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级保镖在都市 第686章送份大礼

时间:2018-09-24作者:超级保镖在都市

    一秒记住,小说!

    酒杯落地,啪的一声,很是清脆响亮。

    整个大厅,都是一时愣了愣神。不明所以,萧逸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萧超然,你是一条汉子,我敬佩你。”萧逸抹了抹嘴角的酒水,向着萧超然鞠了一躬,然后开口朗声而道:“我这个人债归债,情归情,恩怨分明。一碗酒水,两腔豪情。他日之后,你若有难。无论我在天涯海角,无论前方刀山火海,我定独身前行,为你两肋插刀。”

    萧逸这个时候许下这样一个承诺,让萧家所有人都是愣了愣神。

    年纪轻轻的萧逸,和欧联古堡大小姐蓝媚儿关系相当之好。先不论萧逸自身的实力,有了萧逸牵扯上蓝媚儿这一层关系,这一份恩情这一份关系都是让所有人火热,让所有人羡慕。

    当事人萧超然这个时候起了惊涛巨浪,只有萧超然自己明白。萧逸抛开蓝媚儿那一层关系,自身更是李太白的徒弟。

    这种承诺,萧超然知道有多么的重要。所以,萧超然这个时候激动语无伦次,看着萧逸迟迟都是说不出话来。只是嘴巴一张一合,心里有着千言万语。但是,激动的失去了语言能力。

    “对了,媚儿是我的未婚妻。”萧逸这个时候语不惊人死不休。

    大厅之中哗然一片,所有人看着萧逸的眼神都是凝重了起来。

    萧逸是蓝媚儿的未婚夫,那么萧逸在欧联古堡之中身份当然是相当重要了。并且,能成为蓝媚儿的未婚妻,即使是个猪,都明白萧逸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一只凤凰,永远都不会嫁给一个猪。特别是欧联古堡这种大家族,更是不可能让蓝媚儿这种大小姐嫁给一个无名之辈。

    老爷子萧水寒这个时候,情不自禁拿起了自己面前的一杯酒水,一饮而尽。即使萧水寒历经世事,但是如今依旧需要酒水来壮胆。

    一个鸿门都已经压迫的整个家族喘不过气来,而欧联古堡这种庞然大物只是在传说中听闻。现在面前这个年轻人,竟然是欧联古堡大小姐的未婚夫。那么,这个人的身份可想而知。

    一瞬间,萧水寒都觉得自己低人一等。

    而萧辰飞这个时候,感觉脑袋一阵晕眩。暗暗的感叹,逍遥这次惹了一个多么可怕的敌人。想一想,自己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萧默宇和李耀这个时候,脸色更加阴沉了起来。两人相识之后,嘴角泛起了一丝苦涩的笑容。

    不管心中怀揣着多深的怨恨,但是在这一瞬间萧默宇和李耀都是放下了心中的仇恨。因为,当发现面前的敌人是无可战胜的时候,这两个人心不甘情不愿但是很审时度势放弃了这一份仇恨。

    只是,不管这萧家众人对他萧逸已经仇怨尽放,但是萧逸既然来参加这一场盛宴。那么,不可能就这样两清立场。

    “对了,我的师傅是李太白。很多年以前,有一年叫做太白夺命年。”萧逸闭起了眼睛,像是在叙述一件漫不经心的事情。

    这一下,萧水寒刚刚喝完酒手中的酒杯,砰的一下掉落在地上。整个人忍受不住心中的激荡,瞬间站起身看。目光如炬,看着萧逸,急切问道:“你说你师傅是李太白,当年天下变色的李太白?当年以一人之力对抗整个鸿门的李太白?云高海阔李太白,谈之色变的李太白?”

    萧逸微微一笑,开口轻描淡写的道:“对,我师傅的确是云高海阔李太白。当时雨中逃生的时候,超然曾经目睹过。”

    雨中逃亡的事情,萧超然没有说话。毕竟,这件事情涉足了太多太多隐秘。但是,现在萧逸自己提起了这件事情。萧超然点了点头,开口应道:“是的,这件事情我可以作证。当时雨中追杀,蓝小姐的七叔和萧逸的师傅都曾露面。所以,我们才是可以化险为夷,得以逃生。”

    萧水寒一听到萧超然的作证,整个人一阵摇摆。然后,轰的一下一p坐在了椅子上,开口喃喃而道:“太白先生的徒弟,欧联古堡的大小姐,都是开始行走天下了。看来,这一年又是一个风云变色的年代。我们都老了,老了……”

    一瞬间,萧水寒那挺直的脊梁便佝偻了下去。仿佛,这一生再抬不起来。萧水寒知道,这种风云辈出的年代,已经不是他萧水寒的时代。

    好在,萧超然和萧逸结下了情缘。要不然,因为萧志远和萧逍遥整出来的这些事情,萧家覆灭在即。

    萧辰飞三兄弟,都是脸色煞白。一个个都像是被雨中淋过的小鸡一样,哆嗦的坐在位置上,连大口呼吸都是不敢呼一口。

    “有些事情,我本不想说的。”

