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第471章 老狐狸的小算计

时间:2018-10-12作者:非M勿扰

    第47章 老狐狸的小算计

    三天后,格拉纳达岛,天梯大厦……

    一个典礼似乎正在举行。

    名义上,那是必要之恶教会,在某个格拉纳达岛的,正式安家落户的庆典。

    虽然说这庆典的请柬发出了很多,但是与会者寥寥无几。

    除了萧洪势力范围内有头有脸的存在,和名义上从属其的存在,其他人的反响并不激烈。也是,像现在这种不太明朗的局势,谁敌谁友都不可辩的情形,又有谁会因为某人搬个家乔个迁,就派出大部队还亲自前来道贺?

    现在的萧洪,或者说还没有来得及向这个世界展示其真正的阴影的萧洪,可没有那种程度的公信力和影响力啊!

    确实的,萧洪他甚至都给圣堂教会的教皇陛下、魔术师协会的协会长和魔法使们,那些排得上号的家伙们,都发送了请柬……但是,那些大忙人,会乐意在这种时候,或者说敢在这种时候,专程来你这样的小地方落脚,就为了喝杯清茶吃个小酒么?

    果然他们也大多都仅仅只是派出几个无关痛痒的人,带着一大堆无关痛痒的东西,来此地公费旅游一下了事……而圣堂教会,更是连无关痛痒的人都没有派遣。嘛,萧洪还有他的死徒们,不是都在被圣堂教会通缉么?

    嗯,喜好清净的某太上元皇始帝洪武帝君陛下,是蓄意且专门的给不可能来的家伙,发送请柬的……

    ……某人这么做的本意,也只是想要恶心一下那些,在即将到来的战争中必然是敌人的家伙。

    但萧洪他还是不高兴了,他的心里被人给填堵了。

    就连和萧洪他并不熟的第五魔法使苍崎青子都到了,正在这里和橙子sama大眼瞪小眼,气势汹汹呢……偏偏,偏偏……偏偏某个巫净一族,派来的代表,其名字叫做巫条雾绘。所以萧洪他就不高兴了,他觉得他被巫净一族给污辱了。

    因为萧洪他曾经自信满满很有把握的认为,向来与必要之恶交好的巫净一族,怎么也应该派遣过来一个,就算不是家主也是长老一级或者相当身份的人物吧。但巫净一族派遣过来应约的人,是巫条舞绘……巫条舞绘,她的精神很不正常。

    过《空之境界》的萧洪,当然是要很清楚的知道,巫条舞绘那何只是精神不正常啊!她其实就是一直的住在精神病院好吧是疗养院啊:现在绝对是被巫净一族,临时的从精神病院拖出来的!

    虽然在那随之而来的监护人的各种管束下,巫条舞绘勉强的控制住了自己……但是那份不和谐……

    话说荒耶宗莲要在圣杯战争期间跑冬木市去干啥,这不是送过去让小安抓么?你被抓了,圣杯战争六个月后的俯瞰风景剧情不就没了?所以巫条舞绘就没有被式酱砍掉二重体再被橙子sama嘴炮到自杀……所以你们就跑过来给我填堵了是吧……

    就在萧洪着巫条舞绘不爽的时候,有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转过身,萧洪就认出,那是浅神家的老狐狸家主,浅神景隆。

    “唔,教皇大人啊,来巫净一族的诚意相当足啊……”浅神景隆说:“居然派来了一位,真正的巫净之人呢……”

    萧洪于是疑惑了:“……?怎么讲?”显然,他不知道老狐狸的葫芦里面,卖得是什么药。

    “和其他三家不同,巫净一族向来对血缘的传承较不重,而偏向于技术传承。这样的好处是巫净一族现在在四家中最为强大,全岛范围的开枝散叶;但坏处就是,现在巫净一族的巫净血脉之人,已经很少了!像教皇大人比较熟悉的那个,做为巫净一族核心家族的役家,都从来和巫净一族的血脉,没有任何关系。”老狐狸却诡异的笑着,他侃侃而谈:“但是在前段时间,巫净一族的人们突然收到了东京某疗养院的欠账催缴单,他们这才意外的发现了一个新的、纯粹的巫净之人。而且他们还发现,那巫净之人都觉醒了她们那一系的天赋能力,所谓的二重体!这个新的巫净之人,就是巫条舞绘了!要知道,现在这世上,纯血的巫净之人,可是不超过一双手的数目……巫净一族居然把她给派遣过来,据说还打算就此让她入学霍格沃茨!老朽从来没有想到过在对待必要之恶的关系上面,巫净一族竟然如此有诚意!”

    说道这里,老狐狸,言辞闪烁了……入学霍格沃茨?这个,应该是名曰入学、实为人质吧:关于这个,在浅神家、御坂家、远坂家、爱因兹贝伦家的继承人都纷纷入学后,大家早就心里有数了!不过萧洪在岛国的势力还没有走出冬木市,又何需现在就送人质?

    ……至于欠费的问题,嗯,巫条舞绘住疗养院的钱本来是荒耶宗莲掏的;现在荒耶宗莲变荒耶卡莲撒手不管了,那结果自然是……

    浅神景隆说完,萧洪略偏过头去,用鼻音哼哼着回答:“诚意?”

    萧洪的反应,令老狐狸的眼中闪过一丝得意。而这一丝的得意之情,也被萧洪所捕捉。

    老狐狸果然继续的开口了:“嗯,那还不是普通的诚意,而是相当的诚意:毕竟现在纯血的巫净之人已经很少了。所以,巫条舞绘的身份,放到我们这些小家族,都要相当于继承人了呢!”

    此刻,浅神景隆的意图,萧洪已经明了。但是他决定装个傻。

    “还继承人!?那么,具体的,又该让她去继承谁呢?将要被继承的人又是否乐意?哼,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萧洪继续的撇嘴,他不以为然。现在的巫净一族,早就已经发展成为了全国连锁的寺庙、僧侣、阴阳师、巫女联营机构。其名为一族,实际却是由大量不相干家族构成的利益团体。各个团体,都有自己既定的利益。这突然冒出来的巫净之人,无疑是要分去他们的利益的!

    所以,如此说着,萧洪将对巫净一族的不满,写在了脸上。

    浅神景隆见此终于嘿嘿一笑。显然他对萧洪的反应很是满意:“嘿,这个,再不济也要算是继承人的妻室啊……巫净一族里面那些没有巫净血脉的核心家族,想来都会全力追逐这位突然出现的公主吧!也毕竟是一个成为正统,从此高其他人一头的机会啊!”

    浅神老狐狸话音刚落,萧洪便又给他淫笑着接上了:“然后发现可能会因此伤了和气,就干脆谁也得不到好了:也正好借此机会丢给我了是吧……这娃可真悲催,咋就不是个男的呢,不然就幸福了,铁定被一大堆大小姐抓回去轮流配种什么的……啧啧啧……”

    “呵呵,教皇大人果然是慧眼如炬啊,一眼就出了这其中的猫腻……不过,巫条小姐有权力继承什么,又将要继承什么,还不是要由其监护人的能力决定?若是教皇大人能够就此成为其监护人的话,咳咳咳……”

    浅神景隆说道这里,也不再往下说。他借口人老了毛病就多说两句就喘的理由,干咳着告罪,离开了萧洪。

    而萧洪呢,也转过身去,眼睛中充满了讽刺……

    ……这些个老狐狸,果然都不是省油的灯啊,居然教唆我去分裂巫净一族……然后他们浅神家便就此渔翁得利了是吧……

    ……不过,说真的,这事情还真的……

    ……有搞头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