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级保镖在都市 第743章 找内奸

时间:2018-09-24作者:超级保镖在都市

    朝阳照在萧逸懒洋洋的脸上,他嚼着一根野草。坐在一块大岩石上,像是一个猎人一样,在等待着猎物的上钩。

    忽然,萧逸侧耳抖了一下。一阵细微的脚步声,轻轻的传开。脚步很轻很轻,低不可闻。但是,萧逸依旧听得一清二楚。

    呸。

    萧逸瞬间吐出了这一根野草,然后抬头看了看身旁的萧水寒。打了一个手势,示意猎物在悄悄的靠近。

    朝阳美轮美奂,鹅卵石上清新空气弥漫。这一条路上,徐徐走进出一个人。

    佝偻着身子,走起路来却是步伐轻灵。那浑浊的眸子里,不时小心翼翼四处张望。这个人正是整个萧家的管事,阿福。

    常人都会称他一声福伯,在萧家做事多年。早些年,曾经和萧水寒一起出生入死,早已经建立了坚固的感情。后来,出去执行任务,导致心脏受了一些轻伤,不能奔波做重活。于是,就在这萧家做了管事。大大小小,零零碎碎的事情,阿福都经手办事。

    由于他和萧水寒有着过命的交情,这导致阿福在整个萧家都是威望甚重。这些年来,即使萧水寒有什么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会和阿福商量一下。

    这导致阿福在萧家的威望,随着岁月的沉淀,越发的显得重要。

    阿福小心翼翼顺着这一条鹅卵石小路走了出去,然后看到了坐在了出口的萧逸和萧水寒。

    “福伯,一个人出去干什么去?”萧逸站起身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泥土,开口戏谑的问道。

    阿福一看到萧逸,整个人微微一怔。然后,眸子里一丝惊讶之色一闪而逝。弯身下去,开口礼貌的道:“少爷,人老了,有些走不动了。趁着这会有时间,我出来晒晒太阳。这后门我栽了一棵四季春,我正好出来看一看。”

    萧逸轻轻一笑,开口道:“福伯,你这手里拿着什么?”

    阿福脸色平静,开口很是从容的答道:“我想,给我儿子打个电话。我每天早上都会给我儿子打一个电话,今天这别墅没信号了。所以,我只有到这边来。”

    萧逸听着阿福的回答,这么顺溜。当即,摇了摇头。又是百无聊赖的坐在了石头上,捡起了刚刚的一根野草,含在了嘴里。

    萧水寒眸子里精芒闪烁,目光逼人。站立起来,正视阿福良久。最后,声音有些颤抖的道:“阿福,是你吗?”

    短短五个字,却是用尽了萧水寒一身的力气。

    这些年来,即使萧水寒对于自己儿子都不信任了,但是对于这个昔日出生入死的兄弟一如既往的新人。即使他相信整个世界都背叛了他,阿福依旧会站在他的身后。

    但是,现在阿福却是出现在这个绝对不应该出现的出口。

    萧水寒想听到阿福和刚刚回答萧逸一样,义正言辞,顺溜的告诉他,不是。

    但是,这一次阿福抬起头来,看着萧水寒,道:“水寒,我们都老了,不再是以前的我们了。”

    没有正面回答,但是依旧说明了很多东西。萧水寒全身一颤,整个人一阵发虚,差一点站不稳,低声道:“我多么希望,你告诉我。今天,这只不过是一个误会。”

    “我唐福是这种人吗?”阿福佝偻的身子慢慢站直了起来,苦涩的笑了笑道:“水寒,只要你问,我都会告诉你实话。自从当年我们结拜兄弟的那一天,我就从来没有对你说过谎。是的,一切都是我,我就是鸿门的内奸。这些年来,萧家大大小小的事情,全部通过我,被监控在鸿门的视野下。”

    萧水寒蹬蹬蹬一连后退了好几步,脸色一阵苍白无力。

    风吹起萧水寒的白发,这一瞬间他在风中那般的萧瑟。

    “这些年来,我待你不够好吗?”萧水寒感觉眼睛有些湿润,看着阿福问道。

    阿福摇了摇头,斩钉截铁的道:“待我很好。”

    “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吗?”萧水寒垂在身下的手臂,轻轻的握紧了拳头。

    阿福依旧摇了摇头,开口道:“水寒,几十年来,你待我如亲兄弟一般。”

    “那么,是我给你的待遇不好吗?鸿门,给你开出了什么优渥的待遇吗?”萧水寒的泪水,终于滑落脸颊:“不管鸿门给你开出什么代价,只要你告诉我。那么,我一定会十倍百倍的给你。整个萧家,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有你唐福的一份功劳。只要你要,只要我有,我什么都可以给你,知道吗?”

