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46 莲藕塑形柳湘音

时间:2018-10-12作者:非M勿扰

    七日时间转瞬即过,当柳湘音一抹游魂,从冥河源头出现的时候,正在为缎君衡净化阴兵的萧某某,无疑是立刻有了感应。

    被萧某某一指点中过额头,能够到蜀道行因果纠缠的覆天殇,也到了那个久违的红点。

    这时候,覆天殇一脸不耐的在附近打坐调息。聂求刑却和坐骑蜈蚣、十八阴兵、还有缎君衡围成一圈坐着,似乎是在相当亲切的交谈。

    嗯,柳湘音的根基,亦不足以从天河中爬起。所以还是在黄道二十八宿的无限散魄之气下生出变故、确立了亡灵根基后再捞出来为妙。

    覆天殇正要动手,大日如来化身却在虚空中微微一笑,制止了覆天殇,还抢先一步出手。

    ……覆天殇不甘的撇撇嘴,也没有多说。这事让覆天殇去做,也就是再找一只异兽亡灵化。但是交给萧某某的大日如来化身的话……

    tm世界的太阳,那个最近引起了地球上大乱的神奇太阳黑子,其实已经变成了业火中繁华的莲池!

    不过数日之间,十九品业火红莲虚影的繁殖下,无数莲藕分裂着盘根交错的出现,在千五度的高温和亿万帕的高压中欣欣向荣。……其实,这也只是那九品紫青莲华金莲台的原型、十九品业火红莲,发现了适合生根的环境后,也要自发转变出适合生长的环境。

    如今,那端坐在九品紫青莲华金莲台上的大日如来化身,仿佛是万年不动,如今终于是睁开了双眼。

    左右两侧也在打坐、俨然已是得到高僧的降龙伏虎:这一对至尊宝察觉有异,如今也抬起头来,似乎是要问发生了什么。

    萧洪却摆摆手,按下了两人的疑惑。接着他再度的双手合十,口诵一声”无量天尊”,于是脑后功德金轮应声暴涨,溅射出一抹华光。

    这华光,不过是一闪即逝,却已经在转瞬之间,便裹走了业火莲池中一片金莲叶、还有几截紫色的莲藕、最后落入紫青莲华金莲台下的莲华圣印中,已然消失不见。

    莲华圣印下,是另外的世界。

    那华光竟然射入冥河,在冥河中潜行,冥河中的亡灵无论如何都视而不见!

    这就是因果的妙用了。佛渡有缘,有缘自是入我门,无缘见面不相识:这功德金光于其他存在皆是无缘无份、无任何因果纠缠,所以那些亡灵自然尽数视而不见,任由金光逆向的穿越。

    终于,冥河源头,爆发出一阵毫光、一缕异像、一抹莲香……

    一丝一缕的神秘烟雾蒸腾而上,在半空幻化出红莲紫藕金莲叶的莲生异像。

    那莲紫藕金莲的影像也越来越虚,似乎是被莲花的花苞所吸收,终于是化作天地元气的粉尘消失。然后粉瓣红心的花苞也开始越涨越大,终于是在彻底绽放的同时,也赴了紫藕金莲叶的后尘,回归天地虚无……

    现场,仅只留下一身披粉色长群的女子,正是懵懵懂懂尚未彻底苏醒的柳湘音。

    那粉色长裙,无疑是之前的莲瓣所化,上面点饰有红红紫紫,都是莲藕茎叶的残留,也算是一件异宝……

    当然,这莲花化身,也与传闻中的哪吒不同,是莲叶为肌藕为骨、再以莲叶脉络显化通身经络。于是在强度上,莲叶脉络显化的经脉,无疑是要远远不如莲藕为肌后、填充中空莲藕中的混元等级玉髓、再以之显化的经脉!

    呐,萧洪毕竟不是太乙真人那般土豪,可以随手打造个法宝人不带眨眼的,这点不能强求……

    ……话虽如此,这紫藕和金莲叶,都是能够在太阳天脉中扎根的异类,柳湘音如今的根基,总是在那里的……

    尚未清醒的柳湘音,身子不由自主的往下掉去,却没有落到底。

    因为一旁喜极而泣的聂求刑,早已经控制着飞天蜈蚣飞过去,接住了妻子:“湘音,是湘音呐!”

    “是你么?我,我见了?”柳湘音也终于是清醒,下意识的要去摸聂求刑的脸作为确认,可是却发现,她的视力竟然恢复,便是一声惊讶的声音:“啊!”

    “我……”聂求刑也像是想起了什么,马上便被柳湘音的惊讶叫声所打击,终于是异常灰心丧气的别过头去,小声询问:“你见了,哈哈,你见了……我,那个,我是不是真的长得很丑,吓着你了?对不起……”

    柳湘音微微一笑,终于是扳过聂求刑的脸,让他直视自己。

    可是聂求刑眼神闪烁,哪里啃与她对视?

