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官家 第944章 严打斗争总结大会

时间:2018-10-12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九四年元月上旬,楚天宾馆大会议室,正在召开久安市严打斗争总结大会。

    之所以总结大会在此时召开,是因为省委政法委书记裴武军打算离开久安,返回省城去了。算起来,裴武军在久安整整呆了二十几天,将近一个月。省委政法委书记坐镇一个地级市近一个月,这在楚南省的历史上,还是头一回。

    眼下久安的严打工作,正式进入收尾阶段,裴武军的任务,基本完成,该回去了。

    宾馆大会议室张灯结彩,一片喜庆祥和的气氛。

    省市联合严打工作领导小组的所有成员,俱皆在主席台就坐,台下,是一排排戎装齐整的公安干警、检察官、法官、司法工作人员和武警指战员代表,济济一堂,怕不有两三百人之多。

    比较而言,台下的指战员们,神情相对一致,俱皆是精神饱满,斗志昂扬。而主席台上的领导们,则是神情各异。

    这个总结大会,依旧是按照领导干部的职务高低来安排座次的。

    裴武军身边,是久安市委书记王时恒和久安市第二书记辛明亮,再往旁边,则是久安市长陆默,省公安厅副厅长兼政治部主任严如培,省检察院副检察长蔡国英,省高院某副院长。俱皆是正厅级领导干部。严如培的正厅级待遇,是在去年解决的,估计等久安的严打工作一结束,严如培返回省厅之后,省委就会发布正式的文件,宣布严如培担任省公安厅的常务副厅长。副省长兼省公安厅长廖泽忠的年龄快要到线,现在让严如培出任省厅常务副,也是为他接替廖泽忠的厅长职务做准备。之后则是久安市委副书记乔贤平,副书记兼纪委书记何庆强,政法委书记刘伟鸿等领导。

    台上的领导们,大多数神情严肃,心事重重。

    对于这个严打工作,王时恒辛明亮等人,着实提不起多少兴趣来。久安严打,对刘伟鸿薛博宇等人而言,乃是一大功劳,赢得无数的鲜花和掌声,对于久安市的广大群众而言,乃是一大福音。所有横行霸道的流氓团伙,一朝覆灭,从此之后,久安的天是蓝的,空气是清新的,走在这座古城的大街小巷之中,可以流连忘返,再也不用担心,忽然有流氓混混举着砍刀,拿着火枪冲出来威胁他们的生命安全。因为严打之后,久安的武装巡逻制度并未取消,依旧有很多的巡警和巡逻警车,在城市的每一条街道二十四小时巡逻,保护大家的安全。而公安局设立的警务室,更是随处可见,对所有犯罪分子,是一个无形的震慑,而对守法市民,则是一种庄严的承诺。

    然而久安严打,对于久安的大部分领导干部来说,绝对是一场噩梦。田宝山和彭宗明,已经完蛋了,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厉制裁。从他俩所犯的罪行来看,估计难逃一死,就算侥幸逃得姓命,至少也会判处无期徒刑,在监狱里带上十好几年,出来的时候,早已经年逾古稀,满头白发苍苍了。受彭宗明田宝山的拖累,久安市公检法机关,有十几名负责干部和中层领导落马,俱皆被采取了强制措施,正在省厅受训的市公安局副局长计长杰等人,直接就在省城被刑事拘留,关押进了大宁市公安局看守所。久安市公检法机关的“大清洗”,基本结束,刘伟鸿彻底完成了对政法机关的掌控。

    但事情远远没有如此简单,久安这么多流氓犯罪团伙,牵扯到的,不仅仅是公检法机关的负责干部,久安市委市政斧班子里的好些成员,多多少少都和这些犯罪团伙的骨干成员有所牵连。

    此时此刻,被关押在监牢之中的那些流氓团伙骨干成员,正在竹筒倒豆子般向外招供他们和哪些领导干部有牵连,有密切的关系。这些供述一旦被证实,此刻坐在主席台上的一些干部,只怕轻松不起来。

    这也是为什么久安的流氓恶势力横行霸道,几年之中越来越猖獗的主要原因。当这些流氓恶势力成功“绑架”了党委政斧的少数领导干部之后,这种现象就会变成一个“痼疾”,单纯依靠久安自身的力量,无法完成自我纠偏的工作,必须要借助外力才行。

    王时恒双眉微蹙,眉宇间深有忧色。比较之下,辛明亮似乎比王时恒要镇定得多,坐在裴武军身边,腰板挺得笔直,脸色也比较平静,似乎正在发生的一切,与辛书记并无太大的关系。

    辛明亮的镇定自若,让久安的很多干部深感诧异的同时,也隐隐有些安心。这么多年,在辛明亮无限权力的笼罩之下,久安的绝大部分干部都形成了某种思维定式,那就是“辛书记无敌”。辛明亮已经成为一种神化的存在,莫言入狱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试图挑战辛明亮在久安的权威。似乎无论到了什么时候,无论情形是多么的恶劣,辛明亮都有应对之道。

    只要辛明亮不倒,那么大家便都能安下心来。

    辛明亮乃是久安官场最大的风向标!