    萧逸眯起了眼睛,从容不迫。他本不想扯出自己师傅来,不想扯出这些隐秘的关系来。但是,到了这一瞬间他不得不说出来,因为他要树立威信。

    看着自己母亲丁怡然脸色煞白,神情憔悴。所以,他准备干一件轰轰烈烈的事情,他准备送一件大礼给自己的父母亲。

    “我说这么多,只是觉得在风雨飘摇的年代,一个家族的存亡都在旦夕之间。萧家固然强大,但是人外有人,山外有山。现在萧家有了超然做主,我还是很看好的。”

    随即,萧逸目光一下子看向了李耀,眯起了眼睛道:“萧先生,我看你脸色憔悴。看起来,这些年来为萧家可谓是兢兢业业,辛苦了。现在超然回来了,何不放下手中的实权。在黄浦江旁买一块地,安度晚年。平时黄浦江上可谓是风景优美,特别是夜晚时候。灯光璀璨,游轮闪耀,正适合修身养性。”

    李耀一听这话,当即全身一颤。脸色一阵煞白,目光怨恨的看向了萧逸。

    “我只是建议。”萧逸忽然是皱了皱眉,开口有些忧虑的道:“最近蓝小姐心情不好,相当不好。这几天,可以说有些躁动了起来。毕竟,雨夜谋杀欧联古堡大小姐,这种事情对于欧联古堡可是一种羞辱。萧先生,你说对吗?”

    萧水寒眯起了眼睛,浑浊的眸子里忽然射出了一道精芒。他忽然明白,现在的萧逸到底想干什么。他知道萧逸的动机之后,心里泛起了一丝苦涩的滋味。

    李耀身子晃了一晃之后,看着萧逸道:“还有别的选择吗?”

    李耀明白,萧逸这是拿欧联古堡在威胁他,萧逸这是拿欧联古堡在压迫他。话里面的意思很明显,要是你不把手中的实权叫出来,那么即将迎来欧联古堡迎头痛击。

    聪明人和聪明人说话,不用说的那么明白。

    萧逸笑了笑道:“当初那一场瓢泼大雨之中,我们除了逃亡还有别的选择吗?当初地下通道之中,李光彪一群人赫赫长刀可曾会刀下留情吗?”

    这一瞬间,李耀终于仰起头来,悲怆的大笑了起来。声音凄厉,回荡在这大厅之中,让人们的心情都是莫名的低沉了下来。

    “好,好。”李耀眼眶之中,老泪纵横。虽然他为了篡权,做了许多对不起自己四弟的事情。但是,他毕竟为这个家族几十年来如一日,效了毕生的犬马之劳。现在,因为这一句话,一切都没有了。所有的努力,所有的付出,所有的辛劳,全部付诸流水。

    “要是我放弃了一切,那么你是不是可以放我一马?”李耀已经不奢求放了萧志远,只求保住自己的妻女。她的老婆刘雯近来老来得子,又为了生了一个小女儿。即使他李耀已经心死了,但是为了那刚刚出生的女儿,他必须让步,一求完全。

    “当然。”萧逸依旧是漫不经心,轻描淡写道:“我心情好了,媚儿心情就好了。媚儿心情好了,自然会宽宏大量。”

    “那好。”李耀同样是一个角色,毫不犹豫铿锵有力的道:“我李耀愿意放弃我的一切,放弃我在家族内的所有实力。从今日起,我便听从萧先生的安排。去黄浦江,安度晚年。”

    每一个每一个字,都格外的清晰响亮。

    李耀心中在泣血,在权力巅峰的时候,谁会心甘情愿放弃手中的一切?

    “好。”萧逸从桌上捧起了一杯酒,开口豪迈的道:“喝了这杯酒,我们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李耀一字一顿的道,然后举起了酒杯,和萧逸砰的一下碰杯之后,一饮而尽。

    李耀扬起脖子,酒水咕隆咕隆灌入了喉咙之中。泪水一滴一滴低落下来,滴落在酒杯之中,和着酒水,被李耀一口一口吞入了肚中。

    酒水是烈的,泪水是涩的,人生是苦的。

    左首,他的老婆刘雯泪水长流,嚎啕大哭。这个时候,很是凄厉的一声大叫道:“耀,不要,不要。”

    刘雯看的明白,李耀做出决定来的时候,深情向着这边瞥了一眼。那一眼,包含着浓浓的柔情。她知道李耀这么委曲求全,只不过是因为心中有羁绊。

    而这个羁绊,就是她刘雯,和她刚刚出生不久的女儿。

    [ 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