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修真小神农 第九百六十四章来势汹汹

时间:2018-09-13作者:当仁不让

    “英达啊,这江北可是国家的,什么叫我的天下,这话下次可不要说了。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la”

    比起宁英达,宁英发要稳重的多,低声说了下自己的弟弟,便闭起双眼,一边闭目养神,一边对他说道:“不过么……虽然这江北并不是我的天下,可是英达,你放心,你想要在江北闯出一番事业,我这个做哥哥的一定一力支持,不过这也有前提……”

    不等他把话说完,宁英达就说道:“我知道,不违反乱纪嘛,哥哥你放心,我这次来就是做生意的,违法的事情我肯定不会做。”

    宁英发闻言,点头笑了笑。

    就在这时候,宁英达的电话忽然笑了,边上的虽然是一省书记,但也是他大哥,所以宁英达并没有什么拘谨的,直接就接了起来。

    只是他听了电话一会儿之后,脸色便顿时陡变,忍不住脱口惊呼道:“什么?!有这种事?!”

    “英达,怎么了?”

    听到弟弟忽然失态惊呼,宁英发睁开了眼,疑惑问道。

    宁英达涨红着脸,好不容易才压抑住想要骂人的冲动,压抑着情绪道:“大哥,我儿子被人打了!”

    “什么?是宁珏吗?谁这么大胆子,竟然敢对他动手?”

    宁英发怔了一怔,宁英达的儿子宁珏,那也就是他的侄子,敢对省委书记的侄子动手,那人可真是好大的胆子。

    不过,比起关心则乱的宁英达,宁英发还保持着冷静,刚才的话说出口后,他就又想到了一事。

    那就是比起家中其它子侄,这宁珏的名声可不怎么好,宁英发自己步入政坛,对自身严格要求,自然也最痛恨那些仗着宁家家世,肆无忌惮的家中子弟,因为这些人,不会给他带来什么好处,反倒是会在外头败坏他宁英发的名声。

    所以,他便问道:“英达,老实告诉我,是不是宁珏没事招惹了谁?”

    “不是!”宁英达连忙说道,“大哥,宁珏是和人发生了口角,但只是正常的口舌之争,可是没想到对方却是蛮横无理,二话不说直接就把宁珏给打了,听说他现在伤的很重,身体都失去知觉了!”

    “有这种事情?!”宁英发闻言,剑眉一竖,一股上位者的怒意顿时就扑面而来,他对面的宁英达就算是他弟弟,也忍不住有些胆颤心惊。

    虽然对宁珏这个侄子并不喜欢,可是宁英发也不是那种会任由别人欺负他侄子的人。更何况,这次的事情如果真如宁英达所说,完全是对方的过错,那他就更不会善罢甘休。

    如今他可是江北省的书记,那个凶手不看僧面也该看佛面,可他却敢把宁珏打成重伤,这简直就是不把他放在眼里,看起来还是他这次来江北太过低调了一些,竟然让一些人就以为他宁家是好欺负的!

    宁英发最后咬着牙道:“英达你放心,不管对方是谁,敢欺负宁珏,就是不把我们宁家放在眼里,不管他是谁,我都要他付出应有的代价!”

    “谢谢大哥了!”

    随后,宁英发就让司机加快速度,全力朝着酒会现场赶去。

    接着,他又拨打了一个电话,直接把如今江北省的公安厅厅长孟达开叫了出来,让他立刻带人去酒会那边等着他的命令,准备捉拿伤人的凶手。

    等做完了一切,宁英发才又转头对宁英达问道:“英达,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刚才在宁英发布置一切的时候,宁英达也没有闲着,一直在与某个人进行联系,直到宁英发这边布置好一切时,他才挂了电话。

    听到大哥询问,宁英达便道:“大哥,小珏今天也参加了那个酒会,他和自己的小舅子比我们先到,结果不知道怎么的,却和一个公司的老板起了冲突,对方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把小珏打的四肢都失去了知觉,还不让人送医院,就让他在酒会那丢人现眼,生不如死!”

    “岂有此理!简直是岂有此理!”宁英发面色现出一丝冷笑:“英达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今天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是的大哥,我今天全听你的。”

    宁英达面无表情的答着,同时心中冷笑。

    他已经看出来了,宁英发这一次也是动了真怒,宁珏无论怎么不争气,终究是他的亲侄子,再加上现在他又是刚刚来到江北省,正是立威之时,现在却有人赶在这时候折辱他的家人,简直就是刚好撞在了枪口上,宁英发怎么能不怒?

    在宁英发的催促下,奥迪车开足了马力,飞快地朝着酒会会场赶去。

    不多时,车子便停在了那家会所门口,而此时,会所门口已经停了好几辆警车,被宁英发召唤的孟达开已经带人赶到了现场。

    自从前任厅长落马之后,孟达开不负重坐上了厅长的位置,他今天本来并没有什么事情,正准备回家和自己的女儿一起吃顿晚饭,却不料忽然被宁英发召唤。

    虽然心有不满,可孟达开也知道宁英发是新官上任,他可不想在这时候触到对方霉头。

    见到宁英发的车子来了,孟达开立刻带人迎了上去。

    车子停在了路边,不过宁英发并没有立刻下车,只是降下了窗户。

    孟达开见状,知趣地走了上去,弯下腰一看,车里坐着的果然就是新任书记宁英发。

    “宁书记,您叫我来是有什么事情?”

    “孟厅长……”宁英发面容严肃道:“我刚才接到消息,说是在这会所里,有人动手行凶!我也不瞒你,里面的那个受害者就是我的亲侄子,他今天和我们一块参加这里举办的酒会,但比我们先到一步,想不到就与人发生了冲突,对方听说是某个公司的老板,也不知道谁给他的熊心豹子胆,竟然敢动手伤人,还把我侄子打成了重伤!现在,我要你立刻进去看看,给我那敢于动手伤人的狂徒抓起来!严惩不贷!”

    “是!我明白了!”

    孟达开点点头,立刻对身后的部下挥了挥手,领着众人就朝着酒会走去。

    只是,宁英发不知道的是,在孟达开转过头背对着他的时候,他的脸上却浮现出一抹无奈之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