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官家 第1118章 制革厂

时间:2018-10-12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两个人说着话,一会儿服务员便端上来热气腾腾的一大碗羊肉泡馍,小婉儿的眼神立时就变得亮晶晶的,偷偷地咽口水。

    “来,婉儿,吃吧,慢点啊,别烫着……”

    郑晓燕便将筷子和小汤匙递给她,轻声说道,脸上带着无比温和的笑容,仿佛看着自己的孩子一般。

    婉儿拿起筷子,还是不敢吃,只是望着郑晓燕。

    郑晓燕便冲她连连点头,以示鼓励。

    婉儿便小心翼翼地夹起一片羊肉,撅起小嘴吹了几下,放进嘴里,随即便大吃起来。

    郑大小姐在那边细心地照顾着小姑娘吃羊肉泡馍,这边几位领导坐在酒店大堂的沙发里,没滋没味地抽烟,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说话,其实每个人都在想着自己的心事。

    酒店的老总和几名服务人员守候在不远处,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阿姨,我吃不完了……我,我把剩下的带回家,给我爸爸吃,行吗?”

    小女孩吃了小半碗羊肉泡馍,小脸蛋变得红彤彤的,仰起头,望着郑晓燕,小心地询问道。

    “好,我叫他们给你装起来。”

    过了一会,郑晓燕拉着小婉儿的手,走了过来。小女孩另一只手里,依旧紧紧抓住那个搪瓷碗,郑晓燕的另一只手则给她拎着快餐盒,里面装着大半碗羊肉泡馍。

    “各位领导,你们早点休息吧,我送小姑娘回家去。”

    来到休息处前,郑晓燕平静地说道。

    贺竞强笑道:“玲玲,别胡闹了。你知道制革厂在哪里?还是咱们一起去吧。”

    从酒店门口忽然出现这个乞讨的小女孩,这还是贺竞强第一次开口说话,不过听上去,语气很是轻松,不但直呼郑晓燕的小名,还叫她“别胡闹”。贺大少果然好气度。

    郑晓燕笑着说道:“贺市长肯陪着我们一起去,那是再好不过了。”

    说着,郑晓燕的眼神又在陈剑脸上掠过。

    陈剑也笑道:“反正现在也还不算太晚,要不大家一起去看看,了解一下,到底是什么情况。”

    孙昌平不吭声。他此番陪同刘伟鸿前来平原调研,其实是个苦差事。当然了,这种辛苦指的不是身体上的,而是精神上的。孙昌平是一点都不想来平原,明摆着不是什么好事,避之唯恐不及,谁愿意跟着来凑热闹?

    只是上级领导有明确要求,孙昌平不得不来罢了。

    不过在上车的时候,孙昌平就打定主意,这一回就是扎扎实实的“陪同”,一切都由刘伟鸿去做主,一般情况下,绝不随便表态。

    瞧瞧身边这三位,可有一位是简单的?

    贺竞强,世家子,三十三岁的地级市市长,老头子是省委书记;刘伟鸿,世家子,二十七岁的国资办督察局实际一把手,老头子是大军区司令员;陈剑,老平原,市委书记,一省之内,名副其实的“一方诸侯”,据说颇得袁东平书记的看重。

    就算这位看上去行事肆无忌惮,一切由心,似乎很不靠谱的郑大小姐,实则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换一个人,会死死“黏住”这个乞讨的小女孩不放?

    官场规矩,你好我好大家好,她身为省委书记的闺女,能不明白?

    孙昌平压根就不想掺和进去。

    早知道这个国资办的工作那么头痛,当初真应该留在信访办。自己千方百计的想要调到国资办来,现在看,简直就是自找苦吃。原先还以为是个什么香饽饽呢。

    “刘局!”

    郑晓燕望向刘伟鸿。

    刘伟鸿点点头,说道:“天色晚了,把小姑娘平平安安送回家去,应该的。”

    “那好,走喽!”

    “阿姨,我……我现在不能回家。”

    正当领导们都站起身来,准备“护送”小女孩回家的时候,小婉儿却忽然说道。

    “怎么啦?”

    “我……我今天只要到三块七毛钱……我爸爸明天打针,要十多块钱呢,我们还要吃饭……”

    小婉儿低着头,小声说道,不敢去看郑晓燕。她年纪虽小,却也明白事理,这个样子,就好像是在向这位阿姨要钱了。

    阿姨是好人,请自己吃了羊肉泡馍,小婉儿觉得,不能再向她要钱。但爸爸明天要打针,又必须要钱,所以她很矛盾,犹豫再三,才壮起胆子向郑晓燕说了自己的难处。

    郑晓燕鼻子一酸,眼泪就差点流淌下来,蹲下身子,摸了摸小婉儿的头发,说道:“婉儿,别担心,这里的叔叔伯伯,都是市里的大官,他们会帮你治好爸爸的病,明白吗?”

