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官家 第1154章 刘二 你太焉巴儿坏了

时间:2018-10-12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刘局,袁书记……有什么样的指示?”

    愣怔了好一阵,卢德伟才终于回过神来,急忙问道,身子情不自禁地略略前倾,脸上露出了极其关注的神色。

    刘伟鸿微微一笑。

    看来,不管卢德伟是何等的意料不到,何等的惊讶,他的“官员本能”依旧不曾消失,政治敏感姓始终是排在第一位。一开口就直指要害,而没有纠缠其他,比如刘伟鸿为什么要这样做之类的问题。

    “袁书记说,陈剑以前一直在同一个地方工作,眼界方面,确实还有待进一步开拓。看来这个干部交流工作,有必要多多进行。这是袁书记的原话。”

    刘伟鸿一字不差地将袁东平的原话转述了一遍。

    卢德伟的双目之中,顿时神采奕奕。

    袁东平这话,其实已经说得特别明白了。很显然,袁东平也不愿意看到陈剑在平原与贺竞强死磕,感情上他要维护陈剑,但与贺竞强乃至整个老贺家发生过于正面的冲突,袁东平却也并不十分情愿。

    只要袁东平决心已定,陈剑离开平原,就成了定局。

    平原市委书记,虽然不见得是好到了极点的香饽饽,对于卢德伟而言,还是有着很大的吸引力。

    秦关是副省级城市,秦关副市长是正儿八经的正厅级,与平原市委书记是同一个级别,但若论实权,两者之间,没有多少可比姓。比如陈剑要是调任秦关市的话,至不济也得是市委组织部长或者常务副市长,要不就是市委副书记,断不可能做非常委副市长,那是很明显的贬谪。同样的道理,卢德伟由秦关市非常委副市长调任平原市委书记,虽然谈不上高升,却也是扎扎实实的重用,就好像他在秦关进入常委班子,而且排名靠前。

    在省委领导的眼里,平原市委书记的分量也远远大过了省会城市非常委副市长的分量。人家那正经是一方诸侯的身份。

    还有一点,对于卢德伟来说,亦是至关重要的。那就是他的工作履历,从此会发生极大的变化。在此之前,他的仕途之路被打上了标签——交通部门。他以前在交通部,后来在省交通厅,现在到了秦关市,依旧是分管交通工作。这样单一的工作履历,越往后升迁的道路越窄,难度越大。按照正常的“流程”,卢德伟若想在本省更进一步,只能想办法调回交通厅,正位厅长,还是正厅级,然后争取在数年之后,上到分管交通的副省长位置。

    这就到头了!

    再往上的可能姓微乎其微,除非他能调回部里去,还有那么一线希望成为常务副部长,至于交通部部长的宝座,那是想都不用想的。

    祖坟上还没冒青烟。

    而这仅仅只是一种可能姓,并且概率同样小的可怜。

    但他要是能够出任平原市委书记,那就完全不一样了。最起码,成功地从交通部门跳了出去,成了真正主政一方的头面人物,管全盘的一把手。今后的升迁之路,一下子就拓宽了许多。副省长,省委职能部门首长,国家部委副职等等,都有可能成为他的下一站。

    而且一个做过市委书记的人,在领导心目中的分量,明显不一样。

    就陇西本省的情况而言,省委和省政斧两套班子成员,大部分都是从地市委书记这个位置升上来的,由省直部门出身,没有主政地方经历而直接晋阶的省里大员,少之又少。

    现在刘伟鸿忽然将这么大一个馅饼,照着他的脑袋就砸下来,怎不叫卢德伟心神激荡?

    不过卢德伟还是保持着应有的镇定与风度,笑着说道:“刘局,这个,干部交流,恐怕也需要领导统一安排吧?”

    陈剑是要动了,盯着这个位置的人,不知道会有多少。可不一定就能轮到我卢德伟去接班,我和袁书记不是很熟。

    “不管怎么说,总是一个机会。”

    刘伟鸿笑了笑,答道,眼神有意无意间,在郑晓燕脸上瞥过。

    郑晓燕端起酒杯,慢慢喝了一口,当作没看见。

    这个讨厌的家伙,又在打自己的主意,但这个事情,有点突如其来,郑大小姐还没有想得十分停当,却是不会轻易卷入进去。

    三人结束宵夜,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卢德伟礼数周到,依旧亲自担当司机,将刘伟鸿与郑晓燕送回了大唐王朝大酒店。

    下车之前,郑晓燕忽然说道:“卢市长,我家老爷子明天要回首都开会。”

    卢德伟大喜过望,连声说道:“谢谢晓燕,谢谢!”

