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38 千古艰难唯那啥

时间:2018-10-12作者:非M勿扰

    西湖底,某人的头上是湖水因为孟钵之力封冻起来,而形成的冰面。

    都说西湖如镜,大概便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太阳的光芒,渗过封冻的冰层后,照在这湖底密室,好似水晶般湛蓝璀璨:从头顶投下,渲染成了异常绚丽的魔幻。

    若不是脚下那片散发着鬼哭神号、也无底深遽的黑暗,萧洪都要疑惑他是不是走进了童话的世界。

    那片黑暗中有火光不住涌动,正是地狱的业火;而这片光景,也被这世界的人们,谣传为十八层地狱。

    咬了咬牙,黑瞳终于是站直身形,轻轻拉开了某人挽着她腰的手,向前走去。

    萧洪会挽着黑瞳的腰,这个并不是意外,也没有那些和谐不和谐的原因。只因为黑瞳刚刚苏醒、雪缘就过来逼宫、图谋她好不容易才到手的冰魄;那时候是萧洪暗中支持,表明态度的一边揩油、一边装模做样的两人挽了手。

    ……也只是因为这个,黑瞳当时才没有拒绝;甚至明知道对方图谋不轨,也有一点小小的感激。

    或许又要问,不是挽手么,怎么挽着挽着跑到腰上面去了?不知道姑娘家的腰和男人的两个头一样,都不能乱碰的么?

    这实在是因为某人没有下限、吹鼻子就上脸,丫挺的挽上手就不放开了不说,还要得寸进尺。

    等两人扔下雪缘出了后陵、也没有外人啦,萧洪本来是应该理所当然的松手,才不算失礼的。偏偏,就在某人手一松、黑瞳的心也一松的时候,这贱人又顺势,往黑瞳的腰上面一挽……

    好嘛,这个动作,黑瞳好不容易对这小屁孩产生的一点好感,顷刻间消失殆尽。

    只是,不等黑瞳发作,萧洪只淡淡说了一声,小心!

    小心什么?敢威胁老娘?黑瞳刚要发作,就发现整个人都动了起来,四周的景象都模糊起来、堆叠着往后面就拉伸而去!

    嗯,那正是某人灵识异能大乘后,才得以领悟的缩地成寸之术。何为技止乎道?这就是技止之道:聂风人称风中之神,凭借风神腿武学和神风动心法,一身速度天下无双,但是在这种触摸了道的神技面前,比速度也只能俯首称臣!

    某个贱人,在这时候竟然故意把手一松!

    深明这样的速度是自己玩不转的,深知这时候一个不小心自己跌下去就得立刻摔个皮开肉绽,黑瞳终于是一声尖叫,不得不主动的反搂回去,把自己的身形给缩在某人的……若是正常情况,这个场景会很暧昧……

    偏偏这不是正常情况,两人的身高立马体现了差距:黑瞳也就发现了不对。

    咦?怎么不是自己的头缩在一个宽敞广阔的胸膛里面,而是自己宽敞广阔的胸膛包裹了一个……

    ……嗯,嗯,其实男人的头和女人的腰一样,也是不能随便碰的,这下两人一报/抱还一报/抱,谁也不欠谁啦……

    好吧,某小屁孩就此泪流满面,这当然是不可能的;黑瞳却确确实实发现了不对,她当时就想要松开:但是,没门!

    嗯,黑瞳的身形只是往前面一缩,某人的手臂立马紧随其后的跟上,也往前一进,依旧紧紧跟随着她腰间的曲线。黑瞳想要往后退开、保持距离,也只好先推开那只紧随其后的手臂。怪只怪某人的手臂往那里一横,就稳如泰山、宛若扎根了一般挣脱不开!

    而且,在如今这种高速移动中,黑瞳也确实不敢,有太大动作的挣扎!

    就这样,某天下会婢女也只好认命,由得一个五短身材小屁孩,以一种相当暧昧的姿势将她搂住,还用去几个时辰从大漠后陵一路跑到杭州西湖。只是等到了西湖畔,两人都停下脚步了,萧洪的小手依旧搂着她的腰,没有丝毫要松开一些的迹象。

    所以黑瞳也只好认命,两人就这样相当贴身的进入了湖底密室。是的,黑瞳就是这么想的:反正如此这般一路、都到了这里,黑瞳也不好因为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表示不满:毕竟她还有用得着萧洪的地方,都到门口了因此翻脸,未免太因小失大……

    ……亦或者,她是想要等到白素贞复活后,在和老娘一起,找萧洪秋后算账……

    如今,进入密室,着就在眼前,却封冻西湖底、封印地狱业火、也封印着白素贞的孟钵,黑瞳终于是不得不独立行动。

    只是……

    嗯,以萧洪之前那幅急色的德性,黑瞳从来没有想过,居然轻轻一分,就分开了某人挽在她腰间的手。她可是本来都做好准备,要接受某人的一轮戏弄,甚至都要低声下气的软语相求呢。

