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47 神思魔念仓颉字

时间:2018-10-12作者:非M勿扰

    苦境世界,久远前曾经是三阳同天,分别是妖魔人三族的力量源头。

    一万年前,因作为妖族魁首的斗神血泣闭死关不出,这世界失去了终极力量的压制。

    四千年前,又因为有心人的蓄意引导,而出现一场变异。

    变异的结果,就是三阳裂天之局,令这世界的苦境洪荒破碎,割断空间一分为三。

    依托三阳,苦境从此划分成了三个境界老死不相往来,分别是:位于天上清冷苦寒之地的天疆、位于大地之上的人间、以及地下地火熔岩深处不见天日的黑海。

    因为三界所容纳三阳的属性,天疆人间黑海,主要势力正好分属妖、人、魔三族。

    妖魔两族,自然要从此都有所不甘:凭什么最弱的人族可以占据最丰饶的人间界,强大的妖魔两族却只能在清冷苦寒的天疆、和不见天日的黑海繁衍!

    魔族的主力,正是在那个时候,进入的黑海。

    进入黑海的魔族,其王者以“阎王”之名自称,建立了王朝,称为黑海森狱。

    同时,因为在三阳裂界之时,有心人挑拨出来的恩怨。黑海的魔族主宰阎王,对天疆妖族的王者牧神,满怀着满满的恶意……

    ……这恨意,都爱屋及乌的,扩散到蜃海冥都妖族之中去了!

    ……

    终于,等到了一千年前,蜃海冥都,圣魔大战……

    这里必须要提点一下,黑海森狱中,有一人,名为千玉屑,是森狱王朝的国相。

    此人的动向向来神秘,为人也野心勃勃,似乎是在策划着什么可怕的阴谋。或许从剧情上看,其与幕后的黑手,并非是那种直接的联系。但想来也是一丘之貉,说不定有着某些诡秘的联系。

    当然,新剧那尿性,谁也想不到。说不定其实千玉屑也就是个坑。

    同时,还有一人,才是黑海森狱中,与圣魔大战、与幕后黑手、都休戚相关的存在……

    嗯,那存在,本来并非是正常的生灵。

    其名为神思,诞生于某族群,是在图腾膜拜下产生的族群意识。

    只是因为沾染了先天之天之灵,神思才得以化形而出,属于精灵的范畴。

    其天生天养的异能,就如同大多数族群意识化形出的生命一般,可以用来窥探、甚至更进一步、在某些程度上影响世间生灵的命运轨迹!

    神思,本非是魔族之物。

    相反,究其来历,它与妖族关系菲浅,曾经是妖族的镇族之物。

    可惜神思诞生之后,适逢三阳裂界之前的六千年妖魔乱世。那时候妖族逐渐失势,魔族逐渐强大。被不断供奉膜拜、乃至诞生了神思的神龛,就是在那个时候,被魔族所得。

    神龛落入了魔族手中,之于神思,就有如植被被抓住了根脚一般,从此不得已受制于魔。

    得到神龛锁拿了神思以后,阎王便以其魔念,不住的魔化神思,终于让神思成为半魔半妖的魔物。

    为何阎王要如此看重意外得到的神思?

    无他,作为魔族的主宰,阎王,亦拥有类似神龛的奇物,魔心。

    这也没有办法呀:妖族似乎是讲究图腾崇拜,所以神龛中诞生了神思作为族群意识;而魔族,则更在意个人崇拜,于是魔王的心脏变异为魔心,其中诞生的魔念便作为族群意识存在。

    神龛也好,魔心也罢,其实都只是作为族群意识的容器,而出现的不同表现形式。

    容纳了意义的容器,那便是圣物了。

    以魔心容纳了魔念的阎王,才得以将亿万魔众的一心一意、一举一动,都纳入在其掌握之中。

    所以阎王也很清楚圣物的妙用,足以助其掌控一界一境。

    建立了魔国的阎王,其所图谋的大计,无非就是再现三阳同天之象,让妖魔二族重现人间!之后,他就可以分别击败人妖两族,重新确立魔族在苦境的不世霸权。

    阎王的大计中,将来对妖族的征服,神龛和神思无疑可以发挥很大作用。

    哪怕神思意外沾染了先天之灵,化形而出,神龛从此再不复圣物之名。神思化形的灵体,亦可以成为强大的助力。在阎王的计划当中,若有朝一日得偿所愿一统三界,神思便是其妖界大总管。

    即然妖族有其神思作为族群意识,那么人族呢?

    一万年前,人族似乎是没有类似的存在。

    当真没有?

    在那元古的时代,人族在妖魔的夹缝中生存。

    直到有一天,有一个人类,发现了潜藏在人类思想中的力量。似乎是只要有足够多的人类,对某项事物的认识,产生了同样的认知:那认知就会逐渐的演变为真实……

    其实,这便是最最原始的族群意识了。

    那么又应该如何的引导这心灵力量,让他们同步并融合?

