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级保镖在都市 第657章 悲痛往事

时间:2018-09-24作者:超级保镖在都市

    蓝媚儿知道,这是他七叔的声音。

    只不过,这个时候李太白和他七叔都是已经远去。像是,压根都是未曾出现在这个夜里。那漫天的威压,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夜色里淅淅沥沥的雨点,已经透过破损的房顶,落了进来。

    厂房内的席慕云,一听蓝媚儿七叔这话。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喃喃而道:“看来,这一次我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我好悔,我好悔啊!”

    说完了这句话之后,席慕云竟然是头一歪,没了动静。

    萧逸探过手去,摸了摸席慕云的鼻息,已经是没有了呼吸。从进屋以来都风威风八面的席慕云,就这样不知道以何种方式结束了自己的性命。

    而他堂堂一代鸿门副帮主,天机阁的长老。最后,竟然死在了这样一个废弃的厂房内。

    而生性高傲的他,最后竟然真的是自行了断的。只是因为,未曾露面的李太白一句话:既然你不配,那,你自行了断了吧?

    然后,鹤发童颜仙风道骨的席慕云,二话不说就自行了断。

    想一想,萧逸都是一怔。

    “死了。”萧逸转过头,看向了蓝媚儿和萧超然,低沉的说道。

    蓝媚儿这个时候竟然有些魂不守舍,开口喃喃的道:“原来,我七叔一直跟着我的。哼,一直都不露面。最后,也不知道露一手耍耍威风。看,你师傅刚刚多威风,哼。”

    萧逸一阵苦笑,而萧超然这个时候向着萧逸和蓝媚儿弯腰拱了拱手,诚信的道谢了起来:“感谢二位的救命之恩。”

    萧超然心里明白,今日能存活下来,主要还是因为萧逸和蓝媚儿的关系。所以,这个时候萧超然第一时间向两位道谢了起来。

    不过,萧逸这个时候想起刚刚这一幕。同样,心里生出了许多许多的疑问。因为,他发现自己,这个时候疑问一个接着一个冒出来。

    首先,他发现自己师傅在自己脑海之中的印象,已经全部改变了。在自己脑海里,那是一个无良师傅,极度猥琐,极度没有节操。但是,刚刚未曾露面的师傅,吟唱的那首诗。却是让自己悲从心来,第一时间感受到,自己师傅是一个故事的男人。

    同时,自己师傅为何还是席慕云口中的阁主?枯木逢春,以及神算天机,这两种功夫,师傅未曾教给我。但是,师傅刚刚特别强调神算天机功法不得了。

    那么,那个狗日的为何曾经告诉自己,九龙真经是天上地下的第一神功。

    萧逸这个时候开始在心中咒骂了起来,要是他的师傅听到了萧逸这一句心里话。恐怕,会气的直接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最为重要的,还是师傅刚刚说,蓝媚儿是自己的媳妇。想到这,萧逸转过眼珠子,看向了蓝媚儿开口脱口问道:“呐,听我师傅说,你是我媳妇啊。真的假的,是童养媳吗?”

    蓝媚儿一看到萧逸这么欠揍的一席话,当即眼珠子一翻,开口冷声喝道:“童养媳?我欧联古堡家族的大小姐,是你的童养媳?”

    “怎么,有什么不可以吗?”萧逸微微一怔,这个时候终于知道了蓝媚儿的身份。

    蓝媚儿一听这话,当即火了,开口大骂了起来:“我去你妈的……”

    萧逸一脸的黑线,这是堂堂欧联古堡大小姐说的话吗?

    接下来,三人终于是离开了这厂房。在这老城区,打了一个车,前往了sh的就近的中医院。毕竟,这一路逃亡的过程中,蓝媚儿和萧超然身上可是擦了一些皮外伤。

    这得去医院消个毒,然后处理一下。

    当他们离开了废弃的厂房,这sh静安区的刑警大队再次出动,开始在这一块地方严加查探。可惜,蓝媚儿的七叔善后工作似乎做的挺好,毁尸灭迹。最终,余治在那老厂房内找到了老者席慕云的尸体。可惜,他们尸检过后,都是未曾找到死因。

    线索,一下子戛然而止。加上李光彪这些日子还在局关着,导致余治心烦意乱。虽然知道二楼喝茶的是萧家的萧超然,遭遇了袭击。但是,又涉及到了萧家的事情,余治开始有些畏首畏尾,拿捏不定了。

