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巫女桔梗酱的现代除魔生活 第349章 其名鵺野鸣介,是个老师,也叫英雄

时间:2018-04-08作者:黑兽

    “对不起!”

    “真的真的非常抱歉!”

    标准土下座,小可怜阿鸣的酒也吓醒了,对着四周的工作人员们不断的道歉。

    “怎么可以打人呢?!是人是鬼都不确定,你怎么敢打出去呢?!”

    阿鸣有些委屈,打鬼他都打习惯了,这种冲上来的套路,下意识的就反应了过来。

    幽灵小姐姐鸭子坐坐在路边,嘤嘤嘤的捂脸直哭。

    是真的疼,这会脑子都还在颤抖。

    大夏天的深夜,阿鸣满头的冷汗,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个棘手的状况。

    赔钱吧,又不全是他的错,小姐姐挨的这下属于工伤,由电视台负责。

    也就只有满口对不起了。

    烦躁的揉着脑袋,阿鸣只觉得整个脑袋都大了,耳边尽是嗡嗡的说话声,七嘴八舌的一致声讨。

    人家是同事,这个时候,哪怕没理也要有理。

    还有一个胖胖的家伙,满脸笑容的打着圆场。

    “这种家伙真的是通灵者吗?资料上写的是日本唯一的灵能力者教师,恐怕是零能力者吧。”

    阿鸣对于这种言论,想叫屈。

    虽然你们电视台的化妆特效很像那么回事,但是扮鬼,在专业人士眼中真不怎么样。

    从头到尾,阿鸣都不觉得这姑娘有一点像是幽灵。

    如果是真的,他的第一反应就不是挥拳,也不是停步,而是掏观世白衣经了。

    这会也从周围的人中知道,这只是个小测试。

    看一看,通灵者们遇到假的幽灵会有什么反应,会不会迅速的识破。

    阿鸣识破是识破了,而且是非常迅速的第一时间,就知道这姑娘是活人,但是,就因为太快了,这些工作人员不知道啊。

    一路过关斩将来到这里,怕不是要凉。

    眼前,好像十二亿之巨的日语,长出了翅膀,一捆捆的飞走了。

    阿鸣痛苦的想要挽留,但发现自己如今束手无策,只能等待最后的死刑判决。

    解释出来也只是白费唇舌,就刚才他那白痴的表现,任谁也觉得是零能力者。

    就在阿鸣对此刻状况感到绝望时,突然的,一位工作人员惊慌的大声说道。

    “大家!看那里!!!”

    一众人一惊,议论声顿停,齐齐转头看去。

    街道的对面,是一栋年头有点久的大楼,五六层的高度,围起了施工用的铁皮围栏,路边还有警示标牌。

    注意安全,高空坠物,以及拆等字牌。

    很显然,这是一栋待拆大楼。

    此时的楼顶,月色下,只能隐约的看见一大一小,俩个身影站在楼顶的边缘...

    职业的敏感驱使下,摄像头迅速的捕捉到这幅画面。

    “不会是要跳楼吧...”一位小姐姐这样惊恐的呢喃着。

    闻言,众人心中不由一紧。

    事情的发展很快给出了答案,月色下,一大一小俩个身影,在众人的注视下,决然的跃出了大楼。

    尖叫骤然响彻,在场的女性无法接受这刺激性的一幕,失控的破口尖叫。

    就在这时,土下座的阿鸣飞速的窜出,如猎豹的身影急冲而出,几步中,迅速的横跨过街道,如横行的重坦克,顶穿了挡在身前的铁皮围栏,迅速的进入楼下。

    咚的一声沉闷巨响...

    惊呆了众人这才堪堪反应过来,乱糟糟的一窝蜂的涌入阿鸣撞入的破口。

    看清了现场的结果...

    白衬衫上是铁皮挂出的破口,身上尽是浅浅的血口,染红了半件衬衫,阿鸣一手抱着一位小男孩,另一只手拦着一位妈妈,靠着墙倚坐着,脸上是如释重负的灿烂笑容,看着一众人围过来,一愣的同时,手里的动作并不慢,用外套挡住了孩子与妈妈的脸,以免暴露在镜头下。

    似乎刚在死亡边缘走过一趟,精神上的冲击很大,小男孩与母亲乖巧的缩在阿鸣怀中,并没有过于激烈的动作,只是愣愣的看着这个男人的侧脸。

    只有她们母子知道,刚才的瞬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而围拢过来的一众人,虽然不清楚,但并不妨碍他们的激动。

    无他,换做脑子正常的都知道,发生的太快,距离又不短,理论上,根本就不可能完成救援。

    “鵺野老师!不可思议!你做了什么!?怎么救下他们的?不好意思!我现在大脑很慌乱!你应该懂我的意思!他们本来死定了!”

    “鵺野老师!你是个英雄!真的!真正的英雄!”

    围过来的电视台工作人员,乱糟糟的提问着,神情激动无比,就在刚才,他们亲眼见证了一起,名为通灵者的奇迹。

    面对着纷乱的问题,阿鸣脸上露出有些苦恼又憨厚的羞涩表情,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揉了揉头发。

    “没什么了不起的,各位,现在不是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想,这对母子需要帮助。”

    没错...

    一众人看着在阿鸣怀中的自杀母子,露出善意的微笑,说道:“老师说的对。”

    然后七嘴八舌的笨拙安慰起来。

    “没什么困难是不能度过的。”

    “对啊对啊,我们会帮助你们的。”

    “无论再怎么痛苦,也不用走到这一步吧,既然死过一次了,打起精神来,重新面对生活吧!”

    虽然说的很是空泛又无力。

    但言语中,满满的善意是能让人感受到的。

    “各位,我想,我跟这俩位,需要一些安静的空间。”

    “老师说的对!那我们就不打扰了!”胖胖的头子,就是刚才打圆场的家伙,开始撵人了。

    “喂,那边的那个,渡边,别拍了别拍了。”

    “等等,我就拍拍老师的英姿,没有拍这对母子啦!”

    “老师都说了!你还拍!”虽然是这么说着,胖子还是心里嘀咕道,干得好渡边,等下给你加鸡腿!

    乱糟糟一阵子过后,楼下的野草地里,只剩下阿鸣等人。

    一共四位...

    这时,阿鸣转头,看着在场的第四位,神情冷然,严肃的说道:“大人,给我一个面子,是否可以离开这对母子...”

    怀里,母子同时一抖。

    而在一楼的窗台边,一个邋遢的小老头子,提着根木棍,拿着个破碗,穿着一身看起来很有味道的破衣,扣着鼻屎,盘台坐在窗台下,咧嘴,满口的烂牙,冷笑道:“你又能护得了她们几时?”

    听见这个熟悉的声音,母子俩身体一抖,其中,母亲绝望的抬头,看着阿鸣轻声抽泣道:“先生,谢谢你了,但是,这是神罚,不要再管我们了,真的谢谢了...”

    手里一紧,阿鸣搂着俩母子起身,看着小老头,冷声道:“既然如此,我就只能强行驱逐你了,贫乏神大人!!!”

    说着,放开了母子俩,扯掉了左手上的手套,解封了鬼手,亮出。

    “你最好不要以为我在开玩笑,不然,今夜,我就弑神给你看!”巫女桔梗酱的现代除魔生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