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32 某剑君和血菩提

时间:2018-10-12作者:非M勿扰

    以六通三明,查和手中那只赤月恶魔有关的前尘往事,入目皆是触目惊心。《《》》()

    又突然的,萧洪心血来潮:他只想找到昔年的金刚葫芦娃副本所在地,好好的膜拜一下……

    这时候,剑君十二恨跟在素还真身后,就走了进来。

    所以火麒麟就浮躁起来,异常不自在的吐着粗气、好似就要抓狂一般。

    萧洪则忍俊不禁的伸出手去,轻轻在其背上抚弄几下,才令其恢复了平常心。

    说到底,这还是要怪某剑君当初在凌云窟,可是把血菩提给采断了根,足足有一麻袋那么多!

    当日回来之后,萧洪却一脸怪异的表示血菩提他不要、地球人都要金坷垃:至于剑君十二恨怎么处理这些血菩提,这事他就不管了,只说是最好快点送人、好眼不见未净……

    剑君十二恨一直和某人不对路,那时候也只当萧洪这是小气、怪他吃得多了,反而异常大方的自己吞了一把,又拿出一把给大家分……

    当时在场得素姐姐真贤人到场面不对,疑惑的了萧洪,又了剑君十二恨,就想要做个和事佬。她伸手本来要接,却被萧洪一把抓住手腕,往后面的内堂就拖,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此事就此作罢……

    所以这家伙从那天起,就当真把血菩提当作糖豆吃,这三五天下来已经吃了个七七八八。

    半麻袋的血菩提,也算是换来了剑君十二恨那超越过去巅峰、能够与十二恨天下无敌的终极剑意匹配的修为实力。

    血菩提是麒麟血所化,于是其反脯回去的真气,配合那以血为剑的终极剑境、再配合萧某某无师自通后传授给剑君十二恨的疑似血神经,那锲合度终于爆表!“血神经,这才真的是血神经啊,我练得那个不算!”着剑君那猩红色的剑芒,某人总是要哈哈大笑……

    可是剑君到萧洪那莫名其妙的笑脸,就总是就气不打一处来,立刻的化愤愤不平为食欲,我吃……

    ……呐,这就是传说中的转移视线分身**,也是那些傲娇属性的小姑娘都喜欢吃花生瓜子这类小零食的根本原因!

    到一颗血菩提消失在剑君十二恨的手中,火麒麟终于是再也忍不住,噗哧噗哧的就站立起来,威胁似的对着剑君嘶吼,可惜语言不通……萧洪又是哈哈一笑,似乎又想起什么极度好笑的事情,只是挥手把火麒麟送回了天书世界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终于忍不住了,萧洪捂着肚子彻底笑开,令侍立他身后的黑瞳、还有眼前的剑君十二恨都莫名其妙。

    也只是素还真,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似乎也忍得很辛苦。

    萧洪的表情,剑君十二恨是不会去在意,可是素还真竟然也表情有异,那事情就彻底的不同了。

    “咦,你们这是怎么了?有什么不对的么?”剑君突然问。

    素还真晃了一晃,才止住身形,魂不守舍的对萧洪说:“劣者突然想起还有要事要办,就先得罪了……”

    素还真的身影嗖的一下子飘然远去,令剑君十二恨的不详预感更甚。所以他就问萧洪:“喂,我说那个,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萧洪却不回答。

    剑君终于急了:“喂,你这人好没道理,这问你话呢!”

    萧洪担起茶杯轻叕一口,却不紧不慢的摇摇头:“朕有名有姓还有号,并没有听到有人招呼我、说有事请教……”

    冷场,还有咬牙切齿的剑君十二恨:“那么请教这位什么萧什么信什么元皇的,究竟是有什么事让大家都如此神神秘秘!?”

