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官家 第74章 谈判

时间:2018-10-12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呵呵,感谢两位书记对子弟兵的关心和爱护……”

    孟青山笑着说道。他不清楚刘伟鸿到底要怎样处理此事,便不好接话,只能打个哈哈,含糊着应付过去。不过脸上的笑容,还是很像那么回事的。

    会客室里气氛愉快,丝毫也看不出半点“谈判”的迹象。

    叶文智也不急着开口说正经事,只是喝着茶,不着边际地问了些部队的情况,又向阎国英下指示,要求他们务必为部队解决实际的困难。阎国英自然是点头不迭,连声称是。

    约莫过了十来分钟,孟青山估摸着时间也该差不多,算是尽到礼数了,就瞥了刘伟鸿一眼。刘伟鸿微微一点头,孟青山便即笑着说道:“对不起啊叶书记,我那边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一下,暂时失陪了,你们几位聊吧。”

    叶文智略略一怔,随即便明白过来。孟青山这是不想掺和进去。老刘家的面子孟青山要给,他叶文智的账也得卖。最好的办法便是避了开去。一念及此,叶文智也是笑容满面地站起身来,说道:“那好那好,不能耽搁孟师长的正经事,你忙吧。”

    孟青山与叶文智阎国英握了手,大步出门而去。

    阎国英的屁股刚刚沾到沙发,叶文智严厉地望了他一眼,阎国英就像是装了弹簧似的跳了起来,赔笑说道:“叶书记,刘……刘公子,云小姐,你们几位聊,我出去打个电话……”

    叶文智微微颔首。

    刘伟鸿脸无表情,仿佛阎国英完全是透明的。

    阎国英心里头“咯噔”一下,凉了半截,当此之时,也苦无善策,只得弯着腰,唯唯诺诺的退了出去。一掩上门,便不住地抹冷汗。

    原以为刘伟鸿就是个纨绔衙内,不料见了面之后,此人竟然沉稳如山,自始至终,微笑倾听叶文智和孟青山说话,并不插口,也没有丝毫不耐烦的神色。阎国英也算是阅人无数,很清楚地知道,越是这样的人越是难以应对。

    看来这事还真有点玄了。

    阎国英一出去,叶文智便换了一种脸色,虽然也是微笑,但明显的和刚才的笑容不同。刚才的笑容更加灿烂,却也更加“职业化”,就好像硬生生粘上去的一张面具,没有多少真实情感。眼下叶文智的笑容淡了许多,却显得十分的随意,完全出自内心,令人自然而然地产生一种亲切感。

    能够把笑容“修炼”到如此地步,叶文智不简单。

    “呵呵,雨裳啊,真是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啊……你爸爸身体还好吧?”

    叶文智身子略略前倾,非常亲切地对云雨裳说道,完全是一副老熟人的模样。看来云雨裳来之前那个猜测是对的,叶文智去过她家,见过她,对她还有印象。以叶家老爷子和云老爷子过往的交情,叶文智前往首都拜访云汉民,乃是理所当然。

    云雨裳忙即欠了欠身子,答道:“多谢叶叔叔,我爸爸的身体还不错。”

    “嗯,这就好这就好……伟鸿同志,你是成胜部长的小孩还是刘军长的小孩?”

    叶文智问候过云汉民,马上又转向刘伟鸿问道,脸上笑容浓了几分,但也虚假了几分。老叶家是和老云家关系好,与老刘家却不见得。不过刘成家前不久出任某集团军军长,叶文智却是知道的。京城发生的一系列政治博弈,叶文智不能不关注。说起来,他也算得是世家子弟。当然主要是在岭南省发展。叶家老爷子在岭南省算得大神,放眼全国,就只能是一方诸侯的身份了。与京师真正的豪门相比,差距还是有的。

    真要论声望,论实力,整个共和国能够和老刘家相提并论的世家豪门不多,就算是老云家,也要逊色几分。老贺家亦只能是堪堪可与比肩而已。

    故此叶文智对刘伟鸿很客气,称呼他为“伟鸿同志”,并没有倚老卖老叫他的名字或者是叫“小刘”。角色定位,拿捏得十分准确。

    刘伟鸿微微一笑,答道:“叶书记,我爸爸是刘成家。”

    “果然是将门虎子,呵呵……”

    叶文智便连连点头,却也并没有太多的溢美之词。这人到了一定的身份地位,说话的方式也是大不相同的。

    “谢谢叶书记夸奖。”

    刘伟鸿也欠了欠身子。

    “你们两位,怎么会到宏利县来的?”