    “真的吗?”

    婉儿顿时就瞪大了眼睛,兴奋地问道,语气之中,有点不敢置信。

    “当然是真的,阿姨向你保证!”

    郑晓燕认真地点点头,说道。

    就算“市里的大官”不管这个事,“阿姨”也管定了。郑大小姐侠义心肠,做事可不会半途而废。

    “阿姨,你真好,比我妈妈好得多了……”

    邓婉儿便高兴地叫喊起来,随即便吐了吐舌头,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据小姑娘说,两三年前,她妈妈就不见了,一直没有回家,小姑娘都快忘记她长什么样子了。就算以前在家里的时候,对小姑娘也并不好。

    “走吧。”

    陈剑轻轻一挥手,说道。

    一直在不远处“严阵以待”的秘书和司机等人,马上将车子开了过来,恭请领导们上车。郑晓燕直接领着小姑娘,上了丰田皇冠。她来的时候,一直和陈剑同车。

    刘伟鸿还是上的贺竞强的奥迪车,龙宇轩李强上了孙昌平的凌志,车队径直离开了欣悦大酒店。

    酒店的老总,目送车队离去,终于长长舒了口气,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快步走到那个保安身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说了几句什么,保安便连连点头,笑着走了。

    平原市区不大,制革厂是很老的国营工厂,离欣悦大酒店不远。和安北二重的情况,大致差不多。多年以前建厂的时候,还是在市郊,随着城市的逐步发展,昔年的郊区,已经变成了繁华的城市地段了。

    制革厂门前有一大块空地,看上去像是一个小小的广场,亮着几盏路灯,每一盏路灯下度乱七八糟地摆放着一些板凳,藤椅之类的器具,很多人围坐在一块,进行各自的娱乐活动。有的是下象棋,有的是打扑克,还有的则是聊天,摆龙门阵,倒也显得热闹非凡。

    正是农历八月底,天气还不算很冷,晚上正合适进行这种“聚会”。

    不过他们身后的制革厂,却是黑灯瞎火的,老式的红砖水泥墙面上,用白石灰写着一个大大的“拆”字,好几处墙面上,都有这种字体。

    看来这里已经定下来要拆迁了。

    车队的突然到来,在广场上引起了一阵轰动。正在自得其乐的市民们,纷纷停了下来,伸长了脖子,好奇地打量着这一群不速之客。

    “是市委书记来了……”

    一些眼尖而又有点“官场常识”的市民,将丰田皇冠的车牌认了出来,不由惊呼出声。

    一号车啊!

    “咦,好像市长也到了……”

    马上又有人惊奇地叫道。

    二号车也来了。

    市民们顿时都兴奋起来,瞪大了眼睛,不知这大晚上的,发生了何种大事,市里面的一二把手,竟然同时出现在制革厂门前。

    难道发生了什么大案子?

    不过大伙随即便否定了这个猜测。他们就住在这附近,要是发生了大案子,大伙能不知道?而且,就算发生了大案子,也该是公安局的人过来,市委书记和市长过来干什么?

    皇冠车径直开到制革厂大门前,车门打开,郑晓燕拉着小婉儿下了车。

    “咦,那不是邓友章家的小丫头吗?每天晚上都去欣悦酒店那边讨钱的,怎么坐着市委书记的车回来了?那是……那是邓友章的媳妇?”

    见到熟悉的人,市民们便更加议论纷纷起来。

    一个每天乞讨的小丫头,忽然坐了市委书记的小车回家,也确实透着万分的古怪。

    “不是,邓友章的媳妇都跟人跑了好几年了,哪里回来过?再说了,这个女的,可有多漂亮,邓友章的媳妇哪里比得上?”

    马上便有人反驳道。

    “嘻嘻,其实邓友章的媳妇也挺漂亮的,风搔得很,说不定还真有可能傍上大人物了呢!”

    “再傍上大人物,也不会是市委书记好吧?她还没那个能耐。”

    “这可难说。市委书记也是正常男人啊,见到风搔的女人,一样会动心。你以为他们当官的,有几个是一本正经的?切!”

    先前那人,便不屑地说道,不过声音明显压低了几分。

    这要是被市委书记听到了,那可就不好玩了,还是小心谨慎为妙。

    郑晓燕自不去理会市民们的议论,弯下身子,低声问道:“婉儿,知道家里住在哪吗?”   首发

    “知道。”

    邓婉儿连连点头。

    “阿姨,你跟我来吧,这羊肉泡馍还热着呢,刚好给我爸爸吃。”

    “好孩子,婉儿真有孝心!”

    郑晓燕便赞叹地摸了摸小婉儿的脑袋,不住颔首。

    邓婉儿拉着郑晓燕的手,向黑乎乎的制革厂大门走过去。

    陈剑,刘伟鸿,贺竞强等人对视一眼,也只好跟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