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第478章 等扫平了梵蒂冈

时间:2018-10-12作者:非M勿扰

    第47章 等扫平了梵蒂冈

    在朱月那里,萧洪终于知道,原来盖亚还有藏着,像乌拉诺斯这种级数的,决定性的底牌!

    曾经的天王,被流放的乌拉诺斯,其在真实上,是和盖亚同等级数的,位在先天之巅的存在。只因为天之世代已经过去,又因为盖亚持有本世代的部分力量唯一神的**;失去了因果链气运加成的乌拉诺斯,现在较之盖亚要略逊一筹。

    隶属乌拉诺斯统御下的混沌种和幻想种们,那是先天的军团,个体修为统统的介于地品和天品之间!

    ……像这样的实力,拉到霹雳布袋戏的世界中,也足以拼凑起一个不大不小的帮派。

    就连阿赖耶,也藏起了同样级数的军团呢。

    亚丽百种,是宇宙中的吉普赛人。没有落脚之地的他们无家可归,只得在星际间不断的漂泊流浪。……那是为了追求绝对的自我和真实,他们都曾经有过斩杀各自所在星球不同世代官方代言人的劣迹:那是被各种星球意志驱逐的,不受欢迎的异类。

    无论如何,能够斩杀有因果气运加身的时代引领者,亚丽百种们的实力,那怎么也得是先天的级数。又因为他们会被各种各样的星体意志驱逐,实力应该不过道境,远远没有达到先天巅峰的层次。……不然的话,亚丽百种大可以去学学乌拉诺斯,占领一个类似现在已经被命名为天王星的那种比较弱小的星球,做为落脚吧。

    都说杀人放火金腰带:有实力的,早就占星为王了;有价值的,也早就被各种王者所招揽!……他们才不用像亚丽百种般的,不得不颠沛流离呢。亚丽百种说到底也只是,实力在那个阶层中最为垫底,在强者眼中更是连意义都已经失去的流寇、和丧家之犬!

    是的,最后剩下的亚丽百种,也只是流寇……蝗虫般的流寇……

    即便是先天之人,也是需要吞吐天地灵气维系生存的。在茫茫的宇宙中,又哪里会有凭空产生灵气的地脉?环境恶劣诸如白矮星、黑洞之流,灵气倒是足了,只可惜那种地方连一般的道境强者亦无法立足……所以连落脚之地也欠奉的亚丽百种们,就只能够栖身于星云之类,由非常稀薄的气体或尘埃构成的巨大天体中,靠着那点稀薄的低品质灵气,凑活着苟延残喘。

    在那样的大环境下,亚丽百种的生存方式,也简单到了只有一个掠字能够形容的地步!……那非是偷,非是窃,也不是盗,亦不是抢,更加的没有劫那么霸气:仅仅是掠而已!……那是疯犬的集合,更是连盗匪都算不上的恶棍和流寇团体!

    感受到了相当危机的阿赖耶,或许并不清楚威胁到她的具体是什么。无可奈何之下,本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原则,阿赖耶联系上了亚丽百种,表示她能够给恶棍们提供,他们最渴望得到的东西。双方就这样,一拍即合,也貌合神离!

    阿赖耶信誓旦旦的表示,若是亚丽百种能够帮助她干掉盖亚,达成唯一神;那么她就会为亚丽百种提供庇护,允许他们在地球落脚……

    在萧洪的眼里,这样的行事是相当不明智的;但是在阿赖耶的眼里,这样的行为又是异常无可奈何、和不得以而为之的。

    ……tm的剧情中,那最后的结局,已经明示了阿赖耶这样果然是在开门缉盗、也紧跟着玩火***了……

    虽然说亚丽百种的信誉并不可靠,向来营养不良的他们战斗力也一水的偏弱:但既然说是流寇,自然也会有流寇的特性。

    流寇,一般都是数量很足很足的,确实是足以对抗乌拉诺斯。

    这各种底牌的混战,到头来,亦只是令场面更加混乱!

    有乌拉诺斯对决亚丽百种,有提坦军团和英灵军团势均力敌,还有千年城对上圣堂教会嘛……这未来三十年的终极战争,终于是越来越有意思了!有底牌藏着的,可不只是盖亚或者阿赖耶啊……

    因此,在萧洪的眼里,偏弱的千年城在那即将到来的战争中需要做的,也仅仅是在那份混乱中,尽可能的保全实力。

    至于唯一神什么的,萧洪并不担心。

    等这场战争结束了,唯一神什么的也好、乌拉诺斯或者亚丽百种之类的也罢,萧洪并不怕他/她/它们,给翻了天去……

    也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萧洪已经抓起了一张,绝对是决定性的底牌!

    他,也正是如此的,一字一句的,和朱月诉说的:

    “朱月啊,我可以保证,在抑制力的作用下,和唯一神扯上干系的任何事物,都不会有好结果的!”

    “……所以,我对那玩意,已经早早的敬而远之!我希望你也能够和我一样……”

    “当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准了名为唯一神的存在之时,那玩意就因此失去了应有的意义……”

    “失去了应有意义的那玩意,已经不再是美味的甜点,而是一块最最剧毒的馅饵!”

    言尽于此。

    如果朱月依旧对那所谓的唯一神感兴趣,那么萧洪也只好开始逐步的放弃,其在千年城的一切利益了。

    而朱月呢?他/她意味深长的着萧洪,良久才自嘲似的一笑:“好吧,我承认你说服我了!而且我会对唯一神什么的感兴趣,也不过是因为我认为你会对它感兴趣而已……现在来,是我自作多情了:貌似你也藏起了一张,相当厉害的牌呢……连和我都不能说么?”

    这样的说法,某人自然是打死也不会承认的。

    呵呵一笑,萧洪他有些尴尬的掩饰:“哪里,朱月你想多了哇:我这明明是没有底牌了,所以着那么多界限外的存在跳来跳去,只好胆战心惊的蹲在家里修身养性,都不敢出门了呢!”

    ,,这该是多么老实的一熊孩子啊:若是大家都有这么老实,早就天下太平,根本打不起仗来了啦……而朱月呢?闻得萧洪所言,他/她也只好左顾右盼的,环视了珀伽索斯号的舰桥一周,再哭笑不得的哼哼道:“哼,不老实!你就这么蹲在家里的!”

    而我们的萧洪同志,当然不会因此就说了实话。

    萧洪说:“额,这话怎么说的:吾心安处,便是吾家……这个是意境,意境啦!说了你也不懂……”

    而朱月也不甘示弱,哈着气立马便还击:“那么,我们的第十祖大人,敢去梵蒂冈,也安个心,把那里当家不?”

    梵蒂冈,目前圣堂教会的大本营所在!

    那能安心么!

    某贱人也只好把皮球给朱月推了回去:“行!等俺们千年城的城主大人扫平了圣堂教会的余孽,俺就全家都搬到那里去!到时候啊,嘿嘿,俺别墅要修两座,一座赏花一座遛鸟……连……也要……”

    赏花?遛鸟?喂喂喂,节操啊节操,这么容易让人误解的闲话,你这个那啥不要乱说啊混蛋!

    ……什么?还误解?我呸,能有那男啥学生会长或者极啥女子校啥更加的让人误解?昨天那瓶百分之多少的果汁不要喝太多啊混蛋!

    “打住,打住!不说这个了!”果然,说到误解,俺们的朱月兄弟就当真误解了……他/她轻蹙眉头的啐了一口,制止了某人的满口跑火车:“唉,你这人啊,当真是无赖!好吧,还是说正事吧:关于贤者之石的扩散,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