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66 两个世代的落幕

时间:2018-10-12作者:非M勿扰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66_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全文免费阅读_act66 两个世代的落幕来自书()

    新生的赤眼魔王,占据了阿赖耶的幻想结界,并以之组成自己新的肉身。书

    所以,要想让其陨落,针对魔神位格的业火攻击以外,能够破坏一个不完整世界的力量必不可少……

    这也就是说:只有将阿赖耶失去的那个幻想结界彻底崩碎,才有彻底击杀赤眼魔王夏布拉尼古德的可能。

    幻想结界的崩碎,带来的变化,之于saber酱的宝具,更是影响深远!

    宝具的意义,都是依靠其完成的所谓伟业,来定义的。比如说某人某物,因为做下了某样大事,而被后人传颂。那么在传颂的过程中,在大家都认为某人某物是怎样的存在这种大前提下,宝具就出现了……

    宝具的涵义,取决于所谓的丰功伟业……

    而宝具的效果,则取决于知名度……

    知名度什么的,有傲来国的国家机构做为底气的萧某某,自然是丝毫不担心。

    但是宝具的涵义,在很多时候都无法干涉,往往是什么便是什么。毁灭或成就过某知名人物,宝具便是对人宝具;有效的对抗过当世闻名的军团,宝具便是对军宝具;造成了城市或文化级别的破坏或新生,对城宝具由此出现……

    这个,是彻底无法作假的。伪造的传颂,因为用户名错误,压根就无法指向正确的宝物!

    就像萧洪手中的天河剑,其宝具化具现出来的宝具,名为开元逐月·恸天贯日,被定义为对城宝具。那也仅仅是因为,它被用来向着飞向天空的琼华派,射了一剑!于是,哪怕开元逐月·恸天贯日,明明有远超一切宝具的力量,依旧只是对城宝具……

    而在整个tm世界中,所有宝具中最最上层的存在,所谓的对界宝具,也只有那么一件,那就是英雄王吉尔伽美什的乖离剑。

    如今,在崩碎了先后做为”阿赖耶的大本营”和”赤眼魔王夏布拉尼古德的神国”存在的幻想结界后,那把以圣骑士的sin元素为原型、以魔剑之身成就的圣剑、圣魔之剑sin·paduma,终于是因为宝具在概念上的绝对意义,而发生晋级了!

    宝具sin·paduma的材质,此时此刻,由tm世界上数目不过数百件的对城宝具,成功晋级为本世界的第二件对界宝具!

    ……本世界仅有的两件对界宝具,都在自家的后院待着,萧某某对此表示一本满足……

    所以,当象征了魔存在的赤红色光球,没入圣魔之剑paduma之上永远的融合后,某人的即定计划,便算是全部完成了。

    做为半神英灵的骑士王,以后的道路也将要彻底的明了和通坦……

    所以,毫不犹豫的大袖一挥,萧某某带着娘化的骑士王与英雄王钻进幽灵马车,一行人转身就走,不见丝毫犹豫。……只是临走,萧某人突然听到了阿赖耶的声音,急促且焦急,神色中满是无暇抽身的疲态。突然闯进她大本营的乌拉诺斯,显然是给她造成了相当的困扰。

    阿赖耶此前一直沉默,此刻确能够发出求救信息,无疑是因为赤眼魔王夏布拉尼古德的陨落。

    赤眼魔王的陨落,让被邪恶力量占据并做为其根基的幻想结界,就此崩碎!

    所以一直被赤眼魔王之力量屏蔽了与外界联系的阿赖耶,得以重新的,从人类的意识中汲取力量、恢复了与外界的联系。

    “救我!”如同抓到了最后一根稻草一般,阿赖耶如是说。

    萧洪却眉毛一抖,同样手段的神念传音回去:“哦?你不是有个相当可靠的盟友么?”

    某人口中这个用相当可靠来形容的盟友,无疑就是某个大秦帝国的皇帝,始皇嬴政。

    阿赖耶大声的回答说:“该,该死,要紧关头,我根本就联系不上他!”

    联系不上?这是自然,萧洪当然知道那个曾经的千古一帝,打着怎样的算盘。

    所以,萧某某继续装傻:“可是我救你,又为什么!”

    “约定啊!不是约定好了的么!”恍若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似的,阿赖耶急忙提醒萧某某,两人之间曾经的约定:“你若是帮我一次,我就帮你把吉尔伽美什的宝具王之财宝填满的!”

