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17 泰阴指印天瀑行

时间:2018-10-12作者:非M勿扰

    当形象彻底大变的覆天殇,在某处闹市找到隐居的杜一苇的时候,杜一苇的神色已然大变。

    随后便是肆无忌惮的狂风大作,把个热闹的集市吹得七零八落。那些集市上本类熙熙攘攘的摊贩和游人,在发现了不对得第一时间,抱头鼠窜下顷刻间就逃了个干净,陡然清净了下来。

    留下来得,也只有被气息锁定后,无法脱身得寥寥数人……

    “倾国皇权,尽操吾手:逆我王道,定杀不留!”

    似曾相识的诗号,却是由另外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吟诵。再配合从空中徐徐落地的娇小蓝色身影,这一切的一切,都宛若噩梦。终于让化身青蚵仔,在闹市中卖蚵仔面线的杜一苇,有了相当不好的联想,以至于双手紧抓,却说不出话来!

    而正在杜一苇的身边,装疯卖傻捣鼓木偶剧的弄三平,则是好奇,也有点关心的询问:“老杜啊,这是咋了?”

    可惜杜甫很忙,不不不,是老杜很忙,并没有理会他。

    另一边,脚踩一抹幽碧之色的诡异玄气,重天而降的覆天殇,也没有直接和杜一苇搭话。

    转过头去,她望向了在弄三平的木偶摊前,瑟瑟发抖得几人:秦假仙、荫尸人、还有业途灵……

    说到秦假仙嘛,这个角色,可以算是异常诙谐的甘草类角色。

    他有个坏毛病,总是喜欢把衣着穿的和上一档戏的**oss一样。然后秦假仙就会在那boss被消灭的消息没有泛滥开来之时,顶着那样的着装招摇撞骗。虽然这种行为,往往也就能欺骗一下初出茅庐的老实孩子,更多的时候只能撞到铁板闹出老大笑话……

    着红鼻子的秦假仙,竟然敢穿着着与自己完全一般式样的长袍招摇过市,覆天殇的眉头登时皱的拧了起来。

    只是一联想起秦假仙与素还真的关系,和此人过往的系列往事,又哭笑不得。

    结果到最后,也只好阴沉着脸,一掌将三人远远的拍飞,同时发出了警告:“哼,衣服换掉!若是再见你们败坏吾之形象,死!”

    等到秦假仙一行人,乱七八糟高叫着&ot;阿妹喂&ot;或者&ot;大仔等等我&ot;、&ot;救命啊,撞鬼啦!&ot;之类口号,屁滚尿流的远去后,覆天殇这才转圜身形,正视起杜一苇来……

    “喂,你们这究竟是……”弄三平到杜一苇心不在焉,也不理会自己的关怀,便直接问覆天殇的来意。

    杜一苇也终于是回复了清醒:“此事与阿酒无关,昔日恩怨杜一苇一人担下,勿要牵连无辜!”

    覆天殇呵呵一笑,却是露出一股讨厌的神色,压根就不去理会弄三平:“哈,其实嘛,我这个人也一向好说话。何况此人虽然可恶,却正在做一件足以颠覆整个北武林的大事件。所以,既然有好戏,吾又怎么会去破坏!”

    一句话,登时就让弄三平得神色,极度不自在起来。

    以及,我这个人一向好说话,貌似是杜一苇的口头禅。所以杜一苇也开始觉得别扭。

    尤其是最后一句,为甚!

    在这里,覆天殇也并非是信口开河。

    嗯,未来的剧情告诉我们,杜一苇口中的阿酒,也就是木偶戏班的老板弄三平了。

    其真实身份,乃北隅皇朝皇城的前任御医。

    只因为昔年,弄三平诊断出北隅皇朝的太后身怀死胎,害怕要担干系招惹祸尤而潜逃出宫,化名弄三平藏匿於市集中。

    后来又因为听闻太后竟然成功产子,这才为了秘密调查真假皇太子的真相重出江湖,以演出第一手武林恩怨剧码声名大噪,又欲以身为饵、以影射时政的木偶戏吸引相关人等的注意力!

