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修真小神农 第八十九章大师也跪了

时间:2017-12-04作者:当仁不让

    能够那么容易就找到妖物的下落,这刘大师的确是有两把刷子

    只不过,王小川有一点始终不明,这次吃人的那头狐狸,虽然已经有了妖气,但距离化妖明明就还有一段距离。

    所以用修真界的评判标准看,它严格上来说,仍旧只是一只动物罢了。

    那为何这刘大师却始终以妖怪对其相称呢?

    就在这时候,刘大师已经走到山洞底下,从怀里取出一根微微发着青光的皮鞭。

    王小川见了,顿时眯起双眼,这皮鞭竟然也不是什么凡物,而是一件作用不明的法器。

    虽然只是些最低级的法器,可这刘大师随手就能拿出两件法器,看起来这御兽门还是有点家底的。

    “你们就在这底下等着,我上去收服那孽畜!”

    刘芳话音落下,正欲纵身跃上山洞,却不料从那漆黑的洞口里,忽然发出发出身惊天动地的吼叫声。

    骤一听到这叫声,王军和侯平两人双腿顿时便是一软,整个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下一刻,就见那山洞中有一团黑气冲将而出,紧接着,一个黑影就从那黑气里冒了出来,直冲刘芳而去。

    黑影身上的黑气在半空中便已经全部散去,露出底下真容,却是一只竟然有一个成年人大小的灰毛狐狸。

    只是除了身材巨大之外,这狐狸与普通的狐狸也有诸多不同,一口如同匕首的尖牙,比前肢更长,已经有点近似于人腿形状的的后腿。

    种种体态特征,正和根据目击者描述所画的那副素描上的怪物完全相同。

    这狐狸模样的怪物张牙舞爪地扑向刘芳,在半空中同时发出完全不似狐狸叫的鬼哭狼嚎之声。

    听到这怪叫声,侯平先是两眼一翻,直接就昏了过去。

    “靠!怎么这么没用?!”王军暗骂一声,却听到王小川忽然道了一声:“王队长,侯哥就交给你照顾了。”

    紧接着,他便看到王小川朝着那怪物冲了过去。

    此时,直面怪物的刘芳神色不动,只是冷笑一声:“孽畜!尝了人味,又想吃了是吗?只可惜你碰上了我!”

    他叱喝一声,抬手便将手中皮鞭模样的法器朝那怪物抽去。

    只见那皮鞭好像活物,一下子便朝着怪物打了过去,在即将抽到之时,却忽然化成盘蛇形状,将这狐狸怪物捆绑了起来。

    “噗通”一声,刚才还穷凶极恶的怪物一下子便摔在了地上,无法动弹的模样。

    刘芳得意一笑,走上前去,边走边说道:“呵呵,孽畜!我御兽门的捆妖鞭滋味如何?接我符印,老老实实成为我御兽门护法妖兽吧。”

    走到这怪物身前,刘芳双手一拈,摸出一道黄符,正欲弯腰贴在它额头上,却听到身后传来王小川的声音:“大师,小心!”

    刘芳微微一愣,刚欲回头,却见到那怪物忽然先是身体一缩,紧接着身子就好像是吹气球一样膨胀了数倍,把捆妖鞭都给撑地几乎断裂。

    “我日,别把我的宝贝弄坏了!”刘芳大吃一惊,一边忍不住飙出脏话,一边就念起口诀,收回了捆妖鞭,看着上面一道道被撑开的裂痕,心疼不已。

    只是他心疼归心疼,却忘记了现在并不是时候,下一刻,那已经膨胀成三米多高的怪物已经冲着他一爪拍了过来。

    “孽畜,老子和你拼了!”

    一想到身后三人看到了自己刚才失手的模样,刘芳面子上就有些挂不住,一咬牙,从怀里掏出一把样式古朴的青铜短剑,朝着那怪物便扔了出去。

    “看我飞剑!”

    只见那青铜短剑仿佛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抓了起来,竟然自己朝着怪物飞了过去,只是短剑还没刺入怪物体内,就被对方一爪拍落,直接砸在了地上。

    “我……我日!”

    看到自己最后的杀手锏都失败了,刘芳怔了几秒,脸顿时苍白一片。

    还没等他有所反应,那怪物却已经抢先一步,冲了过来,闪烁锋芒的利爪带着破空声当头砸落。

    刘芳想要后撤,却发现自己无论做什么都已经来不及,眼见那怪物的利爪已经到了自己脑门边上,斜刺里忽然有一只细手伸了过来,在半空中抓住了怪物的爪子。

    一手、一爪,两者大小相差甚远,可庞大的利爪,却在这小手之下,无法存进半步。

    刘芳朝着边上望去,才发现救下自己的,竟然是自己刚才并没有怎么看重的那个黄毛小子。

    “你……你、你究竟是何人?”