    萧洪闻言,只是叹了口气:“哦,你说那个啊,你还记得么?我都快忘记了呢……”

    你要帮我解决一个大麻烦,我才会把吉尔伽美什的王之财宝,给重新不满;至于究竟是怎样的麻烦,俺暂时还没有想好,你就候着吧:貌似,当初萧某某从阿赖耶的英灵王座,招募吉尔伽美什和哈桑·萨巴赫两个英灵的时候,还真有过类似的约定……

    所以萧洪得到的英雄王吉尔伽美什,其标志性的宝具,收纳有王之财宝的巴比伦之门,里面其实是空荡荡的,只好拿某弑神者世界的霸者之证,所谓普罗米修斯的石板,充数。普罗米修斯石板的山寨造假功能,除了某些方面,确实是可称强大。

    但是多年过后,事到如今,若是仅止为此就出手,某人的劳动力也未免太过廉价!

    “是,是啊……”阿赖耶的言谈,越来越见焦急:“你,你快点,我就快支撑不住了,还是说,你这是想要毁约?”

    哼哼冷笑了几声,萧洪的恶劣态度终于是表露无疑:“呐,刚才我把你的英灵殿堂给拆了,这个你不介意吧……”

    阿赖耶此时此刻,还能够说什么呢!“不,不介意,这个以后再说啦!”

    萧洪又问:“saber酱刚才把你的幻想结界给拆了,这个没有问题吧……”

    “……,没,没问题!”顿了顿,阿赖耶的声音似乎是有些哀求,又有些咬牙切齿,总之是失去了一切理智……

    可是,依旧是不慌不忙的,萧洪还要继续的拖拉着时间:“那个,阿赖耶啊,你知道什么叫做通货膨胀么?”

    通货膨胀?这时候莫名其妙的扯通货膨胀干啥!此时此刻的困境又和通货膨胀有什么关系?!阿赖耶突然感到相当不妙……

    萧洪的神识传音,却还在继续:“所谓的通货膨胀呢,就是指因”货币的供给”大于”货币的实际需求”,也就是”现实购买力”大于”产出供给”,而导致的货币贬值、并引起一段时间内物价持续普遍上涨的现象……”蓄意而恶劣的顿了顿,萧洪接着说:“其实质嘛,也就是社会总需求大于社会总供给什么的。”

    阿赖耶的气息,终于是开始变得彻底绝望了起来。

    通货膨胀什么的,究竟是代表了什么,做为人类万事通的阿赖耶,又怎么会不知道!

    她已经可以肯定,某人这是打算,要单方面的撕毁协议了:“你这是打算要,单方面的拒绝履行协议么?”

    幽灵马车,已经开始加速启程了,萧洪的声音这才继续的传递过去,彼此都毫无诚意的交涉就此落下帷幕:“哈?没有记错的话,我们只是约定,在帮助你之后,我会有什么好处,是吧?那么,可有约定,我一定要救你?呵呵,其实在约定之后,我可是每时每刻都在等待你的召唤,并做好了一切准备呢……只是您的反复无常,令我失望,或许你压根就没有以平等对待的态度,来待这个约定吧……”

    “……诚然,在很久之前,那还是一个双赢的契约,因为我确实是需要那样的一份助力,来做为我康庄大道的基石……”

    “……可惜时间不等人,我也等不起。确认了那个约定带来的好处,不可能在花儿谢掉以前便实现后,我也只好去另外的世界,寻找和掠夺另外的替代品。所以事到如今,你攥在手上的底牌,因为通货膨胀的原理,已然失去了大部分的意义……”

    “……毕竟,攥在手里的东西,拖延的久了,也是会发酵和变质的啊!”

    “……而我,又怎么会为了注定失去意义之物,去阻碍历史的车轮呢?要知道,即便是本王,和世界作对的话,损失也一定不小!”

    萧洪的长篇大论说完,阿赖耶的心情,安静了下去,再无言语。

    确实,这件事上面,阿赖耶做的,本来就相当的不地道!

    可是,发现幽灵马车已经是掉转马头就要远去,并没有想要拯救她的样子,阿赖耶终于是急了:“不!不要!我不可以就这样死去!回来,救,救我!无论什么你都可以拿去,我的宝库中肯定还会有其它的东西是你需要的!”

    “哈,仅只是不想死么?好单纯的想法,人类意识具现出来的精灵,果然是完美继承呢人类的一切根性、也包括无与伦比的求生意志么?”这是萧某人,最后的答复:“……可惜了,若是之前就有这样的觉悟,许多事情还可以挽回。但是到了如今的局面,本就不该出现的你,还是如同没有出现过一样消失掉,才是最好!已经失去对人类意志操控力的你,还没有发现世界的风向,已经是彻底的改变了么?”