    弄三平那丝毫不注重他人**、还手段可称拙劣的调查,把一些不可以为外人道也的事情搞得天下皆知。这直接导致了末世录以后,龙城圣影的相关剧情,以及北武林第一势力北隅皇朝的分裂与覆灭,随之而来的是北国之地得连场战火民不聊生。当然,那都是后话……

    杜一苇还要多说,覆天殇却已经气势一凝,以灵识释放强大冲击,把弄三平震得晕眩过去。

    “此事你不要管,本王向来言而有信!既然话已至此,便不会对弄三平不利,这点你大可放心!”再次扬手打断了杜一苇,对所谓大事件的兴趣,覆天殇脸色阴沉着,开口:“倒是你:与其关心那些别有用心靠近你的陌路之人,倒不如为你昔日的背叛,找个可以脱身的借口!”

    终于是切入正题,杜一苇知道今日再难善了,终于是把心一横,问出了一个自打最初就想要问的问题。

    “你现在的形态,覆天殇,难道说你……”杜一苇厉声喝问。

    无疑,在杜一苇的想法中,纯爷们的覆天殇突然变成了小萝莉,那只可能是、也无疑是夺舍了沙罗的肉身……

    昔年,覆天殇为了转世重生,强借妖后之体孕育转灵体。

    可是妖后也是个相当霸气的人妻,在无力抗拒之下,竟然可以趁覆天殇不注意之时,以妖刀界秘法引动另一股星力入体,一孕双体!妖后竟然诞下了两个连体婴儿,除了覆天殇预定的与自身属性相合的转灵体以外,便是与覆天殇自身属性完全相克的极体。

    转灵体,自然就是九皇座时期横行苦境的鬼王覆天殇。极体,却是被杜一苇收为义女的,沙罗。

    嗯,若是妖后只诞下一个婴儿,覆天殇的转世之体自然完美无缺。

    可是妖后一体双孕,分走了覆天殇转世之灵的不少元气,铸就的极体还属性相克。这终于导致重生后的覆天殇,其刀枪不入的不破不漏浑圆金身,出现了三处破绽,终于在九幽之巅的决战中,被素还真的百气寒霜指所制……

    不过,沙罗虽然是覆天殇的破绽。但是反过来,也可以是覆天殇另外的生机。

    哪怕,有&ot;沙罗和覆天殇互为极体,共命双栖,不能独活&ot;的说法,但是谁知道是真是假。

    或许,那也只是覆天殇为了预留生机,而故布的疑阵呢!

    哪怕覆天殇的复活和娘化,其实是某安哥拉·曼纽的杰作,但是杜一苇并不知道啊……

    总之,到覆天殇顶着沙罗的身高、沙罗的声音出现,杜一苇脑海中直接想到的,就是覆天殇借助沙罗之体重现于世,之类的想法!

    “哼,这是自然!”覆天殇当然知道杜一苇要说什么。可是要招揽杜一苇,却是萧某某强硬的想法,覆天殇本身并不是太乐意。因为杜一苇曾经的背叛,她还是要自作主张的试探一下杜一苇对沙罗的感情,是否真诚,再决定是否采纳萧洪的建议:“妖后制造了沙罗,本意是想要破坏本王功体的完整,却终究是妇人只见!或许,沙罗的存在,曾经给本王造成了麻烦。却不曾想,同样血缘的**,正好让本王据为己有东山再起,也不会再有任何破绽!她更加料想不到的,是她苦心搜集的相克功体,竟然促成了功力上的阴阳并济、让本王功力大进了!”

    确实,覆天殇的功体当真更进一步,达成了阴阳并济。但那绝对不是妖后所化纳之星力的功劳。是魖界中八杰集的荒野电光传承,所象征的刚猛异常的创始之雷和灭世之雷。让毁灭之源、万鬼之王的覆天殇,其本身的阴属性鬼道功体,达成了阴阳调和的新境界……

    杜一苇陡然站直了身体,一反向来慵懒随和的形象,变得严肃起来。熟悉杜一苇的人都知道,此人,已经出离愤怒了!

    “那,那沙罗呢!”杜一苇大声问道。

    覆天殇嘿嘿一笑:“哼,竟然此肉身已属于本王,那本王的身体里面,是无论如何,都容不下另外的存在!”

