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特种兵之神级签到系统 第0483章 惨遭毒手

时间:2021-02-28作者:李大本事

    第0483章惨遭毒手

    <r/>

    当即,陈飞宇站起身来,拔腿便要跑!

    <r/>

    但负重太重,即便陈飞宇很用力,也跑不快。

    <r/>

    于是,他便想取下负重!

    <r/>

    但一取,陈飞宇这才发现,这玩意儿穿上就脱不下去了!

    <r/>

    锁死的!

    <r/>

    而朴不成和米国佬,一个是a级别的学员,一个是s级别的学员,要强出陈飞宇太多!

    <r/>

    呼!

    <r/>

    只见朴不成奋力奔跑,只是在几个呼吸的时间,便追上了陈飞宇!

    <r/>

    陈飞宇瞪大了眼睛,而朴不成露出了一丝冷笑,一脚踹向了陈飞宇的肚子!

    <r/>

    砰!m.bg。

    <r/>

    陈飞宇被一脚踹翻在地。

    <r/>

    摔倒在地之后,陈飞宇脸色一变,哇的一下吐出了一口鲜血。

    <r/>

    米国佬和朴不成居高临下地看着陈飞宇,一脸嚣张。

    <r/>

    “你他妈不是很狂吗?再狂一个我看看!”

    <r/>

    朴不成蹲了下来,用力拍打着陈飞宇的脸。

    <r/>

    而陈飞宇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冷眼看向了朴不成:“他妈的……”

    <r/>

    “你们不去追陆战,来追我?”

    <r/>

    “是不是因为打不过陆战,这才想打我泄愤?”

    <r/>

    闻言,两人的脸色同时一变。

    <r/>

    没错,这就是他们的想法!

    <r/>

    陆战太强,他们没把握能打赢陆战,只能打陈飞宇的注意!

    <r/>

    “我去你妈的!”

    <r/>

    朴不成大骂一声,一脚踹在了陈飞宇的肚子上!

    <r/>

    砰!

    <r/>

    陈飞宇脸色一白,再次吐出了一口鲜血。

    <r/>

    米国佬见状,露牙一笑。

    <r/>

    “让我来废掉他的一条腿!”(英)

    <r/>

    说罢,他举起了手中的木棍,狠狠打向了陈飞宇的小腿!

    <r/>

    砰!

    <r/>

    木棍被打断!

    <r/>

    而陈飞宇的小腿,也发出了咔嚓一声!

    <r/>

    眼看着是已经骨折了!

    <r/>

    而陈飞宇也发出了疯狂的怒吼声!

    <r/>

    “啊啊啊啊!”

    <r/>

    断腿之痛,非常人可忍!

    <r/>

    疼得陈飞宇眼泪都掉了下来,死死捂着自己的小腿。

    <r/>

    “来!让我给你消消火!”

    <r/>

    朴不成玩味一笑,脱下了自己的裤子,便要去尿。

    <r/>

    而陈飞宇红着眼睛,死死盯着朴不成和米国佬。

    <r/>

    “我……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r/>

    说罢,陈飞宇怒吼一声,直接扑向了朴不成,一口便咬在了朴不成的大腿上!

    <r/>

    而朴不成痛吼一声:“滚!你他妈属狗的啊!”

    <r/>

    说罢,他一脚便将陈飞宇踢开!

    <r/>

    此刻,朴不成的眼睛中闪过了一丝杀意。

    <r/>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杀死陈飞宇!

    <r/>

    哗!

    <r/>

    朴不成从自己的腰后,拔出了一把匕首。

    <r/>

    缓缓靠近陈飞宇。

    <r/>

    而米国佬抱着胳膊,玩味地看着这一切。

    <r/>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阵沙沙的声音传来。

    <r/>

    米国佬和朴不成脸色一变,两人几乎同时说道:“快走!”(英)

    <r/>

    说罢,两人便逃入了丛林之中。

    <r/>

    陈飞宇,这才逃过一劫。

    <r/>

    随后,只见从灌木丛之中,钻出了两个人。

    <r/>

    这两个人,都是华夏面孔。

    <r/>

    看到陈飞宇之后,他们惊呼一声。

    <r/>

    “陈飞宇!”

    <r/>

    这两人,同样是华夏学员,都是c级学员,因此,和陈飞宇也认识,并且关系还不错。

    <r/>

    看到陈飞宇受伤,他们连忙去搀扶陈飞宇。

    <r/>

    而陈飞宇一脸苍白,捂着自己的小腿。

    <r/>

    他已经骨折了!

