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巫女桔梗酱的现代除魔生活 第285章 请开始你的表演

时间:2018-02-15作者:黑兽

    “请开始你的表演。”

    主持人这样对东名说道。

    表示了解的东名点头后,从看起来有些寒酸的随身女士小包里抽出了一把口红。

    低头仔细的辨别口红上的编码后,找出了一支。

    管狐使。

    又叫做饭纲使。

    传言,是把狐狸埋入土中,只留下头暴露在空气里,不远处放上食物,使其能看见吃不着,连日毒打虐待,在其怨愤到达顶点后致死,以封魂法咒封印在神像中,出行时以竹筒方便携带,致使外人误以为狐狸的灵魂像是寄宿在竹筒中一般,其性情极为凶残,一旦抓住机会,就会反噬主人,因此,俗称管狐。

    这是一种恶毒的法咒。

    看起来像是在豢养小鬼,只不过人灵换做了动物灵。

    但也只是其中一种制造管狐的方式。

    其实上也是有不通过这种方式制造的管狐。

    相对这种版本中的管狐,性情要温和很多,攻击性也不是很强。

    除此外,猫与狗等生物,也能以同样的方式制作成类似管狐的生物。

    而东名所御使的管狐,属于家传,已经变成了一支族系,其管狐全数为初代繁衍后诞生的后代,虽说应该是这个嫡女会继承的财产,但在祖母建在的情况下,东名却是属于盗取了家传财产,离家出走的情况,有着御使的权限,但并不能完美操控这些管狐。

    说起来这孩子有够可怜的。

    养成这样的性格倒不是很奇怪。

    家里说不上贫穷,但绝对也算不上富裕,五岁的时候父母车祸死亡,被恐山的外祖母接走抚养,小时候是东京人,转眼就变成乡下深山里的丫头,不适应是正常的情况。

    更别说,像是魔鬼一样的祖母,在其五岁时就已经开始了严酷到严苛的修行,经常在不能按时完成修行科目的情况下,被祖母绑在深山里的风车上吹上一整夜的冷风。

    换做桔梗是不会做这种形式的体罚的。

    不过,古板的巫女就不会这样认为了。

    教训足够的深刻,才会记得越牢。

    结果就是,哪怕教训再深刻,皮厚肉糙的东名也能在事后转头忘掉。

    哪怕,小时候的风车已经变作了东名深感恐惧的心理阴影。

    所幸,单纯的生活环境,造就了东名唯一值得称道的品质。

    纯真与善良。

    但到了东京上学后,就迅速的堕落了。

    这纸醉金迷的花花世界呀~

    “事先声明,我可不能像刚才的小姑娘一样,光是用看的,就能知道这种程度的事情。”叶月东名开口道。

    主持人适时的接话道:“那么,叶月小姐,你打算怎么做?”

    “巫女有巫女的方法。”东名面上露出得色,说道:“大家知道催眠吧,在巫术中,这叫做**术,所以,我还需要当事人的配合,是谁在说谎,这个状态下,一问便知。”

    催眠吗...

    主持人问道:“请问,这种催眠,对当事者有害吗?”

    “安心,是完全无害的。”东名说着,手里已经拔掉口红塞,一直管狐,悄咪咪的钻出掏空的口红管里,小巧的一只,萌哒哒的探头看着四周。

    当然,没有灵能力的主持人,并没有发现这种情况。

    “那么,亚美小姐,你愿意配合吗?”

    “可以。”亚美无所谓的点头。

    东名暗笑。

    实际上,配不配合都无所谓,东名是不懂得催眠这种技术的,还有**术,但在有管狐的前提下,则不同。

    其所拥有为数众多的管狐中,能力大多不同,主要能够分为战斗系与辅助系,覆盖的范围与泛用性超乎想象的庞大,无论是找路,找人,找物或者是战斗等,都能派上用场。

    会这样说出来,只是打算解释与伪装一下自己即将用的方式。

    附体操作人类。

    在管狐附身的时候,被附身的人是会失去意识的,所有行动全凭操控者决定,哪怕是说谎。

    但东名并不觉得自己是在操作这个女人说谎。

    对于这件事,她有自己的判断。

    “那么,我要上了,亚美小姐,请放轻松一点,是不会有痛苦的。”

    会这样说,当然是有一定程度痛苦的。

    就像是精神上被人敲了一闷棍一样,瞬间的头晕目花后,迅速进入昏迷失去意识的状态。

    在座的另三位巫女,显然是看出东名的打算了。

    “小姑娘倒是干脆,我等巫女自不用在意这些凡人的看法。”天野莉莉子表示了其行为的赞赏后,转而说道:“但不行,伪造证据是禁止的事项,能力用错了地方。”

    话落的瞬间,唤出的管狐已经冲到了半途,天野莉莉子一声冷哼。

    立刻,管狐的冲击势态顿停,浮在半空,看向了这边三位巫女。

    天野莉莉子冷视着管狐,轻声道:“滚。”

    普通人低不可闻的声音如炸雷一般在管狐与其主人耳边响起。

    下一刻,一个激灵,管狐哀嚎了一声电射回口红管里。

    山茶娇笑着调笑道:“排除对手用不着找这样的借口,让这孩子做完这事,就没我们发挥的余地了呢。”

    闻言,天野莉莉子嘴角浮现不屑回答的冷笑。

    叶月东名委屈巴巴的看着这边的三位巫女。

    抿着嘴唇,有种想哭却哭不出来的感觉,放出的手段被人强势的破掉,一时没有办法,只能傻兮兮的站着,眼神幽怨无比。

    有心想说些什么,但出于惧怕,又不敢说出来。

    桔梗看着满脸写着委屈的东名,满是同情,无能为力的露出微笑,微妙的有些想笑。

    受气包的委屈样子,真可爱呢...

    主持人不知道情况,对东名问道:“叶月小姐,请问,可以施术了吗?”

    东名僵硬的转头,看着主持人,露出窘迫尴尬的笑容,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那个...”

    “这个...”

    “出了一点小问题...”

    傻站在原地,东名纠结的咬牙,半响,恨恨道:“我这就开始催眠!”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东名是打算强行继续法术了。

    收好手里的口红,看了眼天野莉莉子,委屈的嘟嘴,转身面对着委托人,委屈巴巴的说道:“亚美小姐,看这里...”

    手里已经拿出了平时惯用的行骗道具,一条怀表。

    “请盯着摆动的怀表,放轻松,想象你现在正漂浮在天空柔软的云层上...”

    而被催眠的对象,虽说是在照做,但精神已经高度紧张戒备起来,完全没有配合的意思。

    真是朴素的催眠呢...

    主持人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这种话。

    你才是真正的骗子对吧。

    另一边,三位巫女,嘴角露出会心的莞尔笑容。

    桔梗看着小可怜,实在忍不住,轻轻笑出了声。巫女桔梗酱的现代除魔生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