    着黑瞳略带惊讶着自己的表情,萧洪只是嘿嘿一笑:“怎么了?你不是要以冰魄替代孟钵,暂时镇压地火好解救白素贞么?还不快去?”话音一落,黑瞳脸红了一下,眼圈也红了一下,终于是站直身形,轻轻拉开并放下了某人挽着她腰的手,向前走去……

    整个动作,似乎是不再有之前的那种抗拒,让萧洪不自然的揉了揉鼻子。

    好吧,黑瞳的对面,那是无尽深渊上,悬浮的一团乳白,似石非石、似乳非乳、似汁非汁:那正是,女娲神石第四、天晶退化后风云世界第一神兵的,孟钵!……理所当然的,黑瞳就要取出冰魄,然后又是一愣。

    嗯,某人曾经从她身上隔空摄物,取走冰魄鉴定过,然后随手从她衣领之间丢了进去,被贴身的兜衣包裹着呢……

    这这这,要取出冰魄,岂不是得宽衣解带?

    着萧洪在一边那怪异的眼神,黑瞳翻了个白眼:哼,哪有那么容易就让你得逞!以真气隔空摄物什么的,可不是只有你会!

    黑瞳隔着衣物,果然把手心贴着胸腹,暗运巧劲后缓缓上行,等到了领口,手心理所当然得多了一物:那物事冻而不寒、晶莹剔透又宛若鸡子大小,正是曾经沧海难为水的四神石之首,曾经的天晶神剑、冻而不寒的冰魄神石!

    炫耀似的拿着冰晶,还要在在萧洪的注视下伸手晃晃,黑瞳终于是再度面向孟钵,不理某人了。

    眼轻轻的将冰魄,推入孟钵和地狱业火之间,黑瞳就要取走孟钵,萧洪突然噗哧一笑。

    这笑声,在寂静的湖底密室,显得格外清晰,将全神贯注的黑瞳吓了一跳。

    一跺脚,黑瞳她相当恼火的转过身来,如发怒的雌豹一般炸毛了,并怒问萧洪:“你,你笑什么?”

    嗯,抛弃天下会婢女孔慈身份、摆脱必需要伪装成逆来顺受的小婢女假象后,貌似黑瞳已经成功走出那片阴影,人格彻底切换了回去:这恢复的效率,不得不说相当不错,必须得感谢某人啊!

    而此时的始作俑者,那个皮包公司老板呢?

    他开始眯起眼睛、就似笑非笑得打着哈哈:“冰魄冻而不寒,与寒而不冻的孟钵刚好相反,或许可以镇压业火,冻结此处祸患……却绝难封冻整个湖底,只可惜这镜湖的传说,就要成为绝响啦!”

    黑瞳就问:“哦,不出来你还有那份多愁善感?话说回来,这不是正好:不用把孟钵还回来,姑奶奶可以拿它纵横天下!”

    萧洪却摇摇头:“唉,若是之前的天晶,或许能够把整个西湖都结晶化:那样的西湖或许会更加绚丽,直接变成水晶湖呢……不过,嗯,天晶毕竟是过去式,如今威能损毁大半后退化成冰魄,还能不能压制十八层的地狱业火可是未知数,你不要有太大期望哦!”

    咬咬牙,黑瞳已经没有了退路,她转过身去、语气异常坚定,却不肯让萧洪清她的表情:“哼!才不会有这种事!”

    是啊,这冰魄已然不复天晶之威,又能否镇压来自十八层地狱的业火?

    那片黑暗中传来的鬼哭神号,似乎是给好不容易开朗起来的黑瞳,蒙上了一层更深的阴影,名为绝望……

    但是,萧洪在怀疑,黑瞳却必须深信不疑!五六年来纠缠于步惊云、聂风、雄霸、甚至秦霜之间,几乎付出了所有,她已经很累很累了,也早已失去再尝试那份沉重的动力和勇气!……而她如此钻营,所谋求的,不正是这个释放白素贞的唯一希望?

    ……白素贞好人啊,轻生的她一句为了苍生大计,就心安理得躲在某鬼父为她营造的小黑屋里面沉睡,一副乖宝宝好孩子的样子……因为这一句话,就在在外面筋疲力尽张罗的,却是那些……

    不过,现在,似乎是不方便再想那么多……

    终于,风云第一神兵,被一只素手轻轻的拿住,脱离开来。

    着冰魄在地狱业火的冲击下,散发出湛蓝的波动,将因为孟钵失位而暴起的层层火焰压制下去,黑瞳松了口气。

    “好啦,没事了!你啊,害我虚惊一场!”拍拍胸脯,黑瞳转过身来,神色之中一脸的嗔怪:“快走吧,我们得离开这里,等顶层冰封化开后,这里就要被水淹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