    阿福一阵沉默,身躯慢慢佝偻了下去。整个人,沉闷的不说话,良久之后才是长吐一口气,开口缓缓的道:“水寒,难道你觉得我是贪图荣华富贵的人吗?这些年来,托你照拂,在萧家依旧活的体体面面。当年我在萧家干管事的第一天,我就觉得这样终老,伴你身旁,是很美好的一件事情吗?”

    “那么,”萧水寒终于情绪激动了起来,开口咆哮了起来:“那你告诉我,是为了什么?为了什么,你要背叛我,背叛整个萧家?”

    阿福抬起头来,目光直视着萧水寒,开口朗声而道:“水寒,我有一个儿子你知道吗?”

    萧水寒点了点头,茫然不解的看向了阿福。

    “他早些年在美国做生意失败之后,欠下了巨款。”阿福的声音,透出了一股隐约的无奈:“并且,我儿子因为欠下这笔钱,被打的脑淤血,脑子有些不灵通了。”

    萧水寒摇了摇头,对于这件事情却是不知。

    “我需要钱,去还上我儿子欠下的巨款。”阿福脸上,透出了一道父亲的慈爱之色,开口慢慢的说道:“并且,我还需要很多钱,为我儿子下半生考虑。他现在已经不可以自己谋生了,以后想体体面面活下去,那么需要物质来维持。这一切,我都得替他打算好。现在,水寒,你明白了吗?”

    “不明白。”萧水寒的声音偷透出了一些歇斯底里的味道:“既然出现了这种事情,为何你不跟我说?欠下了巨款,难道我们萧家还不上吗?你的儿子脑袋不灵通了,难道我们整个萧家养不起吗?”

    说到底,不过是钱的事情。因为钱,而背叛了整个萧家,背叛了他们兄弟情义。这一点儿,让萧水寒极其的不解。萧家在钱财上虽然不如鸿门庞大,但是依旧是不可忽视的一个大家族。这些年来,生意已经渐渐遍布全球。

    阿福听到萧水寒歇斯底里的询问,只是摇了摇头道:“当年,发生这件事情的时候,少爷正好失踪。虽然我很不愿意,张嘴向自己最爱的兄弟要钱。我认为,这一点,是亵渎兄弟之间的情谊。但是,那个冬天那个夜里,我鼓足了勇气,就坐在客厅里和你说起这件事情。可惜,说着说着你却睡着了。现在,你问我当年为什么不愿意告诉你?你知道吗?那个冬天,我走过这一条鹅卵石小路。也在这儿,就在这个出口,我在风雪里哭的一塌糊涂。”

    萧水寒全身一愣,然后陷入了回忆之中。想起当年那一个寒冬,大雪飘飞的季节里。刚刚自己的孙子萧逸丢失,自己心烦意乱。

    而那时候,再次回想起来,阿福的确有一段时间是心事重重。可惜,那时候还以为阿福是在担心萧逸,并没有深入的了解。

    泪水,终于从萧水寒眼眶之中夺眶而出。

    有时候,人生就是败在了这种小细节上。

    “你知道吗?我唐福一身骄傲。”阿福目光之中,神色闪动,开口追忆了起来:“当年,和你说这件事情,我鼓足了多大的勇气,你知道吗?我放弃了自尊,放弃以往的骄傲,最后落得在风雪中大哭一场。而你那时候,就在这大厅之中,裹着貂毛大衣,在这暖烘烘的屋子里睡得正香。”

    “我……”萧水寒咂了咂嘴,终究不知道说点什么好。

    只是,泪水已经滚滚而下。

    “我不可能,一次一次放下自尊,天天在你面前,乞求你的施舍,你说对不起,水寒。”阿福的声音,有了一些苍老:“所以,我不得已得去想想别的办法。”

    事情的来龙去脉,一瞬间全部昭雪于天下。

    但是,这个时候即使是萧逸,都是叹了一口气。孰是孰非,再不好一口气定论下。要是把自己换做阿福,会怎么做?

    萧逸不知道。

    “水寒,这些年来你太忙了。在你眼中,只有整个萧家。”阿福的声音之中,透出了几分的疲惫:“这些年来,每次和我煮茶论事的时候,你总是在问我,萧家如何如何?可是,你没有再真正关心过这个世界。关心花鸟虫鱼,关心蔬菜粮食,关心你的兄弟。难道,你以为我在这里做了一个管事,就是对我天大的恩赐吗?我是你的兄弟,可是我当管事这些年来,你有真正拿我当兄弟吗?”

    [ 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