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40 冥河源头阴军地

时间:2018-10-12作者:非M勿扰

    []act40 冥河源头阴军地

    ------------

    冥河流域,接近冥河的源头,黄道二十八宿的星域。

    天河和冥河,便是在此处交界。

    黄道二十八宿星域,也有对应黄道二十八宿的星门。只是这些星门,却和对应周天三百六十五星宿的星门不同。

    天如覆钟地如斗,说得就是冥界。

    如两个半球一般交织在一起的,便是天河流域和冥河流域。它们的河道流径,也完全相同、仿佛是彼此的拓印。

    周天三百六十五星宿的星门,就如同天上的珍珠一般,夹杂在天上的天河流域之间。它们与冥界大地上相应的三百六十五个星门遥相呼应。这样,才有了三百六十五道星河天瀑,自银河九天落下,作为满足某些条件的精英亡灵、降下冥界的专用通道……

    黄道二十八宿的二十八宿星门,却不是亡者的通途,而是喷涌黄浊之气的异井,能扭曲天河水的属性。

    天河水又称化神水,本来是无间之中的弱水、吸纳浑白化神之气后、成就的异水。它不仅能够洗涤魂体杂色,也会洗去众生记忆,神话传说的孟婆汤就是以此为原型。又因为化神之气呈浑白色,所以天上的天河流域,终日蔓延着乳白的水雾……

    当天河水流经二十八宿,被黄浊之气侵染,就成了冥河水。

    黄道二十八宿也因此做为界限,那是天河的尽头,却是冥河的源头。

    此处出产的浊黄之气,本名为散魄之气,在属性上与化神之气对立。化神之气洗涤淬炼魂体,令魂体强大的同时洗去记忆;而散魄之气却是疏松脆弱魂体,令魂体虚弱的同时却能够强化执念……

    化神之气,令人恍惚;散魄之气,致人昏眩:正是因此,萧某某的化神散魄;离合神光,还有封神时代哼哈二将源自化神散魄之气的呼名落马异术,都是黄白二色、专一捍人神魂、令人神智不清精神恍惚防不胜防身不由己的神光遁法……

    同时,亡灵不也是因为执念不平、连化神之气也无法消弭,才挣扎着爬出冥河?

    那所谓的执念,不就是亡灵们的存身之基?

    所以冥界的亡灵,总是能够借助冥河水,飞速强大到自己能力的界限……

    萧洪在参悟了化神散魄;离合神光后,终于发现了旗下那些冥河铁布衫或冥河复苏超能力者、魂体都虚弱异常、不得不统一的死徒化以维持他们存在的原因了。同时,他也清楚了让七濑酱的性格越来越刁钻古怪偏执狂、甚至略显神经质的罪魁祸首。

    好在某人的化神散魄;离合两仪玄功已经有了相当的境界。

    前一段时间,萧某某果断以离合两仪的化神散魄玄功,为所有人植入双气平衡的气旋。

    仅仅是植入气旋当然不够。化神之气,虽然可以温养魂体、不断修复散魄之气对那群超级塞亚人造成的精神创伤。但是,化神之气也会不断的洗去持有者的记忆。所以萧洪在同时,还为她们植入了,能够不断备份和修复记忆用的bt9新一代超级记忆芯片组!

    好吧,貌似又跑题了。不过有一些东西,总是要交待的……

    让话题重回冥河的某一只源头吧:

    脚下,是乌漆抹黑的冥河水背景,渲染点缀者无数漂泊不休的亡灵。岸上,却站立着两人。

    一只蓝色的小萝莉,是某傲来国的军督、还是八杰集的荒野电光、也是某曾经毁灭之源、鬼帝传承、万鬼之王、鬼楼主宰的覆天殇……

    身旁却老老实实跟着一只足有百丈长的大蜈蚣,蜈蚣上端坐一条模样凶戾异常、好不威武的大汉。

    “湘音,真的会从这里出现?”那大汉正是聂求刑,他忐忑不安、不能确定、有些忧虑的问覆天殇。

    覆天殇了聂求刑,摇头似乎是嘟噜了一下什么,才回答说:“的而且确,就在这里等吧!”