    柳湘音终于是噗哧的笑出声来……

    “嗯,说实话,是很丑,不过也蛮可爱的,要想吓住我,你还不够格呢……”柳湘音突然如是说,轻音恍若天籁:“刚才我惊讶,其实也不过是因为突然发现恢复呢视力,而欣喜罢了:没想到身前不到你的样子,死后却能到你,真好……”

    聂求刑:“湘音,我……”

    柳湘音却摇摇头:“其实,该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

    好吧,两双眼睛,在经历了各种磨难后,终于是深情的对视在一起,那一刻就要成为永恒。

    不过,像这种好事,也总有相当不自觉的搅局者出现……

    一滴金色的血液,蕴含着某种类似死徒化的信息,从空中出现,滴落在柳湘音的额头,融解进去,留下了一滴若隐若现的胭脂印。

    “柳湘音,从今往后,你便入我门下,为我门下记名弟子,赐法号……”莲华圣印后面的大日如来,也适时开口:“算了,法号还是免了,毕竟释门禁婚娶:若是赐下法号,却是朕棒打鸳鸯……另外,既然你以业火红莲的之体重塑肉身,就传你二十四式的赤火神功!”

    又一点金光出现,没入柳湘音的额头,却是赤火神功相关记忆的传承。

    赤火神功,在风云世界中,即便是发展都后期的神魔乱世,也算是最最顶级的火属性武学,还是某十八品业火红莲自带的先天功法。此情此景下,传授给红莲之体化身的柳湘音,也算是天作之合。

    就在此时,一声暴喝传来:“萧信,你!!!”

    那是蓝衣的覆天殇萝莉版本。萧洪射出永恒之血时,覆天殇似乎是因为聂求刑和柳湘音的重逢过往,而陷入了某些缅怀,所以没能及时发现、更没能及时阻止。如今回过神来,自然是勃然大怒……

    大日如来借莲华圣印投影到此界的虚像,却是不为所动的摇头:“冥界诸界,皆存化神散魄之气,存留过久者轻则记忆全失、重则魂飞魄散:要在此界长存,非得有王血护身。敢问朕此举,又有何不妥?”

    覆天殇于是咬牙切齿:“聂求刑和柳湘音,自有魖界存身,不牢陛下费心!”

    如来虚像再度摇头:“那么,聂求刑,他愿意么?”

    不远处,发现这边因为自己归宿起了争吵的聂求刑,也时望了过来,沉闷良久,终于是唯唯诺诺的开口:“师弟,我……”

    显然,聂求刑似乎是……

    如来虚像,适时又补上一刀:“柳湘音,她毕竟是蜀道行的女儿……”

    覆天殇,这下彻底的炸毛了:“你,你,你,我,我,我不管了!”

    “鬼王之道虽好,却不适合聂求刑,若真为他好,你便该放开!”那如来虚像的补刀,却还在继续:“你为他设计的道路,便是勉勉强强让聂求刑走了上去,也终归不会有令所有人都满意的结局,或者……”萧洪翻了个白眼、组织了一下语言,让如来法身继续说:“哈,冥界有一到,称为修罗道:此为天地大道、是六道轮回之一、有修罗和阿修罗之封号……”

    嗯,亡灵,都是执念的化形。而浓度超过临界的执念,也总是可以影响到周围他人的行止,让他人都以自己的执念为方针行事……

    能有这种天赋,便是修罗道之人。

    古有修罗之道:修罗过境、无疑便是要渡化苍生,令苍生盲从、归化。

    修罗,梵文,是端正的意思。而阿修罗,梵文,便是不端正、混乱之源的意思。

    也只是根据执念的属性不同,和众人盲从下是带来的是安定祥和抑或是混乱,而分为修罗、还有阿修罗两类……

    有忠、孝、节、义、智、仁、勇、信之类善念入执的,所到之处都是一片安定祥和,便被世人称为修罗;又有生、死、耳、目、口、鼻六虫之属,和喜,怒,哀,惧,爱,恶,欲七情之类,所到之处总是一片混乱或干戈大兴,便被世人称为阿修罗!

    所以如来法相继续自言自语:“聂求刑,仅以自身那不带一丝杀与毁意念的执念,就能令沾染凶戾之气丧失理智的阴兵,生出亲近之意,无疑是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修罗之道:即便如此,你也要将鬼王之道强加给他?”

    最后的了一眼聂求刑,又了一样一脸担忧之色的柳湘音,覆天殇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也……

    “好吧好吧,随你好了,吾不管了……”覆天殇如是说,然后转身消失:“若是他日,吾听说师兄受了委屈……”

    ……“咦?师兄?师嫂却算是那家伙的弟子……什么,那我不是要低了那家伙一辈!”于是,原本在魖界之中因为某些原因赌气的覆天殇,突然之间,又因为某些其他的原因,彻底爆发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