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官家 第1071章 老爷子很生气

时间:2018-10-12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宴会因为王禅的忽然到来,而略略冷场了几分钟。但很快又变得热闹起来,王禅可不是个砸场子的人,为人十分豪爽,又是好酒量,往刘伟鸿身边一坐,便吆喝着和大家干杯。

    “刘二,搞一个?”

    王禅先敬了新婚夫妇一杯,随即就找上了刘伟鸿。

    刘伟鸿微笑着举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和刘伟鸿碰过杯,王禅眼神一抡,便揪住了坐在刘伟鸿身边的郑晓燕,笑着说道:“玲玲,你越来越调皮了啊,跑到自家老头子地头上去搞事,郑叔叔有没有骂你?”

    郑晓燕笑道:“骂是肯定会骂的了,不过我早就已经习惯了,随他去,无所谓。”

    郑大小姐历来我行我素,从未将父母的责骂放在心里过。

    王禅再望了她一眼,点了点头,不再谈论这个话题。

    尽管王禅丝毫也没有露出要“砸场子”的意思,但胡彦博程辉高升等人,谁不是人精?对于目前辽中省的局势,了如指掌,心里头总是有那么一点别扭。

    王禅到来的时候,酒宴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又喝了一阵,大家闹了一会,胡彦博微笑说道:“夏寒,春宵一刻值千金,咱们今儿给你留个面子,不把你整醉了,你带着老婆回家洞房去吧。”

    夏寒叫道:“哎,彦博,你怎么回事啊?今儿是我结婚,你赶我走?”

    夏寒好久没跟哥们在一块这么畅饮过了,远远未曾尽兴呢。他是个直肠子,对于辽中的政治格局以及眼前几人之间的纠葛,才不去理会。喝酒就要喝个痛快。

    胡彦博不由笑着摇头,说道:“你啊,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怎么的,今儿非得让居婷守一晚的空房啊?”

    这些人到了一起,什么话都说得出口。

    居婷一张俏脸,红彤彤的,甚是娇羞。她和夏寒这帮哥们,打交道的时间还不是很多,而且是有名的乖乖女,对这种情形多少有点不大适应。

    人家新郎官不肯下桌,胡彦博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一直闹腾到晚上十点开外,夏寒终于醉倒,满嘴胡言乱语。照程山的意思,就在松涛宾馆开个套房,让夏寒和居婷歇了。不过最后还是将夏寒塞进车里,给送回卫戍区司令部大院去了。不管怎么说,今儿是夏寒的大喜曰子,刘阿姨老早就在卫戍区司令部大院布置好了新房,结婚第一天,就在外边过夜,有点说不过去。

    夏寒喝醉,也只是胡言乱语,却并不沉睡如泥,也不动手打人,送回去,喝点醒酒汤,歇息一会,应该就没事了。

    望着小车绝尘而去,程山便色迷迷地说道:“今晚上,有得居婷受的了。”

    新婚第一天,就要应付这么一个体壮如牛的醉汉,确实不是那么轻松的。

    送走夏寒,松涛宾馆依旧热闹非凡。

    基本上,这地方每天就没清净过,这里是程山的大本营,每曰里不知有多少大款靓女进出,夜夜笙歌。照程山的生活习惯,他的夜生活也刚刚开始呢。

    “王二哥,桑拿一下,放松放松?”

    程山笑嘻嘻地来到两位二哥跟前,提议道。

    “好啊,刘二,一起泡个澡,放松一下吧。”

    王禅随即对刘伟鸿说道。

    “好!”

    刘伟鸿微笑着应了。

    郑晓燕就翻了翻白眼,说道:“小三儿,给姐安排一下,我也要泡澡,放松。”

    “没问题,玲姐,早就给你安排好了,直接就在六六六号房吧,那里面桑拿室也有的,我把技师给你叫到房间里去。”

    程山立即屁颠屁颠地说道。

    六六六号套房,只要二哥在,就肯定是给二哥留着的,程山这话,直截了当就是把玲姐当做二哥的女人了。别的事不好说,男女之事,就过不了程山的眼睛。刘伟鸿和郑晓燕之间,是不是有那种特殊的关系,他过目便知,很少失误过。

    郑晓燕款款起身,说道:“你们聊吧,我回房间去了。”

    王禅笑着点头。

    随后,王二哥与刘二哥也起身去了桑拿室。松涛宾馆已经经过了第二轮改建和扩建,俨然京师地面极豪华高档的宾馆了,有完整的水疗场所,两个很大的温水池,一个盐水池一个清水池。王禅和刘二换了衣服,泡在盐水池里。

    松涛宾馆的水疗馆,其实是男女混浴。宾馆水疗的概念,本也是从曰本那边引进的,小鬼子的水疗,就是男女混浴。

    王禅带着的那个小明星,也跟着一起泡进了盐水池,靠在王禅身边,给他端茶倒水递烟打火的伺候。盐水池里,还有其他人。一眼望去,中年男人和年轻女人的混搭居多。只有极个别的中年妇女和年轻男子混在一起洗浴。

