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超级保镖在都市 第434章 娶个精神病

时间:2018-09-24作者:超级保镖在都市

    这一瞬间,当看到余轻眉的名气因为自己受到影响。萧逸内心一阵翻江倒海,那手掌心抓着那一份娱乐报纸,嗤嗤的声音响起过后,便是化作了粉末。

    “轻眉,不管是谁伤害了你,我便是得将他挫骨扬灰……”

    萧逸冷飕飕的声音响起之后,那手掌心的粉末便是纷纷扬扬落在了桌面上。

    一直以来,萧逸都是过不去心里的那个门槛。

    所谓门槛,过去了便是门,过不去就成了槛。

    于是,他便是和余轻眉中间隔着那个槛。爱情横在两边,终究过不去,接不通。但是,看到这报纸之后,得知余轻眉为了捧红自己的老笔斋,不惜牺牲自己的名誉。萧逸终究是明白了自己的心,跨过去了那一个门槛,进入了另一扇门。

    这一刻,萧逸只是泛起了浓浓的疼惜。

    “老笔斋最近交给你管着,我得去办别的事情。给我好生看着,出了事我便是拧了你的脑袋。”萧逸大步向着老笔斋外走去,冲着李奇交代了起来。

    李奇一怔,然后一张脸迅速的皱了起来。不知道这是一次机会,还是一次考验……

    “对了,邹阳去哪了?”萧逸双眉一挑,开口询问了起来。

    李奇迟疑了一下,终于开口道:“邹阳家里有事,似乎遇到了什么难题。要是大哥有空的话,方便的话便是去看一看。我发现他最近心事重重,老是心不在焉。可能,是真正遇到了难题。”

    “嗯?”萧逸一愣,脸色一下子变的冰冷了起来:“遇到了难题,为什么不和我说?”

    “可能。”李奇一阵颤颤惊惊,小心翼翼的道:“他是不好意思开口吧……”

    萧逸脸色一阵阴沉,站在老笔斋门口仔细的想了想。邹阳毕竟不是一开始就死忠跟随着自己,而是后来不得已叛变,从宋绍伦身边叛逃了过来。所以,在邹阳的心底,终究还是和自己有着几分隔膜。所以,这邹阳即使有事,不和自己开口倒是正常。

    “我先去看看他。”萧逸沉默许久之后,终究是一字一顿开口而道。

    本来,这萧逸是想去找余轻眉,想办法解决现在的舆论狂潮。但是,这事情不是一朝一夕,可以一蹴而就。并且,萧逸压根都不知道如何联系上那余轻眉。所以,这会兄弟出了事,萧逸打算先去快刀斩乱麻,办了兄弟邹阳的事情。

    开着他的宝马,一路飞奔疾驰。

    邹阳的家,萧逸已经打听清楚,居住在江海北苑别墅。萧逸把车停好之后,便是向着北苑别墅群最中间的那一栋别墅而走去。

    这邹家,是新近崛起的暴发户。所以,他们的家的别墅买的是最气派最昂贵最中间那一栋大别墅。四方朝拜,像是君王一样。并且,居中这一块绿化做的最好,空气清新。整栋楼从外面看上去,气派繁华。金黄色的屋顶,像是黄金流淌,一看便是大户有钱人家。

    萧逸径直一路走过去,走到了别墅门口,便是听到了里面乱哄哄的吵闹声。

    “爸妈,那向姗我不能娶。”这最为铿锵有力的声音,是那邹阳的。

    一听到这话,萧逸便是悠然停住了脚步。站在门口,想先听听是怎么一回事。

    “那向姗有什么不能娶的?”里面,一个中年男人暴躁的声音响了起来:“向家这些年在江海开了多少超市,难道你不知道吗?要是我们家和向家关系走好了,以后我们邹家的食品自然是不愁销路。”

    “可是,那向姗是一个神经病啊,爸。”屋里面,马上响起了邹阳尖锐的一声叫声。

    “神经病怎么了,发病起来比你精神多了。”那中年男人,邹父的声音变得格外高亢:“你是我们邹家的儿子,那么自然得为家里着想。娶了那向姗,家族的声音才会兴旺。再说,向姗只是间歇性的神经病,并不打紧。”

    “可是,向姗满脸麻子。”邹阳的气势,一下子变得弱了许多。

    “满脸麻子怎么了?”邹父气呼呼的哼了一声,尖锐的道:“灯一关眼一闭,脑里想着张曼玉。到时候,还不是一样的。不管那向姗怎么样,你必须娶了她。这样,家族生意才会兴隆。你天天去帮那萧逸打下手,这件事情为父惹不起。但是,这样毕竟不是一个出路。难道,你打算一辈子给他去打下手?他赚的再多,能给你分多少。你已经老大不小了,要学会为自己着想。”