    王小川微微一笑,却不答话,而是伸手朝着方才被拍落的那柄青铜短剑虚空一抓。

    他的手仿佛有吸力,直接就将短剑吸了回来。

    看了这把短剑一眼,王小川点了点头:“做工不错,上面的法阵也雕刻的很有章法,只可惜以你的实力,这法阵运用起来未免太过勉强。”

    听到他的话,刘芳心中就是大惊。因为面前这小子关于那柄青铜短剑的评价,完全就切到了要点。

    这把青铜短剑乃是御兽门几代之前留传下来的法器,据说它原本也是威力无穷,无数肆虐人间的妖兽都曾经是其剑下亡魂。只是这几年,御兽门不断衰落,宗门里一共也没几个人能运用这件法器。

    就算是自己,也只能勉强操纵而已。这次出门办事,也是掌门怕他遇到不测,才特意将这把短剑暂借给他,作为防身法器。

    而那个小子,竟然只是看了一眼,就能看出这把短剑上面的端倪……

    他到底是何方神圣?他是怎么做到这种事情的?

    刘芳心中虽然是大惊,可让他吃惊的事情却不只这一件。

    下一刻,只见王小川便说道:“刘大师,这把青铜短剑借我一用吧。”

    说着,王小川不等刘芳反应,便将青铜短剑朝着那怪物额头一甩。

    “啪”的一声,那怪物尚未反应过来,就见一道寒芒从它脖颈处飞过,紧接着,就看到这怪物的狐狸头从脖颈上滑了下来,而那寒芒则倒飞回了王小川手中,重新化为那把青铜短剑。

    一直到脑袋落在地上,这狐狸怪物还是双眼瞪圆,一脸呆滞的表情。

    至于刘芳,乃至不远处的王军,也是同样目瞪口呆。

    一时间,这片山林中陷入一片诡异的寂静当中。

    这片寂静,一直到那失去了脑袋的怪物身体摔倒在地,方才被打破。

    刘芳狠狠扭了下自己的脸颊,脸上的疼痛,让他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做梦。

    而醒悟到这一点后,他再看向那个伫立在眼前的少年,却是直接跪在了地上:“大、大师在上!多谢大师救了弟子一命!”

    传说中,这柄青铜短剑只有筑基大圆满的修士方能使用自如,而筑基大圆满,就算是他如今的掌门师兄,都尚未达到此等境界。

    一想到刚才自己竟然在这位面前班门弄斧,训斥对方不知天高地厚,刘芳便身体不停地打颤,深怕自己之前的鲁莽,已经惹恼了对方。

    “刘大师,你这是干嘛?刚才不过是我举手之劳罢了,你不用太过客气。”王小川说道。

    刘芳闻言,却是诚惶诚恐:“大师,你太折煞我了,和你比起来,我哪有什么资格敢称大师?”

    “那我就叫你刘师傅吧。刘师傅,我也不过才十八岁而已,大家既然都是修道之人,就不用像世俗那样客气了,你我只需要以年龄论交就行。”

    十八岁?

    刘芳嘴角一抽,一脸苦涩。

    这究竟是哪里冒出来的妖孽?不过十八岁,竟然已经有了这等修为,可伶他入门修行四十余载,却也只有这点修为,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而在他一旁,王军和已经清醒过来的侯平也是蒙了。

    他们只知道王小川医术了得,还会点功夫,可却没想到他的本事竟然大到如此地步,那种非人的怪物,竟然也被他抬手秒杀,简直是牛逼到不行。

    自己能有幸和这种人物称兄道弟,那简直就是自己的福气啊!

    与此同时,两个人又有些恍然,心想难怪以前总觉得王小川的医术神奇的不像话,原来他不只是一个普通的修行医术的小农民,其实还是一个修道之人,那些医术,恐怕也是修道之人才会的医术吧?

    且不提他们两人的想法,在知道王小川只有十八岁之后,刘芳也是激起了好奇之心。

    他重新站了起来,一拱手道:“王大师,不知道你师承何处?王大师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修为,想来一定师出名为啊。”

    王小川摇了摇道:“这你可说错了,我没师傅,我的修为都是自学的。”

    刘芳瞪大了眼睛,被呛了一口口水。

    自学?修炼这种事情,也是可以自学的吗?这又不是什么数学语文,自己看看书就能学会的!

    刘芳只觉这实在是有些荒谬,让人无语。

    而相对的,他这四十年的苦修,和别人相比,似乎也都是在浪费光阴一样。

    琢磨了一会儿,他最后只能自己安稳道:“或许,这位王大师是有什么特别的机缘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