    不只剑君十二恨想知道,就是萧洪身后的黑瞳也伸长了脖子炯炯有神,一副很想知道的样子。

    萧洪的回答,依旧是不紧不慢的:“血菩提处理完之前,我不说。”

    噗哧一声,剑君也不知道从那里掏出一个麻袋,就往口里倒豆子一般倒了个一干二净。然后立个马步后元功运转,剑君十二恨气沉丹田,在瞬间就将入口即化的药力尽数炼化,吐出长长一口浊气后,才沉着脸问:“现在,可以,说了?”

    那脸红脖子粗的样子,大有牙崩半个不字就当场掀桌走着瞧的意思……

    “唉,我说了让你随便送人的,你却非要把它吃光……”萧洪一副惋惜的模样,也不在乎剑君十二恨的难脸色,自顾自的自言自语:“据说血菩提,是麒麟精血的凝聚,吃上一颗就能当十年苦修,可事实上……”

    是啊,火麒麟从古到今就被聂英、断正贤以雪饮狂刀和火麟剑伤了那么一回,又哪里会流那么多血、养上一洞的血菩提?

    既然没有受伤,就不会流血;既然不会流血,就没有血菩提……

    可是血菩提当真长了一凌云窟……

    而且那只火麒麟,据说还是只母的……

    也难怪火麒麟一到剑君十二恨就不自在、更加难怪火麒麟一到剑君又在嚼着糖豆就再也不能自制的不自在!

    萧洪说得懵懵懂懂,又是引经据典、又是道听途说的,但在场的都是什么人、又有那一个不是心有玲珑?

    黑瞳已经目瞪口呆。而剑君十二恨终于是脸色大变,挖着喉咙就干呕起来、又呕不出来:“萧信,你害我!”他如此大叫着!如此难堪的林林总总、竟然被素还真一见无遗的到了,从来都最最骄傲或曰傲娇的剑君,已经觉得他的世界开始从头崩塌……

    偏偏一切的始作俑者,某萧洪,却摇摇头,一脸的悲天悯人:“有谁害你?我么?从一开始我就让你不要碰血菩提,是你自己……”

    ……是啊,迷梦的惊醒、传闻的真相、往往都最是凶残,特别是当那些物事,和某些一个月流一次血还不死的生物联系起来时……

    “呃啊啊啊啊!”一声惨绝人寰的惨叫声,终于是在冥界洞响起来。

    “一恨……”嗯,最为拉风的登场诗号,已经再也恨不下去:“恨!恨,恨,恨啊……”

    日正当空、还心情烦闷,正是砍人的好时机……

    只见某人手持一柄血红色的利剑,一剑化开暗黄色的中军大帐,大踏步头也不回的往阊阖国都的城墙走去……

    明明有事先行一步的素还真突然出现在萧洪身后,一脸古怪的问萧洪:“他知道了?”

    萧洪更加不堪,一脸笑意瞬间迸裂:“对:该不该知道的,他已经都知道了!”

    素还真:“……”

    黑瞳:“……”

    几个人面面相睽,脸上的表情不可谓不精彩。

    “哎呀不好……”还是素还真定力够“剑君羞愧过度失了理智,现在一个人往阊阖国都去了,陛下快随劣者去照应下!吉尔,还有葆拉,你们速度去集合兵力,准备支援!”

    半花容经营阊阖国两百年,控制数道含金量最高的星河天瀑,她手上的战力还是很足的。

    不说其为数千人的量产化先天或者准先天战力,只说最强的四人,所谓的天下无双……

    在霹雳布袋戏的世界,在苦境,半花容搜罗了女神医晏君临、魔界叛徒牧剑子、印心洞主司马剑秋、大愚先生巫残柳四大先天高人。他们五人在天下第一人中各取一字作为代号,把苦境江湖搅了个天反地覆,差点就千秋万载一统江湖了……

    如今,在冥界,半花容搜罗了三个亡灵后又故计重施,各取一字为代号,合称天下无双:那是半花容最后的倚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