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11 好个沧海变桑田

时间:2018-10-12作者:非M勿扰

    []act 好个沧海变桑田

    ------------

    帝释天的性格,只有一个犟字了得,很有问题。

    同时,无天绝剑慕应雄的性格……

    雪缘的解释模棱两可,这点慕应雄也知道。

    不过帝释天的各种诡异背景,毕竟是引动了他的好奇心,他也就打蛇随棍上了。

    慕应雄的喝问、帝释天的不以为意、当“就算是本神做得,你又能把本神如何”之类话语脱口而出,慕应雄终于是掀桌。

    慕应雄的无天绝剑剑意,面对圣心诀,也果断讨不到好去。

    所以早有所料的雪缘带着一票马仔再次冲了上去。

    圣王着众人围殴帝释天,皱了皱眉,还是没有放下面皮,转过头去说:“子路,你上!”

    所以山巅的气温越来越低,已有冰霜浮现:圣心决,不愧是天下第一寒属性绝学!

    而众人激斗的山峰之下,天下第一楼,适时传来一声巨爆!

    雄霸,爆体而亡!而周公瑾,则浑身经脉尽断、上下血如泉涌、缓缓倒下……

    魔族血脉的觉醒下,反转冲动早就了血脉的融合;而逆天之志的血脉能力,也让天地与之为敌,雄霸在这一战得到的天地之力附加,远超极限:什么主角光环boss光环,在这一份附加面前,都完全不够啊!

    也只是雄霸的根基,限制了世界之力附加能够发挥的上限;而双重武源配合逆天之力,生生让周公瑾压制了雄霸的凶威。

    命运最是多变,也最会玩弄众生:当世界意志终于是决定宁可放弃雄霸也要灭杀周公瑾的时候,雄霸的命运已经不可避免!

    可是,凭借雄霸之力,根本就无法达成那样的界限:力量的陡然超标,反而让雄霸无法自己,周公瑾趁机欺身而上,刀剑加身下雄霸败亡!而世界意志的行动,也是需要载体的、也要遵守某些规则的:天灾也好、**也罢、都有其至理需要遵循……

    雄霸已亡,意志没有了载体,世界最后的反击,也就是引爆:把雄霸汇聚起来的天地之力尽数引爆!

    于是,周公瑾,重伤!

    那振荡的天地元气,也理所当然影响了剑意修持的慕应雄。**--*

    不是自己的东西,就始终不是自己的:“天地无极、乾坤借法”之类能力,始终是有诸多不便!

    剑意当然也在此列,除了精神冲击的伤害外,主要还是靠引动天地元气对敌人造成杀伤的!

    元气动荡,慕应雄身形为之一滞,帝释天也较为残忍的嘿嘿一笑。呐,帝释天的性格是有问题,却并不迂腐,哪怕是可中立目标,只要是有敌意于自己、还没有利用价值的,都会毫不犹豫的全力扑杀……

    眼见寒冰巨掌已然轰击至当面,劲风扑面下便是慕应雄也为之一颤,缓缓闭上双目。

    可是,料想中的攻击,却迟迟没有到来。

    睁目,慕应雄到了目瞪口呆的众人,和眼前一头冷汗的帝释天。

    啊,萧某某,眼差不多了,终于是露面。

    想来想去,帝释天都是个相当的战力、有资格列入自己的选员计划。即然这个世界将要被放弃,那么,萧洪当然是……

    这是萧某某利用鸿蒙之气护身,穿行于时间空间之间的无间狭缝,鬼魅一般瞬间出现在帝释天的身后。

    一只手搭在帝释天的肩头,一道北冥神功的真气化尽帝释天这一招动用的所有功力,帝释天的巨掌已经贴近慕应雄的面皮就是不能够再前进一步:一招受制的帝释天,果断萎缩下去不敢妄动,流下了一头的冷汗!

