荆条般,在这些奇怪的花草中突然暴起,直插入决斗中两人的中心。这藤蔓,是萧洪以神农琉璃功混合八品神通的奇特真气蕴化而成,看似纤细实则异常坚韧,还高速的震动中,对任何靠近之物都有着莫大的排斥力。便是步武东皇的双刀奇招、御龙天的浩然剑气,击打在这藤蔓上,也要飞速的崩裂、化作……嗯,化作漫天元气具现的粉尘消散!

    不再与步武东皇·戚太祖纠缠,萧洪目视风轩云冕·御龙天。

    御龙天温文儒雅,拔群脱俗,且重情重义,是不可多得的谦谦君子。即便是行事向来无有底线的萧某某,也忍不住生出结交、乃至招揽之心。

    可惜现在,并不是谈话的地方,萧洪也只好将这份心思暂时压下,拱手见了一礼打个招呼“哈,风轩云冕御龙天?久仰了,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待解决了此处纷争,再觅地促膝长谈,如何?”

    你知不知道我,这并不重要;只要我知道你,这就够了:此等言语,是何等的自我中心!

    相当突兀且可称是自来熟的开场白。

    明明没有那种开朗热情随和不怕生的气氛在其中,却让听闻者察觉不到一丝异常。

    在tm世界的势力日渐强盛,连天书世界中的小村落也已经不知不觉发展成为人口十万规模的大城市:即便这些发展都是大家的功劳,甩手掌柜的太上元皇始帝洪武并未发挥多大作用,某人的气势却是与日俱增、一言一行都透漏着如同宣告般不容置疑的王霸气息!

    “这……”萧某某的邀请,便是御龙天,亦不由得为之一窒。不由自主的回了一礼后,他才发现不知道该如何答复。也只好勉强答说:“世上已无御龙天其人,吾已更名超轶主。”似乎,是要以此来告诉对方,你对我知道的,也并非是想象般那么透彻……

    没有拒绝,便当是默认,自有其转圜的余地。

    日后的事,还是日后再说,萧洪摆摆手,不再纠缠此事。

    他横摇手中朱雀羽扇,对着地下用力一扇。

    登时天地元气激震,流沙的海洋中出现深不见底的漩涡,通向漆黑一片的未知领域。

    又有各种植株藤草出现,沿着漩涡的周圈生长。

    便是柔弱的路边野草,其顽强庞大的根系扎根在流沙之中,也能够凝滞流沙的流动性,何况萧某某一身功力通玄的神通武学演化的奇花异草?所以,就有了眼前的突兀出现的一条隧道。

    隧道通往的,正是超轶主与戚太祖两人决斗开始前,默契尘埋的金狮壁库。

    萧洪不待与两人详述,已是羽扇轻摇,带着身后三人,进入隧道往里行走。

    似乎是莫名失去了行动力的戚太祖,这时才陡然惊觉般的清醒。看着萧洪那远去的背影,他大喝一声“慢行!”,拔腿便追,却哪里追得上!

    ……戚太祖的八品神通,乃是取巧吞噬八种木系神源而成,是”大通”之境……

    ……萧某某的八品神通,借神农琉璃功功体作为底力,以百草发百花、再以百花结百实、根基无比夯实。在奇葩版本北冥神功的作用下,还横跨武道两途,是真正的”大乘”!

    ……大通之境,先天上就要被大乘之境压制,似乎是没有什么不妥……

    萧某某前进的速度,看似缓慢。但在缩地成寸的神通下,似慢实快。兼有八品神通之神通武学的迷阵,萧某某卖弄玄妙,把身影舞弄得飘忽不定:方才还在眼前,下一瞬却已慢慢行走至百丈开外。

    快与慢的矛盾,蔚为奇观。

    便是戚太祖,当他在那植被编织的隧道中一路尾随,追上萧洪的时候,萧某某已然是停下了脚步。萧洪已经站立在金狮壁库中,那通往金狮秘窟的石壁大门之前。

    金狮壁库中的石壁,是空间的门户,隔绝了金狮壁库和金狮秘窟。

    石壁的对面,是掩藏在星云河之中的金狮秘窟、金狮帝国千年前库存宝藏的所在!

    千年前,在金狮帝国一统天下后,见天下太平,自然要飞鸟尽良弓藏、刀枪入库马放南山。那些被搜集之物,尽数被库存在此。其中无论神功秘笈、神兵利器、天材地宝,每一件都是旷世奇珍。

    那一笔宝藏,正是图谋复国的戚太祖渴求之物。

    戚太祖刚刚站定,还未有来得及说话,背后脚步声再响。

    无疑,那是、也只可能是紧随其后的超轶主。

    “哈,也不知道,孤在此倾力倾力一击,可能够击穿这一面石壁、也暂时化解一场波旬重现的苍生大劫!”手抚石壁,萧某某如是说。

    “万万不可啊!”戚太祖大惊失色。他不去管随后出现的御龙天,慌忙阻止萧某人的妄行。

    星云河,是在两个世界狭缝之间的一处秘境,方圆何止千千万里。

    金狮帝国的宝藏再多,放诸于星云河中,也不过就是沧海藏一粟的渺小!

