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巫女桔梗酱的现代除魔生活 第164章,论队友的重要性

时间:2017-10-24作者:黑兽

    大局已定!

    桔梗站在立柱上,结印不动如山,眼前,不灭之男狂吼着被拽下深渊,先是脑袋与陷坑齐平,跟着消失在一众围观党的视线里,死死抓着大地的手,犁出道道笔直的壕沟,随着最后的抓握点,陷坑边沿一块岩土的崩裂,举手抓着粉碎的土石跌落消失在视线里。【】

    最后的凄惨绝叫从深渊里升起,坠入深不见底的烟暗之中,漫天飞舞的鬼物也随之一清,桔梗双目中冷光闪动着收起术式。

    陷坑犹如活物一般收缩合拢,大地震动着轰轰声不断。

    就在众人以为就此结束时,一只青灰色的巨手猛的从合拢的地狱深渊中探出,猛的当头向桔梗袭来,似乎同样想把桔梗拖入地狱之中。

    这不是不灭之男的手!

    而是桔梗唤来恶鬼的手!

    冷视着巨手靠近,桔梗毫不理会,完成了术的收尾。

    合拢的大地猛的闭合在一起,一声沉重的闷响轰隆不断,青灰色的巨手耸立在大地上,表面急速的风化,变为细沙,露出其下还带着血丝的白骨,逐步同样崩解为粉末。

    完成了!

    桔梗一手持弓,转身时,一头秀发在身后甩动着飘扬而起,冷冽的脸上,恍如沙场归来的女武神一般。

    巨大的手臂在其背后崩解飘散。

    场面神话又震撼无比。

    一众人眼见着骚乱平息,眼神各异的各自暗中思量。

    天地天空,太阳的光芒如神之光柱,一束束的穿透了漆烟的云层,接连的灿烂光斑印在大地上,彷如暴风雨过后天空放晴,烟云散了开来...

    灿烂的午后日光中,桔梗漫步而来,对着一众巫女温柔的微笑道:“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齐声道时,玲小跑着扑入桔梗的怀里,闪亮的大眼睛含着泪珠,刚才的情况担心的够呛。

    桔梗抱住扑来的玲,失笑道:“玲,师父姐姐可是超强的,不要太担心~”

    一众巫女围在一起轻声笑语时。

    其他人的内心可不好受。

    超灾对策室一众年轻人有些梦游的愣愣的看着桔梗的身影,眼中已经被其强大震惊到麻木。

    菖蒲与峰不死子勉强保持着面上的镇定,对视时,苦笑着看见对方眼中的明悟。

    东京要变天了。

    这位强悍的巫女大人,此行除了庇护黄泉外,还有着立威的意思。

    “桔梗,桔梗...”

    峰不死子呢喃着桔梗的名字时,脑海中猛的闪过电光,记忆有些太久远,以至于有些以往,那个时候,她只是刚刚进入对策室的少女。

    “竟然是她!”眼瞳猛的一缩时,却奇妙的反而松了口气。

    “峰室长认识这位巫女吗?”菖蒲察觉到峰不死子的态度,问道。

    “听过传闻,本以为不可信...”苦涩的说道:“天灾巫女...”

    哈?

    菖蒲一脸的问号,惨白的脸色看起来有些诡异。

    “史上最恶最强最可怖的巫女。”峰不死子有些失神的梦呓道:“神憎鬼厌的行走天灾。”

    哈?

    名头听起来很恐怖的样子。

    “超灾对策室绝密档案里被标记为ss的特危份子,不可激怒,不可交恶,遇见后,可视情况放弃当前任务。”

    菖蒲吃惊的微微张开了小嘴。

    听起来好像很厉害没奇怪的地方,但对于超灾对策室这种机密机关来说,翻译一下就是,不要接近,不要探查,不要监控,不要露出敌意,遭遇时,可以以保全性命为第一要务,放弃所有进行中任务,撤退。

    二战时,超灾对策室作为自古以来与政府合作的机密机关,可不只是简简单单的除魔组织,除了与破坏人类社会稳定的妖魔战斗之外,还负责清除某些人类,比如,有着利益冲突的各大家族出生人士,民间阴阳寮,野阴阳师,邪法师,烟巫女等。

    简单来说,足以被形容为朝廷的鹰犬,在民间的声誉一点也不美好。

    这种情况在二战时到达鼎盛,不管是掌握的权限还是实力都到达顶峰,各大家族的人加入,致使业务又多了一项,对外入侵战争的协助,还充当着与妖魔集团的联系人盟友等角色。

    而二战时,正是这位巫女摧毁了超灾对策室。

    峰不死子不由想起了那个疯狂的夜晚,满是同僚尸体的机关里,虽然不知道是何原因,与这位巫女有着一面之缘的她,呆立在灾难般的现场中,迎面错身而过时,被这位巫女饶恕捡回一条性命。

    当时的关东总部,幸存者仅有她一人。

    回想起这段尘封在脑海深处的记忆,峰不死子已经老朽的干瘪身体,都在轻轻的颤抖。

    而这项指令,就是在惨剧发生后,紧急发布的,对策室没有听从桔梗的再三警告,从而迎来了一次灭顶之灾。

    这种事不用告诉年轻的后辈,作为曾在战场活跃过的前辈,可不想透露这种丢脸的事情。

    峰不死子只是透露些少许情报。

    这位巫女,还是非常讲道理的。

    自从命令发布后,超灾对策室撤缩了实力与势力后,就没在找过麻烦。

    而另一边,巫女一众身边被孤立的三途河和宏失魂落魄的呆立着。

    嘴角直抽,不敢动作,生怕引起那鬼神一般女人的注意。

    一个人,在不同人的眼中是不同样的。

    在朋友的眼中,桔梗是恬静又温柔的传统巫女,一如大和抚子一般。

    但在敌人的眼中,可不敢这样认为。

    梦想破灭了,激活三生石的关键东西被桔梗送进了地狱,三途河的眼中,即愤恨又畏惧,默默的等待着最后的审判。

    桔梗与众女轻声交谈完毕后,看向了三途河。

    本能的,三途河眼神躲闪了刹那,转而平静毫无生气的看着桔梗。

    “动手吧!我输的心服口服!”

    可恶啊!明明只差那么一点点运气!蠢货星夜梓!唤醒他就是个错误!

    三途河的内心咆哮。

    “这么干脆也就不用废话,你也不是会诚心悔过的人。”桔梗说着,来到三途河身前,身高压制下,俯视着年幼的十三岁凶恶少年。

    桔梗抬手,轻轻的抚开刘海,暴露出眼眶中杀生石,按住,轻轻的带离眼眶。

    三途河和宏脸上露出惨然的笑容。

    身躯如星夜梓一般开始崩坏...

    疯狂的笑声回响传递开来,渐渐消失后,原处已经空无一人...

    没有送其下地狱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了。

    桔梗看着手中的杀生石,轻轻的叹息,随后收入怀中。

    这样一来,新获得的两块杀生石,又可以让黄泉的力量上升一个强度了。

    看向被捆伏在地的对策室众人。

    “现在可以进行一场和平的交涉了吧。”桔梗微笑着问道。

    对策室一众人脸皮直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