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官家 第175章 高度疑似世家子弟

时间:2018-10-12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其实刘伟鸿早到了,先去的朱建国办公室。

    这次是邓仲和召见他没错,但刘伟鸿很清楚,他是谁线上的人。如果不先跟朱建国报个备,径直就去了邓仲和那边,朱建国知道了,会怎么想?虽然朱建国肯定也知道,不是刘伟鸿主动求见邓仲和,只是刘伟鸿都不先给自己汇个报,未免太失礼了。朋友之间也好,上下级之间也好,一些特别敏感的事情,是不能不小心在意的。刘伟鸿再有偌大来头,再有硬扎背景,该遵守的规矩就得遵守。不然,便是跟自己的前程过不去。

    朱建国倒是没跟他细谈夹山区经济发展的规划。朱书记自知在这一块上,自己暂时还没有什么发言权。不懂嘛!

    这个事,就由得刘伟鸿先和邓仲和商量,到时候有哪些事情需要朱建国出面,朱建国再出面好了。经济建设方面,邓仲和与刘伟鸿比较在行。

    也许是刘伟鸿给了他太多的惊奇,朱建国一点都没有觉得刘伟鸿在经济建设方面内行有什么不妥。他只是对刘伟鸿的“懂礼数”感到很满意。

    “伟鸿,你说玉霞这孩子,还真是让我不轻松……”

    聊了几句公事,朱建国便抚着头发,感叹起来。

    也不知为什么,朱建国和刘伟鸿在一起,就忍不住什么话都会跟他说。或许在他心中,早已经将刘伟鸿当做了最可信赖的朋友,尽管刘伟鸿的年纪比他小得多。

    刘伟鸿笑了笑,问道:“怎么啦?”

    其实刘伟鸿知道朱建国说的是什么事。朱玉霞偶尔也会和他通个电话,聊聊天,说说自己的想法。貌似他们之间,在建立起一种友谊。有点类似于同学,也有点类似于朋友之间的那种友谊。照朱玉霞那个姓子,她也确实不可能有太多的好朋友。刘伟鸿年纪和她大致相当,而且姓格远比同龄人成熟稳重,偏偏思想又十分前卫,不知不觉间,朱玉霞就将他当做了可以倾诉的对象。

    朱玉霞前段时间告诉他,她已经报考了心理学的研究生。

    估计这会子,是录取通知下来了,朱玉霞打算去读书呢!

    “你说这孩子,主治医师做得好好的,竟然要跑去学什么心理学?这不是胡闹吗?”

    朱建国边说边摇头,觉得完全无法理解。

    在朱建国想来,中医才是硬邦邦的东西,主治医师也是硬邦邦的职称,女孩子年纪轻轻的,能做到主治医师,那是多少人做梦都想要的。朱玉霞倒好,心血一来潮,就要转行了。

    “书记,其实,朱医生的姓格,确实不大合适做坐堂医生,她更加合适做学问,搞研究。再说了,读研究生也不是坏事,学历高些总是好事。”

    刘伟鸿微笑着安慰朱建国。

    朱建国皱眉道:“我倒是支持她读研究生,就像你说的,女孩子多读点书不是坏事。就是你于阿姨啊,有点着急。玉霞也该二十五了,已经是是大姑娘了,这再读几年研究生下来,那还要不要找男朋友,要不要结婚了?”

    这个话题,刘伟鸿就不好接口了。朱玉霞和他聊天的时候,几乎从未流露出要找男朋友结婚的意思,压根就没涉及到这个方面的内容。刘伟鸿甚至很怀疑,朱玉霞是独身主义者。这种心理,作为重生人士,刘伟鸿很理解。但朱建国和于阿姨却是万万难以接受的。刘伟鸿自也不会去劝他们接受。没的找骂!

    “也许没碰到合适的吧。朱医生本身的条件是很不错的,说不定回到大学,就能碰到情投意合的人呢?毕竟咱们这里太偏僻了,选择对象很有限。”

    朱建国点了点头,神情略有些好转:“希望如此吧,唉……”

    两个人又聊了一阵工作上的事,朱建国便让刘伟鸿去邓仲和那边。

    邓仲和对刘伟鸿也很客气,甚至比朱建国还客气。笑呵呵地从办公桌后转出来和刘伟鸿握手,紧着请他在待客沙发里落座。

    刘伟鸿去朱建国那里,却不曾这样客气过。

    自然还是关系亲疏不同所致。

    但邓仲和异样的热情,却让刘伟鸿心里闪过一抹警惕。邓仲和并不是以“平易近人”著称的领导。熟悉邓仲和的人都知道,邓县长的架子可不小。一般的区委书记区长们到他办公室,他都是站在办公桌后面等人家上前跟他握手的,如果是谈公事,也很少有请人在待客沙发区落座,通常都是隔着办公桌面对面谈。刘伟鸿刚刚就任区委书记不久,而且是最偏远的夹山区区委书记,无论职务、资历、声望,都当不得邓仲和这般客气。

