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官家 第634章 合作还是俯首称臣?

时间:2018-10-12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小向,刘市长在不?”

    郭丽虹强压心头的怒火,以尽量和缓的语气问道,不过那种高高在上的神态,依旧不能尽掩。

    这种神态上的变化,向耘心知肚明。看来郭丽虹是真没辙了,到处碰钉子,只能到刘市长这里来碰碰运气了。

    “郭主席,刘市长在。”

    向耘依旧脸带微笑,和和气气地说道。

    “那就麻烦你通报一下,我有些事情要和刘市长沟通。”

    郭丽虹尽可能地保持着自己的矜持,装出很有风度的样子,优雅地说道。

    “好,请郭主席稍候……”

    向耘很快给郭丽虹做了通报,然后请她进了刘市长办公室。

    “刘市长,你好。从首都回来了?”

    走进办公室,郭丽虹主动向刘伟鸿问好,脸上展露出笑容。尽管她心里对刘伟鸿恨得牙痒痒的,却也不得不考虑自己此番前来的目的。不管怎么说,刘伟鸿是市长,应该有点政治智慧吧?不能和龙宇轩夏寒那两个二百五的家伙一样,脖子梗得比擀面杖还硬。

    “你好,郭主席!”

    这一回,刘伟鸿倒是比较客气,从办公桌后走出来,与郭丽虹握手,寒暄了几句,邀请郭丽虹在待客沙发上落座。

    向耘奉上清茶。

    “刘市长,听说你这回又在首都搞到一些资金了?”

    郭丽虹笑着问道。这属于没话找话,总不能一来就亟不可待地和刘伟鸿谈孙宏的事,那也太着相了,落了下乘,很容易被刘伟鸿牵着鼻子走。

    刘伟鸿哈哈一笑,说道:“这次回首都,倒是没去搞资金。目前市里的几个项目,资金基本都落实了。接下来就是好好搞建设。经济要发展,主要还是靠自己的努力,总是向上级伸手,也不是个办法。”

    “是啊是啊,大家都说刘市长是我们浩阳历史上最懂经济建设的一位市长。看来浩阳在刘市长的领导之下,很快就能大发展了。”

    郭丽虹笑容可掬,破天荒地奉承了刘伟鸿几句。

    刘伟鸿微笑道:“郭主席过奖了。主要还是市委的英明领导,政斧这边,是执行市委的决策。”

    这就是标准的官方用语了。郭丽虹可不会无缘无故的向刘市长献殷勤。这些口头上的把柄,刘伟鸿没打算让人家来抓。

    “刘市长太谦虚了。经济建设,主要还是政斧在主抓的嘛……”

    见刘伟鸿谨慎小心,丝毫也不“上当”,郭丽虹心里就蒙上了一层阴影。孙宏的事情,曹振起不愿意表态的话,刘伟鸿就是她最后的希望了。现在浩阳的政法系统,刘伟鸿的影响力极大,就算是市委书记宋晓卫,等闲也插手不进去。

    “刘市长,我今天过来,是向你求援的……唉,我那个小孩孙宏,都怪我没有教育好他,把他惯坏了,受了社会上一些不三不四的人的蒙蔽……”

    寒暄了几句,见刘伟鸿始终云山雾罩的,郭丽虹只好自己开口了,姿态放得比较低。记得不久前,她还在刘伟鸿的办公室撂下一句硬邦邦的“走着瞧”,现在终于也知道情况不对了。

    刘伟鸿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说道:“郭主席,教育小孩确实是个很重要的事情。”

    郭丽虹口口声声说孙宏受了别人的蒙蔽,估计不是她不了解情况,只是个说话的策略罢了。总不能说我那儿子就是个混蛋,请你刘市长看在我的面上,放他一马!

    “是啊是啊,主要是我们两口子都比较忙,你也知道,老孙是在工厂负责技术的,很多时候都住在厂里,不在家。我呢工作也比较多,花在小孩身上的时间就少了。孙宏以前在学校的时候,还是比较听话的,接触社会之后,交友不慎,和一些社会上的不三不四的家伙有了来往……他又年轻,很容易被人蒙蔽。那些人打着他的招牌,干了坏事就全推到他头上……唉,这孩子就是太单纯了……”

    见刘伟鸿的语气还比较平和,不像是要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郭丽虹精神就是一振,似乎看到了某种希望。

    刘伟鸿前不久硬生生地拿掉了蔡雪峰,已经大获全胜了,在市里的权威一下子就竖立起来,这个时候,应该对她郭丽虹使用一点怀柔的手段了吧?