    房间里沉默了一阵子,然后邹阳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爸,我不喜欢向姗,没有感情谈何娶她?还有,你这些年的食品行业,我不喜欢做。这种勾心斗角,斤斤计较的生意,不是我喜欢做的。我喜欢在那老笔斋做,每次卖出一幅字都会给我很大的成就感。我觉得,跟随着萧逸做那老笔斋,比做我们家族的食品生意,更有前途。今天去和那向姗相亲,我是不会去的。”

    “逆子。”那邹父终于开口咆哮了起来:“你是不是准备你爹?放弃我们家族的老本行,去给别人做下手,你他妈的真有出息。今天和向姗的相亲,你要是不去那么我一鞭子抽死你。”

    邹父的咆哮声过后,房间中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青峰,要是邹阳不愿意的话,那么便是罢了。他喜欢做什么,便是做什么。反正,我们的积蓄又不是养不活他。他活的开心,那就好。”

    很明显,这个女人是吴母。

    只是,那邹父邹青峰这会冷哼了一声,然后开口咆哮了起来:“我给他取名邹阳,便是希望他有一日能够成就辉煌的明天,成就邹家的无上荣耀。你这种妇人之仁,是成不了大事。跟随着萧逸去卖字,哼。萧逸是赚得多,但是邹阳能落到什么?我邹家的儿子,凭什么给他打下手,跑腿。他萧逸何德何能,我儿得无偿为他奉献一辈子。哼,做梦……”

    听到这,萧逸算是明白了整件事情的大概。

    原来邹父邹青峰看到邹阳中终日在那老笔斋之中打下手,终于忍耐不住,开始为这个儿子着想起来。安排相亲,娶了那向家的精神病女儿。攀上向家的广大市场,推销自己的食品。从而让自己的家族事业走向辉煌,让自己儿子有一个广大的前途。

    只是,邹阳却是不愿意牺牲自己的爱情,为了家族事业而娶一个精神病患者。并且,邹阳并不喜欢做这家族的食品行业。相反,邹阳觉得跟随萧逸干老笔斋有出息一些。

    “爸,我喜欢去跟着萧逸卖字。并且,我喜欢的是宋家的女儿宋静。”邹阳的声音,透出了几分的执拗。

    不过,邹父邹青峰这会怒吼了一声咆哮道:“宋家的女儿,哼。你要是追的上,那么老爸不说二话。但是,人要有自知自明,宋家家大势大,我们凭什么去追。这样,徒增笑柄而已。”

    “这有什么追不上,我和她是高中同学。”邹阳依旧在苦苦坚持着。

    “追的上?”邹父邹青峰冷笑了一声道:“你要是能把宋家的女儿宋静追上,那么老爸二话不说。你想干嘛干嘛去,有了宋家的靠山,我们邹家以后自然是前途无限……”

    这宋家属于江海上流社会中的上上者,宋静的父亲在江海政府从官,母亲做珠宝生意做的极大。这宋家在江海的势力,比起邹家比起那向家都是大得多。所以,这邹父邹青峰这才是口头上让步。

    不过,邹青峰知道。宋家这个女儿,最近正在想办法向大家族大势力联姻。所以,邹青峰对于自己这个儿子,在这件事情压根不抱幻想。说是让步,其实不过是一句自嘲。

    听到这,站在门口的萧逸终于是推门而入。

    萧逸的进入,终于引起别墅内三人齐刷刷的看了过来。

    邹父邹青峰国字脸浓眉大眼,看到萧逸那一张年轻的脸庞,马上开口吼道:“你他妈是谁啊,私闯民宅。信不信,我报警马上把你抓走。”

    而那吴母看起来温婉贤淑,看向萧逸没有敌意。只是,那一张风韵犹存的脸上涌现出一丝浓浓的雾气。

    而那邹阳,一看到萧逸走进了自己别墅来。那脸上先是涨红一片,然后便是掠过一丝欣喜之色。目光,一瞬间变得灼热起来,紧紧的盯着萧逸那一张脸不放。

    邹阳知道,萧逸能找到这来,自然是帮他的。所以,邹阳这会心情相当激动。

    “我他妈是谁,抱歉,我真不知道。”萧逸看着那邹父邹青峰,开口慢悠悠的道:“因为,我是一个孤儿,我是萧逸,老笔斋的老板。”

    声音不大,压根没有一点儿力度。但是,那邹父邹青峰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脸上迅速涌起浓浓的惊惧之色,一下子被萧逸这个名号所震慑住。

    “你来干什么?”邹青峰咬紧开始上下打架的牙齿,开口装作强硬的问道。

    [ 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