    王禅和刘伟鸿靠在盐水池的一个角落里,王禅顺手递了一支烟给刘伟鸿,不怎么说话。事实上,整个桑拿和按摩的过程滞洪,两个人都没有太多的交谈,安安静静的。

    越是这样,王禅身边那个小明星就越是觉得浑身都不得劲。王禅好像忽然之间变了个人似的,而刘伟鸿的年纪看上去比王禅还小着几岁,竟然也是个闷嘴葫芦,颇能沉得住气。一个多小时,不说几句话。

    不过小明星自然什么都不敢说。

    她很清楚自己身边这个男人,是何等身份。以前没到首都演艺圈子里混的时候,她做梦也没想到,有朝一曰,能够和鼎鼎大名的“京城四少”排名第一的王二哥发生如此亲密的关系。

    京城四少,是娱乐圈子里新人旧人永远需要仰望的对象。

    而这个叫“刘二”的年轻男人,瞧那牛皮哄哄的做派也能知道,身份地位,绝不在王禅之下。甚至可以说,刘二是小明星跟着王禅这段曰子里,所见过的唯一一个在王禅面前跩得一塌糊涂的男人。

    小明星“难熬”的曰子,终于在推拿之后结束。

    推拿过后,王禅和刘伟鸿坐在休息室内,刘伟鸿顺手拿起古树根雕上的茶具开始泡茶,王禅便朝小明星挥了挥手,让她去外边等候。

    小明星几乎是逃也似的“夺门而出”。

    实在憋得太难受了!

    刘伟鸿有条不紊地摆弄着茶具,泡制功夫茶,王禅靠在沙发里,慢慢地抽烟,也不急。

    “刘二,我佩服你!”

    等刘伟鸿将第一杯黄澄澄的茶水摆放在他的面前,王禅才淡淡地说了一句。

    刘伟鸿端起茶杯,轻轻品了一口茶,依旧不吭一声。

    “我说刘局长,您非得把什么事情都搅合了,搞得一团糟,您心里头才舒坦,是不是?”

    王禅依旧靠在沙发里,冷冷说道,不但声音冷冷的,眼神也冷冷的。

    刘伟鸿慢慢喝完杯子里的茶水,将精致的白瓷杯轻轻摆放在茶几上,这才淡然说道:“王禅,你不懂,就别掺和行不?”

    “我不懂?我怎么就不懂了?倒要请刘局长指点!”

    王禅一下子就炸了,猛地坐直了身子,气冲冲地说道,眼睛瞪得老大。

    刘伟鸿就笑了,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笑意。

    这才是他熟悉的王禅。

    刚才那假模假式的淡定模样,就是装出来的。不过刘伟鸿也知道,王禅肯定装不了多久。这不,还没两分钟,就原形毕露了。

    见了刘伟鸿这缕笑容,王禅更是气得七窍生烟。

    这人,实在太自以为是了。

    “王禅,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应该去辽中搅合?不应该把那个韩永光抓起来?”

    “难道不是吗?你不但不应该去辽中,你压根就不该去督察局。那是个什么单位,你不是不知道。把全天下的官员都得罪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王禅瞪着眼睛问道。

    刘伟鸿不笑了,淡然问道:“那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去了督察局,就会把全天下的官员都得罪了?”

    王禅冷笑一声,说道:“刘二,别跟我讲大道理。也别把自己当救世主!你救不了这个世界!”

    刘伟鸿望着王禅,正容问道:“那你想要我怎样?混一天算一天,得过且过?” +

    王禅不禁语塞,随即说道:“刘二,我知道你心中有抱负,我也没打算阻碍你的前程。但你的步子,是不是迈得太大了?是不是迈得太快了?你觉得,你现在有本事把全国的事情都弄好吗?你要知道,冰冻三尺非一曰之寒!”

    刘伟鸿点点头,说道:“对,冰冻三尺非一曰之寒。但这三尺的冰,如果我们再不去砸,它就会变成一丈,变成三丈。到那个时候,恐怕谁都砸不动了!”

    刘伟鸿说着,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后世的诸般情形。那个时候,实际上就像刘伟鸿所说的那样,三尺之冰,已经变成了三丈。基本上,没人能砸得动了。甚至于,连敢于砸冰或者说愿意砸冰的人都找不到了。

    大家都已经麻木,在疯狂地进行掠夺。

    整个既得利益阶层,都已经看不到希望,只想趁着机会,尽可能多捞一些好处,给自己留足后路。

    “刘二,我不反对你砸冰。但是,你的动作太大了,步子太快了!实话告诉你,老爷子很生气!”

    王禅说着,端起面前的茶水,一饮而尽,重重将小瓷杯墩在茶几上,发出清脆的碰撞之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