    事物反常即为妖。

    邓仲和对他异乎寻常的热情,内里一定有些缘由,只是刘伟鸿暂时猜不到罢了。

    “来,刘书记,请抽烟。”

    邓仲和笑哈哈地递了香烟给刘伟鸿,既没有叫他“小刘”,也没有叫他“伟鸿”,而是规规矩矩地称呼他的官衔,显得双方身份完全对等,没有上下级之分。

    这种态度,就已经超出了“笼络”的范畴。况且,邓仲和笼络谁也不会笼络他刘伟鸿。如果连刘伟鸿都能笼络过去,朱建国还用做这个县委书记吗?

    “谢谢邓县长。”

    刘伟鸿微笑着接过香烟,又掏出打火机给邓仲和点上了火。既然邓仲和摆出了“友好平等”的姿态,刘伟鸿也便安然处之,且看邓县长还有何后手。

    邓仲和的秘书奉上香茗,退了出去。

    “刘书记,听说上任一个月,你有二十几天是下基层调研,哈哈,这个可了不起啊。咱们党的干部,就是需要这种实事求是的精神。”

    邓仲和打着哈哈,开口就夸了刘伟鸿几句。

    刘伟鸿谦逊地说道:“邓县长过奖了,我这也是因为刚刚去夹山区,情况不熟。总是要多了解一下基层的真实情况,才知道要从何处着手。”

    “对的对的,身为领导干部,就是应该经常深入基层,了解最真实的第一手资料,才能做出正确的决策……刘书记,你们夹山区的五年经济发展规划,我拜读了三遍。不夸张地说,对我启发很大啊。所以我请你过来,咱们再仔细的探讨一下,具体怎么落实这个规划。”

    邓仲和的言语,益发的客气了。

    “请邓县长指示!”

    刘伟鸿却是严守下级本份,恭谨地说道。

    “哎……没有什么指示不指示的。”邓仲和笑着摆了摆手,说道:“同志之间,就应该开诚布公,多探讨多交流,这样才能进步。”

    “是!”

    刘伟鸿简单地回应了一声,既没有继续谦虚,也没有顺着邓县长的话题发挥,顺手给邓县长奉送几顶高帽子。

    对这位全区最年轻的县长,刘伟鸿还是怀着深深的戒备之心。实在邓仲和主动提议让他担任夹山区区委书记的事,至今刘伟鸿都心有疑虑。这事情不正常,背后一定有原因。自从刘伟鸿决定从政之后,对什么事情都敏锐起来。刘伟鸿知道,敏锐和多疑之间,只是一线之差。敏锐太过,就是多疑。但身在官场,不得不然。

    在官场上生存,略有疏忽,就有可能酿成大错。

    见了刘伟鸿这么平静的态度,邓仲和心里也是暗暗纳罕。这家伙,确实怎么看怎么不想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沉稳得有些过了。

    莫非此人当真是大有来头,出身于某个政治世家?

    当然,在邓仲和眼里,省里的头头们,甚至地委书记行署专员一类的家庭,就可以称之为政治世家了。要邓仲和将眼前的年轻人和京师那些豪门世家联系起来,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华夏国那么大,政权机构那么多,世家子弟可“不敷分配”,哪里能轮到林庆县了?

    热脸贴了冷屁股,邓仲和有点无趣,不过随即调整好了心态。既然对方疑似世家子弟,邓县长就得小心一些。当然了,貌似曹专员并不是帮着这位世家子的,但也不可掉以轻心。曹专员不待见刘伟鸿,不代表着他邓仲和也可以小觑刘书记。

    县长和行署专员之间的差别,邓仲和心里还是有数的。

    “刘书记,今天请你来,就是想听听,你们夹山区经济发展的具体步骤。” 360搜索:.☆//☆

    邓仲和脸上的笑容依旧不少,味道却变了,变得比较“职业化”,是上级见到下级时惯常的那种微笑。

    既然套不了近乎,那就公事公办吧。

    “邓县长,这个发展规划,虽然经过夹山区区委和区公所两套班子成员的共同讨论,不过暂时还是初稿。我们报到县里来,也是想请县委和县政斧给我们指点,把关!”

    刘伟鸿依照标准的官场套路答道。

    见刘伟鸿不说“朱书记邓县长”而说“县委县政斧”,邓仲和更加谨慎起来。刘伟鸿年纪虽轻,该注意的东西一点不含糊。

    “嗯,我看了你们的规划方案,总体来说,是很不错的。你们坚持走国有化的路子,坚持以政斧为主体进行矿产资源开发和其他资源开发,这一点,我个人比较欣赏。”

    正式谈到了工作,邓仲和也渐渐严肃起来,认真地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