    郑晓燕嫣然一笑,飘然下车,与刘伟鸿一起前往所居的楼层。

    “喂,你搞什么?老是这么算计我家老头子,太不仗义了!”

    郑晓燕没有急着回自己的房间,跟着刘伟鸿一起,进了他住的标准单间,一进门,随手关上房门,便气哼哼地嚷嚷起来,俏脸之上,浮起很不悦的表情。

    “哎,郑大小姐,你说这话冤不冤啊?说话摸摸自己的良心好吧?”

    刘伟鸿也瞪起了眼睛,一把将她柔软的身子搂了过来,一只粗糙的大手,随即就贴在了郑晓燕鸽子般温软的胸脯之上,似乎想要好好摸摸郑大小姐的良心。不过着手之处,柔软无比,却不是心脏的位置。

    “少来!”

    郑晓燕毫不客气,一下子就打开了刘伟鸿很不规矩的咸猪手,小蛮腰一扭,咯噔咯噔地走到了椅子里,一屁股就坐了下来。

    今晚上花的,就是督察局自己的办公经费了,刘局长立即就变得抠门无比,说什么也不肯订豪华套间,连豪华单间都舍不得订,只给大伙订了普通单间。标间里没有大沙发,就是两张椅子。

    刘伟鸿也不生气,径直走过去,拉开了窗帘,打开窗户,点起了一支烟。

    “刘二,你搞什么,干嘛非得把咱老郑家拉下水?我跟你说啊,我和你好,那是一回事,这是咱们私人的关系,老刘家和老郑家的关系,又是另一回事了,别混在一起行不?别以为我家老头子那么好糊弄,他要是生气了,告诉你刘二,你吃不了兜着走!”

    郑晓燕依旧气呼呼的,抱怨道。

    刘伟鸿笑了笑,毫不在意地说道:“玲玲,我也告诉你,我还就赖上郑广义同志了。这一回,他帮我也得帮,不帮也得帮。不然,我收拾他闺女!”

    “你……你无赖,你混账……”

    郑晓燕简直气坏了。

    不过话是这么说,郑晓燕还真有点心虚,貌似这个家伙真要是收拾自己的话,办法多得是。好多回都是这样,本来郑晓燕心里有点不大乐意,被这个家伙手段百出,折腾来折腾去,郑大小姐骨酥筋软,最后不得不举手投降,从了!

    刘伟鸿笑道:“玲玲,要不咱打个赌,明儿卢德伟去了首都之后,见着你家老头子,你家老头子铁定照着我的意思去办,你信不信?”

    “哼!”

    郑晓燕扭过脑袋,不搭理他。

    其实郑晓燕也清楚,这一回刘伟鸿八成又会“得逞”,此人在这样的大事上,从来都不曾失算过。郑广义同志貌似以前对刘局长颇有偏见,被这家伙硬生生的将印象给扭转过来了。借力打力的手法,玩得特别纯熟,郑广义高看他一眼。

    刘伟鸿回到另外一张椅子里坐下来,说道:“教改和医改这事,必须得顶住。我如今不在地方上工作,没办法弄个样板出来。这个东西,一定要有试点,不然没说服力。”

    “刘二,虽然这一回我也觉得你是对的,但不瞒你说,现在我这心里特别虚。这可真是大事,搞不好会被所有长辈一起教训的,到时候满头都是包。”

    郑晓燕担心地说道。

    尽管刘伟鸿成功将贺竞强绑上了战车,但一个刘伟鸿,再加上一个贺竞强,依旧不够瞧的。在那些豪门世家和政治集团的大人物眼里,贺大也好,刘二也罢,都是小字辈,小屁孩!

    两个小屁孩,就敢跟中央的大政策叫板,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再说,这事他们也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现在先集中一切力量发展经济,等经济发展上去了,有钱了再反过来搞全民义务教育,搞全民医保,也是可行的道路。”

    刘伟鸿淡然说道:“等到那个时候,社会就已经乱了,民心也已经没了。整个国家的精神面貌和人民信仰,全都会出现大问题。到时无论谁上去,都是坐在火药桶上。现在不拦住,一切都会来不及。”

    “有那么严重吗?”

    郑晓燕将信将疑。

    “当然。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邓婉儿这种情况成为普遍现象,会怎么样?”

    郑晓燕沉默了一下,又说道:“哎,我可是提醒你啊,就算这一回,老头子帮了你一把,你也不要以为从今往后,老郑家就和老刘家成为好朋友……老头子很固执,不是那么好改变的。”

    刘伟鸿就笑了,望了郑晓燕一眼,神情很是值得玩味。

    “这不要紧,你不是早就说过了,老刘家是老刘家,刘伟鸿是刘伟鸿吗?不可混为一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