    是啊,阿赖耶这时候,已经发现,她失去了对人类的控制力。

    无疑,在始皇帝的默许下,那本皇极惊世书,也就是阿赖耶在我和僵尸有个约会里面的老前辈,命运,开始出手接管人类的未来……

    “你!”失去了一切希望后,阿赖耶终于是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你会后悔的,得到我力量的乌拉诺斯,一样会杀了你的!”

    “是吗?那个啊,也要等到他有命再次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再说吧!”耸了耸肩,萧洪毫不在意的,如此自言自语:“估计乌拉诺斯这蠢物还在洋洋自得呢!可惜他不知道,唯一神什么的,除了应运之人,这年头可绝对是谁沾谁死啊!”

    幽灵马车距离那个注定于某人无关的战场,已经是很远很远了……

    而这些言语,显然阿赖耶是听不到了。

    在天际,似乎是远在天边、又似乎是近在眼前的地方,传来了一声,充满了绝望和不甘的女性惨叫。所以连整个世界都因此一阵振荡,然后天地万物都要变得更加清晰:无疑,继盖亚时代的落幕之后,与盖亚纠缠了数千年的大敌阿赖耶,烟消云散!

    乌拉诺斯那狂放的笑声也在天地间响起,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从此都影响着这片天地间的一切、准确无比的传达至地球上每一个生物的意识之中。毫无准备的人们,都不由的在世界的各个角落,向着梵蒂冈的方向,以印象中最最恭敬的礼仪进行膜拜……

    这就是唯一神:唯一神的**!唯一神的力量!还有,唯一神的意志!

    传达于整个世界的意志,本就是唯一神的应运而生的权能!

    当然,这唯一神的意志,影响不到被命运之力庇护的,大秦帝国的子民。也影响不到,被天帝果位之力庇佑的,傲来国子民!

    马车上,对于乌拉诺斯的强势崛起,娘化的骑士王和英雄王,眼里都不由得透露出一丝担心。可是到萧某人老神在在的端坐钓鱼台,纵使是心有疑问,也首先放下呢大部分的担心。某人虽然向来荒诞无赖兼无耻,为人处事却向来是无限稳妥……

    也只有出自霹雳布袋戏世界的牛头马面黑白没有无常,才因为对这种事情见得多了,而毫无反应。

    不过不担心归不担心。当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亚瑟以眼角余光暗示某英雄王若干次后,某吉尔伽美什终于是一脸不爽的开口问某人:“你这杂……好吧,你这家伙,无凭无据,竟敢说本王的宝物都是毫无意义之物!”

    ……嘛,如同大多数同人本一般,英雄王再度被骑士王驯服,这可真是可喜可贺啊!咦,非m这是说了什么奇怪的话语了么?

    可是萧某某却一动不动。**沉睡中进行着七宗罪·懒惰进化、靠北冥元婴驱动傀儡一般驱动肉身行动的萧某某,除了在某些特定场景和妹子们尝试特殊动作的时候,一动不动已经很久了……

    虽然一动不动,照旧从四面八方以某种神秘莫测手段发生的,略显沙哑的声音,却反驳了吉尔伽美什的言辞:“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都没有资格篆刻入霸者之证中的宝具,绝对是毫无意义……而且,想知道我要如此放纵乌拉诺斯的原因,你完全可以直接说出来。”

    异常傲娇的别过头去,娘化的英雄王大声抗议:“才没有要知道呢,哼!不过那个乌拉诺斯,就这样成为一个世代的引领者,真的好么?你不是说,世代的引领者什么的,一个世界最多也只有五个,可是相当重要的位置啊……”

    萧洪的声音,却忍不住笑意般,继续的四面八方响起:“就如我所说,天地神人鬼,五个世代,很是重要,要不然世界意志也不会降下七星乱世来修正错误……说到七星乱世,咦?七星乱世哪里去了?七星和天策怎么都专业打酱油去了!非m你个混蛋又要虎头蛇尾了是吧!”

    为了避免拖剧情、为了快点进入数百万字之前就应该开始的霹雳布袋戏世界,tm世界的故事收线也不要收的这么暴力啊喂!!!

