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54 偷得浮生半日闲

时间:2018-10-12作者:非M勿扰

    []act54 偷得浮生半日闲

    ------------

    ~日期:~0月05日~

    蜀道行还是走了,没有带走聂求刑和柳湘音,却带走了新认的小师弟。

    蜀道行当真是没有立场强求他们走上自己的路:他们并不是自己,也确实没有自己那样的修为和际遇。

    两武痴传人,在这种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他乡遇故知,于是决定要携手江湖、打遍冥界无敌手、宣扬武痴一脉的侠名。

    两人连趹而去,萧某某并没有多做阻拦。

    以前剑君十二恨给萧某某帮忙,更多得是素还真的面子。如今素还真复活了,估计萧某某也约束不住这个刺头。

    这个不稳定的狂战士因子,还是丢给另外一个狂战士蜀道行去头疼吧。反正这对师兄弟,蜀道行身中磷菌病毒后进化、剑君十二恨以杀入道容易入魔障,都是定期不定期间或性发狂的狂战士,也算是同病相怜了……

    不过即便如此,还是有个三寸身材的泡影,站立在剑君十二恨的肩头,要揪着他的耳朵说话。

    这无疑是某人的……

    “我不跟你计较,我不跟你计较,反正我就要走了,我不跟你计较……”无可奈何下,某剑君也只好如此碎碎念。

    但是萧某某却不打算放过他:“以后有什么需要朕帮忙的,千万不要客气、咱俩谁跟谁……”

    剑君:“嗯,想不到到最后,你终于是说出一句人话……”

    萧某某又说:“当然啦:若是有什么地方要借重于你,朕也不会给你客气……”

    剑君十二恨的脸色当即大变,扭起脖子转过头去对着萧某某的泡影咆哮:“你、说、什、么!?”

    到某剑君要翻脸,萧某某投影的三寸身材梦幻泡影,一扭身就闪现在他的另一边肩膀上,还把小嘴凑到剑君耳朵边小声的窃窃私语:“哎呀哎呀,那个什么血菩提;哎呀哎呀,某某吃了多少多少;呐,从这个冥界到苦境众生,莫非你想让大家都知道血菩提究竟是什么?”

    剑君:“……,……,……你害我!”

    萧某某:“哎呀哎呀,我最初就跟你说了,那玩意虽然吃了就增进功力还没有副作用,只是来历相当的不好,让你到手了就打包送人千万别自己吃……可是某人愣是把它当作糖豆给吃光了……”

    剑君:“……,伏魔井中,过的可好?”

    萧某某:“哈,这个就不劳你费心,难得清闲几天你可千万别来坏我好事……”

    “给,这是冥界王令,算是个联络吧……”萧某某果然不给他客气:“蜀道行一身修为已然入道,能无惧冥界散魄之气的侵蚀;可脱离傲来国气运加成后,你却没有那样的根基:好在有朕奉天承运,因此朕亲手炼制的王令,才能护住你魂体不被散魄之气侵蚀!”

    萧某某的泡影,随手丢给剑君一块篆刻有九蛇排列成的龙头纹饰之令牌,然后消失。

    而蜀道行却着脸上一脸悔不该当初之色的剑君十二恨,突然问:“那个血菩提,究竟是啥?”

    ……不过刹那间,剑君十二恨的脸色,终于是彻底的变成了猪肝……

    ……

    同一团混沌包裹下的诸多世界,总有那么些靠得特别近。那么受世界法则的交互式渗透影响,两个世界之间包夹的混沌,就不仅只是纯粹的混沌,而是介于混沌和物质之间的存在。那存在,称作浑天之沌,或曰浑沌!

    填充了浑沌的区域,称为无间。那是在不同的世界间,比较容易穿行的区域。

    ……而无间之中,只有名为时间和空间的最初法则能够存在,其它一切定则都将冻结,也是封印难以彻底灭杀敌人的最佳地点!