    而金狮壁窟的石壁,不过是通往金狮秘窟的门户。金狮秘窟,坐落于星云河。

    隔绝壁窟与秘窟的石壁,虽然是采用了天外奇石,坚固异常,也非是牢不可破。

    金狮帝国库存宝藏,自然是要防备他人不告而入。所以金狮壁窟中,必然设有机关。没有金狮帝国的信物,却要强行破除墙壁,只会毁去星云河的路口。之后时空发生变异,宝藏的所在被变更,由此虽然进入星云河,却再也无法找寻到金狮帝国的宝藏!

    戚太祖并不知道,数十年前被菩提弓射入星云河的魔佛波旬,本是漂泊在星云河中居无定所、也不知从何处撕裂时空可以重回苦境人间。后来偶然发现了金狮秘窟,以之作为落脚点,这才有了……

    波旬没有在星云河的另一面强行撕破世界壁障重回苦境,估计也是发现了金狮帝国封闭秘窟宝藏时候留下的机关。为了避免时空以此变异、失去重回人间的机会,这才……

    嗯,这时候,戚太祖还来不及有所行动,紧随其后进来的超轶主却给出回答。

    “即便如此,也只能够治标不治本。灵佛心犹存,魔佛波旬终有一日要从星云河归来,为祸人间啊。”超轶主脸色数变,然后回答:“既然如此,还不如……”

    话说到一半,便不再继续。

    在超轶主眼中,既然眼前的陌生人也能够知道魔佛波旬的存在,那么有关于此的隐瞒便是无用功。但伏龙壁预言中的警告、及预言其他的内容,他还是决定隐瞒。

    戚太祖在旁,听的是一头雾水。

    可惜时空隔断,便是号称v”神达天通”的八品神通,亦无法探知对面发生的变故。

    因为其大通之境的八品神通,被萧某某大乘之境的八品神通压制,戚太祖本来是脸上阴晴不定。如今闻言,也不由得放下脸面问道:“什么时候,金狮帝国的宝藏,牵扯到魔佛波旬了!”

    萧洪见戚太祖入彀,不由得羽扇轻摇,再度哈哈一笑:“哈,十数年前,梵天·一页书、与霸王·横千秋两人,带领中原群豪,将为祸苍生的魔佛波旬封印在星云河中。”说到这里,他手中朱红设的羽扇,直指眼前金狮壁库:“魔佛波旬,本来应当是在星云河中漂泊、无落脚之地。奈何竟然让波旬发现了此处,便以之为据点,图谋开通金狮壁库、重回苦境人间的大计呢!”

    戚太祖闻言,面露不信之色:“什么!?”

    萧洪却不理戚太祖,继续说:“目前波旬所顾忌的,也只是强行破封而出,可能会触发宝库中设定的机关、松开固定金狮秘窟的机构、让星云河中的金狮秘窟掉入星云河、不再与金狮壁库相连:那样的话,便是魔佛波旬,也无法在漫长的星云河中,找到重回苦境的路途!所以孤才要问了,不知在此倾力倾力一击的话、能不能暂时的化解一场苍生大劫!”

    戚太祖所以问萧洪:“为什么会这样?”

    萧洪却反问:“为什么会这样?哈,你问我,我又问谁?一定要怪,也只能够怪数十年前,中原群豪把魔佛波旬,封印错了地方。或者说,怪千年前的金狮帝国,把宝藏藏错了地方……”

    错错错,图谋千年的大计,最后竟只换来一个错字,注定难逃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境遇。

    一时间,戚太祖的脑海中一片空白。

    萧某某却不愿意就此放过,他继续的添油加醋:“金狮帝国的宝藏,无疑是已经属于魔佛波旬。说不定等波旬再临,那个榴莲头就要用这笔财宝招兵买马、征伐天下呢!戚太祖,不,故金狮帝国的摄政王烈颜不破啊:作为这宝藏名正言顺的真正主人,为了你苦心积虑的复国大计,不知道你可有觉悟,从魔佛波旬这等盖世凶人的手中,夺回本属于你的财富呢?”

    不过是片刻的沉迷,戚太祖枭雄本色,走出了萧某某言语造成的打击,灵台恢复一片清明。

    冷笑过后,戚太祖回应了萧洪的挑拨:“哼哼哼,后辈,你,知道的当真不少!”