    <r/>

    骨折代表着什么?

    <r/>

    代表着他将退出学校!

    <r/>

    伤筋动骨一百天!

    <r/>

    可学校不会等他一百天!

    <r/>

    陈飞宇挥了挥手,苦笑一声。

    <r/>

    猎人学校,是他的梦想!

    <r/>

    他想从猎人学校毕业!

    <r/>

    但,他清楚,自己毕不了业了。

    <r/>

    他摆了摆手,拒绝了二人的搀扶。

    <r/>

    自己一瘸一拐的,朝着来时的方向走去。

    <r/>

    他想,是时候该回去了。

    <r/>

    ……

    <r/>

    深夜。

    <r/>

    陆战在一天的时间内,跑出去了五十多公里。

    <r/>

    但,眼看着天色已经黑了。

    <r/>

    而陆战还没有找到能够休息的地方。

    <r/>

    夜晚的雨林,是非常潮湿寒冷的。

    <r/>

    虽然说硬抗也可以抗过一晚上。

    <r/>

    但陆战还是想找到山洞、木屋之类的庇护所,来生火取暖。

    <r/>

    但找了一路,陆战也没有半分收获。

    <r/>

    午夜十二点。

    <r/>

    此时的陆战,也已经浑身疲惫。

    <r/>

    忽然,他在夜晚之中,看到了一丝光亮。

    <r/>

    灯光?

    <r/>

    陆战眼前一亮,快步走了过去。

    <r/>

    走了大约十分钟,陆战这才看清,那是一座木屋!

    <r/>

    结构很是简单的木屋!

    <r/>

    并且木屋外还自带一个院子,用木头做成的院子,足足有两米多高!

    <r/>

    并且,木墙上被绑满了锋利的铁丝!

    <r/>

    这是用来防止动物进入的木墙。

    <r/>

    真想不到,在这种荒郊野外,居然还有人生活。

    <r/>

    陆战大喜。

    <r/>

    看来今天晚上有着落了!

    <r/>

    他快步走了过去,来到了院子的大门面前。

    <r/>

    拍了拍门。

    <r/>

    砰砰砰!

    <r/>

    “有人在吗?”

    <r/>

    陆战大声喊道。

    <r/>

    但,并没有人搭理陆战。

    <r/>

    过了许久,也没有人来开门。

    <r/>

    陆战有些疑惑了,屋里面明明是亮着灯的啊!

    <r/>

    陆战再次拍门,砰砰砰!

    <r/>

    “有人吗?”

    <r/>

    过了许久,还是没有人回应陆战。

    <r/>

    他干脆试着推开木门。

    <r/>

    一推之下,这才发现,门并没有锁。

    <r/>

    吱的一声,门便开了。

    <r/>

    陆战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

    <r/>

    可前脚刚迈进院子里,一根冰冷的枪管,便戳在了陆战的后脑勺上。

    <r/>

    陆战浑身一僵。

    <r/>

    门的后边,居然埋伏着一个人?

    <r/>

    而且陆战还一丝都没有发现?

    <r/>

    这个人走路没有声音的吗?

    <r/>

    “谁?”

    <r/>

    从陆战的身后,传来了一阵苍老的声音。

    <r/>

    这声音,似乎有点儿熟悉。

    <r/>

    “我路过这里,想要借住一宿……”

    <r/>

    陆战缓缓回答道。

    <r/>

    而身后,却传来了那老者的冷笑声:“呵,方圆五十公里之内,除了我,再无其余一户!”

    <r/>

    “你路过这里?”

    <r/>

    “你要去哪里?难不成要去西天取经吗?”

    <r/>

    听了他的声音之后,陆战瞬间想起了他是谁!

    <r/>

    那个曾经救了自己一命的瞎子猎户!

    <r/>

    “前辈,是您吗?”

    <r/>

    陆战试探性地问道。

    <r/>

    “嗯?”

    <r/>

    瞎子猎户脑袋一歪,问道:“你认识我?”

    <r/>

    陆战连忙点头,道:“认识认识!几天之前,我与一条蟒蛇搏斗,是您出现,救了我一命!”

    <r/>

    闻言,那瞎子猎户陷入了沉思。

    <r/>

    过了十几秒钟,他才感叹一声:“唉……”

    <r/>

    “老了,糊涂了,脑袋不记事儿……”

    <r/>

    “想起来了,你是猎人学校的学员?”

    <r/>

    看来这个老瞎子,也知道猎人学校!

    <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