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官家 第208章 党建工作座谈会

时间:2018-10-12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张妙娥转述的县委办公室通知与实际情形略微有点出入。不是布置下半年的党建工作,而是探讨,座谈会形式,不算正式的会议。

    如果真是布置半年党建工作,那就不仅各区的区委书记要到,分管党群干部工作的副书记、组织委员以及各乡镇的党委书记和组织委员都要到。

    眼下只是探讨,那就没必要搞那么大的规模,各区区委书记加上重要党委部门和县直单位的一把手过来就够了。座谈会的人数也不能太多。不然你一言我一语,几个小时就过去了,每个人都还不一定能轮到说几句话。

    会议不是在县委小会议室进行的,而是在林庆宾馆会议室进行。

    林庆宾馆会议室的条件,比县委小会议室要好,大大的红木圆桌,柔软的皮椅,既舒服又气派。还有服务员专门负责倒茶水。

    党建工作座谈会,当然是由县委书记朱建国主持。

    朱建国担任林庆县委书记也快半年时间了,已经逐渐养成了一些县委书记的官威和气度,居中一坐,神态俨然,颇有几分威严之色。

    朱建国的思路,还是刘伟鸿以前跟他说过的,贺竞强在东部某县搞得那个党建模式。事实证明,那个模式是很有效的。

    自然,这个所谓“有效”,也是有说道的。不是说贺竞强模式真正起到了多少作用,而是这模式迎合了上层的心理。这也很好理解,此种模式绝对不是贺竞强一个人鼓捣出来的,而是集中了很多人的智慧,给贺竞强出主意的人员之中,可能有好几位压根就是某些超级大人物的智囊。他们明白大人物的心思,知道大人物喜欢看什么东西不喜欢看什么东西。就算大人物一开始并未关注贺竞强这个模式,那些幕后智囊也有办法让大人物去关注,然后炒作成“某某经验”,予以表彰。

    世家子从政,就有这种妙不可言的好处。

    刘伟鸿不过是让朱建国去拣现成便宜罢了。当然不可能得到贺竞强的“同等待遇”,但经过一定的运作之后,总归也能沾到一点光。

    这中间,时机的把握很重要。不能太早,也不能太晚。太早了,贺竞强那边都还没铺开呢,这边就喧宾夺主了,不好,太着相了。太晚的话,就变成邯郸学步,贻笑大方了。什么光都沾不上,徒然惹人耻笑。说不定还会让贺竞强生恨。

    朱建国尽管是第一次做县委书记,却不是第一次当领导干部。在这个方面,领悟力是很强的。这个党建工作搞得有声有色,已经开始引起上面的关注。

    在这个座谈会上,刘伟鸿没怎么发言,只是随声附和了几句。

    就刘伟鸿目前所处的职位来看,无论抓党建工作还是抓经济建设工作,抓好了,都能出成绩。刘伟鸿经过反复思考,决定现阶段把主要精力放在经济建设上面。党建工作朱建国在抓,他一丝不苟落实好县委的部署就是饿了。没必要出风头,跟朱建国去抢功劳。这个模式,原本就是他推介给朱建国的,现下又主动去“分功”,于理不合。

    另外一点,他在老刘家的地位与贺竞强在老贺家的地位是不同的。

    贺竞强是老贺家明定的“接班人”,整个家族的资源,优先保障他。所以他尽可以玩虚的,只要声势闹得够大,“模式”搞得成功,自然会有人帮他吹吹打打。上面的大佬,那脑袋瓜子可不好糊弄,或许会为了某种需要,对贺竞强的做法表示肯定和赞赏,但心里面,还是能分得清楚虚实。

    刘伟鸿就不一样了。不说老刘家现在还“歧视”他,至少他上面还有一个刘伟东。家族的资源,必须优先保障刘伟东,对他的支持力度,相对就要小很多。党建工作,说白了,还能玩点虚的。经济建设工作,就得实打实。在这个方面吹泡泡,迟早有露陷的一天。

    层级不高的时候,那还不要紧,自有人出面给他“抹平”。一旦到了正厅级乃至省部级以上,再有这种“弄虚作假”,夸夸其谈的表现,不管他是谁家的嫡系子弟,政治前途都会基本终结。

    上层的大佬,没那么好哄。

    所以刘伟鸿决定下狠心将夹山区的经济搞上去,这是实实在在的成绩,任何人都否定不了的。到时候,大佬们才好为他说话。

    在彻底改善经济局势的同时,抓好党建工作,刘书记的能耐,也就能逐渐展现出来。

    党建工作座谈会,开了一个上午。朱建国很满意,做了热情洋溢的总结讲话。接下来,邓仲和微笑着请大家留在宾馆用餐,并且告诉大家,会议下午继续,探讨一下下半年的经济建设工作。