    戚太祖是八品神通的创招人、奇花八部的创始人。而萧某某替代了身份的策梦侯清都无我,不过是”神灵梦情、兽欲怪劫”的奇花八部中,传承到第三代的梦花。

    所以戚太祖称呼策梦侯、称呼顶着策梦侯皮的萧某某为后辈,似乎也是理所当然。

    这理所当然的关系,也令萧某某理所当然的不喜。

    所以萧洪便不甚高兴的回答道:“唉,一般一般。自打孤一不小心,练成了大乘之境的八品神通,神达天通的灵识异能作用下,一些事情想不知道都难啊。”

    场面,似乎是要就此冷场……

    好在超轶主这时候,从眼前两人的话语中,推断出了某些真相。

    嘛,大家都隐藏身份,从来不开诚布公,自然会造成各种误会。至于如今嘛……

    超轶主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戚太祖,感慨良多:“故金狮帝国的大皇子、兼摄政王,烈颜不破。老友啊老友,没有想到,你背后,竟还有着这样的身份!也不知道……”

    “哼!”戚太祖声色尴尬,勉强干咳一声打断了超轶主的言辞,终于是开诚布公的公布了其身份,拉拢之意不言而喻:“那我今日就给你摆明车马,开诚布公吧。没错,我本名烈颜姑苏,本是金狮帝国的大皇子。如今隐藏身份、网罗势力,所求的也不过是光复金狮帝国、重现当初帝国君临天下的荣光!目前帝国麾下已经掌握有大小势力数十,同道中人遍布西武林地域。便是五绝之中,除了你与北狗,也是全数加盟。金狮帝国的复国之计,到如今可以说是万事俱备、只欠眼前的宝藏:你我多年交情,这要紧关头,你帮是不帮?只要你点头,我做主,以武相之位虚位以待!”

    金狮帝国,设文武二相,总理全**政。

    目前的帝国文相,是七曜定尊会的会长、在金狮帝国尚在之时就存在的神韬继武·凤麟君。

    文武二相,在金狮帝国中,当真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戚太祖这番苦心,诚意自是十足。

    只是,中狂、西幽、东皇、南冕、北狗的五绝之名,在西武林并称已然千年。超轶主从来没有想到过,昔日的同道,会有一天显得如此遥远和陌生!

    戚太祖一番话语,让超轶主陷入了沉思和犹豫,无从取舍:“这……”

    这时候,是萧某某再度开口,打断了超轶主的沉思。

    超轶主太过性情中人。若是戚太祖直接开诚布公,便有可能为情谊所累。

    原剧情中两人的两败俱伤,不过是因为超轶主这个闷葫芦,让谁都不知道他究竟是想要做什么。由此引发的误会,才导致了五十年后的那场悲剧……

    既然萧某某强势介入,让事件的双方都开诚布公,让私密之事不再私密……

    那个,其实嘛,超轶主所图谋的大事,和戚太祖图谋的,两者并不冲突。

    更不用说目前,戚太祖因为萧某某的挑拨,有可能当真全心全意的开启对魔佛波旬、对欲界信众的战端。这些,与超轶主不惜一切也要达成的伏龙壁预言,甚至可以说是甚有助益!

    超轶主,还真有可能为此头脑一热,就成为金狮帝国造反小团体的一员。

    那种情况,萧某某怎么可能会让它发生?

    萧洪如今的上蹿下跳,可不是为了帮助戚太祖的复国大业,而是……

    嗯,要烈武坛活跃在这诡异剧情的第一线,首先就死不能让它被戚太祖这种能隐忍的枭雄收编了!

    所以,萧某某就插口打断了超轶主的思绪:“唉,七曜定尊会、武道七修、奇花八部、葬刀会、还有……”说到这里,顿了顿,确认已经是引起了眼前两人的共同注意,才继续:“若加上烈武坛,还真有可能占据天下武林半壁江山。只是,像烈武坛这种松散组织,唔,真的可以如前者一般收编么?”

    戚太祖脸色有些难看:“哼,这个不劳你费心!而且,你不觉得,你知道的已经太多了么!”

    萧某某却不理他,继续的盘点某些信息:“也就是说,烈武坛之后,要独霸西武林,也就剩下了最后的对手,天葬十三刀?哦,还有……”

    戚太祖大声呵斥:“够了,后辈,你究竟有没有听我说话!”

    萧某某却是云淡风轻的继续挑战:“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孤只是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你们这些人都喜欢复国呢?复国这两字,真的有那么重要?”

    话已至此,戚太祖哪里还不明白某人话中的……

    他面色陡然一沉,黄金双刀在手,大有再一言不合、便大开杀戒的意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