    昔日与沙罗相聚之时的音容笑貌逐一浮现,杜一苇的心头不禁一痛。当日因为素还真一顿嘴炮而放弃了沙罗后的悔意再度浮现。到眼前的物是人非,好吧,其实是物非人也非,杜一苇终于是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一尺布、半生度,干将莫邪金铜铸;一苇舟、百年渡,杜门青史千秋路。”诗号再起,无非是要摆明卒马,相爱相杀的前奏。就和某十万本小黄书中两人决斗之前要相互爆出魔法名做为礼节一般……

    所以玄菱镜出,然后是地气化三昧,九阴归虚无!

    心知不论覆天殇是否功力大进,自己都不可能是对手。杜一苇怒吼一生,散仙之力爆发,直接把极招上手,以玄菱镜引动八方地气,化出九道滂沱气劲,登时就让整个空间,都呈现风起云涌之势。那不再是通常最善用的护劲归元,而是一往无回、彻底托付了自身的九次连击。

    可是这份冲击,却嘎然而止。

    因为覆天殇的身后,突然露出来一只粉红色的羊驼……

    “义父!”那羊驼……好吧,其实那是一只疑似长角的羊羊羊,粉红色的咩星人。她的形态,虽然因为重新的成长而愈发稚嫩,但是那份与昔年妖后极度相似的神韵,无疑是暴露了此女的身份。

    那可不就是沙罗……

    “哼,本王的身体里面,自然是无论如何,都容不下另外的存在……”覆天殇的语气一变,虽然是变得更加的严厉,却无疑也有着名为满意的情绪悄悄隐藏:“但是杜一苇,你又以为本王所言,究竟是怎样的意思!”

    杜一苇无言:“你……那你今日来……”

    “哼,我可是很忙的,没有那么多时间照顾小孩,”覆天殇如是说:“可是我也不放心你,也只好……”

    嗯,曾经,杜一苇被素还真说服了,沙罗被素还真说服了,于是覆天殇悲剧了,被迫王见王然后退场。

    如今,不再于沙罗共命,虽然不会再有类似的忧患,但是……

    嗯……

    ……

    翠环山,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貌似目下,素还真躺尸不起,翠环山是归屈士途管理的。

    “救命啊,不好了,撞鬼了!”秦假仙一路风尘,到了地方也不通报,直接扑腾扑腾的喘着粗气就跑进内院,把泡着壶茶正在小憩中的屈士途吓了一条。

    见得恶客临门,屈士途无奈的苦笑一声,起来招呼:“哎呀,秦假仙啊,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又惹着了花非花,过来逃难了?”

    “不是不是,怎么可能,想我老秦……”说到花非花,秦假仙突然就发现自己没有了底气。他只好顾左右而言他的转移话题:“是覆天殇,覆天殇啦!听我说,覆天殇居然又出现了!”

    听到和素还真一起消失于九幽之渊的覆天殇居然重现人间,屈士途登时一阵心高气爽,知道替素还真的身份劳碌了这么久后,如今终于是可以撂挑子换人了:“啊?覆天殇出现?当真?那素还真不是也……究竟是怎么回事,秦假仙你快点说说详情!”

    秦假仙稍微缓了口气,就把茶几上那壶刚刚泡好的新茶,直接操起茶壶就灌。

    若是往常,秦假仙如此不解风情的浪费他好不容易泡出的好茶,或许屈士途早已掀桌,提起他最爱的两把杀猪刀就要追杀某人,绕翠环山至少三圈。可是今天,心不在焉下,屈士途竟然那就没有在意。

    灌下几口清茶,秦假仙打了个饱嗝,这才细细到来:“要问详情啊,详情听说……”

    三言两语,秦假仙便把市集上发生的事情,给屈士途详述。

    “什么?竟然……”听闻覆天殇新的形象后,屈士途也脸色一变,急急忙忙来回几步后,就要出门:“秦假仙,你且稍待片刻,我去……”可惜,不论屈士途是要谋划些什么,都到此为止了……

    三道灼热万分的赤红色指劲,从遥远的天边划破长空,直落到屈士途之前放置的茶几之上,留下了三道并列且封冻的指印。

    这三道指印,正是昔年欧阳上智的代表武学,三泰阴指。同时,这三道指印,也是昔年欧阳世家的,标志。

    “吾儿一线生,此事暂且,切记不可张扬!”又有千里传音,在耳边吟想。那陌生的声音、熟悉的语气,让屈士途禁不住打了个寒颤,又脸色大变:“另外,若要寻素还真,可往定禅天,询问净琉璃……”

