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官家 第1142章 我们的国民,等不起!

时间:2018-10-12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贺市长,如果你对调研报告正文有意见,可以改。有关市第一百货公司,物资公司,三水泥厂这些单位的改制情况,我们可以再进行深入的调查了解,将后续的调研内容,补充进去。但是,附件内容,不能改。”

    刘伟鸿沉声说道,神情也变得非常的严肃。

    贺竞强的眼神顿时又微微眯缝了一下,沉声说道:“刘局,我需要一个理由。”

    刘伟鸿说道:“贺市长,你刚才已经看过了,附件内容,全都是客观存在的事实,我们只是将这些已经发生了的情况,例举出来,没有做任何主观或者客观的评价。就是对调研报告的一个注解。除非贺市长能够证明,这些情况是不存在的。”

    贺竞强的脸色,变得很是阴沉。

    这还是贺竞强第一次在刘伟鸿面前显露自己的真实情感,以前的贺竞强,总是那么平静稳重,点尘不惊,有泰山崩于眼前而不惊的气势。

    但是现在,很明显那个附件内容以及刘伟鸿的态度,让贺竞强也有点沉不住气了。

    贺竞强板着脸好一阵,才缓缓说道:“刘局,我不否认那些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但我不认为把这些内容写进调研报告,是一个很好的方式。对你,对我,都不见得有利!”

    刘伟鸿点点头,说道:“贺市长,确实如此。但我依旧坚持认为,这些内容很重要,甚至比调研报告的正文还要更加重要。”

    贺竞强愣了一下,忽然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刘局,我刚刚从部里下到永乐县的时候,很多想法,和你现在是一样的。但是现在,有些想法我改变了。”

    刘伟鸿淡然说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倒并不赞同你的这种改变。”

    贺竞强说道:“刘局,你也曾经主政过地方,你治理地方的许多举措,我很赞成,而且我也在借鉴你曾经成功的经验。正因为如此,你应该知道,治理地方,有个轻重缓急。以平原的实际情况,财政收入严重不够,如果按照你的意见,将有限的财力,用在改善社会保障体制方面,必定会导致其他方面的资金投入不足。比如说修路,城市基础建设,农田水利设施建设这些工作,哪一样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我们在来平原的路上,就曾经讨论过,要想富先修路。平原的公路网络设施,早一曰升级,城市的经济就早一曰腾飞,我认为,这才是头等大事。不然,我们始终都没有足够的资金来投入民生领域,我们的社会保障体系,就总是不能完善。何者在先,何者在后,是我们必须要考虑清楚的问题。”

    刘伟鸿轻轻摇头,说道:“贺市长,我承认你说的有一定的道理。但我认为,先后顺序不是这样的。而且,我们不应该将政斧基本职能混淆了。政斧的首要职能是什么?不是发展经济,不是修路,不是搞城市基础建设,而是努力营造一个公平公正的社会环境。让全体人民,都能在这个公平公正的环境之下,发挥自己的才能。人人有饭吃,人人能上学,人人有居所,每个人能看得起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

    贺竞强淡然说道:“刘局的意思,是要建设一个理想社会?”

    “贺市长,这难道不正是我们的目标吗?”

    贺竞强脸上又浮现起一缕笑容,带着极淡的讥讽之意,一闪即逝,说道:“刘局,我们是不是应该探讨一下更加实际的问题?”

    拜托,刘局长,请你不要在这里和我说大道理。

    有没有搞错啊?

    刘伟鸿缓缓说道:“贺市长,我不是在谈理想主义,我也不是背诵孔老夫子的格言。我认为,这就是我们应该做的,也是可以做得到的。如果贺市长认为我是在谈理想主义,那么我们来就事论事。先说邓婉儿的情况吧,像他们这样的特困家庭,难道我们政斧不应该给他们特殊的帮助?一句国企改制,就能彻底放弃他们不管,任由他们自生自灭?那么人民政斧的职能,在哪里体现出来?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温暖,在哪里体现出来?工厂卖掉了,邓友章就应该病死,邓婉儿就应该饿死?没有这个道理!这就是我们政斧应该做的事,我们没有做,就是不对。无论何种解释,何种理由,都不能眼睁睁的见死不救。我想这么简单的道理,应该没有疑义吧?”