    朱建国没有表示异议。

    既然人都到齐了,探讨一下经济建设工作,也是完全应该的。两个会合在一起开了,省得大伙过几天又要跑一趟。

    林庆县辖境广阔,交通不便,区委书记们这么来回折腾一趟,不容易。

    这个座谈会,几乎囊括了林庆县最有权势的几十个人,也就是林庆县的全部上层建筑。中午在宾馆一号餐厅开了三桌,菜肴丰盛,气氛热烈。在朱建国的建议之下,搞了点小酒。当然,也就是意思意思,大家谁也不敢喝高了。下午可是邓仲和主持会议。

    对于邓县长的严厉,大部分中层干部,都是深有体会的。

    刘伟鸿喝了三杯酒,便将杯子放下了,端起碗来,大口吃饭,“形容猛恶”,人家酒还没尽兴,刘书记已经好几大碗白米饭下肚,酒足饭饱了,很惬意地坐在那里优哉游哉地抽起了烟,不时和同桌的其他区委书记和局长们闲聊几句。

    用过中餐,少数人留在宾馆休息,多数人溜了。座谈会要下午两点半才开始,还有一个多小时,正好可以干点别的事情。

    刘伟鸿在县城暂时没有什么关系特别要好的朋友。他在县委办总共工作了不到三个月,就去了夹山区,时间上不够他交到那种朋友。他也不喜欢一个人去逛大街。严格来说,喜欢逛大街的男人都不多。

    刘伟鸿径直找到了县委办公室主任王化文。

    真要论交情的话,他跟王化文的交情要算是不错的。在县委办公室担任王化文副手的那段时间,王化文对他很是关照。

    见刘伟鸿走过来,王化文脸上立即阳光灿烂,笑呵呵地和刘伟鸿握手,连声说道:“伟鸿啊,这几个月在夹山区,搞得风生水起啊!”

    朱建国调任之初,县委常委里面,最紧张的就是王化文。县委办公室主任要是不能取得县委书记的信任,这个职务是干不长的。勉强呆在位置上,也没有什么威信可言。王化文也算是个人精,采取了正确的策略,下力气和刘伟鸿搞好关系。

    一时半会与朱建国套不了近乎,和他身边最亲近的人搞好关系,不失为一条捷径。刘伟鸿终归是他的下级,这个近乎比较好套点。事实证明,王化文的策略十分正确。有了刘伟鸿的穿针引线,王化文成功在朱建国心里树立起了良好的印象。几个月下来,王主任俨然又成了朱书记的心腹。

    正因为如此,王化文对刘伟鸿就更加不敢怠慢,刘伟鸿迅速在夹山区站稳了脚跟,开始施展拳脚,王化文也很高兴。

    刘伟鸿笑道:“哪里哪里,王主任过奖了,这才刚刚熟悉了一点情况。”

    “伟鸿,谦虚是应该的,但过分的谦虚就等于骄傲了嘛,这就不好了,是吧?”

    王化文笑哈哈的说道。

    两个人礼让着坐了下来,王化文敬了刘伟鸿一支烟,笑着问道:“伟鸿啊,听说朱书记的女儿在宁清大学读研究生,学什么专业的?”

    王化文的口气很是随意,就好像真的是随口聊天。

    刘伟鸿却知道,一准是昨天傍晚,他在常委楼前和朱玉霞聊天的事情,被王化文知道了。这样的事情,总是转播得最快的。也许大伙就认定,他是朱书记未来的女婿了。难怪这么得宠,敢情根子是在这里。

    王化文这是在拐弯抹角地套他的话呢。

    刘伟鸿笑了笑,说道:“心理学专业吧。朱医生以前是学中医的,青峰地区中医院的主治医生。”

    王化文便装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心里头益发坚定了自己的猜测。

    刘伟鸿若不是跟朱玉霞关系不一般,能这么清楚?

    “王主任,有个事向你请示一下。” 360搜索:.☆//☆

    “哎,伟鸿,你这样说就见外了,咱们谁跟谁啊?什么请示不请示的?你有什么就直说,只要我能办得到,绝没二话。”

    王化文便吹胡子瞪眼睛,佯作不悦。

    “那好,我也就不跟王主任客气了。咱们县委办,是不是能腾个位置出来?”

    王化文略略一惊,眼望刘伟鸿,问道:“怎么,你有亲戚朋友要安排进来?”

    刘伟鸿笑着点了点头。

    王化文也没怎么犹豫,随即说道:“行,虽然说办公室现在人员是超编了,但你伟鸿跟我开了口,我不能不办,说吧,是个什么样的人?”

    刘伟鸿哈哈一笑,冲王化文竖起了大拇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