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11 阿纳海姆新主管

时间:2018-10-12作者:非M勿扰

    嗯,白河愁确实是从冥界,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跑到地球上去了。

    很清楚其价值的萧洪,为了日后能够量产古兰森之类的机体对抗宇宙怪兽,也不得不坑蒙拐骗。

    在告诉他,某圣·兰古兰王国覆亡信息的同时,他还谎称是受到白河愁老爹托付、而在此界照他的怪叔叔!而且他与那个王弟老爹的关系,原本还是互为敌国的对手来着……

    萧洪的谎言,白河愁本来是不信的。可是萧洪却要告诉白河愁,其实他老爹、本来也是有苦衷的:“那家伙,可惜了!因为他只是王弟,而不是王子、王叔。所以……”这话题,其实说得相当合情合理……

    事情的缘起,也不过是因为王弟什么的、以及王弟的后代,那可都是有王位继承权的。

    而魔装机神的剧情也告诉我们,兰古兰那个多疑的国王可不是什么仁德之辈!所以为了示弱或者说表明自己的立场,某王弟也不敢迎娶什么门当户对的大家闺秀、豪门千金,而是选择了某个异族女人作为道具结合……

    这样才有了白河愁。

    他老爹也因此终于的、大概是得到了兄长的信任,在改朝换代的危机中得以保全身家性命。

    嘛,作为混血的白河愁,虽然也拥有理论和法律上的王位继承权,却不可能将之实现:以说,除非是圣·兰古兰的王族一夜之间彻底死了个精光,否则那些最重血统的实权者们,肯定是没有人愿意支持他登上王位的……

    ……是的,事实就是这样:并不是每个混血王子,都可以那么哈里·波特的!

    “因为拥有王位继承权的关系,你父亲一直被你的伯父、也就是圣·兰古兰的的国王所猜忌!为了缓解这份致命的猜忌,你父亲才会选择同非是族类、且完全陌生的你母亲结合。那样诞下的混血儿也就是你,将只拥有最低程度的王位继承权:除非是其他继承人都死光了,否则都不可能影响到你伯父的王位传递……”某人如是说:“可是你伯父依旧放心不下、要做出某些试探,这才有了你童年的苦难。于此,你父亲虽然不忍、却敢怒不敢言。他也只能尽可能的疏远你们母女,尽量的让你们在那些上层的视线中被遗忘,才能保全你的安危……但是你母亲和父亲的结合似乎是相当勉强、即没有真正的相爱也不能相互理解、更加的没有素质去理解这种危机,终于是闹出了那样的事情:那时候你要离开兰古兰、前往地上界,你父亲就顺势帮了一手,然后找到我,让在这个世界有一定势力的我代为照料下你……”

    以上,就是某人为了拐带白河愁,而编纂的一应说辞。

    说完这些,萧洪又补充说:“本来按照约定,我是不应该像如今这般的,直接出现在你面前。可是发生了那样的大事,我认为我有义务将它们通知你,也不得不把约定打破。”

    没有人愿意孤独、也没有人甘于被至亲放弃:所以在潜意识里面明显很是有某种渴望的白河愁,死命抱着最后的一丝可能性,似乎是很乐意相信那样的说辞。沉默了好久,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什么,白河愁突然问:“那么兰古兰的人,当真都死光了?”

    萧洪点头:“阴军过境,寸草不生啊:因为叹息之墙背后的中阴界开启和入侵,偏偏圣·兰古兰就是以叹息之墙作为大后方的疆界,于是除了与傲来国南部边界交界的那一块地盘,都被肆虐的阴军啃噬了个干净……而且你父亲,当时应该是回到王都去了、才刚好赶上这个灾难:以你的才能,也应该是能够理解这个情况。以他的身份和立场,你大伯确实不可能放心放任他领军在外太久的……”

    白河愁很快就抓到了事件的要点。他疑惑的问:“中阴界?”

    萧洪点头:“那是藏在叹息之墙后面的两个世界之一。而且中阴界的宙王,那家伙和你伯父,貌似也是一般的残暴多疑呢……”

    白河愁的眼色瞬息多变,似乎是在考虑什么

    这世界上的很多事情,似乎都很奇怪。有时候,一旦成功的树立了某个身份或者立场,那么接下来的很多事情都要水到渠成。冷剑白狐、独眼龙、藏镜人、杰洛士、以及预定的腾格尼尔·龙之后,萧洪又多出了第六个义子:呐,反正某人也自称是叔叔辈,所以……

    挥手在眼前两人的眉心一点,送过去某人认为必要的知识信息后,萧洪将他和默认的跟班mm一起送到殖民卫星莲蓬市去了……

    ……那眉心一指,其实不仅仅是传输记忆,也摧毁了他在这个世界中被阿赖耶在精神层面种下的种子,替换为自己的种子、或曰傲来国的气运加持,来彻底阻止了阿赖耶对白河愁与莎菲妮的继续同化……

    在殖民卫星莲蓬市,并不是加入七濑酱的实验室。

    挂名在间桐脏砚之下的阿纳海姆电子公司,在那里也有各种设施完备的实验机构,只是缺乏可靠的人员打理罢了。把白河愁塞进去,作为首席工程师、和研究机构的主管,无疑是能够胜任、也最适合的!

    ……就算是会有其他的出入,历史总会有其惯性所在:这另外的研究路线,让萧洪对量产超级系的未来,已经可以预见了……

    送走了白河愁和莎菲妮,萧洪抬头。

    天空中隐隐约约,有个人影隐隐约约异常娇小,正是因为某人的原因意外锁定了形态的某存在。

    那当然不是真实,只是个从遥远的异时空,降下的投影。

    于是也有声音隐隐约约的问:“你这算是干什么?侵入我的地盘?”

    萧洪回答说:“来而无往非礼也,有人想要占我便宜,我自然要果断占回来,给你绑个把人回去……”

    那身影似乎是相当激动,裹挟这某些东西就要冲下来。萧洪却冷哼一声、天谴目大开:就这样射出了一道闇紫的雷光迎上去,同时鼻息间也有白黄二气闪动、声若雷动。

    呐,便是阿赖耶的本体,也是无尽人类思念体的集合,何况这个投影的虚像?

    ……正好克制思念体的化神散魄离合神光下,那小小的虚幻又如何能够靠近某人,只能发出一声沉闷的惨叫后,烟消云散……

    ……

    某人开着一身特异功体、到处玩催眠的时候,南美洲已经打到热火朝天了!

    三十艘的珀伽索斯级轻巡洋舰,开着双重的防护,利用其机动性将敌进我退敌退我进、打得过就打打不过直接跑的狼群战术玩到炉火纯青,满世界的带着一群亚丽百种遛狗。而且巨灵带着某人的御前侍卫团,十个标准先天级数的磷菌毒人,也在南美洲横冲直闯,要汇合可能陷入危险中的神裂火织小队。有偷偷安置在神裂火织小队各种装备中的通信器材引领,两队人的距离也飞速的减少。

    同时在南镇,卢卡尔和阿德尔海德父子,也真正接受了覆天殇的磷菌毒人强化。在蓝翎病毒的作用下,本来无法与自身血脉完美相合的大蛇之血,似乎是发生了什么特异的变动,都开始整个的沸腾起来,也开始了与蓝翎病毒配合的,进化!

    那,都已经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