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43 质辛十九缎君衡

时间:2018-10-12作者:非M勿扰

    []act4 质辛十九缎君衡

    ------------

    佛历双天对决,天之佛楼至韦陀以二十分修为全力应战,终于靠五剑之助封印天之厉。

    先天五太之力铸炼的佛乡五剑,本来是要誓杀天之厉的。可惜太极之剑尚未完满,不堪大用。

    所以天之佛,也只能将尚有一丝生机的天之厉,以四剑分别镇压四肢,然后上半身封印于苦境、下半身封印于中阴界。之后,太极之剑被渡入天王四护的无式;剑通慧体内养孕,以图日后再寻机会,将天之厉斩尽杀绝……

    又有从未来穿越而来的妄人写下圣魔元史、时隔千年又有别有所图之人妄图以此为契机重启千年战局、这才致苦境大地上变故横生、终于有了《霹雳兵燹之圣魔战印》之后的各种乱七八糟布袋戏剧情……

    好吧,说魔皇质辛阐提的来源。

    佛历双天决时,天之厉在最后关头反扑,以本身精元炼罡射入天之佛体内,意图污化天之佛心智。

    而且那招,还那啥的竟然是颜*射、反正是哗的一下子,就劈头盖脸的打脸而入!

    那气罡,虽然似乎是和八厉元魄一样的级数,却令人惊异的没有什么杀伤力,所以封印天之厉后众人询问,最爱面子的天之佛只说没事,还推说那是天之厉最后关头被他的极招打出来的一口口气或曰浊气……

    好吧,然后天之佛果断躲起来,就要炼化那股厉元,天之厉丢过来的东西再怎么都不该长留体内。

    只是那股厉元别有动机,是天之厉以厉元化生之术达成、是不具备任何属性的元魄,能够如附骨之蛆、一心要污化天之佛心智!

    所以天之佛疗伤的佛元,不仅没有逼出那相性有异的厉元,还被元魄不断的吸收壮大。好在天之厉千算万算,只是算错了一点。若天之佛不是佛修中人,或许他魔化控制天之佛的计划还会达成。

    可是天之佛是佛修,那情况就彻底的不同了!

    霹雳布袋戏里面,佛元是个好东西,蕴含无尽生机、因此各种怀孕啊!先有梵天一页书黑化,被人捶出一口佛气,于是有了个女儿;后来又有佛剑分说黑化,用力过猛崩出去一颗舍利子,射中一只母猿,因此有了小圆、嗯、不是那个马猴烧酒馒头卡……

    不过那些,都是破戒和尚那啥那啥……

    如今天之佛被天之厉反过来射了,在以佛元意图将异数逼出体外时,佛元被特殊属性的厉元所纳,佛元的特殊属性也因此激活。

    所以,大老爷们的天之佛,终于是因此,怀孕了……

    很难体会一个大老爷们是如何怀孕的,或许是编剧们集体脑残了、居然把这种男男生子的剧情、也毫无压力的演绎出来、再堂而皇之的放送出去!……总之、据说,作为一个大老爷们,天之佛对于怀孕这种事毫无经验、也从来没有想到过会碰到这般情况。

    直到一个月后孩子生下来……咦?为什么不是十个月?

    好吧,不考虑一个男人、究竟是如何把孩子生下来的细节,反正据说是大血崩、大姨妈喷了一地。而沾染了厉元的那些大姨妈,竟然也生化出一个新的物种,被称为红潮。红潮,本是一种异虫,又因为催生他们的厉元佛元出自混元至境的佛厉双天,因此也都天赋异禀,是刀剑难伤水火不惧的异类、啃噬起人来先天至境高手的金身也毫无抵抗之力!

    ……借助沾染的佛元之力,红潮有繁殖迅猛的特性,最后竟然有了万万亿的规模,终归成为弥漫苦境中阴界的大祸患……

    但红潮远不是主角,主角是天之佛诞下的婴孩!

    又据说,天之佛本来是想掐死那孩子的,再寒一个。可惜编剧又说,一股母性的气息油然而生……

    我勒个去!还母性,难怪书爹和佛剑都是射别人,就这货是被射的,合着这就是个那啥啊!

    天之佛终于没有下手,而是把孩子命名为质辛阐提,送到中阴界交给缎君衡抚养。

    阐提,是佛教中所指极难成佛的众生,质辛一脉都以此为姓,比如说后来的质辛之子,断灭阐提和他化阐提……

    ……什么,为什么姓在后面?还不是魔皇质辛是个中二,固执的认为自己一脉要与凡夫俗子不同……

    偏偏宙王野心勃勃,一心要利用这孩子的身份做一件大事!他不只把质辛阐提推送到了魔族之王的宝座、让质辛在苦境的天阎魔城登基魔皇,还再度挑起魔族和佛乡之战、连质辛阐提也要在那一战中身陨于三叔魑岳的暗算!