    果然,像这种不死之身,其实才是真正最怕死的家伙吧……

    ……别帝释天逢人就说你杀了我吧:那话果然也就对肯定杀不了他的小辈说说而已……

    站在帝释天的背后,胡来的左手搭在帝释天的肩上,萧某某右手一个响指,就开启了空间的门户!

    这贱人,居然直接把空间通道开启到了tm世界,始皇嬴政的阿房宫:“嬴政啊,你家徐福,又在欺负人了!”

    几个呼吸过后,tm世界大秦敌国的皇帝,我和僵尸有个约会世界的某红眼僵尸,始皇嬴政,现出了身形。他的身后,还跟着另外两只红眼僵尸,一个萧某某很熟悉,拿来诸易;另一位也如先一位一般清瘦,萧某某一就是热泪盈眶啊!这不是传说中的,********?

    嗯,显然嬴政、或者说里人格的人王伏羲,也不是什么莽撞之辈。

    踏足未知的领域,他总是要带上几个亲信以防万一:这不是谨慎也不是其他的什么那啥,只是……

    嬴政出现后,着完全陌生的徐福皱了皱眉头,便着萧洪等他解释。

    萧洪嘿嘿一笑:“平行世界啦:不是有个皇帝统一了六国,就让大臣去找长生不死药么,结果……嗯,结果这家伙猎杀凤凰,得到了长生不死药,就自己吃了躲起来,貌似还弄了个什么天门……”

    而感受到肩膀上的手被拿开,徐福转过身去,就到了嬴政。

    虽然此嬴政非彼嬴政、虽然也能够感受到他和自己曾经的主君、在根本上的绝对不同,但徐福还是要骇到失魂落魄……

    是那份千古一帝的气势积威犹在、和某些绝对意义上的雷同,让两个身影,无可避免的重合起来!

    “陛下,臣,臣有罪……”吓得浑身如筛糠,徐福服下身去便跪拜了个五体投地。

    但是嬴政,却盯视萧洪良久,才开口:“朕的伏羲弓……”

    萧洪摇摇头:“世上已没有伏羲弓,只有日月乾坤弓!”

    适时,徐福也开口说话,似乎是急于为自己脱罪:“臣有罪,不仅监守自盗长生不老药,还不能夺回始皇剑……”

    到嬴政皱了皱眉头,萧某某终于掏出始皇剑:“始皇剑,也在朕手上:只是此剑已与傲来国国势密不可分,不再属于你……”

    哪怕此始皇非彼始皇,这个始皇剑也和彼始皇没有多大关系,萧洪这么做却当真让嬴政难以下台:“哼,你这藩王,几次三番私自将朕之物据为己有,是当朕真不敢拿你怎样!?”

    藩王,藩王,我……我忍了,萧某某长叹一声。

    不过萧某某还真的就不怕。

    若是真正的嬴政,萧某某这么做了,无疑是在触动千古一帝的逆鳞:以嬴政这个开君主集权制先河的千古一帝的支配欲,自然是不会与他干休。可是我和僵尸有个约会的世界,嬴政的灵魂深处沉睡着伏羲,还是被萧洪唤醒的伏羲……

    那个剧情中,伏羲又是个怎样的性格?

    所以萧某某黑g黑装备,黑的毫无压力!

    他还要装模做样的说:“哈,沧海已变桑田、今世不同往日,你失剑已久,始皇剑终于认我……”到伏羲着他的目光很是诡异、显然也出了某些猫腻,萧某某脖子缩了一下,还是没有改口:“……认朕为主:即然始皇剑认朕为主了,那么……”

    嬴政:“那么如何?”

    萧洪坦然自若:“那么,这便是一种传承……”

    “传承!”嬴政哈哈大笑:“哈哈哈,好个传承!”突然,又抬起头来:“不对啊,什么沧海桑田,朕的伏羲弓,你不是日前才经了一下手么?”[(m)無彈窗閱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