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13 麻婆神父和教会

时间:2018-10-12作者:非M勿扰

    圣杯战争开始的前一天的傍晚,迦南之堂,难得的正式晚餐终于开始了……

    不同于以往人手一份的便当,或者说是工作餐,今天的晚宴是相当的丰盛,可是,某人却表现的相当的不自在。

    “我,我还是去厨房吃吧,式,要不,你也一起……来……”悲剧干也终于魂不守舍的站起来,连话都说不完整,受刑似的说道。

    而两仪式的反应,只是睁开了她那双著名的直死之魔眼,盯着萧洪,片刻,又盯上了晓美焰……

    喂,喂,式酱,你可千万不要冲动啊!萧洪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坐下,干也!”这是苍崎橙子貌似强忍着什么,一脸严肃的说道:“你不觉得在客人面前这样,很失礼么!?”

    那一刻,萧洪觉得橙子sama的女王之魂,正在疯狂的燃烧!

    显然,某女王已经很清楚,萧洪刚才给某干也开的那个玩笑了。想想也是,如果一个魔术师,连自己的工房里面发生了什么,都不能掌握的话,那他还混什么?

    于是……

    黑桐干也只好像被宣判了死刑的囚徒那样,呆呆的坐下,然后果断的用自己的筷子,夹住了两仪式的筷子,就往鼻孔塞去……

    话说,这个可怜人,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么?

    突然出现的黑桐鲜花,有幸的从另一个视角,近距离的观看到了这暧昧的一幕。

    于是,暴怒的兄控黑长直少女,狠狠的甩出了她那沉重的漆黑色制式书包,然后转身就跑:“哥哥什么的,最讨厌了!呜呜……连我,连我都还没有喂过哥哥呢,居然就这么让那个女人抢先了!可恶啊!!!”

    “咦,干也君,你的头没事吧?在流血呢……呃,你不追出去么?”

    “啊,啊,失礼了,我,我,我这就去追了……”

    “唉,青春啊……”

    “闭嘴,assassin,也不知道是谁害的……”

    “哈,哈,橙子sama……”

    “叫你闭嘴,没法集中精神偷窥了!”

    “咦……”

    ……

    ------------[无耻且傲娇的分隔线]------------

    就在黑桐干也,终于的被黑桐鲜花,一书包砸翻的同时,冬木市,圣堂教会。

    言峰绮礼皱着眉头,显得很是疑惑:“奇怪了,已经有接近十个的master来注册过了,貌似每个职阶的servant都会有两个,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正统的圣杯战争中,言峰是圣杯被破坏后,从战死的master中,选中并具现化出来的代行者,以修复大圣杯为目的。

    虽然言峰绮礼的身体,被世间一切之恶所污染,但精神上却依旧独立,并能够偶尔的清醒,是个相当有人气的反派……

    而第六次圣杯战争的设定中,言峰绮礼不过是荒耶宗莲的人偶罢了,该知道的都知道,不该知道的都不知道,为了剧情发展,彻底的成为了异常凶悍的一代萌物。

    本剧情的言峰绮礼,究竟是什么情况,暂不清楚,但是,也逃不出上面两个设定的限制。

    “我饿了……”

    “我说,我饿了!”

    “请我吃的饱饱的,我会很高兴的哦……”

    有奇怪的东西乱入了……这是某lili上,某最受认同的吐槽。

    名为移动教会的s级灵装的白色修女服,一幅什么都不会在意的貌似三无却又表情丰富的面孔,这自然是最后的大魔王,某目录了!

    言峰绮礼的脸上露出了诱拐小萝莉的怪蜀黍的表情:

    “喔?那就没有办法了,我有珍藏的好东西,要试试么?”

    “嗯,嗯!”某目录一眼的渴望……

    神父奥义麻婆豆腐加加辣!

    “咔吱!”连筷子也一起的啃掉再咽下去,真的大丈夫?