    就在这时,四面八方传来一阵呜咽,还有阴风凄惨、迷雾纷飞……

    嗯,那当然不是柳湘音,是阴军。

    在灭亡某古国圣;古伦或曰圣;兰古兰后,顾忌到某人和鬼师缉仲之间的关系,缎君衡虽然说没有让那批游魂炼制后、以亡灵为食的阴军、肆虐到更远的地方去,却也吧那五万阴军放养在圣;古伦王国原本的地界、几乎蔓延了整个黄道二十八宿星域……

    覆天殇和聂求刑此刻立足的冥河源头,无疑也在那个放养的范围之类。

    覆天殇的存在,并不是纯粹的亡灵,所以阴军对其血肉并不是那么感兴趣。但聂求刑、却是刚刚出世的亡灵、还是新晋的死神骑士“作为新转化的亡灵,自然是不能收束住他身边蔓延的执念气息:那样的气息之于阴军,也只是最为甘美的饮品、进化进阶的必须!

    两人抵达冥河边,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就有数十只游弋于此的阴军,像闻到了腥味的猫一般凑过来!

    那些阴军,不仅长相的凶戾程度不下聂求刑,更重要的是它们不是花架子,而是货真价实的凶戾之兵!

    然而覆天殇,却只是眯着眼睛着身边那个萎靡的男人、曾经的师兄,不知道在计较什么,并没有直接的出手拦截。

    嗷呜!……最先抵达的数只阴军,都已经怪叫嘶吼着现形,急不可耐的冲向了聂求刑!其座下那只新收的大蜈蚣,也陡然像是碰到了天敌一般的被刺激,一个颤抖后数百只金眼尽数张开,万丈金光如芒刺般把自己还有聂求刑包裹起来,就好像一只颤栗着的刺猬……

    ……好吧,蜈蚣的体型太长了,怎么都不像是刺猬,而是一条蜷缩起来颤颤发抖的毛毛虫……

    只可惜,那些金光,触碰到吞吃千万亡灵后、早已经接近进阶边缘的阴军,竟然一声不响的就烟消云散!

    聂求刑这时候,也陡然才惊醒过来。

    “我这是怎么了?还没有见到柳湘音,我怎么能够死在这里?”亡灵化的进度,只魂体的界限、和执念的强度。所以此刻的聂求刑,其实是修为尽复、还略有精进……呐,被人各种算计虐了那么久,精神虽然将近崩溃了,却毕竟是没有被彻底崩溃、还远远谈不上像蜀道行那般被玩坏……所以其精神属性,在强度上、总要有些奖励的是吧?

    鬼影千形,鬼帝传承,能够身化千万鬼影,拿来吓人是不错了,但是实际威力吧……

    聂求刑这个老好人,向来不重武学修为,所以……

    覆天殇点了点头,又皱了皱眉。有了战意,是好事,说明还有救……但是这修为嘛……

    嗯,聂求刑,果然是十大恶鬼里面排第十的垫底、连鬼帝八将都没有一个能稳胜的老好人、连其先天巅峰的修为都是覆天殇逼迫着灌药达成的!像这样的好人,若不是投入了鬼帝门下,随便某个正道门下或许都能够大有可为吧!当真可惜了……

    所为鬼影千形下的千万鬼影,在阴军来,终究不过是一些填充了执念的糖豆,也果然被数十只阴军拉拉扯扯的牵过去、很快便大块朵颐、吃人不吐骨头的狼吞虎咽了。甚至吃完后,它们还要聚在一起围着聂求刑眼睛咂吧咂吧的,好像要像幼儿园阿姨们讨糖豆的小朋友……

    聂求刑:“……”

    好不怀疑,如果会说话的话,或许这些阴兵也会开口说“叔叔,我还要……”或者“抓回去,让它每天给我们发糖果”之类的话语吧。

    扫视了那一圈充满期待和渴望的神色,聂求刑仰天长叹一声,竟然又是鬼影千形的起手式,似乎真要……

    好吧,这一群长相一个模式的怪异生物,当真要把这里当成……

    所以某覆天殇无语了:“……”

    某蜈蚣也再一次泪流满面:“……,呜呜呜,来老娘一世凶名,这次当真……”

    喂喂喂,这个,这种善心当真没有问题?

    但是不做这种傻事,似乎就不再是聂求刑了。而且后来的剧情中,貌似还有个更傻的,叫做慕少艾……

    ……这两人同样是做好事不留名、也同样是从来不考虑后果:聂求刑坑完自己坑岳父,慕少艾则是坑完好友坑自己……

    “哼!区区鬼魅,也敢在吾面前放肆!”覆天殇小萝莉,终于是彻底不过去这种二流的赶脚了。她已经火冒三丈,也不知道是气恼阴军的阴魂不散,还是气恼聂求刑的毫无……

    嗷!!!!!!

    厉啸声又此起彼伏……

    妖氛大炙之下,又有百十来只凶孽之辈,靠近了……[(m)無彈窗閱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