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官家 第1321章 托

时间:2018-10-12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不过禹少再大牌,刘书记也不理睬他。

    实话说,真要论“纨绔圈子”的话,整个江南省,没有一位纨绔公子哥,够资格在刘二哥面前摆谱。

    只是禹少表现这么高调,难道仅仅只是为了表现一下自己的“特立独行”?喜欢出风头固然是很多年轻人的爱好,但多少要讲究个场合。再说禹少如果真是禹鼎峰的嫡系子侄,应该也有一定的家庭教养吧?

    如此说来,却也不能单纯地将禹少眼下的所作所为看作是出风头。

    听了禹少和魏凤友之间一番对答,许多前来参加招标会的老总们,脸色便都有些微微的改变。

    不是吧?

    这个一号席位的客商如此牛逼,魏凤友都要看他脸色,那咱们还怎么竞价啊?

    就算把地皮拍到了手,也还在宁阳区的地头上不是?

    又搬不走!

    再说,拍下地皮仅仅只是第一步,后续的很多工作都还要靠地方政斧大力支持配合呢,不然,这就是个亏本买卖,拍下地皮根本无所用途。

    龚宝元的眉头顿时蹙了起来,对胡天厚说道:“天厚,这家伙不靠谱啊。哪有这样子做生意的?这不是砸二哥的场子吗?”

    很显然,龚宝元也看出了禹少这样高调的真实含义,就是想要吓住其他客人,不敢和他竞价,他们公司就能以最低的价格,拿下他们想要的地皮。

    但如此一来,宁阳区的损失就大了。

    这么搞,绝对是砸二哥的场子。

    胡天厚撇了撇嘴,不屑地说道:“就凭他?还嫩了点吧!现放着咱俩在这,又不是死人!”

    龚宝元就笑了,说道:“就是这话。他想玩,咱们就好好陪他玩玩呗。小样,看来是没吃过亏,不知道天高地厚!”

    “行,增加点趣味姓。”

    胡天厚也变得笑嘻嘻的,似乎觉得挺有趣的。

    至于禹少到底是个什么来头,这两位压根就不会去在意的。

    龚宝元会在意京华的一个小纨绔吗?

    招标会的这个小插曲,就此“揭过”,魏凤友说了两句客气话,便打住了,禹少也没有继续“表现”。终归这是宁阳区政斧举办的第一次正规的拍卖会,禹少也不能太过于以自我为中心。所谓物极必反,搞得太过了,说不定效果适得其反。

    接下来,招标会就交给了宁阳区招商局。

    严格来说,是交给了招商局请来的拍卖师。这位拍卖师,大约三十来岁年纪,留着长长的头发,黑西装,黑领结,个子不高,典型的南方沿海地带人氏的脸部特征。

    本来他就是宁阳区专门从香港那边礼聘而来的拍卖师,出身于正规的拍卖行。

    既然搞了这个大规模的招标会,所有环节,都要争取做到尽善尽美。

    不过,像禹少这样的,要算是“不可抗力的意外因素”。宁阳区政斧,管不到人家禹少。

    招商局局长,一本正经地介绍了此番区里拟拍卖的四块商业用地的基本情况和拍卖的基本规则。招标会现场,准备了幻灯放映机和幻灯片。眼下,电脑科技远远不如后世那么发达,制作不出高品质的投影影像,还不如使用幻灯片来得直接。

    讲完这些之后,就轮到公证员出面。

    京华市公证处的两名公证员,向大家致意问好,他们将全程见证此番拍卖的过程。

    然后,拍卖师出场。

    第一块拍卖的,当然是四号标的,两万平方米的一块区域。这块土地,也是紧邻城市广场的边缘,与广场主体接壤,就是区域比较小,略微偏了一点。

    拍卖师宣布,四号标的的起拍价是六百万元,竞叫阶梯是每二十万元加一次。

    “女士们先生们,现在竞价开始!”

    “啪”的一声,拍卖师的槌子敲了下去。

    现在气氛立即就出现了变化,大家都兴致勃勃的。毕竟这样的拍卖会,现阶段在内地还很不多见,在座的固然都是见多识广之辈,对这种新的方式也感到十分新奇。

    五号席率先举起了牌子。

    “好,六百二十万!感谢五号桌的这位先生……六百二十万一次……”

    拍卖师立即就兴奋地喊叫起来。

    有了第一个报价,本来还在观望的其他客商,便开始了竞价。

    “好,六百四十万!八号桌,八号桌的先生,出价六百四十万!”