    “咿呀~~~~~~”

    这分明就是某目录第一次被当麻摸后的配音嘛……

    好**的叫声……这同样是某lili上,某最受认同的吐槽。

    ------------[无耻且傲娇的进度条]------------

    让时间回到那**的叫声之前,圣堂教会的门口。

    “卫宫同学,记住,不要太相信那个人,注个册,然后赶快的离开这个城市!圣杯战争只需要死掉七个英灵就够了,运气好的话,你或者可以活下来……”说话的,正是本地魔术师协会的管理者,远坂凛。跟在她身后的,正是大家都相当熟悉的人物:卫宫士郎,以及被黄色的雨衣裹着的,第四次圣杯战争的生还者,骑士王,阿尔托莉雅!

    “可是……”

    “没有可是,我只是有我必须留下来的理由,或者,这次,就是我们的最后一次见面了……”

    正在这时,“咿呀~~~~~~”,惨叫声想起。

    “士郎,退后,啊哈!”这当然是saber,一脸严肃的抓起了手中那把无形的剑,一个标准的冲刺,撞碎教堂的大门冲了进去。

    出现在saber眼前的,是一个熟悉的正在吃东西的身影,以及一个正在灌着凉茶,呵着气的白色衣服的小萝莉修女。

    “好辣好辣好辣!咦,servant?是来找麻婆注册的么?”

    “嚯,这不是saber么?”

    “十年不见,你还是那么的恶趣味啊,言峰绮礼!”

    ……

    ------------[无耻且傲娇的进度条]------------

    很快,认证,注册,以及各种嘴炮……

    离开了圣堂教会,远坂凛看着一路上不断的走神,正在想着些什么的卫宫士郎,不由的皱起了眉头:“卫宫同学,你不会是真的想……”

    卫宫士郎的神色有点复杂:“我,我只是不想十年前的悲剧,再次的重演……”

    “别傻了,这次的问题,可不是十年之前那么的简单,整个城市都会飞上天的!”远坂凛异常严厉的打断了士郎的解释:“我就知道,我不该带你来这里,我应该直接把你给送走的!你果然被这个假神父给骗到了!”

    士郎依然在辩解:“正因为这样……”

    这种水准的辩解,换来的只有凛更加的严厉:“闭嘴,你知道什么,这次的圣杯战争和以往都不同,绝对不是你这样的菜鸟可以……”

    “呐,你们话说完了么?哟,这不是远坂家的凛么!”就在这时,巨大的棕黑色野兽和坐于其肩上的小萝莉,在一侧的山坡上突然的出现,并且用小鸟一般清脆的声音,打断了凛和士郎的争吵。

    银发红眼的小萝莉,在被巨人轻轻的放在了地上后,不满的说道:“啊咧,什么嘛,你的servant在休息么?真无聊啊,本来还想说,两个一起杀掉的呢。”

    “初次见面,也是最后一次见面,远坂凛,我是伊莉雅,伊莉雅苏菲尔冯爱因兹贝伦!哦,白天的那个大哥哥也在呢!”提起裙摆,小萝莉异常淑女的行了一个礼,高兴的说道:“那么,再见了。去吧,大开杀戒了,berserker!”

    “嗷呜!!!”巨大的身形就这么的从半山腰跳了下来,落在地上,发出了咚的一声巨响,空气和大地都因此的震动了起来!

    但是这还没有完。

    轻轻的挥舞着那把巨大而沉重的,称为大斧更加合适一些的黑色斧剑,借助落下的动力,巨大的身影,紧接着就发出了一记势大力沉的横扫--这一下如果打实了的话,不管是什么存在,都会被碾成肉泥吧!

    “士郎,退后!”利用喷发的魔力将士郎和远坂凛往后推送到安全的地方之后,saber迅速的扯掉了身上的雨衣,紧握着看不到的剑,矮着身子,无视在劲风下瞬间被拉直的金色秀发,几乎就是贴着地面的向前冲刺!

    [神吐槽:吾王用的是西门飘柔么?好发质,红a只是被劲风擦了一下,就废了一只手来着……]

    如果不是saber职阶所提供的b级以上的对魔力,再加上那魔力放出的能力,恐怕只是武器挥舞间产生的风压,就足以给那娇小的身影,造成必死的伤害了吧!

    等越过了那把巨大的斧剑之后,saber几乎是贴着berserker的胸膛,极速的上跳,几乎在一个瞬间,就达到了和berserker一样的高度,瞄准着berserker的脖子,挥动了看不到的长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