    贺竞强徐徐说道:“刘局,平原有五百万人口,政斧工作也会有疏漏的地方。”

    刘伟鸿笑了笑,说道:“贺市长,我不是在吹毛求疵。我承认,任何一个单位的工作,都会有疏漏的地方,完全不犯错的,那是圣人。但有些疏漏可以有,有些疏漏,就不能有。我们设想一下,如果邓友章没有得到治疗,在家里病死了,邓婉儿从此变成流浪儿童,她的命运也是可以想象得到。那么,这就不仅仅是邓友章父女两个人的事,而是会影响到他们周围所有的人,从此对政斧丧失信心。这种影响是很深远的。贺市长,我想你也应该明白,执政党和政斧,一旦失去公信力,结果将会是灾难姓的。一旦爆发出来,将对整个政权基础造成极大的冲击。到那个时候,我们何以自处?”

    “那依刘局长之见,此事应该如何解决?”

    “完善社会保障体系,而且必须马上完善,作为当前政斧工作最急迫的任务来完成。贺市长,我们的国家,正在进行前所未有的巨大变革,旧的社会体系,正在快速瓦解,新的社会体系,还没有成型。在这个转变的过程之中,会产生大量的社会弱势群体。比如说下岗职工,根据我们的了解,单在平原市,类似邓友章邓婉儿一家这样的情况,就不在少数。以后,还会产生越来越多的其他弱势群体,比如农民工,失去土地的城市郊区农民,待业青年等等,这些人,都缺乏最基本的生存保证,吃饭,教育,住房,医疗等等,对于他们来说,都是每天要面对的严重问题。如果我们不把这些人安置好,任由他们自生自灭,可以想见,他们对社会是个什么样的态度。这种情况的普遍存在,将会严重地影响到执政党与政斧的形象,严重影响其他人对我们的公信力。我们在进行体制改革的同时,在大力发展经济的同时,在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的同时,难道不应该给他们提供一个最基本的生存保障?”

    贺竞强说道:“刘局,不要说全国范围内马上完善社会保障体系有很大的困难,就以平原为例,想要在短时间内完成这个任务,也是不可能的。最现实的一个问题就是,钱从何来?” 官家:

    刘伟鸿反问道:“贺市长,修路的钱,从哪里来?”

    贺竞强蹙眉说道:“刘局,修路是为了发展经济,是为了将来能够更好地完善社会保障体系。”

    “所以说,贺市长,这就是一个理念的问题,一个谁先谁后的问题。简单来说吧,现在平原市政斧手里有一百元,这一百元是用去修路,还是用去保障民生,各自能产生什么效益,这才是我们的分歧所在。是这样吧?”

    贺竞强随即点头:“是这样。就好像家里只有一只母鸡,每天下一个蛋,这一个蛋是拿来给小孩吃了解解馋,还是拿去卖钱,然后换回来更多的母鸡,下更多的蛋。我选择后者。”

    刘伟鸿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也选择后者。但问题在于,前提不对。这一个鸡蛋,给小孩子吃了只是解馋的话,那就没必要。但如果是小孩已经严重营养不良,等着这个鸡蛋救命呢?作为父母,我们是否还能坚持拿这个鸡蛋去卖钱?就好像邓婉儿一家的情况,他们就不是要解馋,他们是需要救命!回到我刚才说的那里,政斧手里的一百块钱,如果拿去修路,可以产生比较好的经济效益,但如果拿去保障民生,却能产生比较好的社会效益。两相比较,我认为,还是产生较好的社会效益更加可取。因为我们的群众,我们的国民,才是我们最宝贵的财富。”

    “刘局,如果每一百元都拿去保障民生,路就永远修不起来,经济也就永远都不能发展,我们也就永远只能有一百元。为什么我们不能先把这一百元拿去修路,等赚到了另一个一百元之后,再投入到民生保障之中去?”

    刘伟鸿就笑了,说道:“贺市长,请恕我直言,这还是一个伪命题。第一,我不是要求每一百元都拿去保障民生,我是说,先把这一百元用在民生领域,第二个一百元,我们才拿去修路。第二点,如果我们不能树立民生第一的思想,那么谁又能保证,先修了路,赚到另一个一百元之后,就能投入到民生领域?也许到那个时候,我们又有新的路要修,有新的其他项目需要投资,那新的一百元,仍然又被优先拿去创造经济效益了。经济的发展是永无止境的,但我们的国民,是不是有那个耐心,能等那么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