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火影神树之果在异界 第826章 大戏开场

时间:2018-03-01作者:天妒遗计

    ,!

    祭坛边缘,正在与妖族战斗的水墨蝉瞳孔微微一缩,那个熟悉的气息别人感觉不到,但她却发现了。

    “师傅……他……来了……”

    水墨蝉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修为骤然爆发,直接将之前与她缠斗许久的一个妖族瞬杀,随即面色有些惊恐的朝着周围看去,却无论如何也发现不了那个令她心惊的老者。

    “不是说这个地方化神期以上的修士不能进来吗?为什么师傅他可以?”水墨蝉此刻已经不能冷静的思考了,她在之前就一直觉得贾文和在谋划一个阴谋,此刻贾文和的气息出现在这里更加证明了她的猜想,但是她却到现在都不知道贾文和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然而这一切此刻都不重要了,因为贾文和的出现,已经预示着所有的阴谋到了收网的时候了,可是让水墨蝉担心的是,组织的人,包括转生之后的青龙还没有离开,一旦贾文和这种级别的修士出手,他们的情况……

    想到这里,水墨蝉身形闪烁,实力修为完全爆发,不要命的直奔组织众人冲了过去。

    也就在同一时间,步练师的心漏跳了一拍。

    拥有绝对感知的她对于周围的威胁十分敏感,哪怕出现一丁点的异动,都逃不过步练师的感知,可是刚刚那种感觉,却完全是来自直觉的一种警示,她的绝对感知完全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地方。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一种心悸的感觉,难道我的感知出现了什么问题吗?”步练师面具下的脸色有点难看。

    因为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无非就只有两种,一种是她的感知出现了问题,另外一种就是此地有远超她修为的人出现了。

    步练师现在的修为是元婴期,对于这样的修为来说,拥有绝对感知的她对于化神期的修士也能保持感知的觉察,如果说修为远超她,那么就只有炼虚期的修士了!

    整个南明大陆现在唯一已知的炼虚期修士就是大音楼楼主——贾文和!

    “是他来了吗?”步练师的心跳有些加速,气息有了些许的混乱。

    从之前种种蛛丝马迹,以及水墨蝉的反应来看,她猜测这次的静澜古湖事件就是大音楼在背后主使的,而现在那个不确定的直觉突然出现,那么来人是谁已经不言而喻了。

    “他来了……也就意味着这次的事情……”

    正在步练师想到这里的时候,水墨蝉爆发的灵力已经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而当步练师望过去的时候,正好看到水墨蝉的嘴型所化的话。

    “快走!”

    她没有传音,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她只是再用嘴型告诉,最后的时刻即将到来,在不离开这里,就没有机会了。

    “所有人,开始突围!”

    步练师没有犹豫,直接利用戒指传音了所有的人,包括混在人群之中的护法。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其他人询问的传音很快来临,而步练师的回答也很简单,仅仅五个字,“贾文和来了!”

    得知这个消息的所有人面色都是大变,甚至有几个心智不太好的护法直接就有些腿软了!

    贾文和!

    南明大陆大音楼的楼主,目前已知的唯一一个炼虚期修士!这样的存在已经是可以用一己之力横扫一国的存在了,而就是这么一个处在传说中的人物,此刻竟然来到了这里。

    “这么多妖族,我们就算能够突围也是九死一生,能不能将贾文和来的消息透露给妖族,让他们也产生恐慌,大家一起逃走?”孟惊仙皱着眉头问道。

    “如果你想让贾文和亲自出手将你杀掉的话,你可以将这个消息直接喊出来试试,我估计你一个字还没说完,他就已经能够杀你几千次了!”南斗凌弘看了孟惊仙一眼,有种看弱智的感觉。

    贾文和为了布这个局,不知道耗费了多少心思,为的很显然就是人类与妖族在这里大肆互相杀戮,若是此刻将贾文和到来的消息透露出来,还有谁敢在一个炼虚期的大能眼皮子底下激战?

    无论他是什么目的,这个时候他隐藏了身形,就绝对不会希望自己来这里的消息透露出去,否则的话就是自己找死了。

    一个炼虚期想要杀化神期,那简直比碾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

    祭坛顶端,贾文和安静的伫立在古老的浮雕之上,他的脚下,血液不断流淌而出,朝着四周渗透而去,大量的浮雕开始出现血色的纹路,像是纠缠在其上的藤蔓。

    他的目光平静的注视着脚下的祭坛,但在其深邃的眼底,一股压抑不住的兴奋与激动正在不断的酝酿着,仿佛清空之下隐藏的暴风雨,正在不断的临近。

    “妖祖的尸体,这次是真的要落在我的手中了……谋划了这么久……也该到了收割的时候了……只不过这血液流淌的速度,还是有点慢啊……”

    贾文和轻声自语道,随即抬头朝着天空望去,正好看到水墨蝉爆发的身形。

    “我的好徒儿……仅仅流露了一点点气息,就发现了我的存在……真是不容易呢……”

    随即,他的目光移开,看向了那几个身着黑底红云风衣风衣的少年,尤其注意了白虎的动向。

    “拥有绝对感知,虽然我没有释放气息,但她应该也发现了我的存在吧!以她能够掌控组织的心智,推测出我的谋划应该不难……那么,她应该也知道来的是谁了。”

    “活了这么久,心境竟然还是会有波动,看来这次的谋划,我还是无法做到完全的置身事外……”

    老者站在祭坛的顶端,遥望着整个血腥的战场,不断的轻声自语着,对他来说,眼前的场景只不过是他一手策划的一场表演而已,最终的大戏,从他此刻的到来开始,才真正的上演!

    “得加快一下他们的进度了,我可不想等太久!”

    下一刻,贾文和嘴唇微微蠕动,向着所有大音楼的弟子下达了一条命令。

    天空中,水墨蝉在接听到这条命令的瞬间,身形一晃,差点直接从天空落下,原本绝美的容颜在此刻犹如死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