    这个人,名为仓颉,是继燧人和有巣之后的人族领袖。

    那么之后发生了什么,大家应该都知道了。

    为了引导人类的思想,仓颉创造了一样前所未有的奇迹。

    那奇迹本不存在、却具备其意义,名为字。

    据说字成之日,地为之恸,裂千仞,青浊之气直冲云霄。然后天为之哭,血雨不止!那鬼哭神号龙潜藏的天地异相,似乎是在隐晦的暗示着,妖魔二族将要因为人类的崛起而没落!仓颉顺势而为,以天地为纸、血雨为墨,绘成一书,用来描述人间兴亡,正是后来鼎鼎大名的圣魔元史。

    字,成就了成之后,仓颉的身上,发生了异变,长出了另外的一对眼睛……

    ……所以才有了仓颉四目,能上穷天意之变、下测九幽之深的说法……

    圣魔元史中,在仓颉的引导下,自然是催生了人类的族群意识,也吸引了阎王的注意力。

    仓颉死后,阎王也果然得到了圣魔元史。

    那时候的人类,实在太过弱小。或许仓颉可以凭借圣魔元史的妙用,庇佑人族修身养息。但仓颉之后,再无人可以发挥圣魔元史的力量,亦无力抗拒作为苦境主宰之魔族的索求。

    于是圣魔元史,也如同神龛神思一般,被阎王以其魔念魔化。

    圣魔元史中的人类族群意识,却让阎王吃了一个暗亏。

    族群意识,一般都只有一个表现。

    比如说妖之善变,于是在族群意识的庇护下,妖可以拒绝履行任何诺言而不用担心遭受天谴。

    比如说魔之极端,于是只要族群不灭,魔族可以无视功德业力的掀起杀戮,而不用担心因果缠身。

    人,却截然不同!

    最复杂不过人心,何况仓颉穷尽一生之力引导人类思想,到最后造字写书,已然是灯尽油枯。

    之后引导人类思想……

    ……也不知道那时候的仓颉是出了十分力呢、还是五分力、抑或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所以无力引导信仰祈愿合一,仓颉只能挖坑,一挖就是十六个。

    何况圣魔元史的出现,与妖魔二族族群意识的出现,在根本上就有所不同。

    妖魔二族的太平盛世,让妖魔们心底的渴求,无非是能够生活的更加幸福更加美满更加和谐。那是相当容易就可以达成可以满足的祈愿。

    人族则不同。

    因为妖魔二族太过强大、人族却羸弱。所以妖魔恣意欺压凌虐人族,其以人为食者都可称良善。作为苦境三大族群之一,那时候人类的境遇,可谓是惨不忍睹也苦不堪言。当仓颉在发现了人的思想足以以假乱真后,无论是创造字、还是创造圣魔元史,都是为了改变人族的悲惨境遇。

    从一开始,“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也好,“人心不足蛇吞象”也罢,仓颉都只是为了引导人们去相信某个统一的虚妄。然后借虚妄转换真实来贪天之功,以圣魔元史之力,去消灭敌人并强大自己!

    可惜,为了造字和写书就灯尽油枯的仓颉,根本就无力去引导那些虚妄之物达成统一。

    一个种族,达成了统一的祈愿、信仰浓度还超过界限,之后出现的,便是族群意识。若是能够通过被传颂之物掌握族群意识,就可以在不违背那祈愿的前提下,肆意干涉一个种族的命运。

    那么没有达成统一,却各自都超过了浓度的的祈愿们呢?

    ……人族与妖魔二族相比,最大的优势也仅剩下巨大的数目。这个数目的人类,要释放远超妖魔两族浓度的信仰,并非是什么难事!

    那个,或许,也算是族群意识吧……

    仅仅是或许算是,未必真是……

    一定要说,那就是,似是而非!

    总而言之,可能是仓颉有心无力,亦可能是人族祈愿信仰的数量确是是太大。

    到最后,仓颉也只能尽可能的,将族人们对圣魔元史许下的杂乱无章的祈愿,进行归纳整合。

    那就是人类未来的希望。毕竟,只要有足够多的人类,对某项事物产生同样的认知:那认知就会逐渐的演变为真实。而文字与书的出现,让这一切成为了可能……

    最后,以海量杂乱无章的祈愿信仰为源头,出现的似是而非的族群意识,寄生于仓颉所造之字,共计有十六个之多,分别为:三害、七情、和六欲……

    三害成真,便能削弱人类的敌人,让人类有机会去消灭他们。

    六欲成真,人类便能以**强化自己,让人类争取到正常生存下去的权利。

    而七情,则是连仓颉亦无法化入三害与六欲中的最后积淀……

    从头到尾,圣魔元史要众人敬仰、祈求的,都只是某个统一的虚妄。仓颉也只是想要借虚妄因思想转换真实带来的贪天之功,以圣魔元史之力,去消灭敌人并强大自己!