    嗯,总之,据非m所说,世界才不会因为唯一神一直不出现、神世代一直无法步入正轨,就派出修正者呢。

    “你们又没有想过,神世代,无法出现唯一神,那也是神世代的事情,世界完全是没有立场进行干涉的……”萧洪如是说:“但是世界偏偏进行了干涉,还是本来不该出现的、灭世级别的最大程度干涉!这个情况,也只能够说明……”

    saber酱终于是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她问萧洪:“难道说……”

    可是吉尔伽美什,却顺势插口嘲讽了某人:“这只能说明,本世界出现了某个遗祸无穷的大魔王呗……”

    萧洪的嘴角,终于是抖了抖:“吉尔,不知道,不要乱说,有些话也不能乱说……”说完,他竟然下意识的望了望天。

    其实吧,萧洪也清楚。会出现这种最大程度的干涉,獾狸猿乱打剧情补丁造就的世界信息紊乱,也是一个相当重要的方面……

    像这种干涉,本世界还远远的不是第一次。只是之前的世界干涉,都被异常强大的獾狸猿挥挥手抹去了。是某人对tm世界的个人化,让獾狸猿失去了再度插手这个世界进程的权限。所以事到如今,这些干涉都只能够由萧洪接手并承担。

    好在那獾狸猿还算是义气,在自身权限的范畴,每每给某人方便,不然事态早已向最坏的方向发展!

    在确认了吉尔伽美什的无心之言,没有引起某个存在的感应、并引发某些不好的发展后,萧洪这才继续阐述,他放纵乌拉诺斯的理由:“总之呢,盖亚和阿赖耶两人,纠缠的实在是太久了,以至于神之世代,已经完结!按照世界的发展观,如今已经是人之世代,可是本世界却连唯一神都没有出现,这才是世界意志干涉世界发展,最根本的原因……”

    这时候,天地间传来了乌拉诺斯愤怒的咆哮。唯一神的意志,自然是要在整个天地间传递的……

    而这个时间,距离乌拉诺斯成为唯一神的时刻,不过是几分钟前后的差距!

    甫成为唯一神的乌拉诺斯,压根就没有想到会有人,在现在、在他刚刚成为唯一神、要意气风发指点江山的时候,就敢来捋他的虎须!

    萧洪很清楚的知道,那个将要把唯一神掀下神坛的存在,只会是大秦帝国的皇帝,始皇嬴政。

    果然,乌拉诺斯那遍传天地的怒吼和咆哮,在瞬间又变成了不敢置信的惊呼,再变成受伤猛兽的哀鸣!当唯一神的意志再度回响于天地间,大家都感受到了其中色厉内茬、和受创虚弱!某人因此得出结论,乌拉诺斯,已经完了……

    “所以……”在天地间不断响彻着的,乌拉诺斯受创和惨叫的声音之下,萧洪继续说到:“所以呢,就要找出一个家伙,让他成为唯一神:然后再让应该引领人世代的人主,将之杀掉咯。结果也只有乌拉诺斯才会以为,成为唯一神什么的,是他捡了个大便宜啊……”

    以及,他更近一步、相当详尽的,阐述了,阿赖耶悲剧的真相……

    “其实,阿赖耶那才叫真的可怜。沉迷于神世代的唯一神力量,却浑然不觉自己本身的力量,才是人世代力量的核心!……哈,地世代的引领者盖亚,和人世代的种子阿赖耶,一起去抢夺与她们本没有关系的神世代力量,这该是多么讽刺的真相啊!本来,若是她能够认识到这点,并放弃唯一神的力量,或许这世界未来一段时间的主角就是她了……”

    “只是可惜,我给了她知道真相的契机,她却将早该兑现的约定攥在手中,硬生生拖延到了事态无可挽回的时候,让来自另一个世界的老奸巨猾的同类替代了存在!呐,把金皮卡的王之财宝,也原封不动的转移过来的话:大不了三十年,不对,或者是十年內,我尽力的帮你渡过一个大劫如何……记得当初我和阿赖耶,就是这么约定的吧!可是她以为我说的大劫会是什么?”

    “我口中的大劫,当然不会是如她所设想的那般,等她要死的时候,就帮她打退侵犯的敌人喽!”

    “……若是这样,在她眼中,我又是什么角色?那种出场费惊人的高价打手?呵呵,也不想想我是谁!朕可是华夏十洲、傲来之国的太上元皇始帝洪武帝君来着,像是那种捋起袖子就劫富济贫的路边小妖怪么?而且到了那个时候,明显阿赖耶势力已经大势已去:在那种前提下,在再也没有利用价值的前提下,也只有痛打落水狗大捞一笔就闪人,才是我大魔王萧信一直以来为人处事的风格啊!”

    “本来还准备给阿赖耶指点一条,重回大道、有资格被我利用的捷径来着,结果可惜了……”

    “走吧,现在回傲来国,并收缩所有防线。同时,也要让所有的道境以上战斗力准备起来。就在这一两年之内,傲来天朝,就不得不在泰山,与大秦帝国那个新生的人主、不、是人尊,来一次永远确认主从关系的豪赌了!”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66_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全文免费阅读_act66 两个世代的落幕更新完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