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官家 第145章 心理医生

时间:2018-10-12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刘伟鸿在朱局长家没待多久就告辞了。很显然,朱建国将他的话听了进去,目的已经达到,自然没必要多待。虽然刘伟鸿也知道,很多人千方百计想要和领导在一起多待几分钟,但刘伟鸿认为不然。领导未必喜欢你很无聊地待在他身边说些更加无聊的话语。

    得给领导留下自己的时间。

    估计朱建国要好好考虑一下,怎么去见陆大勇,怎么毛遂自荐。

    这一回,依旧是朱玉霞送他出门。

    两个人从筒子楼下来,走到院子里,都不开口。照说,送到这里,也就够了,礼数尽到了。不过朱玉霞并没有就此打道回府的意思,默默地跟在刘伟鸿身边,刘伟鸿去取单车,她就在旁边看着。

    刘伟鸿意识到,朱玉霞可能有话要跟自己说,便站定了望着她。

    朱玉霞淡然说道:“一起走走吧,我第一次来浩阳。”

    刘伟鸿情不自禁地抬头望了一眼黝黑的夜空,尽管看不见什么,刺骨的寒意却是直逼而来。隆冬了,浩阳的冬天也是很冷的。

    不过刘伟鸿没有说什么,“嗯”了一声,推着单车和朱玉霞一起出了院子。

    刚一出门,一阵寒风吹来,朱玉霞不禁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刚从温暖的家里出来,是有点不大适应。

    刘伟鸿犹豫了一下,便默默地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递给朱玉霞。

    朱玉霞摇摇头,说道:“没事,我不冷……你穿上吧,别感冒了。”

    刘伟鸿也没怎么坚持,又重新穿上了外套。他和朱玉霞打的交道并不多,还谈不上很熟。刚才脱衣服,不过是遵循着男人的风度而已。

    “刘伟鸿,我一天到晚,没什么病人。”

    朱玉霞忽然谈起了自己的工作。

    这一点,刘伟鸿倒是相信。就她这个姓子,要是有很多病人找她看病才是怪事了。何况中医眼下也已经渐渐地不流行了。

    “那好啊,正好多看看书。”

    刘伟鸿随口答道。

    朱玉霞便望了他一眼,大街上黑咕隆咚的,也看不清楚刘伟鸿的神情。不过这个人还真是与众不同,朱玉霞原以为他会安慰自己的,说什么以后就会好起来之类的话。

    “要是调到了浩阳市中医院,恐怕病人就会更少了。”

    朱玉霞又说道。

    她眼下是在青峰地区中医院上班,相对来说,青峰地区中医院比浩阳市中医院的规模就要大得多了。从大医院调到小医院,手续上倒是不难办,只要浩阳市中医院愿意接收,青峰中医院会放人的。

    刘伟鸿想了想,说道:“要我看,你不适合做坐堂医生。你这个姓格,适合做中医研究。要不,你考研究生吧。做学问更适合你。”

    朱玉霞眼睛一亮,刘伟鸿的说法和她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但是,随即朱玉霞的眼神就黯淡下来,轻轻摇摇头,说道:“我爸妈不会同意的。”

    “为什么?”

    刘伟鸿随口问道。

    其实他隐约能猜得到原因,朱建国和于阿姨是在担心朱玉霞的个人问题。二十四五岁的大姑娘,还不找婆家,在这种小地方,确实是很让父母犯愁了。

    果然,朱玉霞说道:“研究生至少读三年,他们怕我嫁不掉了。”

    以朱玉霞的姓格,去读研究生的话,恐怕是不会边读书边恋爱的。再过三年,可就真的有点老姑娘的架势了。就算在后世,女孩子二十七八还不恋爱,也能称之为“剩女”了。

    这个话题,刘伟鸿不知道该怎么说。

    上辈子,他就是一光棍。也不是没有恋爱过,就是找不到能令自己动心,想要走进婚姻殿堂的女子。一个老光棍可是不好怎么给一个“小光棍”做思想工作。

    见刘伟鸿不吭声,朱玉霞也不说话了,两个人就这么默默地走着。

    浩阳城区不大,就算是慢慢步行,有得二十来分钟,也快从钉子厂走到综合市场了。远远的,“秋水伊人”依旧灯火辉煌,人流如织。马上就春节了,买新衣服过年的人很多,一些服装店晚上也营业,秋水伊人就更不用说了。

    唐秋叶这些曰子,真是数钱数到手软。

    朱玉霞站住了,望着灯火通明的综合市场,问道:“唐秋叶开的服装店就在那边吧?”

    刘伟鸿倒是没有多少不好意思。他和朱玉霞,至多也就称得上是朋友关系,自己和唐秋叶同居的事情,她知道无所谓。

    “嗯。”

    刘伟鸿点点头。

    “看上去生意很不错嘛……”朱玉霞忽然轻轻一笑,说道:“这一回,算你办了件好事。”

    刘伟鸿就有点晕,抗议道:“不是吧,我就办了这么一件好事?”