    也就是说,三害和六欲,才是仓颉想要借圣魔元史引导出来的东西。

    三害和六欲以外,或许七情,才是人类潜意识中最直观的祈求。

    七情,即不是“众口铄金,积毁销骨”的三害,也不是“人心不足蛇吞象”的六欲。它们的出现,并非是圣魔元史的引导,而是人类在祈愿中自动生成的存在。

    或许在正常情况下,七情才应该是人类族群意识的主体吧。

    可惜为了生存,人类只能饮鸠止渴,以圣魔元史催生出三害和六欲。

    ……三害,让人族拥有了其他任何种族都无法相比的排他性,变得宛若来至地狱的饿鬼,终于是站到了食物链的顶端,将任何其他物种都吃到了将近绝种!

    ……而六欲……**,不向来都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原动力?人类的每一次强大、每一次前进、每一次为豪华午餐添加新食材:又有哪一次不是因为**的驱策!?

    从后世看,三害和六欲,究竟是功大于过、过大于功、还是功过相抵,难以评论判断。

    考虑到世界总是以平衡为核心……

    同时人族还没有因为什么天灾**而灭亡、而被老天爷收走……

    ……想来三害与七情对世界造成的影响,大抵应该是功过相抵吧……

    只是,等圣魔元史到了阎王手上,其中容纳的人类族群意识,没有十六个之多。而是只有三个、也就是三害:三位一体、且不完全的三害。

    这,还是因为仓颉。

    因为仓颉四目,能上穷天意之变、下测九幽之深……

    那是一双能够看到未来的眼睛!也就是说,仓颉也可以预测天意、感知未来,是人类卜算之术、畿纬之学、预知未来之法等等等等的第一人!

    在临终之前,仓颉预见到了未来:人类保不住圣魔元史,人类将因为圣魔元史而被魔族奴役!

    所以仓颉做出了应对。

    仓颉悄悄的从圣魔元史中取出七情,托体与幽厉之中的五神卵石。他把这人类最最珍贵的祈愿,放诸未知的境界,让他们有成长的机会。因为七情,才是人类的根本。

    之后,仓颉在三害和六欲中,做出了取舍。

    即然要失去圣魔元史,那么圣魔元史中不能空无一物。

    否则,空壳一般的圣魔元史就会失去意义,无论是或许的意义、还是失去的意义。然后在圣魔元史中没有得到满足的阎王,便不会停止其对人族的索取、亦不会停下其探寻人族族群意识的脚步!

    阎王身具魔念与神思,若不能让其视线从圣魔元史上移开,任何遮掩都只是白费心机。

    想要三害六欲与七情全部保住,反而会让它们全部落入阎王的掌握。

    仓颉暂时放弃的,是三害。

    如果说七情,是人类最最宝贵的东西。那么六欲,便是人类最初的先驱者仓颉、苦心积虑一生,方为人类找寻的强大之道。而三害,是人类强大后要用到的武装……

    在这样的顶一下,会暂时放弃三害也是正常。

    没有六欲,人类便无法强大,之后纵使三害在握,又能如何?

    相反,六欲在手,将来未必是没有重获三害的可能。

    何况三害作为概念性质的武装,其针对的最主要目标,可不正是妖魔二族。魔族便是得去,也只是一柄害人害己的双刃剑,永远都不可能如同在人类手中一般强大!

    把蕴含了七情的五神卵石归还幽厉,将六欲也藏于幽厉之中,仓颉了无了牵挂。

    ……后来,六欲化形而出,正是六欲之主玄貘、及其座下五神……

    ……以幽厉和七情为依托,玄貘开创了另外的一重境界,正是识界……

    ……

    六欲与七情,因此踏上了另外的故事线,暂且不提。

    与圣魔大战相干的,还是圣魔元史,与圣魔元史之中出现的三害。

    仓颉在藏起六欲和七情后,开始处置三害,要为未来留下伏笔。至少,他不能让魔族因为三害,而发现被仓颉所隐藏的六欲、以及七情。

    以最后的力量将三害粉碎重组,仓颉因妄动天数,在随之而来的天劫中陨落。

    魔族的主宰阎王适时相逼,从人族取走了仓颉留下的圣魔元史。

    然后阎王自然要以其魔念,如同魔化神思一般的,魔化圣魔元史。

    这是仓颉埋下的后手爆发,让阎王吃了一个暗亏。

    首先,仓颉不会容忍阎王通过圣魔元史,直接的干涉人族未来!那样的话,阎王对人族的掌握,将如同其对魔族的掌握一般,如使臂指!而人类,也将再无翻身之机!

    剑总是随着柄一起出现,执柄之人可能是你也可能是其他,若是授人以柄,还不如这把剑重来就未有出现!那样的话,还不如直接毁掉圣魔元史、毁掉三害七情与六欲!

    所以圣魔元史中的伏笔爆发。

    深藏的牵引之阵,从虚空之中牵扯先天之灵!

    于是先天之灵汲取了魔念,与三害融合,让三害也如同神思一般,化形而出。

    那三害,正是元史天宰、仓颉天邪、和谬思童子。

    因为三害的化形,如同阎王只能依靠神思间接隐晦的影响妖族命运一般,其对人族命运的干涉也只能托付给三害实施!但这还不是全部。

    因为并非直接的被阎王魔化,所以阎王并不清楚三害的意义,他更不清楚三害本就是针对妖魔二族而生!但这意义已经被三害完美的继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