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长生至尊在都市 第62章 又一个寿宴

时间:2018-09-30作者:小脚猪

    ,精彩无弹窗免费!

    回到寝室后,叶北本想带着室友一起玩几把英雄联盟,毕竟他t到了一个新技能。

    盖伦r闪!

    不过,何轩一直沉浸在叶北的‘光荣事迹’中,无法自拔,根本无心游戏。

    而孙秋实和王一桥也被叶北惊呆,沉迷其中。

    什么豪赌一百亿,力挫秦风儒,狂扇孙兵……

    但叶北也能看出何轩的眼底有一抹哀伤,相恋三年的女友尸骨无存,任谁也不会好受。

    他可能不会为林银芳而悔,但绝对为自己三年的付出而伤!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

    是夜!

    畅聊结束,大家都已安然入睡,孙秋实鬼鬼祟祟来到叶北身边。

    以叶北的感知,自然知道孙秋实的异动。

    他当下睁开双眼,顿时发现一张无比巨大的笑脸贴在自己的眼前,那笑容无比灿烂和驺媚,贱的一批。

    “滚!”

    叶北低吼一声,孙秋实立刻讪讪的远离了他,站在一旁像是一个犯错的孩子。

    “老大,我想求你个事。”

    “说!”

    “老大,听说你之前凭借一副绝世无敌的古画力挫秦风儒,能不能请你再出手为我画一副?”孙秋实有些不好意思道。

    “为什么?你喜欢研究古画?”叶北颇为好奇,孙秋实是一个粗人,连文房四宝都认不全,更别说欣赏字画了。

    “嘿嘿!”

    孙秋实一脸憨笑:“明天是我爷爷八十岁的大寿,他老人家一生热衷于古画,属于狂热分子,比东京都热的那种。如果老大您出手,一定能让他惊为天人,开心不已。”

    “没兴趣。”叶北立刻拒绝,虽然说他出手作画易如反掌,但逍遥至尊的创作也不能成为取悦他人的物件。

    在地球这颗渺小的星辰上,还没人值得他这么做。

    孙秋实顿时哀伤不已,悲痛欲绝,悲亢道:“行色秋将晚,交情老更亲!从古至今,无数前人种下多少友情的种子,明祖朱元璋,杀了多少开国元臣,但为何没有杀徐达?”

    “那是因为徐达舍身救过他的命。”

    “兄弟便要义无反顾,两肋插刀,当然,帮是情分,不帮是本分。”

    “就让我这个家族弃子废物下去吧,想必爷爷他老人家,这一辈子也不会对我改观,家族继承人也注定成为别人。”

    一席话声泪俱下,感人肺腑!

    不得不说,孙秋实的演技大胜从前,这要是进军影视圈,各种瞪眼演戏流,看脚演戏流都将被成为历史。

    “你这段话是百度查的吧。”叶北撇了他一眼,以孙秋实肚子里那点墨水,根本说不出这么多历史人物,竟然还包括了他之前的一世为人:徐达。

    是啊,那一世他为人宽厚谨慎,行事如履薄冰,从不敢功高盖主。

    对待明祖更是鞠躬尽瘁,以命奉之。

    但那一世太重情谊,尤其是身边与他一起开国的元勋都被明祖杀死,他郁郁不已,难以自拔。

    虽得善终,但却没有善了。

    难得逍遥心!

    ……

    “嘿嘿,什么都逃不过老大的眼睛。”孙秋实害羞的挠挠头。

    “好,准备文房四宝,我为你画上一幅吧。”

    叶北帮孙秋实不是因为他卖惨,而是对那一世的唏嘘涌上心头,用在古画上抒发一番也是极好。

    “老大,能不能明天跟我一起去?当众泼墨挥毫?那样我爷爷一定惊讶的目瞪口呆,对我印象大改。”

    孙秋实恳求道。

    其实他心里极为不想麻烦叶北,但没办法,他出生便无法修炼,偏偏又降生在一个以修炼为生的隐士家族。

    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便被家族放弃,就算他父亲身为爷爷的嫡子,也无法扭转乾坤。

    本来属于他的继承人身份,也转移在了别人身上。

    他恨,为什么自己不能修炼?

    再说,热武器时代,就算不能修炼又怎样?

    岂能代表无法管理一个家族?

    所以,他要靠叶北重新取得老爷子的宠爱,争取更多的机会,才能重新夺回继承人的身份。

    “明天再说吧!”

    叶北翻身睡觉,原本的满怀热情也被浇的透心凉。

    ……

    翌日,叶北还没有从床上起来,就被唐天山的一通电话闹醒。

    “喂?”

    “师傅,你在睡觉么?我打扰到你了么?”

    唐天山话语中充满热情,最近他对‘一将功成万骨枯’研究了百遍,其中的奥妙玄之又玄,就算他是古画宗师,依然无法完全领略。

    简直是古画界的奇迹!

    他请了不少朋友瞻仰,顿时被惊得倾心佩服,奉如神明。

    那帮老古董看到此神迹,顿时起了仰慕之心,想要一睹叶北的尊容。

    当然,如果能看到叶北亲自挥毫那更好不过了。

    这不,孙宏翰借着自己过大寿的由头,非要让他邀请叶北一起来。

    这才有此一幕!

    “你已经打扰了!”

    叶北揉了揉眼眶道:“说,什么事?”

    “师傅,今天我有一个朋友过大寿,本来跟您没关系,但是他知道‘一将功成万骨枯’是您所作之时,非要邀请您来参加。”

    “没兴趣。”

    说着,叶北就要挂断电话。

    “别呀师傅,这次他过寿会有一个小型的拍卖会,而拍卖所得都会捐赠给贫困山区的孩子,一切都是为了慈善。”

    “哦?”在叶北眼中,那些资本家除了剥削就是掠夺,还会捐赠?

    “真的,师傅,绝对靠谱。那笔钱会在现场打到某民间基金会,那些都是有爱心的志愿者,连中间人都省了,百分之百会用到刀刃上。”唐天山解释道。

    “那好。”

    叶北身为至尊,也要为凡人做一些福报,所以他毫不犹豫的便点头同意。

    “哈哈,师傅,我派人去接您。”

    “不用了,你把地址发给我,我自己去吧。”

    挂断电话后,叶北扫了一眼短信,又扫了一眼床头上的纸条,没想到居然是同一个地址。

    纸条当然是孙秋实留下的,他起早去为孙宏翰准备寿宴,生怕叶北不去,这才留下了一张纸条。

    “既然这么巧,那我便去看看吧!”

    ……
小说推荐