    从冥界到苦境的无间之中,似乎是有着那么几道鸿蒙气旋。

    这鸿蒙气旋共有八道,它们彼此纠结在一起,还要车轮胎一般的不住旋转,内里灌注着鸿蒙之气形成的罡风。任何人事物,一旦掉落其间,就会因为无借力之所而在旋转的罡风中永无止尽的随波逐流!

    这些明显是人为扭曲后、再以阵法维持的鸿蒙气旋,也因此作为封印高手的囚犯,称作伏魔井,连通半花容的领域世界、南柯梦地。

    当半花容四人出现在伏魔井之内时,似乎是眼睛一花,就到一条小小的人影背对着他们,白花花的从萧某某怀里往上一窜,就没了声息!某人的眉心,是元霆洞天,那么那白影,除了驻扎元霆洞天的慕容紫英还有何人?

    哪怕天书世界和闪光魔术,在无间中都无法开启:要开启元霆洞天,释放里面的人事物,萧某某还是能够做到的……

    ……元霆洞天,是以天雷气母开辟的福地洞天、属于衍生界一类存在,这样的小空间在无间之中本就有不少。而以纯粹元素撑开空间的法则,也算是天地至理的空间法则中,一个比较常见打得旁支、在无间中也能够生效……

    然后,萧某某才在半花容绯红着脸、似乎是要吃人的颜色中,缓缓的清理了下身,缓缓的站起身来,再缓缓的不知道从哪里弄出来一套衣物换上!“傲来国主雅量高致,半花容不得不拜服……”等某人再度衣冠楚楚了,半花容当即咬牙切齿的开口。

    萧某某何许人也,此刻竟然连老脸也不见红一下:“哈,阊阖国主久见,不知来我这寒舍,有何要事?”

    寒,寒舍?明明是阶下囚,你竟然把囚笼当成是自家,天底下又哪有这样的人?而且,你是此间的地主么?

    半花容彻底落下了一头一脸的黑线:“哦?寒舍?傲来国主莫不是打算久居于此?”

    不出半花容所料,萧洪果然是相当没皮没脸的回答:“哈,那怎么可能!既然是寒舍,那说不定什么时候厌乏了,自然就要……”

    “嗯?”半花容眉角一扭,不怒而威:“怎么,傲来国主不多留宿几日?这要走要留,只怕是由不得陛下你擅自决定吧!”

    萧某某却缓缓摇头,一脸的云淡风轻:“哎呀哎呀,阊阖女王有所不知,朕可是个大忙人啊,每天从早到晚都要忙到腰酸背痛: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朕宫里头后宫佳丽三千出头,各个都如狼似虎、偏偏各个都不能得罪只能好好哄着、从来都是……”

    言语挑逗之下,半花容的眉头,已然是彻底拧成了一股绳,就要到了爆发的边缘。

    可是萧某某的自言自语,却依然在继续:“唉,你们,来得当真是太早了!有道是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说到这里,某人竟然退下来,还了一眼半花容的样子,这才是故作惊讶:“好吧好吧,朕长话短说:本来朕是难得找到这样一个好地方、偷得浮生半日闲,可你们竟然忍心这么快就来探望;你们这一来,朕不是顷刻就得出去;朕这一出去……”

    半花容强压怒气,终于是开口打断了某人稀奇古怪的喋喋不休:“半日!傲来国主入吾彀中,转瞬已过半月,就不担心外间局势?”

    可是某个贱人,却偏偏要抬起头来!

    他以诡异的眼神注目着某女王,那明明严肃异常的神色间、也怎么都藏不住那一抹怪笑:“朕没有说错,半日就是半日!”

    好吧,这***还当真就是半日!

    冷!

    罡风吹过,所有人都觉得寒掉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半花容终于是浑身毛孔倒缩的,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眼见萧某某的话中之意越来越离谱,她终于是怒了。[(m)無彈窗閱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