    屈士途,本命一线生,是昔年盛狮帝国金阳圣帝麾下,十三圣殿的生死二执之一。同时,也是欧阳上智的义子。

    至于欧阳上智嘛……

    嗯,剧情发展到了末世录的时代,又哪里还有名为欧阳上智的家伙存在。那个传说中的号世令主,早已死在双龙背枪下,许久了……

    这只可能是萧洪。

    在赶往星河天瀑的路上,萧洪一直以奇花八部的神达天通之术,遥控监测诸方行动。

    圣魔元史、八品神通、还有天机忏,这三样奇术,不愧是霹雳布袋戏世界中,象征着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三大剧本,分别号称对过去/现在/未来之事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其监控能力,果然是逆天啊!所以才要说,传说中的剧本党,向来就是作弊!

    发现了屈士途要介入覆天殇重出的事件后,为了避免这种让其它轮回者一就知道是轮回者手笔的事件被普及,萧洪也只好出面阻止。通过八品神通的精确制导和定位,萧洪在千里之外以断脉剑气的霜天破神绝神通模拟三泰阴指,给屈士途送去了千里传音。

    以及,想来想去,萧洪也只好选择欧阳上智这个极具威慑力的身份。

    若是其它身份,和屈士途又不熟识,哪里来得话事权?估计到最后,双刀老屈都会阳奉阴违的固执己见,再坏自己的大事吧!

    同时,指出素还真的去处,也是为屈士途找点事做,以免他继续的歪打正着,破坏自己的计划。何况有素还真遥控指挥,凭借两人只见的关系,屈士途也不会再有机会坏他的好事了,不是么?

    至于萧洪为什么要去星河天瀑。

    这并不是某人终于下定决心,决定要到中阴界一探了。中阴界迟早要去,却还不是现在。

    而是昔年助其脱困的鬼荒蚩尤,经过五年的时间找回修为、并潜修天子传奇与神兵玄奇世界的天妖屠神大·法和蚩尤七大限武学,如今也算是学有所成。按照彼此间的约定,如今也该到了入世之时!

    要从青丘方寸山那一片的无间之中,进入苦境,也只有两个最好的选择。一是走叫唤渊戍,一是走中阴界通往苦境的星河天瀑……

    叫唤渊戍暂且不论。从那里出入的话,直接就得面对镇守通天道的尘外孤标意行,这么一尊大神。没有做好完全的准备,萧洪真的不想和这一位有任何关系。所谓拔出泥巴溅出泥,意行一人并不足惧,萧洪也不在意那入道元天巅峰级别的修为。但是他背后牵扯的势力和实力,确实是太多太多!

    所以,萧洪和鬼荒蚩尤约定的碰头地点,是连通中阴界与苦境的,那段星河天瀑的出口……

    话说,中阴界和冥界的关系,是界中界。所以这星河天瀑,若是可以在中段开个洞,或许从苦境到萧洪那个冥界的交通,也会便利很多吧。也只是顾虑到其中因果牵涉太大,思虑再三后,萧某某不得不放弃了这个诱人的想法。

    可惜,还没有到约定的地方,还没有以鬼荒所给予的鬼刀做为信物,召唤鬼荒长年孤悬无间鬼道之中的存在,萧洪的注意力,就被一群往星河天瀑处逃窜的身影,所吸引……

    那是一群筚路蓝缕、凄惨万分、不得不落荒而逃的身影。

    话说,今天这一章,落荒而逃的家伙有点多啊……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

    那些逃亡中的身影,萧洪虽然都不认识。

    但其中间簇拥的那一人,他身上的独特气息,无论是此人本来的气息、还是正在剧烈夺取其生命力的气息,都印象深刻!

    人,是暗界妖刹!而正在令其走向灭亡的奇毒,却是八品神通所特有!

    无疑,这些逃亡者,都是无始暗界中人!

    感受着妖刹那越来越弱、终于是消失的气息,萧洪的眉头深皱:妖刹,竟然无端身亡了!

    ……以及,人间,除了本来的策梦候以外,竟然还有修习八品神通之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