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16 我也不会扛行李

时间:2018-10-12作者:非M勿扰

    黑色的光芒划破夜空,直插云霄,旭日之心所赋予的魔法盾应声破碎。奈叶也被汹涌的气流卷中,从天空就向下坠落。

    远坂凛终于双手捂眼,开始了无力的呻吟:“呜,好枪,还真用宝具了……看来这下子假不了了……”

    “该走了,凛!”扶着saber的红色archer,急促的对着凛说道。

    而凛也终于的回过神来,扛着士郎,追着已经快要看不到了的archer的身影,开始撤退。

    ……

    “唔,该死的,魔力消耗的太厉害了,berserker,先回去!”

    魔力的衰竭,带来的虚弱感,让园崎诗音也难得的恢复了理智。

    话说,就这样咧咧的,站在接近slb攻击范围的地方,疯狂的“哇哈哈哈”,然后毫发未伤,真的大丈夫?

    ……

    “轰隆!”大楼的废墟之上,出现了一个白色学生装萝莉的身影。

    再次的升到空中后,奈叶的脑海里,响起了master八神疾风的声音:“archer,怎么样了?”

    视线放回,奈叶才发现那个saber和红色的疑似archer,还有褐色的berserker,都已经和他们的master们一起,脱离了战场。而蓝色berserker的master,却一脸苍白的捂着自己的脖子,对着她的英灵,大声说着什么……

    “slb果然是杀不了妹子么?刚才的那个saber妹子,看起来真的好……咕……嗯,还有那个蓝色的罐头……呃,那家伙绝对不是妹子!呃,我这是肿么了?”一头黑线脸色发蓝的奈叶,急忙的把注意力,从绯色的幻想中拉了回来,并回应了疾风的关注:“master,重伤的saber被突然出现的红色英灵救了,而且貌似那个英灵也是archer……还有两个berserker都没有死,一个用令咒转移了,另一个……另一个不仅吃了我一记直击,居然还使用了宝具!”

    “有两个archer和两个berserker?其中一个berserker还使用了宝具?不应该啊。总之,先撤退吧,archer。看来,本次的圣杯战争,还有着某些我们所不知道的黑幕呢。为了保留底牌,暂时的用一个令咒封印住你的ex宝具,直到我允许你使用为止。”

    [杀戮模式:赋予旭日之心新的能力;所有身体属性等级和原有宝具等级提升1级;战斗意识和**提升到最大;但是不会失去理智。]

    “yes,master!”

    “哼哼哼哼,两个berserker么?狂化后就生活不能自理的废物,再多也是渣渣……从某些方面来说,我的archer,才是真正的狂战士呢……”躲在自己家里的八神疾风,有些苍白和消瘦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难得的红晕:“一定要得到圣杯,琳芙斯,一定要让你摆脱那个诅咒,那个不断吸取持有者生命和力量的诅咒!”

    远古的魔导书,往往都会形成自己的精灵。

    琳芙斯,就是暗之书的精灵。

    八神疾风的怀里,正抱着一本不断散发着诅咒气息的魔导书,那就是传说中的暗之书,其真名,为夜天之魔导书,是代表着“得到了力量,然后失去所有”的魔物。

    那是会不断侵蚀和盗取持有者的根源,并以之形成新的书页;再通过书页赋予新的持有者,由得到的根源,演化而来的各种禁忌魔术的禁忌之书!

    什么,你问旧的持有者到最后怎么样了?呵呵,这个问题还用得着回答么……失去了根源的存在,除非能够达到传说中,可以寄托虚空的高度,否则,下场只有死。

    ……

    远坂宅,远坂凛正在收拾行李,而archer正在一旁不以为然的吐槽:“喂,那个什么战术协定,你是当真的么?”

    “那么多超出常理又不可预料的强敌,还要和士郎敌对,不是上策吧。”

    “何止不是上策,连下策都不能算。一个半吊子魔术师,还有一个没有魔力来源的saber,他们根本就是累赘!”红色的archer再次的毒舌了:“重新考虑一下吧,凛……”

    “你想要违背master的意愿么?还有,这个现状,你以为是谁造成的!?”

    “呼……你是master,随你好了……”红色的archer显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他只是转过身去,然后就消失了。

    “喂,喂,archer,敢告诉我真相么?还有,别给我这样的傲娇啊,混蛋,你还要帮老娘扛行李呢!出来,出来,难道说,想要我用令咒么?哇呀呀呀!真是气死我了,为什么我就会召唤到,这样混蛋装酷傲娇腹黑舌毒讨厌三级自作主张不讨人喜欢自以为是想法比问题少年还多不负责任的servant啊啊啊啊啊!”

    正在暴跳的远坂凛,脑海里面突然传来了,红色的archer那充满戏谑的意念:“servant的性格,一般是以master为蓝本的。”

    于是,某魔法少女,终于彻底的坏掉了:“■■■■■■■■■■■■────!”

    ……

    ------------[无耻且傲娇的分隔线]------------

    东京观布子市,迦南之堂……

    等到黑桐干也好不容易,连哄带骗的把黑桐鲜花带了回来,然后一个简单的告别,又被黑桐鲜花拎着回家之后……

    “哦啦哦啦,式酱,可不可以拜托你不要样这含情脉脉的一直看着我。虽然我也知道我长的有点小帅,但是你这样,让我压力很大啊……”能够说出这种节操掉了一地的废话的,除了萧洪,不会再有别人了。

    “切!”扭了扭脖子,两仪式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走了出去:“睡觉去了……”

    “非常抱歉,本视频可能由于以下原因,导致无法正常播放……不对不对,是给老师你添麻烦了……”晓美焰站起身来,非常正式的给苍崎橙子鞠了个躬:“那么,我们也该告辞了。等到圣杯战争结束,还活着的话,一定会回来的。”

    “那么着急干什么,现在已经没有回冬木市的班车了,”缓缓的吐了口烟,苍崎橙子挽留了晓美焰:“今晚留下来吧,跟老娘一起睡,还有很多话要给你讲呢。”

    “咦,一起睡?难道说是传说中的……”那一刻,萧洪的眼睛里充满了桃色的光芒!

    “喀吧!”这是苍崎橙子,再次的咬断了过滤嘴。

    “闭嘴,assassin,不想死的话!”大声的呵斥了萧洪之后,重新的点上一支烟,苍崎橙子终于对晓美焰说出了她的目的:“小焰,你这样的半吊子魔术师状态,就这么放你回去的话,我还真是有点不能放心呢。毕竟,苍崎橙子的徒弟,死的太过难看的话,那就丢脸了……本来我是想,以人工魔眼为基础,找人点化你的起源就够了。因为那样既能够让你拥有实力,又能够最快最彻底的解决问题。不过,即然你成为了我的徒弟,点化起源这种拿未来换实力的方式还是算了,一步一步来吧!即然你有着时间的能力,那么今天晚上我们就辛苦点:基础的魔术师知识,通用的攻击防御和辅助咒文,还有点特别的东西,能教的统统教给你吧。”

    “咦,特别的东西……哦哦哦,我懂的!”

    “想再死一次么,assassin!?”\);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