    刘伟鸿微微颔首,并不说话。

    郭丽虹又连忙说道:“刘市长,孙宏自己,确实也干了些不大好的事情,这个我知道。这孩子是该接受点教训。你看,都被公安局抓进去一个多月了,我听公安局的同志说,他现在也非常的后悔,一天到晚在拘留所流眼泪,后悔以前不该交那些朋友……刘市长,他毕竟还是个孩子,不大懂事。这一回的教训那么深刻,相信他一定能够牢牢记住的,以后保证不再和社会上那些不三不四的混混来往,安心上班……”

    刘伟鸿依旧只是微微点头,还是不说话。

    他这个样子,郭丽虹心里又没底了。

    小娃娃,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倒是给句痛快话啊!

    有什么条件,开出来吧,都好商量。

    “刘市长,你看,因为孙宏的事,搞得我和老孙现在都没有心思上班了,很多工作都搁在那,没心思去处理。前不久宋书记和我商量妇联和工会的干部调整,我都没心思……唉,这样子下去,真不是个办法啊,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郭丽虹见刘伟鸿总是不吭声,不由咬了咬牙,又说道。

    一抹笑意自刘伟鸿嘴角掠过。

    郭丽虹总算愿意掏出点实实在在的东西了。单纯上趟门,给刘市长诉诉苦,就想将孙宏捞出来,可没有那么容易。这世界上,不会有这种便宜的事情。

    “郭主席,你和孙总工的心情,我完全能够理解。虽然我暂时还没有小孩,但是父母对孩子的关心,普天下都是一样的。”

    终于,刘市长开口了,缓缓说道。

    “是啊是啊,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郭丽虹大喜,连连点头附和。

    “不过,我听公安局的同志反映,孙宏的情况比较复杂,尤其是他那个宏大建筑总公司,这两年在浩阳承包了很多工程,和市里面大大小小的单位都有些往来。这个情况要调查清楚,不是那么简单。龙宇轩书记和市公安局,正准备要搞一个大的行动,全面整治浩阳的社会治安。恐怕暂时也抽不出足够的人手来加快对孙宏案件的调查,结案的时间方面,还会要押后一些。郭主席,公安机关读力办案,不受外界干扰,这是文件规定的,有些事情,急不得。”

    刘伟鸿依旧不徐不疾地说道。

    郭丽虹心里又七上八下的了。小娃娃竟然在她面前打起了官腔。不过仔细琢磨一下,刘伟鸿这话,还真不是打官腔那么简单。貌似透露了一些比较重要的讯息,郭丽虹得好好思考思考。

    “刘市长,你是说,孙宏的问题很严重?”

    稍顷,郭丽虹试探着问道。

    刘伟鸿淡然说道:“孙宏的问题是不是很严重,目前我也不能肯定。我刚才也说过了,公安机关要坚持读力办案,不受外界影响。目前孙宏到底犯了些什么错误,我也了解得不是那么清楚,只是听夏寒同志做了个简单的汇报。不过,夏寒同志说,孙宏确实涉及到比较多的案件,打架斗殴,宏大公司的经济问题,还有一些好像是作风问题,比较复杂啊……公安局的同志,想要好好调查清楚,作为典型案件来处理。”

    郭丽虹的脸色立时就变了,变得比较愤怒,又夹杂着惊惧。

    这么说,刘伟鸿是真打算下狠手,要把孙宏彻底干掉?照刘伟鸿这个说法,如果这些问题都落实了,孙宏不死也得判个一二十年!

    对郭丽虹恼怒的眼神,刘伟鸿视而不见,端起茶杯,慢慢喝了一口,神态平静异常。

    无论如何,现在主动权在我手里。你郭丽虹要想为儿子争取点“从宽的政策”,那就得放低姿态,掏点东西出来。真要是想强硬到底,那也由得你!

    郭丽虹脸色变幻不定,足足十来秒钟,才终于强行按捺下去,勉强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意,低声说道:“刘市长,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吗?只要……只要你这一回高抬贵手,今后我一定全力支持市政斧的工作……”

    刘伟鸿微微一笑,说道:“郭主席误会了,我绝没有要挟你的意思。这个事情,关键还在于孙宏自己。公安机关有规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立功受奖。我建议郭主席最好是给孙宏做做思想工作,叫他认清形势,不要盲目地讲什么义气。只要他好好配合公安机关的调查,讲自己的问题说清楚,是可以争取从宽处理的。当然,如果能够检举揭发,那就是立功表现,政法机关也会酌情考虑,是否减轻甚至是免除对他的处罚。这些政策,我相信郭主席也是很清楚的。”

    郭丽虹死死盯住刘伟鸿,脸上神情变幻不定,良久,才咬着牙点了点头。

    刘伟鸿不是要她一句轻飘飘的表态,也没打算和她“合作”,刘伟鸿的意思很明白,你郭丽虹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俯首称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