    叶文智问道,颇有点好奇之意。

    宏利县这种小地方,似乎并没有吸引两位太子爷太子女的东西。

    “哦,是这样,我们是路过。雨裳姐要去江口市,我送她。”

    刘伟鸿简明扼要地做了个说明。

    “雨裳,你要去江口市出差吗?怎么不提前给叶叔叔打个电话,我叫人去接你。”

    叶文智就带着点责备之意说道。

    云雨裳微笑道:“叶叔叔,我不是去江口市出差,我停薪留职了,想去江口做点生意。”

    叶文智吃了一惊。虽然说现在下海做生意的公家人在所多有,其中也不乏世家子弟。云雨裳停薪留职下海不算离奇,但不留在京师做生意,却远赴江口,让他略有些不解,直觉告诉他,这中间可能另有隐情。不过叶文智马上便回过神来。不管云雨裳是出于什么原因南下,眼下都不是他该关注的重点。现在要紧的是先把白天发生的事情摆平了。

    他来的时候,只听阎国英说是得罪了老刘家的人,却未曾料到,竟然将云雨裳也牵涉在内。阎国英那个混账儿子,把天通了个窟窿,原本死不足惜。但深究下去,势必要先追究阎国英的责任,才好处置阎治海。阎国英与他家却是有着丝丝缕缕的关联。能够躲过此劫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做生意?好啊,欢迎欢迎……哎呀,雨裳啊,你要来江口做生意,也不早给叶叔叔打个电话,真是太见外了……你说说看,想要做个什么生意。叶叔叔在江口市工作也有两年了,对市里的情形比较熟悉,或许能给你做个参考。”

    叶文智笑容可掬地问道。

    云雨裳要去江口市做生意,这就是机会。现放着他这个江口市委副书记在,正好帮上忙。如此一来,倒是有希望救阎治海一命。

    云雨裳笑着说道:“叶叔叔,不瞒您说,做生意我还真是外行。具体做哪一行,我可还没有想好,就想着先去江口看看再说。江口是改革开放的桥头堡,全国经济最活跃的城市,想必应该是很有机会的。”

    叶文智哈哈一笑,说道:“这话很在理。江口市这几年的发展速度,确实是很快的。借用报纸上的一句话说,就是遍地都是机会。你有心要在江口发展的话,叶叔叔一定给你做好参谋。”

    果然不愧是市委副书记,说话拿捏得非常到位。在江口市做生意,有了市委副书记的“参考”,这生意想不做好都难啊。

    “伟鸿同志,你也是想去江口市发展吗?”

    说了几句话,叶文智觉得不能冷落了刘伟鸿,又转向他问道。

    “叶书记,我倒是没这个打算。我现在楚南省青峰地区农业学校做老师,这一回主要是送雨裳姐,还有就是顺便去江口看望朋友。”

    刘伟鸿的工作单位,让叶文智又犯开了糊涂。正宗红三代,竟然在农业学校做老师,简直不可思议。不知道老刘家给这位“制定”的是一条什么样的发展之路。

    “哦,伟鸿同志在江口市也有很多朋友吗?”

    “很多倒是没有。我以前的一个发小,季小川,哦,就是季瑞林叔叔的小孩,是在江口的。”

    刘伟鸿不经意间,就将季瑞林点了出来。

    叶文智双眉微微一拧,随即舒展开来,笑着说道:“原来你和瑞林同志的小孩是朋友,那就太好了。瑞林同志和我是同事。”

    嘴里打着哈哈,叶文智心里却是翻腾开了。合着人家还有其他的关系,到江口市做生意,不一定非要指着他叶书记不可。叶文智手里的筹码,不免又轻了几分。

    瞧刘伟鸿气定神闲的样子,叶文智不由提高了“警惕”。此人不简单,不是那么好忽悠的。

    “伟鸿同志,雨裳,听说你们今天在宏利县遇到了一些麻烦,有人故意刁难你们?”

    叶文智问道,神情顷刻间变得严肃起来。

    这事总是要见个真章才行的。

    刘伟鸿淡然说道:“恐怕不仅仅是刁难那么简单,严格来说,是心怀不轨。阎国英同志的小孩,作风很霸道,什么证件都不看,直接就指认我们是偷车贼,要把我们带回局里去审查。据我所知,他是在公路局上班的,似乎并没有刑事案件调查的权力。就算他是警察,这么做也是不合适的。”

    “是吗?这小子如此混账?”

    叶文智怒形于色。

    刘伟鸿淡淡一笑,嘴角微微往上翘起,带着一丝嘲讽之意。

    叶文智心里一滞,顿时有一种被人家完全看穿的窘迫感。但他面对的,明明是一个看上去只有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这种感觉,确实比较怪异。

    ps:感谢世纪末烟火1、内蒙古草原鹰、小橙子皮(貌似又叫广柑皮来着)、点亮星空、总干事1、白胡老熊、大卫维拉等等书友的打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