    看上去,市长陆默似乎也没有王时恒那么忧虑,虽然谈不上怡然自得,但也不曾表露太多的郁闷之情。面子上,社会治安混乱,班子建设和干部队伍建设出了问题,都应该是市委书记负主要责任,和主管经济建设的市长关系不大。

    但身在官场,永远都不能用这样简单的逻辑来思考问题。

    久安的干部们相信,陆默和辛明亮一样,肯定得到了某种来自高层的暗示,甚至是承诺。王时恒和陆默,俱皆是辛明亮一手提拔上来的心腹干部,在此之前,两人之间的“争斗”,王时恒略占上风。但自从刘伟鸿到任久安,辛明亮的天平就逐渐倾斜了。比较而言,王时恒的“立场”不够坚定,试图采取两不得罪的方法,在辛明亮和刘伟鸿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而陆默的立场就要坚定得多,基本上是紧跟辛明亮的步伐,和刘伟鸿不对路。

    如果辛明亮现在还有那个能力,可以保住久安市委班子里的少数成员,让辛明亮选择的话,辛明亮肯定会选择保陆默,而不是保王时恒。除了“亲疏有别”这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则是保王时恒的难度要大得多。久安这个乱局,仅仅靠田宝山和彭宗明这两颗人头,是不足以向省里面交代的。

    有一种传言说,省委组织部已经启动干部考察流程,准备安排接替王时恒的干部,就在春节前,会做出明确的决定。

    这个似乎是很有道理,省委书记林启航亲自发动了对久安的全面“攻势”,大获全胜之后,久安市委书记,肯定得是林启航信得过的嫡系干将。

    其他领导干部的去向,久安官场的人可以不关心或者少关心,但王时恒和辛明亮的去向,大家不关心不行,休戚相关啊。

    至于在此战中大获全胜的刘伟鸿同志,依旧还是很平静,似乎并没有露出志得意满的神情。穿着米黄色的夹克衫和黑色羊毛衣,坐在主席台上一边听裴武军做报告,一边不徐不疾地品茶。细心的人就会发现,这段时间,刘伟鸿几乎都是穿着便服,很少穿警服。甚至于都不怎么去公安局那边走动了,公安局的大小事务,俱皆委托副局长薛博宇做主,重大事项,薛博宇会专程去政法委办公室向刘伟鸿汇报。倒是这些天,刘伟鸿去青山化肥厂跑了两趟,还去过楚江机械厂。

    刘书记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事情,一般人还真是猜测不到。

    “同志们,久安严打的工作,到目前为止,可以说,已经取得了决定姓的胜利。经过公安干警和武警战士的曰夜奋战,短短的时间内,我们摧毁了大大小小的流氓团伙十七个,抓捕流氓团伙骨干成员和其他严重刑事犯罪分子将近六百人,缴获各种管制刀具七百多件,自制火枪一百多把,仿制的五四式手枪九支,微型冲锋枪两支,子弹三百多发……久安市的流氓恶势力,已经基本被歼灭……”

    裴武军坐在主席台正中位置,对着发言稿,声音洪亮地大声宣布严打斗争所取得的辉煌成果。

    “此番严打斗争,并不是一帆风顺的。许多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面对人民明煮专政的铁拳,不思悔改,做垂死挣扎,疯狂地和我们实施抓捕的干警和武警战士做困兽之斗。在抓捕过程之中,有七名公安干警和十名武警战士受伤。但是我们的公安干警和武警战士,并没有被犯罪分子穷凶极恶的嚣张气焰所吓倒,勇往直前,干净彻底地将一切敢于抗拒的犯罪分子全部消灭。在这期间,涌现出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和英雄事迹。省委政法委和久安市委政法委,将为大家请功……你们为了人民群众安居乐业所作出的贡献,所流的血汗,党和政斧不会忘记,久安的群众也不会忘记。你们是人民的功臣,我代表省委政法委,代表省市联合严打工作领导小组,代表久安市的全体干部群众,向大家表示衷心的感谢!”

    会议室内,响起疾风骤雨般的掌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