    天阎魔城,其实就是中阴界意图侵略苦境的先头阵地……

    而质辛阐提的义父缎君衡,却因为在这事件上与宙王意见相左,被禁足绝境长城……

    ……最近几部戏,被大家戏称家暴风云,不是没有道理的:台面上打打杀杀的那些人,严格来说其实都是天之佛天之厉这一家子……

    而质辛死后,所以大好人的缎君衡极度后悔他的没有坚持,一心一意要复活魔皇质辛,这才有了某人的乘虚而入。

    好在后来的剧情告诉萧洪,要复活魔皇,也只是要佛历精元重塑**,还有找到魔皇暗藏的魂魄。

    以因果转业诀装模做样的透视缎君衡魂体、照返因果后,萧某某的大日如来化身憋着嘴巴告诉缎君衡:佛历精元,这个要缎君衡自己去想办法;而魔皇之魂,却是依托在万里红潮中心那只最大的虫皇上,正好由其另一个不被红潮侵袭的义子十九将之取来!

    魔皇之魂为什么要依附虫皇?显而易见,那抹红潮,本就是天之佛一口大姨妈孕化而成,本来就是在魔皇诞生之前将之孕育的羊水。红潮之虫对魔皇之魂,自然是要相当的亲和、也成为一股可以为其所用的力量。在魔皇身亡后,魂体就被红潮护持,潜藏在两境无间之中……

    把这些告诉缎君衡后,缎君衡自然是大喜!一些接下来的合作、还有共识,也自然要水到渠成的达成。

    将这些告诉缎君衡,萧洪其实是在为日后布局。佛历精元,以缎君衡的能为,要凑齐其实相当容易。缎君衡甚至直接将念头打在了萧某某的大日如来化身上,于是萧某某也只好告诉缎君衡;首先他这个化身是大乘如来法身、天之佛却是小乘至佛法相,两者不可同日而语;然后复活魔皇用的佛历精元,最好要是天之佛和天之厉的、除非想要复活出来的魔皇先天不足……

    这么做,很可能就会导致魔皇的提前复苏,萧洪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他图谋的,是天阎魔城这一支奇兵!

    天阎魔城,那可是兵多将广的大势力,其手下战力无论数量和质量,都仅次于昔日的弃天帝诸殿魔将!

    也只是因为剧情中魔皇的不在位、天阎魔城并没有名正言顺的主事者。偏偏他化阐提和断灭阐提两个魔皇太子,又阅历太浅难当大任、还双双只顾自己的儿女情长:所以在原本的剧情中,天阎魔城并没有撑到魔皇复活,就在诸方算计下灰飞烟灭、各路人马死了个精光……

    若是萧某某能够促成魔皇提早重生、在各门各派反应过来之前就重整天阎魔城,又有缎君衡和十九这样的生力军加入,那样的话……

    “那么,这十八只阴兵也算与聂求刑有缘,便送给他吧!”诸事交待过后,虚空之中的大日如来突然对缎君衡如是说。

    然后便是佛光一扫,因果转业诀偏扯红线,刹那间斩断那群阴兵与缎君衡的因果纠缠,统统转移到死神骑士的聂求刑身上。

    ……僧皇的因果转业诀,不过是十八品业火红莲上纪录大神通的皮毛,仅只能将因果转换为业力,令中招者变成为天所弃的厄运之子;而萧某某将十九品业火红莲炼化为九品紫青莲华金莲台,还以之为基础成就大日如来化身,因果转业的大神通自然要强横好几个数倍……

    刚刚才达成了互利互惠的盟约,缎君衡也不会因为区区十数只资质不算最好的阴军,就弄出龌龊。

    缎君衡手下,已经有了好几个批次、率先进化的队长级阴兵,眼前这些现在才在聂求刑执念引诱下进化的阴兵,并不算是什么佼佼者。

    只是,本来准备转移阴兵控制权的缎君衡,又要因此举动目光一凛。虽然萧某某,并没有斩断他对那些阴军的控制法决,可是他却清楚,那些控灵术已经没有太大的干涉力了!苦笑一声,缎君衡倒也光棍,大手一挥就把那几只阴兵身上缠绕的控灵术禁制尽数拔除!

    自嘲一笑,缎君衡一礼曰:“如此,余下阴兵的晋级,也要靠陛下佛法了!”[(m)無彈窗閱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