    夜色之中的余治,一夜未眠,忧心忡忡。

    医院里,蓝媚儿腿上受了多处刀伤。包扎之后,蓝媚儿就是气势汹汹要离开医院。他们这种习武之人,受点伤都是家常便饭。不过,萧逸看着心疼,还是强行留在了医院。

    萧超然经过查探之后,发现受伤较重。腿上的刀伤,已经深入到了骨头。不过,萧超然是一条汉子,自始至终都是未曾吭一声。

    医院给他消毒包扎好之后,他就一个人静静坐在床榻之上。关上灯,想起今晚一幕一幕。眼泪,就这么簌簌而落。

    原来,自己最大的仇人就是自己的几个亲哥哥。

    这个事实,让萧超然无法接受下来。

    萧逸把蓝媚儿安慰入睡之后,就慢慢的走向了萧超然的病房之中。无形之中,萧逸对于萧超然有着一种骨肉相连的感觉。

    蓝媚儿告诉他,萧家就是他的家族。而这萧超然和自己形神都相似,并且恰好丢失了一个儿子。所以,萧逸打算去悄悄打听一下。

    听着房间里的呼吸声,萧逸推门而入。静静的走入了进去,坐定下来。随即,拿起了床边一个苹果,静静削了起来。

    “还没睡?”萧逸一边削苹果,一边开口慢慢的搭讪道。

    萧超然颓然叹了一口气,坐定在床上,悠悠的道:“睡不着。”

    “的确睡不着。”萧逸回应了一句,然后开口徐徐说道:“想不到,最后背叛自己的人,是自己的几个亲哥哥啊。”

    “血浓于水的亲情啊。”萧超然在这个夜色里,语气有了几分颓废:“现在,我谁都不想通知。因为,我不知道还有谁可以信任?”

    “吃苹果。”萧逸把削好的苹果递了上去,开口安慰道:“人世无常,世事百变,这不都很正常吗?况且,豪门大院之中,哪有亲情。古有玄武门事变,李世民杀兄夺位。现在,你的几个哥哥背叛了你,可以理解。”

    萧超然摇了摇头,没有接过萧逸的苹果。而是,木讷的叹了一口气,低沉的道:“这么多年以来,我不管去哪。只要出了家族的势力范围,都是将遭受到鸿门的追杀。我知道,家族内有内应,我甚至对几个哥哥都是有一点疑心。那是,仅仅只是一点点,他们是我最亲的人啊!”

    “可是,你最亲的人现在想要你的命,你给吗?”萧逸大口咬了一口苹果,开口问道。

    “给。”萧超然这个时候没有丝毫的犹豫,点了点头道:“要是他们开了口,不管是功名利禄,还是身家性命我都会给。但是,多年之前那一个寒冬,他们不该动手的。那时候,我的孩子还只有几个月啊。那么小,就丢在了那个寒冬里。”

    萧逸一听到萧超然提起这件事情,神色一阵黯然,开口默然的道:“能说说您孩子的事情吗?”

    “多年前的冬天,我夫人说要带孩子去南极看企鹅。我正好那时候,有空,就带着小孩出了门。顺道,去京城看望一个老朋友。可惜,在老朋友家里呆了两天之后离开的那天早晨。在停车场里,遭受到了鸿门的追杀。那时候,寒冬腊月。我夫人抱着孩子,瑟瑟发抖。没有办法,我们最后把孩子放在了车上,把车子反锁了起来。然后,我们夫妻两个奔跑离开那辆车,吸引那些杀手的主意。”

    听到这,萧逸眼眶一阵湿润。这是多么伟大的父母,在生死边缘的时候。义无反顾以自己的性命,来换得自己自己孩子的安全?

    “最后,大寒冬里。我和我夫人最后跌入了下水道里,你知道吗?寒冬腊月,下水道里多么寒冷吗?我们掉进去之后,全身都是冻得全身乌青。不过,那沸沸扬扬的雪花,正好遮盖了我们的痕迹,遮盖了那一个没井盖的下水道,这样我们才得意侥幸逃生。可是,最后我们回到停车场里,发现我们那辆车不见了。当然,我们的孩子也不见了。”

    这个故事,现在提起来。萧超然依旧是热泪盈眶,泪水顺着脸颊流淌了下来。

    想一想,寒冬腊月里,躲藏在下水道里,全身冻成乌青的样子,萧逸泪水都是噙满了眼眶。

    “我夫人自此以后,寒冬腊月里,天一冷就腿痛。”萧超然这个时候,默默的说道:“而我们的孩子,不知道是不是车毁人亡,还是侥幸得以逃生?那么小,那么可怜。”萧超然这个时候,开口低声啜泣道。

    “你们的孩子有什么特征吗?”萧逸这个时候,心情莫名的紧张了起来。嘴里的正咬着的那一个苹果,怎么都咽不下去了。无形之中,手掌心冒出了一层虚汗。

    [ 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