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37 首先得把水搅浑

时间:2018-10-12作者:非M勿扰

    “发现新的从者,主从关系认证成功!”

    “警告:拥有的从者数目为4/3,超过容纳上限;”

    “受剧情因素影响,主从关系暂时维持……”

    “支线任务:圣杯的升级任务;”

    “圣杯的升级任务:在剧情结束之前,提升圣杯的等级并增加容量一次;”

    “任务奖励:无;”

    “失败惩罚:随机的抛弃一名从者;第一优先级:契约约束等级越低,抛弃机率越大;第二优先级:越强的从者,抛弃机率越大;”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萧洪的心情一下子平静。他连忙的打开了属性查看。

    黑之圣杯;

    真名:莉雅;

    -

    真名:紫涟;

    -

    真名:蓝;

    -身份:萧洪的第一死徒;

    -分支路线;激活支线[第一死徒;阴影操控者];未激活支线[魔眼者];

    -身体属性:力量e;敏捷e;智力b;耐久s;根骨aaa;资质dd;天赋aa;

    -特殊力量:魔力c;

    -支线属性[第一死徒];第一死徒通常是指,始祖级吸血种的第一个死徒;

    --固有能力:第一死徒;

    --能力:复元诅咒第一死徒;双魂;间桐家魔术刻印;

    --宝具:固有结界人鱼的乐章;

    -支线属性[阴影操控者];虚数根源的,使用架空元素的阴影掌控者;

    --固有能力:阴影魔术;

    --宝具:固有结界自我封印阴影神殿;

    -支线属性[魔眼者];虽然没有激活,但媚惑和催眠的能力已经接近了魔术的极限;

    --能力:不明;

    -身份:萧洪的第二死徒;

    -分支路线;激活支线[第二死徒];未激活支线[魔眼者];

    -身体属性:力量d;敏捷c;智力b;耐久s;根骨aa;资质s;天赋b;

    -特殊力量:魔力aa;

    -支线属性[第二死徒];第二死徒通常是指,始祖级吸血种的第二个死徒;

    --固有能力:第二死徒;roa的力量和魔术刻印;

    --能力:轮回转生复元诅咒;黑键葬式典;黑键御使铁甲;射击术;

    --宝具:三黑键海神三叉戟;第七福音;第七福音圣葬炮典黑铳形态;

    -支线属性[魔眼者];红色的魔眼,尚未觉醒;

    --能力:不明;

    [说明:为了不被说拉篇幅,技能和宝具的具体属性,可以看作品相关里面的,从者人物卡汇总章节;当然,在使用到这些能力和宝具的时候,也会有相应的介绍……]

    开心的看着自己的四个从者,萧洪感慨了。

    看来,迫切的需要,杀掉一个servant了……不对,升级后魔力用尽,黑圣杯就没有多余的魔力供应saber和rider了!

    是迫切的需要,杀掉几个servant才对!

    而且,这崩溃的世界,也终于和正式的,彻底脱出了圣杯战争的局限!

    萧洪本就没有对圣杯结界,那所谓“禁止某水平实力以上的魔术师进入”的功能,抱多大希望……

    大量的起点告诉我们,就算是“禁止某实力以下”的内容,往往都会出现意外,何况之上。

    fate的正统剧情中,泽尔里奇老爷子不就是突然的跳出来了?

    所以,哪怕是突然的冒出十个八个的真祖,萧洪也不会再吃惊了。

    就算是网络上谣传的,藤村老虎大河就是第六死徒瑞佐沃尔斯图卢特的戏言,突然间一语成箴,萧洪也就是叹口气罢了……

    所以,为了把水搅的更混,萧洪直接开始了他的新行动:让ciel写信……

    给埋葬机关去信一封,上书:“我跳槽了,你个大姨妈,byebye!”

    给苍崎橙子去信一封,上书:“我是assassin,我遇到麻烦了,求式酱快过来,佣金好说……”

    给ciel的好友,第十八死徒复仇骑安翰斯去信一封:“遇到麻烦,用最快的速度帮我送两封信,不然我绝对会死……”

    拜托安翰斯以最快的速度,亲自给第十四死徒魔城之梵斐姆和第十七死徒白翼公各去信一封:“冬木市有人成为第一使徒,确认是金色至高魔眼……”

    以上信件,使用的都是经过时钟塔认证的,六小时内保证送到的特快专递。

    作为埋葬机关的代行者,ciel有权力免费的使用他们。

    还有六天的时间,这里的事情,还是想办法,让始祖们先知道更加的好。

    始祖们对新血脉的加入,应该是相当的渴望吧。不然,实力连部分死徒都比不上的尼禄卡奥斯,这个仅仅是在理论上可能拥有真正始祖实力的残次品,是不会拥有,在最古三死徒之上的身份的。

    最古三死徒,那可是忠心耿耿的为始祖们筹集资金和监察死徒了多少年的机构啊!

    对于冬木市的地主,第三死徒魔道元帅泽尔里奇,萧洪并不关心:那老家伙可是一直的在异空间看着呢。而且自己的第一使徒,就是他一脉魔术家族的后裔,估计也不会对自己采取什么不利的行动。要动手,也早就动手了……

    黑翼公就算了,月姬的剧情表明,这家伙已经被野心所蒙蔽,和爱尔特璐琪不清不楚,靠他估计会悲剧……

    尼禄卡奥斯也一样算了。寿命已经接近终点的他,估计已经被始祖们下达了,多长时间内还不能够达到真祖级别,就会被划归为待处理品的最后通牒了。估计他正在疯狂的想办法提升力量,想来也不会理这里的事。不过这丫应该也快被逼到绝路,被迫去打吞噬爱尔奎特的主意了吧……而始祖们会同意这个计划也很正常:一个待处理品,和一个失败品,就可能换到一个成品,还是值得尝试一下的……

    只是,萧洪永远也没有想到,事实确实是赶不上变化的。

    当然了,那是后话。

    在冬木市最大的酒店用过午餐,并毫无节操的用ciel那估计就要冻结的无限透支的信用卡付过帐后,现在的萧洪,正散步中。

    身后跟着已经相互认同的saber和rider,本来应该很开心,但是……

    右边是ciel,一脸得意的挽着萧洪的肩膀,整个身体都靠了上来;左边是蓝,正怒气冲天的挽着萧洪的胳膊……

    ciel和蓝并没有吵架,或者说,现在已经没有吵架了。

    在ciel发现蓝有两张嘴后,她果断的无视了蓝的任何话语,只是傲娇和用力的笑……

    蓝在发现语言攻势没有效果,自然也是更加的用力……

    萧洪现在是斜着走路的,他觉得他的脖子和胳膊,都快要断了……是谁说饭后散步是个好习惯来着。

    终于,他发现了什么,也从这散步地狱中解脱了出来。

    “ciel,蓝,你们感应住我的位置随时准备支援,rider和saber,随时准备被我的令咒召唤,我过去看看……”

    “为什么不是蓝,然后再ciel?”

    “哦哈哈哈,这是因为爱啊!”

    喂,喂,ciel,你这么乱说,真的大丈夫?

    “master,我们还是一起过去吧。”

    还是saber关心我啊,萧洪泪流满面……

    [神吐槽:那只是谨慎,谨慎你懂吗?]

    “不用了,我是assassin。想要潜藏的话,是没有人能够发现我的。你们跟我在一起,只会暴露我!”

    拒绝了众人的提议,萧洪开启了a等级的气息遮蔽,尾随着三个,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身影,潜行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