    喊过第一轮竞价之后,五号席的窦开昌就再没有举过牌子。天元置业国际有限公司今天前来宁阳,有两个目的。第一个当然是为刘书记捧场,防止拍卖会出现冷场和流拍的情况。要是真没人竞价,说不得,天元置业国际有限公司就要掏腰包将地皮都买下来。这没什么,天元公司现在财大气粗,买得起。当然,这种可能姓很小,对徐氏集团开发的项目,大家都应该很有信心。第二个目的,天元公司是冲着一号标的的那块地皮而来。龚宝元和胡天厚有意要拿下这块地皮。除了给二哥捧场,这块地皮的商业价值确实不低,真拿下来,肯定能赚钱。

    既然是做生意嘛,有钱赚为什么不干?

    现在有了其他人参与竞价,窦开昌自然无需再举牌子了。

    四号标的地皮的竞价,并不算特别的激烈,当有人喊出八百二十万的最高价之后,其他人都放弃了竞价,拍卖师一槌定音,将这块地皮拍给了十二号席位的一家地产公司。

    在整个四号标的竞价过程之中,一号席位的星汉地产公司,巍然不动,一次牌子都没举过,禹少甚至靠在椅子里,有滋有味地抽起了烟。

    若是在境外一些十分正规的拍卖会上,拍卖现场自然禁止吸烟,那样是很不礼貌的行为。不过在宁阳宾馆,就没这个规矩了。

    大伙还没那么洋气不是?

    见一号席位的星汉地产公司没有举牌,原先还有些担忧的其他地产公司和置业公司老总,都暗暗舒了口气。只要不是和这位牛皮哄哄的禹少对着干就好。

    大路通天,各走一边嘛!

    魏凤友和蒋永民等人,对视了一眼,俱皆脸露喜色。

    形势一片大好啊!

    没想到最小的一块地皮,都拍出了八百二十万,折合每平方米四百一十元了,远远高出他们的低价每平方三百元,溢价将近百分之四十。要是所有地皮都能拍出这个均价,那今天这二十万平方米的商业用地,就能拍出将近一个亿来。

    这可是纯财政收入,比今年全年其他方面的财政收入总和还要多,甚至会翻番。

    有了这笔钱,区财政立时就宽裕了,今年能过个肥年,魏凤友再也不用在年底的时候为了干部教师的工资奖金犯愁了。

    “书记,形势大好啊!”

    魏凤友甚至忍不住将脑袋凑到刘伟鸿跟前,低声说道,喜形于色。

    这会子,魏凤友对刘伟鸿是更加佩服了。

    这位年轻一把手,简直就是个全才。

    政治斗争有一套,官场掌控有一套,经济建设竟然更有一套。

    不服不行!

    魏凤友庆幸自己采取了非常正确的策略,刘伟鸿一到宁阳,他便全面配合,没有起心“斗争”。而刘伟鸿给他的“回报”,也异常丰厚,不但严格控制了申振发案件的范围,丝毫也没涉及到他魏凤友的头上,而且还把宁阳的经济建设,推上了好几个大台阶,让他魏凤友这个区长,摘个大桃子。

    “关键是区政斧准备工作做得很细致,区长领导有方。”

    刘伟鸿微笑说道,毫不吝惜对魏凤友的夸奖。

    魏凤友年纪比他大了十几岁,又是最主要的副手,工作上很配合,刘伟鸿当然不会做出一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模样,莫名其妙的讨人嫌。

    抢搭档和下属的功劳,是一把手的大忌,也是脑子不清醒,胸襟不开阔的表现。

    只要刘伟鸿一天坐在这个宁阳区委书记的位置之上,宁阳区做出的任何成绩,头一份功劳就要记在他的头上,他抢什么呢?

    上级领导又不会看不到!

    魏凤友心情大好,笑呵呵的坐正了身子。

    接下来,二号三号标的地皮,也相继拍了出去。这两块地皮,加起来将近十万平方米,一共拍出了三千九百八十万的高价,基本和四号标的地皮的均价相当。倒不是说这两块地皮的价值,还不如四号标的地皮,关键是这两块地皮的面积远远超过了四号地皮,所需要的资金成倍增长,对后续建设资金的要求更多。一般的地产公司,都得好好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是否足够,可不要闹个细脖子咽不下。

    在这两轮竞价之中,天元置业国际有限公司的总经理窦开昌,继续忠实地履行着自己“托”的本职。二号地皮竞价一度陷入了低迷,窦开昌及时举牌,和另一家大地产公司竞价,硬生生将价格抬了上去。

    五号席位如此表现,自然引起了其他人的关注。

    禹少也坐直了身子,眼神向这边瞥了过来,脸色略有一点阴沉。

    这五号席的老兄,就是在捣蛋嘛,每次竞价都“抬杠”,有点不厚道啊。不要待会竞拍一号地皮的时候,他也来这么一手吧?

    到现在为止,禹少都还没出过手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