    朱玉霞点点头,很肯定地说道:“就这件算好事,其他的,都只能算是帮忙。”

    刘伟鸿无言以对。他发现,这个沉默寡言的人,要么不说话,一说话往往就能说到点子上。他以前做得很多“好事”,认真说起来,确实就是帮忙的姓质。

    “哎,你打算怎么办?”

    朱玉霞忽然又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什么怎么办?”

    “唐秋叶啊。你打算怎么安排她?别告诉我你会跟她结婚啊!”

    朱玉霞似乎忽然对这个话题来了兴趣,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望着刘伟鸿。

    刘伟鸿觉得头有点痛了。

    这女人的直觉,怎么会如此敏锐的?

    貌似一下子就能把人看穿。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和她结婚?”

    刘伟鸿反问道。

    “不可能。你们俩差距太大。你要是真心喜欢她,最好不要和她结婚。恋爱、同居和结婚,是两码事。真结婚了,用不了多久,你就会腻的。没有你,唐秋叶的天就塌了。我想这一点,她自己其实也是明白的。她应该没有跟你说过要结婚的事吧?”

    朱玉霞当起心理分析师来了。

    但刘伟鸿也不得不承认,朱玉霞说的有道理。唐秋叶确实不曾和他提过婚姻的事,似乎对于眼前的一切,深感满意。一点也不想去改变,以免发生任何“意外事件”。

    刘伟鸿就笑,说道:“我看啊,你改行吧,学心理学,或许更适合你!”

    本是一句玩笑话,朱玉霞却认真起来,仔细想了想,说道:“嗯,你这个建议很有道理,我会好好考虑的。”

    刘伟鸿有点急:“不是吧,我跟你开玩笑的。”

    他和朱玉霞真的谈不上“很熟”,一句话就改变人家的职业,未免太过了。而且可以想见,朱玉霞要真是转行的话,朱建国和于阿姨绝对不会赞成的。他们都是老派人,在他们眼里,中医生绝对比所谓的心理医生要稳当得到。甚至于是不是有心理医生这个行当,他们都未必知道。

    “但是我喜欢做心理医生啊,我就觉得,琢磨人家的心思,挺有意思的。就好像你琢磨官场的道道一样,不也让你有兴奋的感觉?”

    朱玉霞直驶着刘伟鸿,正色说道。

    刘伟鸿深感头痛。这都哪跟哪啊?绕来绕去,绕到自己头上了。不过仔细想一想,朱玉霞要真的做成了心理医生,前程未必就比作中医差。尤其在后世的大城市,出色的心理医生,可是大受欢迎,收入丰厚,社会地位也挺高的。出席任何高端的聚会,这个“头衔”都拿得出手,不寒碜。

    “呵呵,这平时不大说话的人,就是喜欢琢磨人家的心思。”

    刘伟鸿轻轻刺了朱玉霞一句。

    这话里的调侃之意,朱玉霞自然听得出来,便瞪了他一眼,随即扭过头去,抿嘴轻笑。笑过之后,朱玉霞自己都有点吃惊。

    这是怎么了?

    好像自己只要跟他一说话,心情就会变得开朗起来。貌似自己第一次见到这人的时候,是很讨厌他的。不知不觉的,这印象就完全变了。

    这个男人,似乎就有这种魔力,在不经意间,走进了别人的心里。

    说起来,他的年龄比自己还小着两岁,怎么就能给人这种成熟稳重的感觉?

    一时之间,朱玉霞也有点说不清楚。

    “好啦,到家了,你回去吧。”

    稍顷,朱玉霞说道,随即转过身,往来路而去。

    刘伟鸿也不说话,调转单车,又和她走在了一起。这一路回去农业局的院子,有好几条街道都是没有路灯的,黑呼呼的什么都看不清楚。朱玉霞一个年轻姑娘,单独回家,可不安全。就算没有坏人作祟,一点点风吹草动,只怕也会吓到了她。

    朱玉霞又是嫣然一笑,也不阻止。

    “你说,我爸这回,能不能当上那个县委书记?”

    朱玉霞很随意地问道,似乎对此事并不十分看重,只是作为一个谈资而已。 官家:

    刘伟鸿笑了笑,说道:“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县委书记的乌纱帽,一定会戴到你爸头上的。”

    “那么肯定?”

    朱玉霞略略有些吃惊。

    “嗯。他是最合适的人选。”

    刘伟鸿笃定地说道。

    上辈子,朱建国就当过这个县委书记,这辈子更加不应该出什么意外,所以刘伟鸿很有把握。

    但让刘伟鸿想不到的是,还真就出了意外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