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巫女桔梗酱的现代除魔生活 第405章,传说的开始

时间:2018-05-19作者:黑兽

    ,精彩小说免费!

    谁都与佛有缘,上柱香就成。

    香火缘。

    五块,十块,一百,俩百的。

    倒是不挑。

    但是佛跟你有不有缘,那就奇妙了。

    桔梗肯定是有佛缘的,俩个月还有个和尚还想超度她来着。

    “和尚,咋不先谢过救助之恩?”马千军微妙的说道,不喜欢都明摆着在脸上了。

    佛教是两汉时期传入中国的,那会只是有小股的僧人东传,还没有流入上层视野,马千军却是知道,祖上有记载,佛教早在先秦时期就有传入,当时是十八僧人,在咸阳传法,随后被秦始皇绝之,十八僧人被关进地牢囚禁。

    微妙的看了眼桔梗,马千军笑而不语的看着和尚。

    她以是确认桔梗为阴阳道巫女的。

    先秦时,神道由阴阳道支配,诸子百家都受其迫害过,这样的说法,佛教也不例外,十八僧人初代护国大巫有过记载,点子很扎手,不光能打,还会使一些有别中原的妖法,但还是被阴阳道按在地上修理,随后在地牢弄死,无一幸存。

    宗教之战是很残酷的,所以,马千军压根就没好脸色。

    那又看看印度佛教那边又是什么说法,那边印度是阿育王的时代,阿育王是古印度孔雀王朝第三代国王,前半生好战嗜杀,是为黑阿育王,后半生皈依了佛教,是为白阿育王,成为护法明王,为当时还是小教的佛教提供了高速发展的契机,主要事迹为统一印度全境,以及推广佛教。

    佛祖释迦牟尼创立佛教,距离此时才150年。

    后半生的白阿育王,造了很多佛的舍利塔,他派室利防等十八个梵僧,到中国来宣扬佛法。秦始皇召见他们,一见面,看他们奇装异服,讲的话也听不懂,就把他们囚禁到监狱里。

    所以说,语言不通你来传什么?

    这个就算了,更气的在后面。

    到了晚上,就有六丈的金甲神破户而出,把监狱门砸开,救走了僧人。

    传教带保镖,还算是带了脑子。

    这个马千军也是见过初代记载的,闪金光的巨人,秦朝一丈十尺,一尺二十七厘米,一丈就是二米七,六丈就是十六米多,十六米多高,整个一个小怪兽,放现代比八层的楼就矮个半头。

    先不说这货到底是砸了门,还是砸烂了整个监狱。

    更绝的在还后面,见了这巨人肆虐咸阳,基本没几栋建筑比这货高,想不看见都不行,秦始皇也就害怕了,于是稽首悔过。

    这个稽首,没点文化的人真不知道啥意思,虽然常在嘴边说。

    是跪拜礼,叩头至地,九拜中最恭敬的一种。

    马千军真想一唾沫喷秃驴脸上,还要脸不,真当她家初代护国大巫是摆设是不是。

    一声不吭就砸地牢,不弄死你弄死谁。

    异域梵僧,没当场给当做奸细砍了,就是给你脸了,还有脸乱黑。

    秦军带甲百万,车千乘,马万匹,兵马俑就是秦军的缩影。

    手握如此雄兵,秦始皇会怂你这十八个梵僧金甲神?

    哪怕是鸡蛋碰石头,按照常理,总归是要不信邪的碰一下的。

    但是!阴阳道巫女(桔梗)手上可是有陶土人偶复活之术,要不然,你以为人秦始皇闲得发慌,真是建手办建着玩?

    以马千军事后推测揣摩,人秦始皇真是不会怂,肯定是要碰一下的,只要阴阳道一众支持,兵马战死,随时能拉起一支不死人偶大军,这本就是为五帝之战做的准备。

    要上位,就要拉人下马。

    如是没点实锤的东西,会信长生那一套,阴阳道一众的鬼话?

    最后,又是说,秦始皇因为害怕,悔过后又是送了许多礼物,如中国的名产,珠宝之类的,送完厚礼,就把僧人送出境了。

    送出境了...

    送出境了!!!

    这操作简直头皮发麻!!!

    为什么你们会老实的回去!!!

    喂,你们已经赢了好不好,忘记为什么来中国了吗,传教的呀!!!

    人秦始皇都这么怂,按照常理,这不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吗,立马就能全国广建寺庙佛塔。

    然后历史上,秦始皇的暴行就又多了一件,得到实锤好处的佛门跟这种暴行就没关系了,可以随便黑秦始皇了。

    结果人秦始皇说你们不许在中国传教,佛教最后就说,机缘不到,这教传不成,回家了回家了。

    妈的智障。

    典型撒谎不打草稿。

    (是真的智障,到处都是逻辑矛盾。)

    深知阴阳道德性底细的马千军,身为阴阳道前战友,对于佛教是没好脸色的,无他,骨子里的高傲,祖上是护国大巫,别说这异域的佛教,就是本地的一众教派,也是看不起的。

    看谁都是泥腿子,土包子,这样的感觉。

    而且,道佛相争,由来已久,马千军虽不是道门人,但也知道谁才是自己人儿,平时看个笑话什么的还成,俩不想帮,徒增杀孽,却是深知佛门阴险,有蛊惑人心之能,这会却是实打实担心桔梗海外来的不懂,存心找茬的,意图揭穿丑恶嘴脸。

    这白胡子老僧先是慈悲笑笑,合十说道:“贫僧玄心,谢过这位女施主的救助之恩。”

    “无需如此。”桔梗说着,手里却是轻轻扯了一下马千军,眼神示意其不要说话插嘴。

    接下来是忽悠之间的对话,这耿直丫头还是看着好。

    “舍妹让大师笑话了,区区小事,举手之劳,自是不用在意。”

    刚才马千军索要答谢的做法,虽是看这僧人不曾言语而恼,但也太过小家子气,这样做,反倒显得桔梗的救助之恩不甚贵重,一句感谢就能揭过。

    好了,这僧人感谢过了,也就算了因果了。

    虽是不曾想过答谢厚礼,但这僧人做法,绝口不提的态度,反倒没几句就是与佛有缘,一副指点迷津样子,也是让人恼火。

    桔梗干脆就说,你命不值钱,我就随手的事,也别在意。

    “还没请教姑娘尊姓大名...”玄心说着,看桔梗打扮,有些疑惑道:“哪家门下?”

    得,查户口呢...

    桔梗看着这和尚,说道:“海外巫女桔梗。”

    是实话,但也是说了等于没说。

    五百年前,这片土地,桔梗的大名是绝对不出名的,但是五百年后,或者说,从现在开始,就不好说了...

    现在还不是换马甲行走时空的时候,留下真实名字,桔梗也是为了给自己留下重要线索,蛛丝马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